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213章 突出其来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冉姐很尴尬,杨羽对她来说确实太陌生了,完全的一个陌生人,突然在自己家洗了澡,只穿着内裤。冉姐第一次偷腥,第一次约炮,即害怕又担忧。

    偷偷抬头瞄了杨羽一眼,发现杨羽的身材极好,还有人鱼线,身材很结实,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比自己要小几岁。

    看杨羽那样子好像还挺放松的,看来常干这种事。

    冉姐见杨羽走来,故意装作玩着手机,也不敢正眼去看他。杨羽当是自己家了,直接就上了床钻入了被窝,这也太把这不当一回事了吧。

    被窝倒是挺暖和。

    冉姐往里挪了挪位置,杨羽进被窝时,她就更紧张了。

    &ot;你真要睡这啊?&ot;冉姐问道。

    &ot;冉姐放心吧,我真不是坏人。&ot;杨羽还在强调,哪个坏人会说自己是坏人呢?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冉姐语无伦次,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

    “没冉姐同意,我不碰你。”杨羽傻了啊,说出这种话,自己是来约炮的啊,不过其实这是欲擒故纵,女人都天生没有安全感,何况是个陌生人。

    等先熟悉了,下手完全不迟,要先给冉姐足够的安全感先。

    杨羽说完,竟然倒头就睡了。冉姐愣在了那里,转头瞧瞧杨羽,心想着:约炮也没那么恐怖吧。

    而过了第一关,下一关,杨羽就是想办法让冉姐发春了,一点导火线就好,比如接吻,抚摸一类的。这时,冉姐也不再玩手机,悄悄起来尿了个尿,也就准备睡觉了。

    已是十点半。

    杨羽转过了身,发现冉姐正面对着自己,显然她没有那么快入睡,毕竟这个时间点,对于城市人而言,那是太早了。虽然在乡村,九点开始就陆续睡觉了。

    杨羽看着冉姐的眼睛,暗光下,还可以看清她的眸子,冉姐并没有回避杨羽的目光。杨羽伸出了手,抚摸了下冉姐的脸颊,肌肤很光滑。

    杨羽见冉姐没有躲避,知道机会来了,将嘴慢慢凑了过去,冉姐还是没有回避,看着杨羽慢慢伸向了自己。

    对付少妇,杨羽有自己的办法,少女要温柔。少妇要激情,中年妇女要持续要全面。

    所以杨羽一口吻下去的时候,可不像吻芸熙那般的温柔,而是狂野。舌头直接就伸进去狂舔,这远远不止,身体顺势一个侧翻,将冉姐抱在了怀里,另一手直接隔着衣服去摸她的**。

    激吻,热搂,狂摸,身压,一气呵成。

    冉姐马上就感觉要窒息了,杨羽的手不停,马上就穿过睡裙,直接就摸着冉姐的**。

    冉姐的奶头已经挺起来了。很大,虽然手感没有韩清芳的好,但是很挺,**都硬邦邦的。**一被抚摸,冉姐压抑的**一下子就爆发出来了。

    主动迎了上来,双手搂住了杨羽的脖子,舌头也像刚被牢狱里解放出来一样,主动去含着杨羽的舌头狂舔。杨羽知道冉姐被自己激发出来了,动作更夸张了,嘴巴和大手更是猖狂,简直就像是在打一场战争。

    对于少妇压根不需要那么多的前戏,因为她们是饥渴一族,男人要做的就是让她爽,爽翻死她即可。

    所以杨羽直接去脱她的睡裙,冉姐睡裙一脱,**裸的顿时心里就感觉没了安全感,急忙抱住了杨羽,身子紧贴着杨羽的肌肤,两人早已经**,浑身炽热,尤其是冉姐,热得发烫。

    杨羽这边激吻着,一手直接去扯下了冉姐的内裤,接着马上就扯下自己内裤了,一个翻身,完全压了上去,冉姐很主动得把双腿分开了,架在了杨羽的熊腰上。

    那根黑粗大在冉姐那条小河口狂摩擦着,顿时河水就汹涌而出了,杨羽急忙就堵了上去,那根黑粗大摩擦过河岸肉壁,冉姐明显得感觉到那根大家伙慢慢一下子就挺进了自己体内,将洞口完全封死。

    当即冉姐就哇哇大叫起来了。

    杨羽推开了冉姐了,开了灯,自己坐了起来,将冉姐的双腿完全分开,那个交欢之处淋漓尽致得展现在两人的眼前。冉姐往后挪了下,靠在了床头上,这样,就完全清晰得看清了整个交欢的内容。

    杨羽双手抓住冉姐的膝盖,分开腿,就这样光明大正得看着自己干冉姐。

    冉姐也是,第一次约炮,那么粗大的家伙把自己给爽翻了天,盯着杨羽的那根家伙在自己的私密里一进一出,狂抽着,这边咬着嘴唇,双手抓住被单,真是爽翻了。

    杨羽就喜欢看冉姐的那表情,那表情一会儿想哭一会儿张着嘴巴一会儿哇哇得叫,异常痛苦又异常性感的模样,是杨羽最喜欢看的。

    “冉姐以前约过炮吗?”杨羽问道。

    冉姐已经爽得快说不出话了。

    “没,第一次。”冉姐咬着牙,已经没什么理智了。

    “那为什么偏偏只给我干呢?”杨羽继续问,他就是喜欢在女人快感的时候,逼问女人。

    “粗。”冉姐模糊得发出了声。

    “什么?”杨羽没听清,但是猜出了冉姐的字,但是非要逼问。

    “你的好粗大,我想要给粗的干。”冉姐已经没有理智,什么都顺着杨羽的回答。

    “那感觉如何?喜欢吗?”杨羽逼问着。

    “喜欢,别停。”冉姐爽得浑身都颤抖起来了。

    “如果你老公这时出现,你还给我干吗?还当着他的面被我干得哇哇叫吗?”杨羽说了个假设,虽然这个假设不会发生,但是哪怕脑海里意淫下这种不实际的场景也是好的。

    “会,你可以当我老公的面干我。”冉姐已经被杨羽折磨得不行了,什么都听他的,她现在就怕杨羽停下来,只要杨羽不停,她什么都愿意。

    杨羽加强了攻势,冉姐叫春叫得更响亮了。

    可就在这时。

    人生就是这么有趣,冉姐的老公提前从老家回来了。

    没有按门铃,怕吵着老婆,所以拿钥匙开门进来。

    可刚关上大门,他就听见卧房里传出了老婆**的**声,顿时就震惊了,怒火冲心,直接进厨房拿了把菜刀,那菜刀油光发亮,削发如泥。

    直接就冲向了卧房。

    杨羽和冉姐正干得死去活来,沉浸在醉生梦死的极乐世界中。

    突然。

    砰的一声,卧房的门被一脚踢开了。

    一个男人怒发冲冠,眼珠都瞪出来了,手紧握着菜刀,怒瞪床上的那对狗男女。

    杨羽和冉姐被这突出其来的闯入打断了一下,同时往门口望去。

    “老公?”冉姐脸色苍白,不由自主的喊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