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219章 周落雁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杨羽可不放过这么好的征服机会,又是一顿超高频率的狂抽,这次抽得真心有点猛啊,就算你是冷漠女王,也许金钱上权利上征服不了你,但是**上老子谁都不怕。

    这也是杨羽目前唯一的资本了,只能扬长避短,没权没势没钱没关系,哥有黑粗大。

    哥就不信我的黑大粗搞不定你?

    这可是已经持续了一个小时的战斗啊,这一个小时里,冷萧雪一直在尝试反抗,但每次都被杨羽给活生生压了下去,可一个小时的战斗,冷萧雪的体力也虚脱了,浑身都是汗,额头,**,小腹,屁股,大腿都是汗,尤其是大腿之间的那片区域,早已经是汪洋大海了。

    冷萧雪生平还没有如此狼狈过。

    如今竟然当着杨羽的面**了,可杨羽还不放过自己,竟然还要死死压着自己继续抽?冷萧雪是真的坚持不住了。

    “别,别,停,快停。”冷萧雪是真的顶不住这攻击了,已经**,已经极力保持理智,可这样下去,不仅会失去理智任杨羽拜托,而且还会失禁,会彻底被杨羽征服,以后就真的抬不起头了。

    “你当着我的面**,我就停。”杨羽得意洋洋。

    “不要。”冷萧雪用了最后一丝力气说了这两个字。但是说完之后,她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自己控制了。

    “这么忍着,干嘛?喊出来啊。”杨羽继续教唆着,只要让冷萧雪当自己的面叫起床来,那么她就已经放下了自尊,把身体交给杨羽了。冷萧雪咬着嘴唇,嘴唇已经被咬破了,流出了血丝,显然她忍得很痛苦。

    杨羽知道,只差一点点了。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疯狂的一猛插,那**从肉壁摩擦而过,跟**融合在一起,变得浑浊,变得骚味,而那蘑菇头擦过长长的漆黑的隧道,摩擦之声如同火车开过隧道发出长鸣。

    “啊~”在这次的强力攻击下,冷萧雪终于投降了,发出了一声响彻浴女村的呻吟,紧接着,双手搂住了杨羽的脖子,紧紧得抱着,然后双腿夹得更紧了,整个身躯顺着杨羽的节奏一起配合着活塞运动扭了起来。

    “这就对了,放开点,别紧张,慢慢享受。”杨羽轻抚着冷萧雪的秀发,头发都是汗珠,都被干湿了。

    冷萧雪彻底放开了,不断得发出**声:“我够了我够了,求你别抽了,别抽了。”

    “你不是很嚣张吗,怎么投降了?”杨羽认为这战打赢了。

    冷萧雪这个如此冷漠的女人也屈服在了杨羽的黑粗大之下。

    这一干,又是半个小时。

    没有硝烟的战争渐渐接近尾声。

    冷萧雪躺在那里,全身是汗,大汗淋漓,双腿分开着,双腿之间的那片被单湿透了一片大区域,更要命的是,全身血汁,鲜血的一片,血液早已经凝结。

    这本不算什么,如此激烈的破处夜被单本应该如此,只是,这可是李若水的被单啊。

    杨羽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蘑菇头,全身血,血凝结在蘑菇的表皮上,擦都擦不去,眼看,天快亮了,她们醒就会天亮。

    冷萧雪清醒后,急忙穿了衣服,临走时转头瞧了眼杨羽说道:“我明天再来找你算账。”冷萧雪径直回了

    杨羽一脸无奈,酒后竟然误干了冷萧雪,完全不知道,这怎么能怪我呢?

    被单还安静的躺那里呢,杨羽穿了衣服,急忙收拾起来,然后去厕所塞到了洗浴池里泡着,要先把血液洗了呀。

    清晨,鸟儿早就叽叽喳喳的开始叫了。

    众人也开始醒来,均是脑袋疼得要死。

    看着狼狈不堪的房间,大家极力回想昨晚的事,可似乎怎么也想不起来。

    杨羽撒了谎,说自己昨晚酒喝太多,流了鼻血,把被单给弄得都是血,就泡到洗漱池里了。李若水还很关心的问他有没事。

    花语嫣醒来后发现嘴巴怪怪的腥味,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精液的气味和味道,虽然她以前没吃过,但是她闻过,也听别人描述过那种气味。

    花语嫣极力去回想昨晚发生的事,可脑袋一片混乱,怎么也想不起来,可是这个房间只有杨羽一个男人啊,难道昨晚我跟他?

    李若蓉醒来开始也没有多大反应,可脑袋清醒后,慢慢感觉自己好像没有穿内裤,顺手一摸,还真没穿,心道:我怎么会没穿内裤?

    也极力去想昨晚发生的事,可是,空白,啥也没想起来,不会被杨羽占了便宜吧?可是下面不痛,也没流血,应该没被干过,可是,内裤去哪了?

    李若蓉找遍了整个房间,找遍了三个房间,所有楼道,厕所,硬是没有找到自己的内裤,我的内裤去哪了?

    杨羽这时,还不知道自己外衣的口袋里有条李若蓉的内裤呢,昨晚不省人事时,不知怎么的就塞进了口袋里。

    “昨晚你有没听见猫叫?”回家的路上,杨羽问表姐。

    表姐摇摇头,说道:“我什么都不记得。”

    “哦,我昨晚做了个奇怪的梦。”杨羽拍拍自己的脑袋,自从在学校阁楼老是梦见死去的小茜的鬼魂后,杨羽现在对这些‘脏东西’都特别的敏感,这让他很郁闷,有时候分不清真假现实。

    “说来听听,表姐睡得很舒服。”李媛熙昨晚是最早醉的一个,也是睡得最香的那个。

    “我好像见到了周落雁。”杨羽也无法肯定,因为自己完全喝醉了,完全不记得,可是模模糊糊得又感觉脑袋里有些片段。

    “表弟你想太多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等中考后,好好休息吧。”李媛熙心里还是很心疼这个表弟的,上课那么忙,还忙着种菜,还要破案,好像村里家里学校里的事,他都要管,责任重大啊。

    “哪有空啊,是只剩两周了,案子现在成了悬案,菜种也刚准备播下去,学生的中考还不知道什么成绩,我哪能休息。”杨羽其实是想说,我借了秦爷10万元啊,10万啊,连利息都要他的工资了。

    杨羽回家吃了早餐,然后就又赶去学校了。

    到了学校后,杨羽最近发现陈校长一直在躲着自己。

    “陈校长,你看见我干嘛就躲啊?”杨羽逮住了校长就问。

    “哪有,我最近上课忙。”陈校长笑着说道,但是眼睛始终不敢看杨羽。

    “不对,你有事瞒着我,我猜猜。”杨羽想了起来,可怎么想也想不出来啊。

    “哪有,杨老师你想多了,我去上课了。”陈校长推了推老花镜,转身就走。

    杨羽看着陈校长的背影,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就喊道:“是不是跟周落雁有关?”

    陈校长一听周落雁这个名字,就停下了脚步,但是没有转身,额头渗出了一滴汗,然后还是走了。

    “韩嫂怪怪的,校长也怪怪的,连村长和李书记也感觉怪怪的,这村里的人都怎么了?似乎全在回避周落雁这个女人。到底二十年前发生了什么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