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181章 脑子被驴踢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兰姐,来的正好,村里正有事让你查呢。”杨羽急忙把话题转移,免得兰姐像李若蓉那样,杨羽就要哭了。

    “那一起回我家呗。”李若水发现自己的男朋友跟自己的姐姐关系很好,自然也开心啊,过来挽住了杨羽的手,笑眯眯得比谁都开心。

    杨羽瞧了眼李若兰,李若兰也正好瞧过来,两人四目一视,那感觉无法言语形容。

    到了李若水家,正好李若蓉不在,杨羽就安心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怕这个女人,总感觉这李若蓉就像妲己,是个狐狸精,迟早会把自己给害死。

    其实杨羽真正害怕的还真不是这个,他怕的是,这李若蓉太性感太有女人味了,就怕自己一时冲动把持不住,干了铸成大错的事。

    “你们先上楼吧,我去拿些吃的。”李若水开心的说着,便去厨房里找吃的去了。

    杨羽瞧了瞧李若兰的眼睛,两人这一对视,杨羽就感觉心慌慌的,非常不自在。

    “愣着干嘛?上来啊。”李若兰还是往常那样,很自然,似乎对自己曾经跟杨羽疯狂偷腥了一晚的事忘记了一样。

    上了楼,去了李若兰的房间。

    “你是不是很紧张啊?”李若兰笑着问道。

    杨羽怎么能说不紧张呢?

    眼前的这个女人是李若水的姐姐,是自己女朋友的姐姐,可是这个姐姐跟自己上过床,被自己压在身下疯狂发泄过啊。

    “有一点。”杨羽感觉有点尴尬,突然感觉不知道怎么跟李若兰独处了。

    “可你把我压在身下的时候,胆子可是很大啊。”李若兰见杨羽还害羞的样子,还真想逗逗他。

    “兰姐,我们不聊这事吧。”杨羽怕李若水突然出现,然后听见了这些话,那就完了,所以必须小心翼翼。

    “呵呵,看把你紧张的,我妹妹不会知道的。”李若兰说着。

    可此话刚出,一道人影闪现。

    “什么事不让我知道啊?”李若水突然钻了出来,一脸严肃的问道。

    顿时,杨羽的脸铁青。

    李若兰的脸色也一下子变差了,心想着:这三妹啥时候上来的?回想刚才自己说了什么?

    杨羽瞧了眼李若兰,两个人顿时都紧张起来,心里都想着:李若水不会听见刚才那句‘你把我压在身下’这话了吧?

    可毕竟李若兰是见过世面的人,马上冷静了下来。

    “当然是水鬼凶灵的事了,这水鬼恐怕是要对全村的人下手!”李若兰马上想到这事,去搪塞。

    “全村?姐姐别开玩笑。”李若水一屁股坐到了床上,抱住了枕头,吃着东西,笑着说道:“上次抓变态狂的事风头都被你们出了,这次我也要参与。”

    噗~

    “宝贝,我们现在的主要任务还是中考呢,这事,还是你姐姐来吧。”杨羽说着,可不想若水趟这浑水。

    李若水听了撅着嘴巴,装着生气的样子说道:“知道了,我听听总可以吧。”

    杨羽当然认为兰姐刚才那句话是开玩笑的。

    可李若兰偏偏没有开玩笑。

    “看看这资料吧,雷警官那边拿过来的。”李若兰递过一份宗卷给杨羽。

    这次杨羽不理解了。

    “兰姐你速度好快啊,不是今天刚回来吗?”杨羽很吃惊,到底递了什么东西过来给杨羽看呢?

    杨羽看见宗卷一看,脸色再一次铁青。

    李若水见自己的男朋友都被吓着了,那肯定是见了真正恐怖的东西,急忙起了床,凑过去看。

    杨羽马上合上了。

    “干嘛不给我看?”李若水一脸郁闷。

    “宝贝,你先出去,我要和你姐姐单独聊几句,好不?”杨羽脸色很难看,严肃的说道。

    李若水白了杨羽一眼,说道:“什么事都不让我知道,哼!”李若水扭了身子,竟然识趣的走了,扔下一句话:“我还没兴趣听呢,我去帮妈妈烧晚饭了。”

    杨羽很谨慎的关了门,坐到了床上,重新打开了宗卷。

    “警察怎么会有这些资料?”杨羽问道。

    李若兰也坐了过来,就坐在杨羽的边上,神色也变得严肃:“这案子立案很久了,一直是冷案,到目前为止都没破,是公安内部排名最难破的案子。”

    “这里总共有多少受害者?”杨羽翻着,看见资料和那些现场照片,一阵阵恶心,很久没有见过如此恶心的照片和尸体了。

    “加上这两天的两名共十一名。”李若兰说出这个数字的时候,连自己都打了个寒颤,继续说道:“十一名受害者,时间跨度毫无规律,年龄,性别,特征,背景等等全无规律,毫无章法,完全联系不在一起。”

    “但却有非常多的共同点。”杨羽邹紧了眉头,这份宗卷的资料吓着他了。

    “是的,共同点非常多。”李若兰深呼了口气,站了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走着,边说道:“第一,所有人全是意外死亡,死亡原因全部一致,都是淹死。第二,所有人的身体上都留下了一个非常诡异的黑色手印,专家到现在为止,还无法解开这黑色手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第三,所有人的眼皮全部没了,都是睁着眼死的,永远合不上眼。”

    “你看了宗卷有什么想法?”李若兰问道。

    杨羽没有回答,一直低头看着,因为这份宗卷里面,有太多太多他知道的人。

    第一个,是刘寡妇的老公。

    第二个,是自己的学生小星。

    第三个,就是昨天刚去世的那位九十岁高龄的老人家,在这位老人家的后部脖子上,有个黑色手印。

    第四个,是今天去过世的村民,杨羽两天前,在路上还跟他说过话,死法跟上面的老人一模一样。

    “你认为这是谋杀还是鬼魂索命?”杨羽竟然问起了这个问题。

    “我当然认为是谋杀,我当记者这么多年,什么诡异的事没有遇到过?但结果都是人为。”李若兰比杨羽更不相信有鬼,那是可笑的。

    “如果是人为,你不觉得奇怪吗?一个九十多岁高龄的老人,在这世上本来就活不了多久了,有必要去杀他吗?”杨羽看到年龄跨度十七到九十二,不同性别,不同背景,毫无规律,简直就像在看一本天书。

    “那只能说这个人跟王仁一样,是个变态杀人狂,我们要找出他的杀人规律。”李若兰推测着,最大九十二岁,最小才十七岁,能得罪谁?有什么杀人动机能符合这样的时间跨度?唯有杀人变态狂,毫无章法的那些天生的以杀人为乐的变态狂了。

    李若兰想想都感觉毛骨悚然,也许你走在大街,突然一个人就捅你一刀,而他捅你的理由是:没有理由。这种事,这社会上还真的天天发生,上次新闻,一个人想自杀,下不了手,就想找人练练胆,无缘无故捅死了那人。

    这叫理由?

    比起**这个原罪,暴欲,更加的恐怖和罪孽深重。

    “你不会真认为是鬼索命吗?”李若兰试探性的问道。

    “是的,只能是鬼索命。”杨羽突然合上宗卷,一本正经的说道。

    噗~

    这次吐血的不是杨羽,而是李若兰。

    “你脑子被驴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