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199章 牛奶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大嫂转头白了眼二嫂和白雪,那眼神分明就是想说:偷汉子也不叫上大嫂,看老娘明天怎么教训你们俩兔崽子!

    二嫂和白雪被大嫂这一白,顿时就纷纷低下了头。

    “杨老师,这么迟了,要么晚上就留下来睡吧,四个人挤挤这床,也暖和。”大嫂呵呵笑着说道。

    等等,几个人?

    我没听错吧?四个人?四个?尼玛不是三个或两个吗?

    二嫂和白雪同样吃惊,以为自己听错了,四个人?大嫂也要跟我们挤一起睡?这床都受不了啊。可大嫂不是这种人啊,大嫂可是个良家妇女啊。

    大嫂说着话的时候,眼睛是一直盯着杨羽的那个裤裆下的家伙看着,看得入迷,虽然杨羽遮住了一部分,但是那黑色,那粗度,看得大嫂是两眼发直啊。

    二嫂心里一下子就放心了,心想着:没想到大嫂也这么饥渴,也难怪,这三十如虎啊,哪个女人顶得住?

    白雪是最尴尬的了,自己的两位嫂子都这么饥渴,尤其是大嫂的表现,太出乎她的意料了,一直教导自己要洁身自好,怎么突然就说出这种话呢。

    “床小,我怕塌了,我还是先回去吧。”杨羽心里已经很想回了,自己的床又大又结实,而且床上不会有三个女人,杨羽要哭了。

    “让你睡上来就睡上来呗,大嫂来之前,不是也睡这?”大嫂色眯眯得看着杨羽,还不时得舔着自己的嘴唇,杨羽看了,都害怕了。

    难道今晚是要精尽人亡在这里了。

    大嫂说要睡在这里,白雪和二嫂,哪敢说不?

    灯一关,大嫂直接脱光了身子,将杨羽拉进了被窝。

    白雪被挤到最里面,然后是二嫂,接着是杨羽,大嫂睡在最外面。

    “村里的妇女们都说杨老师的家伙大,我还不信,刚才见了真的是名符其实啊,怪不得你能搞定我们家白雪。”大嫂乐着,伸出了手,悄悄将杨羽的手拉了过来,放到了自己的馒头上。

    “大嫂,你胡说什么呀。”白雪对今晚的这一连续遭遇真的是想哭都哭不出来了,两个嫂子还过来轮番轰炸,结果都没骗过去。

    杨羽躺在那里,心里憋着一肚子气,床底下趴了两回了,还被老鼠给吓得死去活来,这辈子还没这么憋屈过,尤其是在女人面前。

    这主动权,我得拿回来,啥时候我在床上成了你们发泄的动物了?何况,我还得回家睡呢,跟三个女人挤一张床,哪里睡得着?

    “两位嫂子,我还得回去呢,骗你们确实是我的不对,要不这样吧,我让你们爽一次,你们放过我,今晚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你看行不?”杨羽虽然不怕二嫂子威胁,她们比自己更要脸呢,但是,做人吗,要先给别人面子,别人才会给你面子。

    你先尊重别人,别人才会尊重你,虽然这话放在这床上讲,别感觉怪怪的。

    两位嫂子一听,那当然开心了,又不是傻子,这白雪已经被杨老师干过了,说出去对谁都没好处啊,何苦没事找事,人家白雪自己都没说不乐意呢。何苦,这杨羽在村里那是什么人?

    村妇杀手啊。

    人人憧憬跟他合体的魅力男人,现在这个男人说,要主动干自己,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馅饼啊。

    “瞧杨老师说的,这偷腥吗,大家都不对,只是,只是,杨老师你也理解我们的,我们确实没满足,所以,所以呵呵,反正这床上,我们听男人的,听男人的。”大嫂在场,那自然她做主,二嫂不插嘴,不过一听,还可以被干一次,那心里跟吃了蜜似得。

    白雪最怕的事,就是怕自己被杨老师破了处的事被父母知道,他们会活活打死的,现在一听,这事有了解决办法,那当然放心了。

    杨羽见她们俩都答应了,为了显示自己床上的霸道,杨羽直接开了灯,然后随即将上衣一脱,被子一欣,大嫂的双腿一拉,直接给瓣开来了。

    当着大嫂,二嫂和白雪的面,将自己的大家伙硬生生插进了大嫂的体内,看得二嫂和白雪心慌慌的。

    大嫂平躺着,双腿完全屈膝张开,杨羽坐着,两人形成一个l形。交融之处,清晰可见,二嫂和白雪眼睁睁得看着杨羽的家伙在大嫂的体内一进一出。

    而大嫂早已经被抽得两眼翻白了。

    姜还是老的辣,这大嫂能耐十足,被杨羽狠狠得干了数十分钟,才软榻在地上,拼命求饶,双眼翻白,流着口水,身体抽搐,整个被干的就跟羊癫疯似得。

    “二嫂,轮到你了。”杨羽话没说完,直接拉过二嫂,刚才双腿坐酸了,这次杨羽整个人都平压在了二嫂身上直接就开始猛干了,然后二嫂是双腿竖起夹住了杨羽的腰。

    一插进去,二嫂就哇哇叫了。

    大嫂是如虎的村妇年纪,可二嫂还是如花似玉的少妇年纪,哪里受得了杨羽这种级别的折腾?才五分钟,就顶不住了。

    “白雪,你要吗?”杨羽最后问了一句白雪。

    白雪是眼睁睁看着大嫂,二嫂被杨老师干到求饶干到虚脱,早已经是欲火焚身了,自然是点了点头。

    杨羽坐起,一把将娇小的白雪抱了过来,面对面观音坐莲。杨羽一手搂住白雪,一手脱住她的屁股,白雪紧紧得抱住了杨羽,这样子,一上一下,操了起来。

    十分钟后,白雪也翻着白眼,流着口水,下体的洞口一张一开,不断得有牛奶流出来。

    杨羽穿好了衣服,回头瞧了瞧三个软榻在床上被自己完全征服的女人,淡淡笑了笑,就开门走了。

    尼玛,可刚关上门,一把手电筒的明亮光线打在了自己脸上。

    “杨老师,你三更半夜怎么会在这?”

    杨羽用手遮掩了赤眼的光线,定睛一看,靠,竟然是白雪的妈妈。

    你们家怎么三更半夜都不睡觉的?

    “我”杨羽自己刚才从白雪的房间出来一定是被白雪他妈给看见了,可找什么借口呢?万一白雪进房间一看,她的两个二媳妇和女人刚被自己干趴下,死猪一样软在床上,那还不拿柴刀砍死自己啊?

    “是来给白雪补课的?杨老师你看你,这有啥不好意思说的。你真是个好人啊。”白雪的妈妈感激的说道。

    “呵呵。”杨羽除了呵呵之外,还能说什么?

    离开白雪家的时候,杨羽才算松了口气,也祈祷着,白雪的妈妈千万别进白雪房啊。

    时间已是凌点三十。

    可是,小姨家里,竟然还有两个人没有睡。

    张美若和韩清芳。

    这两丫头是闺蜜,平时就一起的,还常一起睡,今晚是凑巧凑一起睡。如今两人正窝在被窝里正说着悄悄话呢,而另一床上的芸熙和沈菲菲早已经睡得喷香。

    “喂,韩清芳,你破处了吗?”张美若轻声问道。

    韩清芳跟张美若本来就无话不说,平时一起也经常聊男人的事,只是没这么直接问这种事。

    韩清芳想了一下,想起自己破处的那个夜晚,被杨羽给干到虚脱,真的欲仙欲死啊,是她人生中最美的时光。

    “恩,破了。”

    “啊?”张美若对这个答案显然很吃惊,自己一直跟着韩清芳保持同步,从小一起玩,连学习成绩都差不多,可突然韩清芳已经破处了,一下子像是打乱了两个人之间的平衡。

    张美若心想着:连韩清芳都已经破处了,紫舒和白雪也都破了,难道班里的大部分女生都已经破了?就剩我了?

    “你呢?”韩清芳不知道张美若听了自己的答案会如此吃惊和复杂的情绪,随口反问了一句。

    这个问题可难倒张美若了,实际是自己还是处女,可是说处女感觉很丢脸,自己长得这么美,在跟韩清芳的竞争中,一直是自己占据着小小的上风,家庭条件,学习,外貌,都比韩清芳要好,韩清芳一直是扮演着追赶的角色,可突然,破处这事,让韩清芳占了先机。

    女人的攀比心情,嫉妒心理都是很重的,尤其张美若还是在一个有钱有地位独生女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的,一直是清高,孤傲,自我的性格。

    这破处怎么可以比韩清芳差呢?而且还输给了紫舒和白雪,张美若非常不服气。

    “我也破了,很疼。”张美若说了谎,而且为了让韩清芳相信,还特意加了一句,很疼。

    “真的啊,那下次带你男朋友一起出来玩啊。”韩清芳听了也很高兴。

    这个问题,又把张美若给难住了,自己哪有什么男朋友啊,但既然说谎了只能骗到了底了:“好啊,那你男朋友呢?”

    “我又没男朋友。”韩清芳很干脆的回道。

    噗~

    张美若一口口水喷了出来。

    “你不是破处了吗?”张美若一脸吃惊。

    “破处不一定非要男朋友的。”韩清芳脑海里想起跟杨老师的点点滴滴,在旅馆那么多人的面破了处,然后在学校的阁楼,在稻草屋里,在教师里,很多地方都跟杨羽干过,到处都是两人**的回忆。

    “啊?”张美若显然不是很接受,心想着:怎么大家都是这样子的?紫舒也没见过她男朋友,却早就不是处了,白雪是被杨老师破的,也不是男女朋友关系,连韩清芳怎么也是这样,难道我也要这样子吗?

    “那你第一次的时候,那么疼,他还使劲抽你?那不是更疼了啊?”张美若故意保持镇定,不过,她最关心的还是怕疼。

    “笨蛋,破处这么美丽的时刻当然要被狂干了,插一下就有什么意思?”韩清芳当然是这样认为的,破处那样重要的时刻,虽然自己被杨老师破处时毫无心里准备,但是过程却非常满足。

    “我第一次就被他干**了,干了好几个小时。”韩清芳想起来那晚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啊?第一次干就能**啊?好几个小时?那还不干到抽筋啊。”张美若当然没经验,说着说着就有点说漏嘴 。

    “难道你第一次不是这样的吗?”韩清芳有点怀疑了。

    “呵呵,也是这样的,我也**了,但是也没干那么久。”张美若急忙撒谎来圆场。

    聊到这些,韩清芳的脑海里就都是杨羽的影子了,心里想着:杨老师回来了吗?就睡在楼上吗?要是能过去跟他睡就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