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194章 挤挤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杨羽无心去管那面镜子的事。

    虽然心中万分害怕,但还是急忙将晓丹的头从水中扶了出来。晓丹整个人就软摊在地上,杨羽捞开了盖住晓丹脸蛋的头发,整个脸蛋露了出来。

    啊~

    这次连杨羽也被吓了一跳,被吓得连滚带爬后腿了好几次,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连手电筒也滚落了下来,不偏不倚滚到了晓丹的身边,照亮了那张可怕。

    这张脸的眼睛没有眼皮,整个眼皮被完全割开,露出窟窿般大眼珠,眼珠突兀出来,样子极其恶心和恐怖。

    而且表情非常怪异,似乎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副狰狞。

    花语嫣早已经吓得两腿发软,双腿重得跟铅球一样,抬也抬不起来,躲在那个包厢里顿时就哭了。

    杨羽深深得咽了口气,见过很多恐怖的事,但是当那眼睛盯着你看的时候,杨羽顿时想起了王仁的那句话:我在黑夜里注视着你。

    厕所里除了手电筒照着的地方外,其他地方还是漆黑的。

    杨羽深呼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心里不断得告诉自己冷静冷静,然后慢慢的爬了过去,视野不去看那张脸,那对眼珠。

    等到了晓丹那,伸手去把了把脉,早已经没有了心跳,浑身僵硬冰冷,已经死了。

    杨羽才想起来,几分钟前的那段声音就应该是她临死前的挣扎,而自己却还跟花语嫣在里面打情骂俏,跟凶手擦肩而过?

    次日下午,周日。

    浴女村有关水鬼凶灵的事更是传得沸沸扬扬,都说这个村子被诅咒了。人心慌慌,打量的村民不敢碰水,都说有水的地方,水鬼就可以穿越过来,将你直接拉进水里淹死。

    所以脖颈后面才会手印,那正是水鬼的手从水中伸出来,死死的按住你的头,活活淹死你。

    “雷警官,你怎么看?”李若兰问道。

    雷警官昨晚就连夜赶过来了,封索了现场,今早相关的警队也来了,做了取证,搜集了指纹等工作。

    现在雷警官和两名警员,杨羽,表姐,还有李若兰,李若蓉,李若水,花语嫣,村长,都在李书记家的院子里,商讨着这事。

    花语嫣趴在李若蓉的肩头,一直在哭,晓丹都是她们的好姐妹,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我找到了行政楼看门的那个老头,也就是你们说的那个偷窥狂,他说昨晚除了你们外,没有看见过其他人进出,而且,女厕所他白天专门清洗过,早上我们取了指纹,发现除了你们之外,没有其他人的任何指纹。同时脚印,作案痕迹全部没有。”雷警官这点也是他最苦恼的地方,跟之前类似的水鬼凶灵事件一模一样,毫无陌生指纹,毫无现场痕迹,这几乎是人不可能做到的。

    “雷警官,你的意思是这真是水鬼所为?”张村长面露恐惧之色,这水鬼凶灵的事,今年已经四起,这个月更是连续出现了三起,他这村长的压力比谁都中啊。

    要还是解不开谜,他这乌纱帽恐怕是不保了。

    “我确实找不到人为的任何迹象,恐怕真的是水鬼”雷警官连自己都心虚了,自己做警察这么多年,竟然说出这么封建迷信的话,这还对得起身上这身制服吗?

    “大家想想,为什么要割去眼皮?”杨羽突然插了嘴,上次想找出这水鬼的身份是一无所获,李若兰查出了黑色印记的来源,但似乎更案子没任何关系,也提供不了任何的线索,总不能去找二长老祈祷拜托耶稣去把路西法找出来问问他家的宠物猫去哪了吧?

    那剩下的最大疑点,就是割去眼皮了,刘寡妇的老公如此,小星如此,最近三起受害者也是如此,这割了眼皮到底代表了什么?

    “我想凶手是想让死者看清这个世界,连死后也要他看着。”李若兰回答道,对于这个回答,很多人都点点头,表示赞同。

    似乎除此之外,也想不出其他更合理的解释了。

    “只是他想让我们看清什么呢?肮脏?虚伪?好色?黑暗?”杨羽反问道。知道这肯定还有另外一层含义。就好像王仁画的最后的晚餐那副没有耶稣的壁画一样,绝对不仅仅只是表面意思那么简单。

    对于杨羽说的这些词,所有人都沉默了。每个人都有阴暗的一面。

    “要不,我们找隔壁村的天眼婆婆算算?”李若兰问道,她还是很相信那个天眼婆婆的,何况查到的黑色印记的来源也跟一只叫黑瞳的黑猫有关,恰巧天眼婆婆就有这么一只猫。

    “恩,明天兰姐你去一趟吧,对了,雷警官,如果没线索,我们还是只能大海捞针,所有的受害者都是本村的人,那幕后的凶手真相,哪怕真的是水鬼,也应该是本村的人,你查查这几十年来所有十八到三十岁的女性,失踪或非正常死亡的人员资料。”杨羽说着,如今只能把线索赌在运气上了。

    李若兰和雷警官点了点。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只能”杨羽停顿了下,下面这句话不是他想说的,但是任何情况他都必须去尝试。

    “只能什么?杨老师你倒是快说啊。”张村长是最急的人了。

    “假设真是水库的水鬼所为,那么水鬼的尸骨应该还在水库里,我们找人潜水把她给找出来,以现有的科技,有人骨的话,应该能还原外貌,也许能知道她的身份。”杨羽这话说得也是无奈之举,因为他是打心里不相信有鬼的,但是这也是一种能排除水鬼凶灵的好办法。

    只要是人为的,再天衣无缝,终究会留下蛛丝马迹。

    “好,这事我去安排,这案子拖了好几年了,我还真不信了。”雷警官是个干劲十足的好警员,虽然在推理和观察上稍微弱了一点,但是干活很卖力,尤其是上次破了性变态狂案子,领导对他更加器重,所以这次,这种陈年老案的冷案子,局里压根没人愿意接手,雷警官一看,又是浴女村的,干脆就接了,也许破了,还能升官呢。

    讨论会就这么结束了,晓丹的意外死亡,使大家的心情都不好,排练舞蹈的安排也都先取消了,等晓丹入了土再说了。

    水鬼凶灵也使杨羽相当郁闷,本来昨晚玩得很开心的,结果,哎。如今杨羽也忙得要死,回家后,还去了菜地,上山砍了柴,回家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

    不管发生了什么不幸的事,自己的生活还是要继续勇敢的过下去。

    杨羽从山上回来的时候,她们都已经吃好饭了,于是直接外面冲了冷水澡,只穿了条内裤就上了楼,直接就推开了芸熙的门,看看她们俩在房间里忙什么。

    可这一推开,把杨羽吓了一跳,房间里挤满了人。

    三妹李芸熙,校花张美若,韩清芳,白雪,沈菲菲,姬茗这六人竟然都在。

    杨羽可没有叫她们来,只是交代过一句,说晚上都会给芸熙补课,想听课和想一起做作业的人都可以来,没想到,连姬茗都主动来了?天那,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可杨羽光着身子啊,只穿了条内裤啊,那个大家伙的轮廓将内裤完完全全的撑开,这些女学生竟然都往杨羽的那个地方瞧过去。

    杨羽这样被一瞧,都差点要硬起来了。

    要是硬起来,那岂不是尴尬的要死?

    而沈菲菲和姬茗是第一次见到杨老师那健壮雄伟的**啊,沈菲菲的脸都红了,急忙低下头了,不敢去瞧。而姬茗却只是白了一眼,完全不在乎。

    张美若已经不是第一次看杨羽的**了,因为杨羽每次洗澡完都是只穿了内裤,走来走去,遇到了好几次了,每次都被张美若还有二妹两个人骂成变态狂,暴露狂。

    芸熙就更别说了,但每次见了杨羽的**,还是会难为情会脸红,甚至有几次瞧表哥那个粗大的地方时,下面会悄悄的湿了。

    “杨老师你快去换衣服啊,成何体统,丢脸不丢脸啊?”还是张美若直接,见杨老师又像平时一样,裸着身子了,可这次这么多女学生在场呢。

    杨羽马上装傻笑了笑,就急忙上楼去穿衣服了。

    今晚的补课,大家都非常积极踊跃,并且很有精神。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十点半,而小姨,表姐,二妹她们早已经睡了。

    “哇,这么迟了。”杨羽看了看表,又看了看她们,发现她们都已经困了,杨羽一想,说道:“已经很迟,大家回去吧,韩清芳和沈菲菲,你们俩住得远,不如留下来睡吧?跟她们俩挤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