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203章 冲动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杨羽先在外面冲了冷水澡,就优先钻入被窝了,虽然跟芸熙很熟了,但还是心儿狂跳不止,就因为她是自己的表妹从第一见面触电开始,两个人的关系就很暧昧,但是却是很单纯的那种暧昧,哥哥宠妹妹的那种

    芸熙这次洗了澡,低着头进来的,始终不敢看杨羽一眼,而且脸红通通的,心儿蹦蹦乱跳上次情况特殊,谁都没有往其他方面想,但这次,真的不一样了

    杨羽其实心里也是紧张的这个三妹长得跟天使一样,又呆又萌,男人见了,本能得就想去保护她,宠她可是,也会动邪念当杨羽这个邪念不敢乱动,因为她是自己的表妹

    亲表妹哦

    虽然这个学期之前,两人从来没有一起生活过,哪怕见个面都没有可是,可是在杨羽来这村子的第一天,第一眼看见芸熙时,就已经被她的那种清纯的外表,纯净的双眸深深吸引住了

    当时的触电感如今想起来也还能席卷全身一般,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美了

    这种感觉也是只能和爱情憧憬的小妹子才有吧,等年纪大了,经历了初恋,分手,恋爱,又分手,上床,人流,约炮,一夜情后,这种感觉就再也找不回来了,尤其是都市女孩,多看人家一眼,还把你当傻子

    说对她有感觉,她会噗嗤一笑,然后回一句:傻逼

    爱情都在约炮中走进了坟墓

    所以,杨羽跟李若兰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连电,哪怕是跟李若蓉来电,也绝对不会跟李若兰来电同样的,杨羽甚至可能跟才初一家里穷得揭不开锅的小美来电,也不可能跟富贵高雅的秦淑和来电

    两个世界的人不会有交集,什么灰姑娘和白马王子的故事,或是出逃的公主遇到**丝的你,那叫童话

    “我要睡里面”芸熙低着头,红着脸,轻声说道

    芸熙穿了平日的睡衣,这睡衣还是偏春秋的这样的夜晚,如此有些想法的话,还是会热,到时脱也不是,不脱也不是

    杨羽当然是只穿了内裤了,这种天气还穿什么衣服,就算要穿衣服,在三妹面前,也要故意说热,脱光了先不,男人在女人面前,能脱的就先脱了,不能脱的,慢慢脱

    没有太多了话,先关灯再说,关灯好办事

    “要不要钻表哥怀里睡”杨羽翻了身,面对着芸熙

    芸熙嗯了一声,真钻了过去,因为她喜欢表哥宽厚的怀抱,然而当双手和身体碰触到表哥那健壮的胸肌时,那小心肝就狂跳不止,上次表哥是穿着衣服的,而且心里只想恐惧的事压根没想男女之事

    可是现在,情况完全不同了,芸熙触摸着表哥那充满雄性动物健壮发达肌肉时,少女情怀和雌性动物本能的荷尔蒙一下子就被刺激出来了,而且,芸熙是情窦初开,对雄性生物那是好奇和朦胧阶段,即害怕又渴望,即好奇又本能

    杨羽是特意抱紧了芸熙,发现,她浑身炽热,都快出汗了

    “很热吗?热的话表哥帮你把衣服脱了”杨羽知道,虽然是表妹,但是那个那个交配还是不能乱来的,只是,吃点小豆腐总可以吧,不过,这想法那已经是禽兽了竟然连自己的表妹都不放过?

    “不要,脱了就没了。”芸熙双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但是窝在表哥那宽厚结实的怀里确实有股莫名的安全感,小女生最没有安全感了,如今,芸熙像小兔子一样窝在温暖的港湾。

    “没了就没了哦,又没事。”杨羽故意说着,怎么会没事呢?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让人家跟你裸睡,还是你亲表妹,人家都已经十六岁了,懂男女之爱了,还没事,亏你说得出来?

    “当然有关系,我都”芸熙的脸更红了。

    “都什么?都发育了是吧?我又不摸你**。”杨羽开始各种诱惑和保证,男人最喜欢的招式,就是我真的不碰你,我真的不脱衣服,我真的不插进去,我真的不抽,你怀孕了跟我真的没关系。

    “表哥,色胚子。”芸熙的底线是可以跟表哥接吻,除此以外,什么都不可以干。

    尤其是男女之事,芸熙现在还是带着恐惧的心里的。战战兢兢,如同被摸一下就会怀孕一样。

    “好吧,那让表哥吻一口总可以吧?”杨羽还是从简单的做起,跟芸熙接吻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芸熙有时候心情好了,被杨羽强行吻一口,也会不生气。

    但是跟自己的亲表妹接吻,那感觉很怪,就像一个小孩子打碎了花瓶的那种心情。

    但是再怪,也不得不承认,芸熙的嘴巴是杨羽由此以来吻过的最香甜的嘴巴了,流连忘返,喷香扑鼻,很是甜蜜。

    这也是杨羽将伦理弃之身后,

    义无反顾跟表妹接吻的原因,实在是三表妹的嘴巴和那舌头太甜太温柔了,吻得杨羽每次都是缠缠绵绵。

    “不要。今晚不行。”芸熙也还是有点自我保护意识的,平时吻下就好,可今晚真不同了,万一,万一,会出事,会跨越吻以后的底线,这是芸熙非常害怕的事。

    芸熙就是个乡村清净的女孩子,没有受过城市和社会的污染,什么草榴啊,爱情动作片,暧昧小说啊,微信里的色男啊,通通都没看过,没接触过。

    她的心灵是真正纯净的,所以她是个天使。

    这样的天使,哪个男人不想借此来洗涤下自己肮脏的灵魂?

    其实,杨羽那肮脏的灵魂已经被洗涤过一次了,在学校的那间阁楼,只是他自己还不知道而已。

    可杨羽已经一口吻下去了,因为他知道,吻下芸熙是没有任何风险的,如果直接伸入内衣摸她**,芸熙肯定会挣扎,甚至逃到她妈妈那里睡,这样就前功尽弃了。

    芸熙刚说完,本来嘴巴就跟表哥挨在一起,刚才说话特意抬头了下,谁知道话一完,表哥就含了下来,封住了自己嘴。

    芸熙被表哥的那根用力的大舌头直接撬开了嘴,表哥的舌头在自己的嘴里暴风雨般肆虐。芸熙本能的抓紧了手,这一抓,力全用在了杨羽的身上。

    杨羽只感觉芸熙的指甲都快嵌入自己的肌肉了,可是,这点疼痛哪有三妹的舌头带来的快感舒服?

    芸熙是第一次跟男人躺在床上,被搂在**裸的男人怀里吻,顿时,荷尔蒙紧促上升,被表哥的舌头舔得浑身麻麻的,完全忘记了反抗。

    表哥的舌头很大,很有力量,就像自己的小嘴完全被征服了一样,完全不受自己的摆布,身子更是炽热起来,背脊都出了汗。

    杨羽一只手搂住了表妹,抚摸着她的屁股,屁股上的肉跟舌头一样的柔滑,跟普通女人的**一样有弹性。芸熙被摸得更是麻麻的,而下面那个洞口不知不觉已经泛出了幽泉来。

    芸熙完全沉浸在激吻下的快感中,神色已经开始迷离,渐渐得在失去理智。完全没顾忌到表哥的那只大手越来越放肆,时而抚摸自己的屁股,时而穿过睡衣抚摸自己的背脊。

    只要不是摸自己的**和下面的那个小洞,芸熙都还可以接受。可在这时,表哥搂紧了自己,芸熙突然感觉到一根巨大的东西压在了自己的小腹下面,顿时,心里吓坏了。

    虽然经常看表哥穿着内裤,也常看清表哥那个家伙的轮廓,可是,注意力没在那上面,所以不以为然,上次一起睡时,表哥也没有这样子过。

    这下子,芸熙一下子不安起来,心跳得更快了,可是,芸熙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事,表哥的那根压在自己小腹上时,自己竟然还有丝期待起来,甚至那根大家伙有股天生的魔力,吸引着她。

    芸熙其实不知道,那只是本能,是雌性动物追求雄性 动物交配的本能,尤其是当这个雄性动物的器官或体质更加卓越时,雌性动物体内的那股交配的本能就自热而然的爆发了。

    就是这样的一瞬间,芸熙吓坏了,她突然发现自己下体的那个洞口山洪暴发了一样,想溃坝止也止不住,芸熙很害怕很害怕,她从来没有这样过,之前也有,但是只是一点点,马上就好了。

    可是,现在,舌头被表哥疯狂含着舔着,屁股被表哥抚摸着,小腹被表哥的那根家伙死死压着,芸熙人生中第一次本能的浴火被激发了出来,第一次激发就一发不可收拾。

    这一激发,芸熙下面洞口极度湿润,爱水直接喷射了出来,直接湿透了内裤,怎么也控制不住,芸熙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嗯嗯的呻吟声。

    杨羽早已经浴火沸腾,本来还想慢慢来,可是发现自己的浴火完全控制不住,抚摸表妹屁股的那只手更加不老实了,渐渐的想伸入芸熙表妹的内裤里去。

    尝试了几次,见芸熙没有反应,突然加强了攻势,激吻,狂摸,用力搂着,果然芸熙的呻吟越来越激烈,就在这时,杨羽的那只手突然绕到了前方,伸入了内裤之中,直接往表妹的那个洞口摸了过去。

    当手指划过那个花瓣,丝滑,光泽,犹如的婴儿的肌肤,那般的柔顺,弹性,舒畅。天那,杨羽的一根手指直接抚摸划过芸熙的那两片花瓣,那条股沟顿时分了开来,那种感觉就像嘴里融化了佛列罗一样的美丽。

    表妹的小洞口好舒服好光滑!

    等等,表妹竟然,竟然已经洪水泛滥了,这分明就是欠操啊?杨羽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表妹竟然对自己的接吻和抚摸有浴火反应?

    可杨羽吃惊的不仅仅只是那两片花瓣的光滑,更吃惊的还有芸熙的洪水泛滥,那洪水已经将整条内裤都湿透了,那条分开的小沟,已经湿润成了一条江河,如果这只是让杨羽兴奋和惊讶的话,那下面的这个发现简直震惊了杨羽:天那,表妹芸熙竟然,竟然,竟然没有一根毛。

    表妹芸熙是白虎?天生的白虎?

    这是几十万女生中才出一个的超级超级极品尤物啊!!!

    杨羽震惊了!

    芸熙本来就是处在惊恐和害怕之中,突然被表哥偷袭,表哥的手指竟然去抚摸自己的小洞口,那手指滑过她的花瓣,芸熙整个人都抽搐了一下,尤其是碰到那个蒂时,芸熙浑身袭来一股快感,那股令人窒息的快感爽得芸熙哇哇叫。

    可是,表哥碰触了芸熙的底线,对于刚刚碰触男女之事的芸熙来说,害怕和担忧占据了主导,表哥竟然抚摸了自己的私处,芸熙一下子就自我保护的本能挣扎了开来。

    离开了表哥的嘴巴,双腿当即加紧,一把推开了杨羽,从杨羽的怀里迅速逃了开来,抓住被子身子颤抖着窝在了角落里。

    “没事,没事。”杨羽还想去抚摸去安慰去哄这个刚刚受惊了的小鸟,可芸熙突然窜了起来,连鞋子都没有穿,漆黑中,磕磕碰碰开了门,一口气跑到了妈妈的房间。

    小姨被突如其来的女儿吓了一跳,发现女儿浑身颤抖着,以为她冷,但是摸了摸她,又浑身是汗,便问道:“怎么了?芸熙。”

    芸熙没有说话,只是一直抽泣着。

    杨羽后悔了,自己刚才太冲动了,芸熙不是别人,不是林依娜,不是李若兰,不是玉嫂韩嫂,也不是韩静,她只是个才刚刚十六岁的清纯的小女孩子。

    她不是城里的女孩子啊。

    杨羽突然害怕起来,不是害怕芸熙把这事告诉小姨,表姐,而是害怕,害怕三妹真的把自己当成了色狼,再也不会理自己了,就好像突然有了隔膜一样。

    芸熙到底怎么样了?杨羽辗转反侧,整晚都没有睡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