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201章 兴趣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又是新的一周,中考进入了三周倒计时,同时,杨羽鬼索命的噩梦预言也同样只剩下三周时间了。

    如今,时间在掐着杨羽的脖子走。

    也掐着杨琳的命。

    随着恐怖事件的升级,随着昨晚杨羽厕所的遭遇,这个鬼索命的噩梦预言也让杨羽真的重视起来,甚至去相信它。

    清晨,办公室。

    杨羽见到了杨琳,杨琳憔悴了,黑眼圈很重。

    而雷警官那,还是没有任何线索。

    只能用俩个词来形容这案子:扑朔迷离,诡异非凡。

    课堂上。

    “只有三周时间就中考了,最后一周是放假的,给大家自由复习和心里调整,看看,你们是不是会创造奇迹和历史的人,或者还是每年全县倒数第一,老师努力了,无怨无悔,无论什么成绩。”杨羽认为是真心真意为这群学生好,不是为了奖金,名誉,或自己所谓的教师的前途。

    因为自己也是农村娃。

    放学时,杨羽正准备带芸熙回家吃饭,杨琳出现了。

    “有没什么线索?”杨琳有些沮丧,从杨羽的表情上她就知道了结果。

    “有些零碎的线索和推测,只是还无法联系在一起,还缺把解谜的钥匙。”杨羽回道,其实心里或多或少还是有些想法的,但是如果查不出动机,这些零碎的线索就无法拼成一副完整的图。

    “你脸色很差,吃好饭回我阁楼去睡一觉吧。”杨羽说着递过了钥匙。

    杨琳瞧了一眼,勉强笑着说道:“你不会到时又给我下什么春药吃吧。”

    “需要吗?再等三周,你就得乖乖服侍我了。嘿嘿。”杨羽得意着呢,三周时间,杨羽有信心把案子解开。

    杨羽准备走的时候,又突然想起个问题,顺便问道:“哦,对了,你有没在村里见过一只黑猫,是黑色瞳孔的。”

    杨琳一听,脸色一下子变了,却摇了摇头。

    杨羽邹了下眉头,杨琳的神情让杨羽非常不解,她分明就知道那只猫,却为何摇头?

    “哇,中午有鱼哦。”芸熙看到中文的饭菜有条红色田鱼时,就开心死了。

    “鱼头给三妹吃吧,吃了变聪明点,考个好学校。”二妹搓着鱼头,正准备夹给芸熙。

    “我看还是吃鱼眼吧,吃了眼睛明亮点,不要看错了题目。”表姐媛熙也跟着打趣道,这家里,芸熙最小,所有人都宠着她呢,就她最幸福了,什么烦恼都没有。

    “鱼眼才不要吃呢,恶心死,表哥,都说鱼没有眼皮的,那它怎么睡觉呢?”芸熙随口问了一句。

    “笨啊,人家鱼都是睁着眼睛睡觉的。就你这样,还初三呢,只怕是考不上高中了哦。”二妹摇着头,又是鼓励又是打击的,

    “二妹,别打击三妹”表姐的话还没说完,杨羽突然站了起来。

    像见了鬼似得,向外面直奔而去。

    所有人都愣住了。

    “表哥神经病又犯了?还真有规律,一周一次。”二妹笑道。

    鱼。

    杨羽爱吃鱼,但他却不敢杀鱼。每次去菜市场,看见活生生的一条鱼,一刀下去,腰斩成两断,而鱼嘴却还在一张一合得拼命呼吸。

    那种无力感,那种临死前鱼看人的眼神,杨羽都不敢直视。

    也许有一天,你也会像鱼一样,被腰斩成两段,看着自己下半身的时候,你会有何想法?

    鱼。

    杨羽突然想起当明叔提着鱼来到刘寡妇家的时候笨二牛是什么的眼神,当杨羽现在想起,笨二牛在水桶里玩着鱼,说那条翻白肚皮的鱼快死,流下了眼泪时,是什么样的感受。

    笨二牛几个月前就已经把答案全部告诉自己了,当杨羽问他你爸淹死时,你那时看见了什么时,笨二牛说,他看见了鱼。杨羽以为他真的只是看见了死鱼,因为他爸当时正在电鱼,而杨羽却完全误会了,以为他只是个傻子。

    原来,当我们看别人是傻子的时候,傻子也在嘲笑我们才是傻子。

    会不会明叔也是死于水鬼凶灵?杨羽马上怀疑起明叔的死,明叔走的时候,笨二牛就预言过他的死,结果,真死了。

    笨二牛真的是傻子吗?

    杨羽不得不重新去审视这个傻子。

    鱼,傻子,黑瞳,杨羽突然笑了,这一切怎么可能会有关联?可谜底却似乎就在眼前,就像当初性变态狂就是跟自己天天打交道的王仁一样,真相和凶手其实就在你眼前。

    杨羽一口气奔向了李若兰家里,众人这正在吃饭呢。杨羽只好傻傻笑着,坐在院子里等着,有些尴尬,因为他是来找李若水呢,还是找李若蓉呢,还是来找李若兰呢?

    貌似这三姐妹现在跟杨羽都扯上了点关系。

    “我就知道你是来找我姐的,学校见吧。”李若水有些失望,不过也知道男朋友找自己姐姐是因为案子的事。

    “在这里聊还是去我房间?”李若兰看着自己的妹妹去了学校,然后李若蓉也瞧了两人一眼,去村里上班去了。

    “在这聊吧。”杨羽可不敢上去,怕,兰姐骚起来,那又抵挡不住了:“我知道为什么凶手要把所有受害者的眼皮都割去了。”

    李若兰邹紧了眉头,两人在院子里坐了下来。

    “跟鱼有关,鱼没有眼皮,凶手和鱼有着密切的关系,也许这么深的怨恨都来自鱼,让雷警官去搜索所有可能跟鱼有关的女人和案子。我去村里找年长的老人问问。”杨羽觉得自己的这句话还是很有说服力的。

    但是,李若兰是张着嘴巴,一脸惊讶,这都是啥跟啥啊,说得跟神话故事一样。

    可看看杨羽一本正经的样子,好像没在开玩笑,只好呆呆得嗯了一下。

    杨羽赶回学校上下午的课,第一节是若水上,见杨琳没有在办公室,杨羽准备去阁楼看看,倒不是为了偷腥,这节骨眼上,杨琳的心情肯定不好,去看看她也好的。

    可是,走到门口的时候,杨羽听到了一些说话声,完整的句子没有听清,只模糊得听了几个词语,门,通道,洗涤,腐蚀,审判,一类的词语,完全不知道什么意思。

    奇怪,房里会是谁呢?难道是二长老?

    门,吱的一声打开了。

    杨琳似乎刚睡醒,走了出来,正好碰到了杨羽。

    “房里是谁?”杨羽朝房里看了看,发现空空如也,竟然没有人。

    “什么房里是谁,房里一直只有我一个人啊。”杨琳很是疑惑。

    真的没有人?难道我听错了?杨羽感到不可思议,难道又像之前看见小茜一样,幻觉了?

    可房间里真的没有人,杨羽看着杨琳的背影,又熟悉又陌生。

    第一节课下课,杨羽在一年级教室门口等着。

    “还没下课就看见杨老师在外面晃来晃去了,不会你对幼女也有兴趣吧?”美莲老师开玩笑道。

    “美莲老师你这玩笑过了,上次你还欠我一顿干呢。”杨羽可不会忘记了这事,当初美莲非要打赌,现在赌输了,却不认账了。

    “哎呀,都什么时候的事了,还记得,大方点好不,说吧,找我什么事?”美莲老师早就赖账了,那必胜的赌都输了,就好像国足赢了巴西队一样的不可思议,能不赖账吗。

    “这账你可赖不了。”杨羽可不会让她赖,至少要换点什么好处吧,不然以后谁还打赌?不给我干,那我就喂你吃春药,反正你这身子本来就是欠我一顿干的。

    “你就不怕李老师知道啊。”美莲急忙把李若水拿出来当挡箭牌。

    “我找你,就是想了解下二牛的学习情况。”杨羽是想看看,这笨二牛是真傻还是假傻,还是他有什么特异功能。

    “你怎么关心一个傻子呢,傻子就是傻子呗,每天不说话,问他他也不回答,每次考试吧,直接交白卷,傻子还来上什么学啊,刘寡妇也真是的。”美莲看笨二牛来自己班,就已经很不爽了,可校长的安排,她也没办法。

    杨羽见问不出什么内容,也就做罢,下次跟他玩玩游戏吧,试探试探是不是真傻。

    放学后,杨羽没有去送芸熙和张美若回家,而是去找全村最年长的那个老人家。

    这时,李若水一把抓住了。

    “每次放学都溜那么快,你都很久没送我回家了。”李若水撒娇了,她毕竟是女人,能感觉得出自己的男朋友跟自己的姐姐和女学生走得很近,反而跟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我是有事,所以”杨羽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借口,只是最近心思确实被其他女人给迷惑了,花语嫣,李若兰,李若蓉,韩清芳,白雪,被这几个女人迷得神魂颠倒。

    “是不是因为我没答应跟你上床,所以你”李若水知道杨羽一直想跟自己上床,只是她觉得还不是时候,所以一直推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