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191章 校花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回家的路上杨羽还在思索李若兰的那番话,虽然听起来真的是天马行空,天方夜谭,但仔细想想,又感觉哪里有些不对,比如黑猫。上次去找谢秋秋,隔壁邻居那个嫩模家的黑猫就攻击我,晚上睡觉还站窗外,上次跟踪变态狂,在林依娜家里也看见一只黑猫,还是黑瞳。

    黑猫又是邪物,这些真的只是巧合?

    解不开的疑惑只能先放着,不过,这样一周就过去了,离杨琳梦里所说的那样,只剩三周了,不管,鬼索命,有多么的荒唐,但是杨羽不想冒这个险万一,真的发生了呢?

    世上没有后悔药。

    后悔药没有,但是春药却是一堆。

    杨羽回到家,上了阁楼时,发现第二批催情花结果了,这些民间偏方的东西,有时候却非常有用,尤其是这浴女村的后山,简直就是原始森林一样,且不管里面多神秘,但杨羽已经感觉这后山里宝贝不少,催情花,咬自己老二的怪虫。

    啥时候有了觉悟,一定要跑进去见识见识,看看还有什么宝贝,要是弄出个月光宝盒,隐身术,透视眼,读心术玩玩就好了,当然杨羽想多了,白日又做梦了。

    春药杨羽试了两次,屡试不爽啊,两次都白白干了两个美处女,要春药简直就是为破处量身打造的啊,那些没性经验的满十四周岁的小女孩还害害羞羞的小萝莉,那些背着道德枷锁的少妇,那些有男朋友的女人,甚至明星,模特,我看你们不屈服不?

    不过,这崔情花酝酿的欲仙死还是有很多弊端,杨羽准备再研究研究,改良改良,让它变得后劲在足一点,前期发作缓慢点,这样可以无声无息,以免像第一次那样,直接被杨琳给识破了。

    那样容易出事。

    “杨老师,那是什么花啊?”张美若不知何时爬上了阁楼,悄无声息的站后了杨羽后面,手里拿着练习本,这是她第一次进杨老师的房间。

    杨羽心里正想入非非呢,被吓了一跳。

    “没,没,老师正想找你补课呢。”杨羽心虚,急忙扯开话题。张美若却还是死盯着那朵奇怪的花,这种花,她还是生平第一次见,那果实长得跟女人的私处器官一样,这是给她的第一感觉。

    “哦,我有题目不会做。”张美若听到补课时,竟然没有表现出烦躁的情绪,这让杨羽相当得吃惊。

    这孩子咋了?

    五月份的天气已经开始炎热了,尤其是下午。张美若穿了很单薄的衣服,**把短袖给顶了起来,而且,在家里,张美若已经穿了短裤,雪白的大腿看得杨羽心里慌慌的。

    “你爸对你期待很高,杨老师无论如何也要帮你考上高中,不是老师为了名声或奖金什么的,只是不上高中,何去何从呢?”杨羽边补着课,边给张美若做思想工作,其实她也是个聪明的女孩子,只是被宠坏了而已。

    “我知道你很讨厌老师,真的也就一个月了。”杨羽第一次跟张美若说心里话,张美若是校花,美得不行,杨羽不想泡?那是假的。但是人家如果不喜欢你,你强上又有何意思呢?男人的魄力不是光靠暴力来体验的。

    “我没有讨厌你。只是有时候太任性了。”昨晚的一件事让张美若很有感受,那是他第一次见杨老师发火。一个月后,大家都各奔东西了,还讨厌啥呢?

    杨羽突然觉得张美若一下子懂事了很多。

    “上次白雪的事…”杨羽心里最担心的事还是这事,深怕张美若八卦出去。

    “你跟女学生上床的事,我也不管,你们自己你情我愿的事,我也不会跟别人说的。”张美若写着题目,自己偷窥了杨老师两次爱爱,对杨老师的感觉很奇怪。

    杨羽顿时吃了一颗定心丸。

    “你这么漂亮,不找个男朋友吗?”杨羽既然把这个话题扯开了,就感觉跟张美若接了地气一样,如释重负,刚才就聊上几句。

    张美若听了,觉得这不是废话吗?我是校花啊,学校里,村里的男孩子都土鳖土鳖的,自己才不找那样的大叔呢。

    “高中找。”张美若敷衍道。

    “你都不一定能考上高中呢,怎么找?”杨羽顺便激将一把,不过,看起来这张美若对自己一点兴趣都没有,估计是泡不到手了哦。只能寄托她考上高中,然后去找村长承包土地,然后种菜挣大钱,然后,嘿嘿,去高中或大学里包养校花去。

    “谁说我考不上高中。”张美若不服气,现在想想杨老师是对的,考不上,在这个土乡下,连个男朋友都找不到,怪不得白雪会跟杨老师爱爱,张美若突然理解了。

    杨羽本还想给张美若开导开导,洗洗脑,比如这破处要趁早,高中就迟了,初三最好,可是,看看张美若那副神色,杨羽这个玩笑又开不出来了。

    “杨老师,做处女或不或被人嘲笑啊?”张美若突然问起这么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这也难怪,这个乡村,压根就没什么性教育课,也没有涉及到女生方便的任何性生理课,比如发育,例假,戴胸罩,恋爱,接吻,爱爱这种这个年纪朦胧时应该告知的东西都没跟她们说,有疑惑也是正常的。

    杨羽一听这话,虽然是个绝佳的洗脑机会,但是做为为人师表,当然要教育正确的价值观啊。

    “当然不会,贞操是女人圣洁的东西,是不能随便给的,一定要留给心爱的男人。让你无怨无悔的那个男人。”杨羽表面说的很神圣,可心里都哭了,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啊,心里是想说:女人吗,十六岁必须破处啊,不然就是老处女。这种话,杨羽怎么可以说的出口?

    我是人民教师啊,为人师表啊,怎么能说出那么禽兽的话呢?

    “那白雪为什么跟你偷腥?她是第一次吗?”张美若不理解了,难道白雪是爱上杨老师了?

    噗~

    这这不是明摆着吗?你自己都说了,你情我愿的事。

    “恩,她是第一次。”杨羽避开了第一个问题,回答了第二个问题,虽然不知道张美若干嘛问这些,但是现在她最大,万一惹她生气了,把自己的丑事都抖出来呢?

    “那她们说第一次很疼的你”张美若结结巴巴的,其实心里是想问:杨老师你家伙那么大,白雪那么娇小,怎么进得去啊?就算进去了,也会疼死啊,她怎么受得了?她那么痛,杨老师你第一次还会狂干她?

    张美若虽然没有性经验,但也不是不懂。上次在厕所见过杨老师的家伙,也见过杨老师狂干学生的场景,所以她就纳闷了,既然都那么痛了,你第一次还那么狂干她,白雪怎么会同意呢?

    要是换了自己,下面都痛死了,肯定不让你继续干了,那得多痛啊。

    张美若很怕疼,相当怕疼。

    但是这些疑问,张美若不敢问,平时她也没法问别人,生平的同学都是处女,父母老师又不教育她这些东西,乡下又没电脑又没威信,谁普及她这些知识?

    张美若跟大部分乡村女同学一样,对未知世界充满了好奇,但是她们又害怕。

    在这种想尝试又不敢尝试的矛盾中纠结着,挣扎着。

    还有封建道德的枷锁,也牢牢得架在她们的脖子上,但是这一代终究不同了,至少杨羽教导她们的是:人具有享受**自由的权利,当然结局也要自己去负责。

    “你怕疼?”杨羽猜不出张美若到底想询问和表达什么,所以只能猜测。但是杨羽疑惑的事,下午张美若怎么大胆跟自己聊起这些性话题,平时稍微一提这种事,哪怕只是开个玩笑,张美若也会像泼辣的二妹一样,把自己给训一顿。

    杨羽心儿那是白兔一样蹦蹦乱跳,这些话题是一般关系的人能聊的?那张美若怎么跟自己聊起这些东西了?难道?难道?难道?

    “恩,我很怕疼,最怕打针了。”张美若今天的心情算不错,本来也没那么讨厌杨羽的,还不是因为他泄露自己看色情杂志的事,还有跟自己的女学生在厕所里,在教室里爱爱,这让她感觉杨羽完美的形象一下子被破坏了。

    可杨老师平时对自己是真心很好,很宠自己,住在这里,天天说他,骂他,他都是笑笑而已,从来不放心上,就昨晚杨老师闹了下情绪,张美若突然感觉心颤动了一下。

    她发现,杨老师不开心的时候,她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会开心,反而也会跟着不开心。

    “傻瓜,就因为疼,所以才会一辈子记住那个第一次进入你身体里的男人啊,第一次只有一次啊,疼才更赋予它更神圣的意义。”杨羽甚至怀疑自己是哲学家,怎么说出这么哲学的话。

    原来,跟妹子谈谈人生,这句话是有道理的啊。

    张美若愣了一下,心想着:也不知道第一个进入我身体的男人现在在哪里呢?白雪都已经破处了,我却连个男朋友都没有,我可是校花啊。算了,不问杨老师,太难为情了,下次去问韩清芳吧,她应该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