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224章 日记本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去我阁楼吧。”杨羽说道,便带那个女人上了楼,还把木梯给拿上来了,这样下面的人就爬不上来了,以防隔墙有耳。

    来的人正是前村长赵伟的女儿赵苏,下午杨羽去找她,被她给打发了。

    “我想了很久,最近我女儿常对我说,她看见一个女人,她不懂事,但是我很害怕,我怕”赵苏说了两句就哽塞了。

    杨羽倒了杯水给她。

    赵苏揉了下眼睛,继续说道:“这事,得从五年前说起,那时我爸爸还是村长。”

    夜色朦胧,浴女村变化无常,又起雾了。

    赵苏开始讲诉有关她父亲即前村长赵伟的事。

    赵伟是这村子的老村长了,干了近二十年,在村里声望很高,本来是不可以这样连任的,但是为人清廉,为民服务,所以深受村民喜欢,镇里也好几次提拔他,可他都拒绝了,说只留在这个村里干事,所以一直也就没升上去,干着村长的职责。

    五年前,赵苏才刚结婚,可是,却是这边喜事那边丧事。

    在洞房花烛夜那晚,赵伟莫名其妙被鬼上身了。

    这事还真是邪门。

    起初,大家都以为赵伟是为女儿的婚事高兴过头在闹呢,可是越来越感觉不对劲。那时的赵伟不仅说女人话,连动作都跟女人一样,而且竟然还学着女人化起妆来。

    一个六十来岁的纯爷们,怎么突然性情大变?

    马上就请了村里的神婆来,神婆断定,村长被厉鬼上身,必须马上绑起来进行驱魔。

    “等等,村里的神婆?我们村有神婆?”杨羽对这个神婆现在是很敏感了,尤其还是我们村的,不得不问一句。

    谁知,赵苏将手一指,指向了隔壁。

    “你是说林依娜的奶奶?”杨羽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对这名奶奶,杨羽打心里恐惧她。

    可现在,知道越多,越把杨羽跟她无形得绑在了一起,很多时候,一听到这个名字,杨羽都感觉到窒息。杨羽握紧了左手,左手泛出了汗珠,掌心的那个黑色印记还在。

    赵苏点了点头,继续说着。

    原来林依娜的奶奶在这村里也算有名气的神婆了,只是她的性格怪异孤僻,很少与人来往,哪怕是小姨,也很少跟她说话。

    阴阳怪气,看人的眼神跟看鬼一样,村里谁受得了?所以,要是有人来找她,那肯定是摊上大事了。

    前村长赵伟被捆之后,神婆就开始驱魔,这些事当时都是瞒着很多人做的,但这么大的事,瞒也瞒不住啊。

    “驱魔如何了?赶出女鬼了吗?”杨羽当然不相信什么鬼上身这么无聊的说法,也许当时村长受了什么打击,或是生活压抑,人格分裂而已,什么鬼上身,那都是神婆编造出来为了骗钱的把戏而已,但是杨羽这些话也只能放在肚子里,说了也没用,何不顺着事情发展下去呢。

    “驱魔失败了,我爹再次性情大变,而神婆也在那次驱魔中,受了重伤,虽然她苦熬了五年,但还是走了。”赵苏说得跟真的一样。

    杨羽却是纳闷了,失败了?不应该是成功吗?失败了还怎么骗钱啊?难道为了骗两次?这个神婆也太狡猾了吧。

    还有什么叫受了重伤,那个年纪的老人了,随便摔一跤都可以上西天,怎么能算是因为驱魔而受伤呢?

    杨羽心里是各种想法,但都没说出口。

    “你爹这次又怎么个性情大变?”杨羽很好奇得继续问道。

    “自从我爹情况异常后,他就没吃过一次饭,如果说之前还只是男扮女装而已,那这次,就是真正的灾难。”赵苏已经不敢回想后面的往事了。

    后面的事情真是太可怕太可怕了。

    赵伟因为不吃饭,整个人都已经变了样,眼睛深深凹陷,眼珠突兀,身躯瘦如柴火,就剩包皮骨了,而这次驱魔失败后。赵伟突然当场兽性大发,暴躁起来,当时就挣破了绳索,直接冲进了人群,竟然,竟然。

    竟然,一口朝那人的脖子下咬了下去。

    顿时,那村民脖颈上的大动脉被当即扯断,鲜血喷了出来,足有十来米之高,这场景把所有人都给吓坏了。那村名垂死挣扎,活生生被赵伟咬断了脖子,竟然,竟然。

    赵伟竟然拿起头颅啃了起来。

    在场的所有人吓得逃窜。赵伟赫然变成了一具丧尸。这是乡村版的生化危机啊。

    杨羽听到这里时,也是深深咽了口气,他知道,赵苏不可能杜撰这种事,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么赵伟也太邪门了,怎么会莫名其妙变成了丧尸呢?

    “后来呢?”杨羽没想到前村长的事会如此恐怖血腥,但目前为止,似乎这个故事跟水鬼的事还不是特别有关联。

    “我们趁着我父亲啃那村民的时间里,找了大网和铁链,把我爸给抓住了,没想到,我爸力大无穷,当时,有十个壮汉,都受了伤。最后还是把我爸制服了,关进了地窖里,用铁链将脖子和手脚全部锁起来。”赵苏说起这些往事的时候,如今还是吓得发抖。

    杨羽急忙抓住了她的手,赵苏喝了口热水,才晃过了一点。

    可是目前来看,就算这些事是真的,就算真的是鬼上身,跟现在发生的水鬼凶灵案子毫无关联啊,杨羽思索着,希望能找出些线索。

    “你爸被鬼上身后,都说了些什么,有没什么特别的事,还有,你们确定那个鬼是我们水库里的那个水鬼吗?”杨羽还是想找出来一些关联的地方,不然,那晚给自己扔纸条的人为了什么呢。

    赵苏努力去回想起来,但是对父亲嘀咕的那些话都是只言片语,完全听不懂,怎么可能记得住?

    “你女儿脖子上的十字架不是你父亲给的吗?是事后还是事前?”杨羽继续追问。

    “是事后。我爸虽然被鬼上了身,但鬼也有打瞌睡的时候,偶尔我爸会恢复点理智。我爸是信基督的,有一次,他把胸口的十字架挂坠拉了出来,扔给我,让我给以后的孙子戴着,说是能辟邪。”赵苏解释着,那根十字架挂坠就这样从出生后就挂在现在女儿的脖子上。

    确实,这些年都是安安稳稳的。

    直到,前几周的闹鬼事件后。她的女儿也见到了些脏东西,一个女人,赵苏才害怕了,这也是她今晚主动来找杨羽的原因,她真心不想自己的女儿有事。

    赵伟自从扔掉了那个十字架后,就再也没有恢复过理智了,日子一天天过,赵伟在地窖里整整被关了一年,最后受得就剩骨头和皮。

    然后,安排了丧事,对外宣称自杀,而能瞒着村民的就瞒着村民,同时,进行了火化,不敢土埋。

    “整个事情就是这样子了。”赵苏说完总算松了口气,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准备直接回去。

    杨羽还愣在那里,琢磨着,这事听起来比这水鬼的事还要邪门啊。

    “恩,我去帮你拿木梯。”杨羽也不多留她,只希望她想起一些事的时候能再通知下自己。

    可就在赵苏准备下木梯时,她突然又转过身了,说道:“哦,对了,我爸那时除了提及那条十字架挂坠外,还提了两样东西。”

    杨羽一下子就关心起来,往往线索都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现的啊。

    “什么东西?”杨羽急忙问道。

    “他提到一只黑猫,黑色瞳孔的黑猫,可我们村里好像没人养过这样的猫。”

    杨羽的脸色一下子变了,黑瞳?杨羽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还有一件呢?”杨羽继续追问。

    “日记本。我爸爸有写日记的习惯,毕竟是当村长,会有很多事,会记录下来。”赵苏回想起来,那次恢复神智时,确实提过这些东西。

    “本子在哪?”杨羽迫不及待得问道。

    “日记本好几本呢,都在书房里,可是缺了一本,我怎么也没有找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