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207章 底线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是真的,我们找了很多村民了解情况,所有人都摇摇头,都说不认识。”雷警官也补充道。雷警官和李若兰是最郁闷的,跑了一个下午,本来这事已经会很顺利,应该会有很多线索,谁知道,问一个摇头,问一个摇头,把两人给震惊的。

    “我们都是找村里四十岁以上年纪的,而且是土生土长在这里的人家问的,不可能不知道啊,难道周落雁不是本村的人?或者我们找错人了?”李若兰想来想去,只能如此去解释才说得通。

    “不,我们没找错人,村民在撒谎!”杨羽斩钉截铁的说道。这事也确实出乎意料,可是挺兰姐和雷警官这么一说,又加上黄昏跟韩嫂的一番对话,很显然,这里有人在故意回避,在说谎。

    对于杨羽得出这样的结论,大家均是很吃惊。

    “一个人说谎可以理解,但不可能大家都说谎?好像约定好了一样,而且,没有说谎的必要啊,全村都陷在内鬼的慌乱中,都希望早点解决这事,为了此事,村长又去找高僧来驱魔了。”花语嫣补充道,她很希望晓丹的死能换来些有用的东西。

    “案子也许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这背后还隐藏着更恐怖的阴谋。”杨羽现在发现这个案子就像一颗洋葱一样,小星,晓丹,闹鬼,水鬼,黑色手印,眼皮,驱魔,周落雁,村民这些等等都只是这个洋葱的一层皮而已。

    等将洋葱的这些皮一层层剥去,洋葱的心才是案子的真相,然而,洋葱又是否有心呢?也许这个案子跟洋葱的心一样,也许压根就没有真相。

    “你觉得村民有问题?不可能都有问题啊。”李若蓉可不相信这逻辑呢:“去问问我爸呗,还有村长,他们总不会说谎了吧。”

    二十年,杨羽和李若水都才出生,李若兰也才只是个小女娃,她们肯定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哪怕是小姨,二十年也才刚刚嫁过来,应该也不太清楚这些事。

    “是啊,主要是生活在这个村子,年代又不远,肯定有人是知道的,不如去问问陈校长?”李若水也觉得这不可思议,不可能所有人都像事先说好了一样吧。

    “村长和陈校长都问过了,他们也不认识这个女人。”兰姐很失望得回答。

    “还有一类人你们可以去问,他们应该不会说谎,那就是受害者的家属,如果他们有知道关于周落雁的事,肯定会告诉我们的。”杨羽知道,比自己还急还想找到凶手,不想死得不明不白的就是受害者家属了。

    “不如,我们现在就去吧。”李若兰说到,时间不等人。雷警官和杨羽都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李若水肯定不去,还有事呢。李若蓉也不会去,没这心思,本来就没兴趣。而花语嫣是想去的,只是这种事也只能交给警官了。只是临走时,悄悄瞧了眼杨羽,眼里充满了些许的期望。

    杨羽,李若兰,雷警官先是去了小星家,出人意料的事,他们很不欢迎杨羽。杨羽只好呆在外面。

    “人都死了,你来问这些干嘛啊!”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小星的父母反应很激动,结果把雷警官和李若兰也给赶了出来。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无奈。然后就去了晓丹家,幸好晓丹的母亲非常配合,而晓丹的父亲因为受打击过度,竟然变痴呆了。

    可是,晓丹的妈妈二十年前也才刚嫁过来,对周落雁完全不认识。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这两趟走下来,已经是十点了。

    “刘寡妇二十年前还没嫁过来呢,她也不用问了,肯定不知道。哎。”杨羽叹了口气,没想到把水鬼也找出来还会如此不顺利,到处都是碰壁啊。

    “现在怎么办?晚上也是一无所谓啊。真是奇了怪了,好像这个周落雁从来没在村子里生活过一样,可档案上明明写的出生地和家庭住址都是我们村啊。”李若兰一拍档案,真想把它给扔了。

    “我明早还要回局里汇报,只怕不能陪你们了,有新打电话跟我。我就先回去睡了。”雷警官今天爬了一天,走了一天,确实累了。杨羽和李若兰也理解。

    雷警官走后没多久,晓丹的妈妈又追了过来。

    “这本是晓丹的日记本,我稍微看了下,有死前一个月的内容,不知道对你们有没帮助。”晓丹的妈妈递过一普通本子,也就打了下招呼便回去了。

    黑夜中,杨羽不方便看,不过想想,里面应该也没什么线索,等晚上回去再看看。

    现在,就剩下杨羽和李若兰两人了,两人同时看了看星空,繁星点点,深邃银河,这种风景也唯独农村能欣赏到。

    “今天就先查到这吧,送我回去如何?”李若兰说道。

    杨羽感觉剩下的时间应该属于私人时间了吧。真的是跟兰姐一起的时间比跟若水的时间还多啊。不过,作为男人,送女人回家,那都是应有的绅士风度,虽然杨羽心里还是很担心三妹。

    两人在黑夜里走着,微风吹拂,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该聊点什么,气氛有点尴尬。

    杨羽最怕的就是兰姐万一问咱俩什么关系?就怕兰姐突然变卦,怕兰姐爱上自己,跟蓉姐一样要自己跟若水分手做她男朋友,那就game over了。

    “我暑假可能调到我们市的分局。”兰姐莫名其妙冒出这么一句话。

    “这样挺好的啊,就有时间陪父母了。”杨羽是理解游子在外的心情,尤其是一个女人,身边没有家人,没有男朋友,再坚强的女强人都会坚持不住,何况兰姐加上大学已经在外漂了快十年了。

    十年,对于一个正值青春的女人意味着什么。

    “不过回来,要去相亲了,到时帮我把把关。”李若兰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也是酸酸的。

    上海,一个大量剩女的地方。

    像李若兰这种外貌工作极佳的都市白领,单身的很多,但只要是个女人,哪怕是妓女,都需要一个家,一个港湾,李若兰也是如此。

    “兰姐这么漂亮又能干,恐怕追求的男人都可以绕我们村排一圈了吧。”杨羽打趣道。

    “以后我经常在村子里,你喜欢干我吗?”李若兰说出干这个字时,心情也是很复杂的。

    “当然喜欢。”杨羽直接回答。

    “我是正常女人,这个年纪了,有生理需求,又没男朋友,而且年纪已经是青春的尾巴上了,以前一直在拼命工作,一直没有好好享受**,现在突然想了,发现,没有男朋友,甚至没有青春,是不是很可悲?”李若兰突然自嘲起来。

    李若兰说这话时,眼眶都红起来了,一个强势的女人,其实内心也是很柔弱很柔弱的。

    杨羽又一次见到李若兰的另外一面,作为女人的那一面。

    突然,杨羽一把拉过李若兰,一口吻了下去。李若兰愣了一下,哪怕上次杨羽压身上狂干自己时,也没有吻自己,吻很多时候,带给女人的温暖远远超过干。

    那有力的舌头,撬开了李若兰的嘴,甚至没有丝毫的反抗,她不知道杨羽怎么突然有这么一招。

    深吻过后,杨羽才慢慢离开李若兰的嘴,近距离,脸对脸,看着李若兰。

    “你干嘛吻我?”李若兰本来想训斥的,但是说出来的时候,就是没了那股霸气,反而温柔起来。

    “我不仅吻你,我还操你。”杨羽说了句很霸气的话,一把搂住了李若兰的腰,直接压了过来,两个人的下半身紧贴在了一起。

    “你这么有本事啊。”李若兰转了下眼珠,想给杨羽出道难题:“那你当我妹妹的面搞我啊。”

    噗~

    做人要有底线,这种没底线的事杨羽当然不会去干,兰姐也应该不是这种人啊。

    杨羽的脸色一下子就难堪了。

    “跟你开玩笑的,看把你给吓的。”李若兰抿嘴微笑道。

    “那我们找个地方打野战?”杨羽怎能放过眼前这块肥肉呢,在乡村打野战那是太普遍的事了,乌漆抹黑的,村民也发现不了。

    “不要!不习惯,去我房间吧,我喜欢在床上。”李若兰更喜欢**着身子,被杨羽整个人抱着压在身下被他发泄的那种感觉。

    杨羽摸了摸脑袋,本来在这漆黑的野树林或去那稻草堆里搞他觉得挺好的,可能是因为李若兰呆惯了都市,对乡间的这种野战不太习惯,而杨羽是入乡随俗,大家都这么干,也就这样干了。

    这野战在乡间确实方便,不需要开房,想搞就可以随时搞,反正很多地方都没人看见的,这是最大的优点,方便。

    不过,这东西方便是方便,偶尔情趣下是不错的,老是这样,其实还是正统的在卧房或床上毕竟好。

    李若兰肯定不习惯,虽然漆黑,但心里上总感觉是**裸的光天化日之下被杨羽搞一样,没一点的安全感。

    可是,杨羽也不是很乐意啊,李若兰的房间和自己女友李若水的房间就是对面,老这样子搞,迟早会出事,而且杨羽在这种情况下,也总感觉放不开手脚,同样的,李若兰每次**也都是强忍着不敢叫,就是怕妹妹听见了,被发现自己跟她男朋友在偷情那多尴尬。

    “去不去?”李若兰见杨羽愣在那里,就又问了一句。

    “去。”杨羽心里担忧,但嘴上很果断。

    很快,就到了李书记家。

    李书记两口子已经睡了,人老了,睡得早,二楼李若蓉的房间灯还亮着,到了三楼,发现李若水的房间也亮着灯。

    杨羽自然不能去打招呼,那不是找死吗?

    而是悄悄的跟在了李若兰的后面,进了房,才松了口气,急忙躺在了床上。

    李若兰正准备关门时,突然。

    突然,对面若水房间的门打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