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173章 陷阱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中午接近十一点。

    经过昨晚暴风雨的肆虐,外面的世界一片狼藉,大路上全是黄泥,草树歪歪倒倒,江河里还是波涛汹涌。

    韩静回了酒店,那副模样,你肯定看不出,昨晚也正像这片大地一样被摧残过,如今,制服一换,又焕发出大堂女经理的强势和庄严。

    杨羽坐在班车上,开着窗户,微风吹拂着脸,那头短发干脆利落,而眼神一直开着窗户。

    这时,又拿出了手机,开了微信,朝韩静发了条信息:姐姐,昨晚那个哥哥干你了吗?

    这简直就是玩无间道啊。

    杨羽等了好久也没见韩静回,想想也是,现在正是酒店最忙的时候。

    “干了,在忙,下午空了聊吧。”韩静说着。十一点酒店已经开张了,也已经又客人陆陆续续来吃饭。

    刚才韩静正把今天的值班服务员都聚集起来,聊了几句,无非就是服务态度的问题,甚至对自己昨天对杨羽的无理态度进行了自我批评。

    现在刚解散,还是有几分钟的空闲时间。

    “爽吗?他的大不?”杨羽就想问问昨晚自己的表现在韩静心里的印象。

    这个微信的伪装简直帮了自己大忙啊,现在韩静还不知道这个微信就是自己,虽然昨晚被一次又一次的怀疑,幸好又躲过去了,哈哈,杨羽很得意。

    “恩,很大,我还**了。”韩静回着,其实他也想了解下男人的一些内心世界。

    “怎么?姐姐以前没有被男人干到过**吗?”杨羽很惊讶。

    “没有,昨晚是第一次。”韩静回答得很平淡,这也是她一贯的作风。

    杨羽听了,顿感浓浓的满足感和成就感。

    “那你下次还会给他干吗?”杨羽问了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这种问题,当面是没法问的,但是在伪装的网络上,披了面具的微信上,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再也不用怕暴露自己是条狼。

    “不知道,我有男朋友的,很内疚,昨晚跟他边打电话边被干的。”韩静回着,听说话的语气,似乎有些内疚和纠结。

    昨晚的偷腥行为已经让韩静背上了道德的枷锁一样,虽然这话夸张了,但是对于女人而言,相比男人,更注意这个。

    所以,早上的时候,韩静就开始冷静下来了。其实,女人也是贱的,昨晚把你爽成那样,这爽劲一过,你呀的就六亲不认了?

    “边跟你男朋友打电话边跟他做?这么刺激啊。”杨羽故意说着,就是为了给韩静洗脑了。

    “刺激吗?我都无语死了。”韩静现在想起来,还是很郁闷这事。要是被男朋友知道,那真的作死的节奏啊。

    “这腥偷的,会上瘾哦。”杨羽还是扯到这偷腥上瘾上,想看看下次还有没有机会。

    “才不会呢,我下次不会留他过夜了。我要忙了,88”韩静回道,这个回答不知道是不是真心的,见有客人来,急忙关了手机,招呼去了。

    杨羽无奈摇了摇头,没想到这韩静还真的是很坚贞啊,虽然偷了次腥,但是韩静就当是一夜情了。

    就忘了吧。

    金色年华酒店豪华办公室内,沙发上坐着个人。

    “慕容少爷什么时候对酒店也这么有兴趣了?”说话的人杨羽也认识,还有仇,谢秋秋的老爸谢天石,也是金色年华酒店的蔬菜供应商。

    “如今食品安全的问题这么严重,我就不能分杯羹吗?呵呵。”慕容飞一直都是玩世不恭的样子,但是做起生意来,也是很有天赋的。

    “慕容少爷是要抢我饭碗啊,呵呵。”谢天石可不想慕容飞在食品方面插一脚呢,当然这句话是开玩笑,这酒店是它食品供应的下流,正是客户。

    “呵呵,谢总裁这玩笑开的,我只是想让对面的宾如归酒店开不下去而已。”慕容飞回答着,看起来回答的很干脆。

    但是,谢天石却怎么也想不通,这慕容家族一直是做娱乐的,从来不做饮食的生意,怎么突然?而且,为什么非要跟对面的宾如归酒店为敌呢?这是要两败俱伤啊。

    而且这他跟宾如归没听说有什么仇啊?

    谢天石在商场打滚这么多年,是步步惊心啊,处事非常谨慎,一点疑点都像摸清楚。

    “听说,有个叫杨羽的家伙来找过你?”慕容飞突然扯到了这个人。

    谢天石邹了下眉头,这慕容飞到底想干什么?

    “是有这么人来找过我,他是我女儿的同学,来找我帮忙的,你也知道,这类人很多,我就打发他走了。”谢天石如实说着,这反正也不是什么秘密。

    “我想请谢总裁帮个忙,不知道是否愿意?”慕容飞微笑着说着,没有人知道他肚子里想什么。

    “慕容少爷是我的客户,又是本市最大的家族,你开口,我一定唯命是从。”谢天石巴不得巴结这慕容少爷呢,虽然自己经营的食品跟他的娱乐行业毫无交集,但是,人家慕容集团是 本市最大的富豪啊,谁不想挂点关系?

    “很好,我想你给他开销售渠道。”慕容飞直接说到。

    谢天石一愣,难道那杨羽是这慕容少爷的亲戚或是朋友?不然为何替他做这么大的事?

    谢天石疑惑归疑惑,却丝毫不敢怠慢,当即应了下来。

    等谢天石走了,旁边的跟班一脸疑惑得问道:

    “少爷,你怎么帮起杨羽来了?他不是你的敌人吗?”

    慕容飞笑了,这世上没有人能真正看透他,起了身,说道:“走,去尝尝本县的土鸡去。”

    你跟班一听,顿时乐开了花。

    杨羽如果知道,仇人慕容飞会如此帮助自己,恐怕是大吃一惊了。

    同时,在宾如归酒店的大厅里,秦爷叫来了韩静。

    “秦爷。”韩静见了懂事长,顿时乖得跟小兔子一样,平时那么凶的人,怎么一下子就温顺的不行了?

    “以后你就是杨羽的接口人了,遇到我和小姐不在酒店时,你帮我招呼他。”秦龙说道,他是有情有义的人,而杨羽是个会做人和做事的人,有一天,秦龙也许会重要,而最关键的事,他信任这个人。

    秦姓家族日益衰落,秦爷是独生子,无兄弟无姐妹,而秦淑和也是独生女,没什么兄弟姐妹可以帮忙,而自己的妻子在生秦淑和时,过世了。

    而妻子那边的那些亲戚,说白了,真心没几个有用的,就算有,那也是心中有鬼的那种人,秦爷不敢用。

    如今,这个宾如归酒店偌大的几家,全靠秦爷一个人撑着。

    幸好,女儿秦淑和很争气,能打理公司的一切,但是。

    但是,女人终究是女人,武则天再牛叉,后面还是得她孙子来当皇帝。

    秦爷怕的事有一天,自己老了,不中用了,自己辛辛苦苦建立的这一切可能都跑到了女儿的老公身上。

    虽然女儿还没有男朋友,但秦爷是高瞻远瞩的人,他害怕,他害怕,女儿被一切伪装的男人打着‘爱情’的旗帜给骗了。

    所以,他要亲自找个人,人品要好,对女儿要好,还能接管这个事业。

    所以,秦爷也在想方设法得是去试探杨羽,看看这个人到底行不行。

    “秦爷放心,我以后一定会招呼好杨羽的。”韩静额头的汗珠都滴下来了,脸色苍白了许多,心想着:难道秦爷已经知道我对杨羽无理的事了?

    秦龙突然把手放在了韩静的肩膀上,将嘴巴凑近道了韩静的耳边。韩静一下子紧张起来,不知道懂事长要跟自己说什么。

    “哪怕是身体,也要帮我招呼好他,我少不了你的好处。”秦爷说完,便走了。

    韩静一个人愣在那里,一脸疑惑,心想着:秦爷的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是叫我去勾引杨羽吗?什么叫用身体招呼好他?可自己是有男朋友的啊,这岂不是背着男朋友偷腥?

    韩静的脑子都想炸了,秦爷到底是什么意思?

    韩静怎么会领悟秦爷的意思,秦爷既然要为女儿找个女婿,找个对自己女儿好的男人,那么专一肯定幸福婚姻的提前条件,他当然要试探试探杨羽是不是那种寻花问柳的男人,所以,他想让姿色还不错的韩静打第一战。

    杨羽要是知道这事,估计是要哭了,这陷阱他中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