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244章 药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杨羽走出房间后,在走廊里视察了一下,并没有看见什么猫。

    可没多久,就听见了杨琳的一声惨叫。

    “不好。”杨羽顿时领悟这是调虎离山计,急忙奔回了房间。幸好,杨琳还在,还活着,可是脸色极差,整个人像是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眼珠都快瞪出来了,裹着被子在那发抖。

    杨羽急忙关上了门,跑到了杨琳的身边,将她搂在了怀里,轻抚着她的头发,轻语道:“没事,没事,没事了,我在。”

    杨琳身体还发抖着,抽泣声。杨羽不知道她看到或刚才经历了什么可怕的场景,但幸好,她还活着。没有像晓丹那样被鬼按在水里淹死,房间里也没有水。

    只要没水,水鬼就不可能过得来。

    杨羽如此推测,刚才自己差点就大意了。等那杨琳好一些,杨羽去将脸盘的尿直接窗口倒了下去,然后关了窗户,拉了窗帘,又去锁了门,杜绝了一切跟水有关的东西。

    静静的等待。

    时间滴答,滴答。

    杨羽瞧了瞧手表,还有两分钟就过零点了。必须熬过去。便抱紧了杨琳,一手摸着脖子上的那条十字架挂坠,希望能逃过此劫。两个人都是紧张的,尤其是杨琳,哪怕房间里灯很亮,她也不敢看多一眼,完全钻在杨羽的怀里。

    杨羽的胸怀好像是专门给女人而造的,是那么的舒服,安全。多少女人钻在杨羽的怀里后,就不想出来了,杨琳亦是如此,以前她从来没有发现这一点,只知道杨羽这个禽兽奸污了自己两次。

    这两分钟,两个人感觉两个世纪般的漫长,煎熬。

    “你看吧,没事了,过零点了。”杨羽看着时间一秒一秒过的,总算熬过了零点,什么也没有发生。

    杨琳这才探出一点脑袋里,瞧了瞧房间,但她还是很怕,问道:&ot;你今晚会留下来陪我吧?&ot;

    杨羽轻抚了下杨琳的脸颊,抬起了她的下巴,坏坏的说道:“貌似现在某人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吧?”

    被如此一调戏,氛围活跃了不少,杨琳才勉强收拾起苦瓜脸,挤出一丝的笑容,回道:“你就惦记着这个,是,我现在是你的女人了,大爷,有什么吩咐?”

    “貌似某人说,要服侍我的,哎呀,我靠得腰酸背痛的。”杨羽故意伸了个懒腰,装出一副很需要人伺候的样子。

    “遵命,杨大爷。”杨琳说着便去捏杨羽的肩膀,从肩膀捏到杨羽的胸口肌肉上,捏得杨羽还算舒服。

    “就这样?”杨羽笑道,这点活怎么够呢。

    杨琳白了他一眼,便一口封了过去,嘴唇封在了杨羽的嘴唇上。杨羽只感觉一条柔软的舌头伸入自己的嘴内,缠住了自己的舌头。这条舌头很酥软,很卖力的吸允着杨羽的精华,杨羽被那条舌头舔的浑身麻麻的,没想到这杨琳的舌功还真不错。

    杨琳舔完杨羽的舌头就顺着他的脖颈而下,吻起了他的脖子。顿时杨羽就感觉很痒,倒不是敏感,就是觉得很痒。杨琳的舌头很灵巧,吻了脖子又继续往下,捞起了杨羽的上衣,吻到了胸口上。

    看着杨琳吻得如此卖力的样子,杨羽感觉很是幸福,这辈子还没有被女人如此伺候过,原来会这么爽?下次准备让小美伺候下,换种口味试试,就是不知道那丫头干不干。

    女人天生就会伺候男人。

    杨琳从胸口一直舔到小腹上,在小腹上停了下来。

    &ot;给爷继续。&ot;杨羽轻抚着杨琳的头发,很傲慢的说道。

    杨琳抬头白了杨羽一眼,继续低头顺着小腹往下舔,一点点的将裤子往下扯。杨琳瞧了瞧杨羽的毛发,很多,但是被杨羽已经剪去了,修剪的很不好,毛很短很刺。

    杨羽其实毛发是很多的,尤其是下面区域,貌似跟表姐一样,天生的多,杨羽觉得这毛老是遮掩自己的黑粗大,干脆就用剪刀把毛给剪了,但是剪刀哪能剪得平剪得干净,所以很粗,只要黑粗大很干脆很清爽得露在外面就可以了。

    杨琳抓着那根黑粗大,一口含了进去。

    &ot;真乖。&ot;杨羽倒很赞美起来了,看着杨琳嘴巴胀开,将自己的黑粗大整根含进去,杨羽就兴奋,换了平时,打死,杨琳都不可能给他做这种事。

    “舒服吗?”杨琳含了整根然后吐出来说道,神色还坏坏的。

    “如果你卖力点会更舒服。”杨羽打趣着,杨琳一听,来了劲,急忙含了进去,加快了频率。杨羽顿时就爽歪歪了。

    “琳姐还有两下子。”杨羽夸奖着。

    杨琳吃上了瘾,吃了黑粗大,又吃蛋,还吃股沟,吃得杨羽浑身那个舒畅啊。正当杨羽爽的时候,杨琳一把脱下了自己的上衣,两只**抖了出来,杨羽急忙伸手捏了一把。

    &ot;你的**,倒越来越丰满了。&ot;杨羽打趣道。

    &ot;还不是被你滋润的。&ot;杨琳笑着回道。

    “乱说,我才干了你两次,哪有这个成效。”杨羽回道,虽然那两次干得杨琳都很过瘾,那毕竟都是在杨琳主观不乐意的情况下的。

    &ot;那你不会多干我几次吗?&ot;杨琳骚起来了。

    &ot;以前没发现你这么骚啊,不是不给干吗?前两次挣扎得死去活来的,费了我不少劲啊。&ot;杨羽拿过枕头,垫在了后脑勺上,欣赏起杨琳的酮体来了。

    杨琳这时已经将内裤也脱了干净,浑身**,又附身下来,继续含着杨羽的黑粗大吃起来,边吃边回答:“我再怎么挣扎,最后还不是被你给强奸了。”

    “冤枉啊大姐,第一次你是自愿的好吗?”杨羽觉得杨琳误吃春药被自己捡了便宜这事真不能怪自己啊。

    “哪里是自愿,我是没法控制好不?才被你捡了便宜,我那是第一次啊,说,你是不是用春药破了很多女学生的处啊?”杨琳猜测着,这杨羽肯定用这招干了很多坏事吧。

    估计班里的很多小女生都被他干过了。

    &ot;真冤枉啊,就那一次,后来那药我直接扔了。&ot;杨羽说起谎来脸不红耳不赤,还正而八经的。

    &ot;谁信啊,你应该给李若蓉吃。&ot;杨琳建议道。

    噗~

    杨羽一口血喷了出来。

    &ot;怎么是给她呢?她是若水的姐姐啊,要给也是给若水吃啊。&ot;杨羽不解了。

    &ot;干女友的姐姐才爽啊,难道不是吗?何况李若蓉长得多性感,别说你没想打她的主意?&ot;杨琳才不信杨羽那么正经呢。

    杨羽真的欲哭无泪啊,全村所有女人他都想打主意,唯独李若蓉没有,这个是真没有。

    杨琳吃得已经把自己给吃的欲火焚身了,自己倒比杨羽先成了狼,这头狼当着杨羽的面分开了双腿,坐在杨羽的身上,一手抓住杨羽的那根黑粗大,对准自己的那个洞口,一屁股就坐了下来。

    &ot;让我的小妹妹伺候你。&ot;杨琳坐在杨羽的身上就开始扭动屁股了。

    杨羽看着杨琳在上面一上一下,那**一抖一抖的,有趣极了,便说道:&ot;没有我的同意,不许你的小妹妹拔出来,ok?&ot;

    &ot;我都是你的女人了,今晚全听你的,今晚全伺候着你,你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ot;杨琳的两眼直放电,一脸幸福样,在上面有规律的扭动屁股,倒也不着急,想慢慢的榨干杨羽。

    &ot;真乖,那我们就聊点其他的吧。&ot;杨羽笑着,继续说道:“你说这浴女村的村民怎么会如此冷漠呢?”

    “是啊,换了谁都不会做这么残忍的事。”杨琳很淡定得回道。

    &ot;可是有一件事,我怎么也无法想明白。&ot;杨羽说着,瞧着杨琳的眼睛,脸色突然变了。

    &ot;什么事?&ot;杨琳问道。

    &ot;周落雁的事只关系到本村的村民,但你压根就不是浴女村的,你父母爷爷奶奶都不是这里的,水鬼怎么会找上你呢?&ot;杨羽对这个问题,那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应该说,这两个问题从头到尾都困扰着杨羽,哪怕杨羽拿到了赵伟的日记,哪怕知道了整个水鬼背后的真相,但是这两个问题杨羽仍然是不解。

    第一:杨琳或其父母甚至爷爷奶奶都不是本村人,水鬼周落雁的诅咒和复仇跟杨琳风马牛不相及,怎么会找上杨琳呢?

    第二:大长老的死。大长老临死前把杨羽叫到了身边,并且解开了胸衣给杨羽看,杨羽看完后就震惊了,因为杨羽当时看见的是:大长老胸口乃是一片黑色手印,那黑色手印已经融化入了大长老的胸骨,马上就要融到心脏了。所以大长老才说:我快死了,熬不过今晚。

    大长老也是外村人,甚至不在赵伟的名单中,大长老的死虽然和其他人的死完全不同,但是胸口却有黑色手印,这是为什么?那黑色手印却跟其他人受害者的黑色手印一模一样,这不符合逻辑,不符合周落雁的黑血诅的逻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