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154章 终极揭秘真相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十三年前,我们村里发生一起轰动一时的变态性奴案。“杨羽说这话时朝小茜的父母示意了一下,表示重提往事,希望别介意。毕竟过去那么多年了,凶手也已经被枪毙,小茜的父母也就煎熬得熬过去了。

    “那个女孩叫小茜,一名初三学生,被绑后,就关在了学校后屋的地窖下面,整整关了几个星期,受尽一切凌辱和性侵,凶手最后被伪装成自杀,结果喝了酒,绊倒砸晕过去,结果清晨被人发现,最后承认了自己的犯罪行为被枪毙了。“杨羽说到凶手的时候,也像凶手的父母礼貌性得示意了一下。

    “这案子都结案十几年了,跟我们大家有什么关系?“众人都是很疑惑。

    “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两件事:第一件是,凶手另有其人,前凶手刘老师只是替罪羔羊而已。“杨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众人一下子就沸腾了。

    刘老师的父母双亲已经很老迈了,听了这话,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纷纷站了起来,两腿还发抖着,老头子牵着老太婆的手,颤抖得说道:“我就说吗,我们那乖儿子肯定是被冤枉的,他不是那种人。“

    “那真正的凶手是谁?“小茜的父母插了一句,如果说真正的凶手还逍遥法外,那小茜岂不是死不瞑目?

    “第二件事。“杨羽故意停顿了一下,想给大家一个心理准备,因为很多人还压根不知道这事,这是保密的,杨羽强调了下就继续说道:”这第二件事,就是,小茜临死前曾经被凶手剥下了脸皮。“

    此话一说,很多人都捂住了嘴,要吐了。

    “这他妈的也太残忍了吧?“崔强性格暴躁,一听这话,马上来了气:”王八蛋,不要被老子抓住,我也剥了他的皮。杨羽你快继续说。“崔强本来就不想来,这些事跟自己又没关系啊,可被杨羽这么一说,兴趣和怒火都来了。

    “原本小茜穿得白衣服,结果被血液沾染成了红色。“杨羽说这话时,连自己都毛骨悚然,那次梦里开门,看见小茜穿着红衣服站在楼梯上,后来才注意到,‘红’衣服滴答滴答得滴着血,杨羽才恍然大悟。

    “如今那张脸皮还在真正凶手手上,这也是刘老师被冤枉的最直接的最有力的证据。而我的表姐和我的表妹都见过,她们也是人证。物证人证俱全,足以为刘老师平反了。”

    杨羽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是特意看着前凶手刘老师的双亲的,两位老人家早已经喜极而泣,这算是这几十年来听到得最让人高兴的好消失了,因为儿子杀人背负着变态狂的名声,这两老人的日子真心不好过,可再不好过,也没有比丧子更痛苦的事了。

    这世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没有,绝对没有,绝对找不出比这更痛苦的事了。

    “那现在物证又在哪里?”雷警探问道,警察办案最讲证据,所以雷警探也最关心这个,不然他无法抓人。

    “雷警官不要急,我会把它找出来的。给小茜一个公道。“杨羽继续说着,而台下的小茜父母早已经泣不成声,什么物证那可是自己美丽的女儿的脸啊。

    “这是变态性虐狂的第一次犯案,至此以后,一发不可收拾,犯案无数,我也不知道这十三年来他到底杀了多少人,剥了多少脸皮,直到前几个月,竟然对我的表妹芸熙下了手,幸好我循着脚印的一丝踪迹找到了藏匿之所,将表妹救了出来。这中间我还怀疑过吴医生,这里我再次道个歉。“说着杨羽向吴医生点了点头,表示非常抱歉。

    台下很安静,一直听着杨羽说着。

    “从地窖里挖出了好几具尸体,一俱还在腐烂,还有个幸存者,这些可能是大家知道的事,可大家不知道的事还有两件。“杨羽说着。

    台下又有议论声,杨羽这不是在调大家胃口吗?

    “第一件是变态狂对十字架非常依恋,甚至对十字架做出了很多猥琐恶心的变态性行为;第二件事地窖里还有一幅壁画,画着扭曲的最后的晚餐,而且没有画耶稣,壁画上还写了行血琳琳的字:我在黑夜里注视你。“杨羽说着,看着下面每个人的表情都不太一样,故意停顿了下,给大家消化下,然后说道:”这些是你们所不知道的事。“

    “十字架有啥好搞的?又不是女人。难道他还想射穿啊?真是个傻逼。“崔强不屑着,痛恨着,他是个很直爽的人,有话就直接说,从不放在心里,跟这种人做朋友其实是最好的。你完全不用担心自己会被算计。

    “只有魔鬼才会在黑夜里注视你,耶稣只会带来光,想必这壁画的意思是魔鬼想取代耶稣,将十二信徒一起腐化。“二长老也根据自己的想法去解读变态狂的含义。

    “耶稣的十二信徒早已经成为圣灵,魔鬼也耐不了何。“另一名基督徒回答道。

    “二长老的解读很有深意,我这种凡人恐怕是看不出来了。不过,根据这两点我推测变态狂是一名基督教徒。“杨羽特意把‘基督教徒’四个字说得更响亮一点。

    “哼!“刚才说话的那名老太婆冷哼了一声,站了起来:”杨老师,说话是要讲证据的,如果你敢侮辱了神圣的神的孩子,恐怕你就别想在村里呆下去了。“

    “胡长老说的是,所以我一定会拿出证据让你们心服口服的。“杨羽丝毫不示弱,今天把所有人召集一起,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

    “杨羽你继续说吧。“雷警长插话道,这里他的权利最大,甚至代表了法律,所以杨羽特意请来镇压的。

    “所以,后来,我就跟兰姐常来教堂了,目的就是为了抓住那个隐藏在善良博爱的神的光环下性变态连环杀人恶魔。“杨羽把‘性变态连环杀人恶魔’说得很重。

    “我们认为变态狂是个心理畸形的人,造成这种阴影的原因很可能是童年创伤或是受到了嘲笑,而戴面具很可能是为了掩饰内心的,避世的想法,所以我们找到了马七。”杨羽说着又向那个马七点了点头,同样是礼貌,马七就是那个十三年前脸被烧伤变形成丑八怪而受尽村民嘲讽的那名基教徒。

    “马七是基督徒,十三年前正好面部烧伤,面具正好掩饰自己,而且长期受尽村民嘲笑,导致心里畸形,同时又是单身,需要发泄**,这一切的一切都符合变态狂的侧面描写。”杨羽说这些是围绕着马七说的,同时也是说给所有人听,为了告诉所有人,嘲笑使人受伤,很可能会诞生出一名变态狂。

    “马七是那个变态狂?”崔强一下子站了起来,两眼冒着火花,这崔强也真有趣,变态狂又没抓你老婆,又没找你,你激动什么呢?

    “马七不是那个变态狂!指纹不符合,有不在场时间证明。是我搞错了,所以我再次向你道歉。”杨羽深深得鞠了个躬。

    马七却更不好意思了,自己偷了他的鱼,杨老师却完全没放心上,自己深为基督徒,竟然干出这种事,他突然感觉领悟到了神的意思一样,就在这么灵光一现的时刻。

    “杨老师,你快说重点吧,到底抓住变态狂没有?”林依娜也不耐烦着说着。

    倒是其他人,村长,书记,表姐,若水等等却都在专心一意的听着杨羽的分析,因为他们心里都清楚,杨羽绝对不是只来讲故事的,也不是来只听到讲推理的。

    不过,整个推理的过程,有两个人却很有兴趣,一个当然是李若兰,她要写报告,而且她很佩服杨羽的观察能力和逻辑能力,还有一个是李若蓉,她跟这事毫无关系,但是杨羽在台上滔滔不绝时,却很帅气。

    是帅呆了,所以李若蓉一直看着杨羽,杨羽好几次都特意避开了她的目光。

    这活生生的勾引啊,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若水都在呢,你这当姐姐的,竟然这般含情脉脉的看着我。

    情何以堪啊!

    “不要急,会有你想听的内容的。”杨羽回答道,喝了口水,又继续说道:“我搞错人后,又开始寻找新的突破口,有一天我去李书记家吃饭,李书记的一句话突然点醒了我,他说:‘如果我是耶稣的话’”

    李书记邹了下眉头,没想到还跟自己有关系?

    “壁画,没有耶稣的最后的晚餐,我恍然大悟过来,变态狂原来是把自己当成耶稣了,耶稣下凡了,耶稣降临人世了,所以壁画里才没有画上耶稣。所以,我和兰姐也一下子明白过来,就是那句话:所有的一切都跟宗教有关。”

    “自然而然变态狂选择目标的原因也一定跟宗教有关,我们开始找啊找啊,终于有一天。”杨羽说着这话的时候,走到了芸熙的面前,轻轻抚摸了下的头,像宠爱孩子一样,然后继续说道:“有一晚,我表妹芸熙问我生日是哪天,我才知道原来芸熙的生日竟然是复活节。”

    众人都安静地听着,期待着杨羽会有什么新的发现。

    “我又灵光一闪,我才发现,原来所有的受害者的生日都是宗教节日,小茜的生日是主显节,其他受害者也是,我终于找到了变态狂的选择受害者的规律,而复活节的下一个重要节日便是耶稣升天日,今年的五月十号,也就是张美若的生日。”杨羽转头瞧着张美若。

    张美若张着嘴巴,一脸吃惊,因为她压根就不知道这些事,突然,她瞬间就明白了,原来杨老师让我搬去跟他们住,不是因为补课,而是为了保护我?

    张美若一下子眼泪湾湾的,自己竟然会是变态狂的下个目标,杨羽一心一意的想保护我,而我却还在背后一直诅咒他,咒骂他。

    “果然,昨天,张美若就被绑走了。”杨羽说这话是一直看着张美若的,张美若的绑架对杨羽肯定是坏事,但也有好事,那就是自己的推理正确了,没有比实践更能证明理论的正确性了。

    “那变态狂为什么要绑我?还有,你是如何找到我们的?”李若兰也同样好奇这个问题,确实李若兰发现了一些事,但是她更想给杨羽表现的机会,更想听听杨羽的逻辑推理。

    “我不知道。”杨羽很干脆的回答:“我不知道变态狂会抓你。”

    李若兰却笑了,说道:“因为我遇到他了,所以他只能抓我。”

    这次轮到杨羽吃惊了,不过马上就明白了过来。

    “你继续吧。”李若兰朝杨羽笑着说道,她突然发现自己对杨羽越来越有兴趣了。

    杨羽也笑了,没想到自己会跟李若兰那么有默契,就继续说道:“我之所以能找到兰姐和张美若被绑的地方,还是因为那句话:一切都和宗教有关。人物,时间,规律,目的,世界观都和宗教有关,但是还漏了一项内容,那就是地点。”

    杨羽的吊胃口说法和推理已经让这群没多少学历的村民们感觉神乎其神了。

    “第一个受害地是学校,第二个是桃花源往西北方向的那间老屋。”杨羽又转过了身子,对二长老说道:“二长老,昨晚我去找过你,你能告诉大家这两个地方以前是干什么的吗?”

    二长老被一问,不是很想说话,但是众人望着他,只好回答道:“十几年前,学校本来是老教堂,后来改建成了学校,后来我们就临时将那老屋当成了教堂,直到五年前这所教堂建立之后,我们又重新搬了回来。”

    “非常感谢二长老的解答,真是出人意料,尤其是我这种外村的人,真的不知道原来这两个受害地竟然曾经都是教堂。那么第三个受害地会在哪里呢?”杨羽反问道。

    “也是教堂。这里?可你说我女儿不是在这里找到的啊?”李书记抢先回答道。

    “除了学校,老屋,和这个教堂外,村里还有第四处和基督有关的神圣的地方,便是桃花源的那个废墟祭坛。”杨羽很有自信的说着,然后转过了身,看着李若兰。

    李若兰毫不忌讳自己的眼神,就这么般看着杨羽,那眼神的样子竟然跟李若蓉的勾引眼神越来越像。

    杨羽接着对李若兰说道:“我相信兰姐你发现这一点,所以昨天中午连饭都顾不上吃,就往那废墟而去了吧,可谁知道,变态狂也在,变态狂怕暴露了自己,无奈也就绑了兰姐。兰姐我说的对吗?”

    “聪明!”李若兰举起了大拇指,说道:“可惜的是,他是从背后袭击了我,我都没看清他的样子就晕过去了。”

    “杨羽,我来是抓人的,不是来听你断案的,你就直说吧,这里面谁是那个变态狂,我抓回去,剁了他。”雷警察一听说连自己的朋友李若兰都敢抓,早已经怒火中烧了,因为雷警察跟李若兰是同学,一直悄悄暗恋着她,可惜一直没表白,如今自己已经成家,而李若兰还是孤身一人。

    雷警长的这番话,却是引起了台下轩然大波。

    “警官你不会是开玩笑吧?”

    “杨羽,到底什么意思?那个变态狂在这?”崔强一脸质疑。

    “没错,那个变态狂他现在就是你们中间的某一个人。”杨羽斩钉截铁的一字一句地说道。

    “杨老师,你这玩笑可开大了,这里都是自己人啊,怎么可能呢?”崔强感觉杨羽该吃药了,说出这么无聊的话。

    “是啊,杨老师,你会不会搞错了,这里的人我全认识,都是好人,哪有什么变态狂啊。”村长插话道,张村长当村长已经好几年了,这村里所有的人他都认为,哪怕谁好谁坏,谁缺心眼他都一清二楚,何况这教堂里的人他更是都熟悉,不可能有变态狂在这里啊。

    杨羽的这玩笑真心开大了。

    “我竟然敢说,就有十足的把握把他给揪出来。”杨羽眼神变得犀利。

    台下议论纷纷,有吃惊的,有不屑的,有认为杨羽放屁的,还有人认为杨羽该吃药了。

    雷警长拍了拍桌子,吼道:“都给我安静!”

    顿时,教堂里鸦雀无声。

    “杨羽,你就直说吧,到底是谁?”雷警长问道。

    杨羽顺着众人一步一步得走着,走到了众人的后面,却又不急着说。

    “杨羽你就快说吧,我都急死了。”崔强是个急性子,他最受不了这种节奏。

    杨羽走到了吴医生那,瞧了瞧,又过去了,走到了马七背后,瞧了瞧,也过去了,最后走到了那几个基督徒身边,也过去了,继续绕了个圈子,最后走到了崔强的面前,看着崔强。

    “杨羽,你看着我干嘛,我又不是那个变态狂。”崔强被杨羽看得心里都紧张兮兮的。

    “不是你,你流这么多汗干嘛?你紧张什么?”杨羽反问道。

    “你这么瞧着我,我哪能不紧张,再说了,警察还在呢,我胆子又小。”崔强擦了擦汗,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着。

    “杨羽,你脑子被驴踢了?竟然怀疑我老公?”林依娜骂道,她清楚崔强的为人,虽然小气,心胸狭窄,还是12秒哥,但这种变态狂的事,他绝对绝对干不出来。

    “连环杀人变态狂就是”杨羽举起了手指,指着崔强,还看着崔强。崔强深深咽了口气,腿都发抖了,额头的汗珠都滚落下来。

    突然。

    突然杨羽转过了身,手指指向了王仁,同时嘴巴也说了出来:“就是你,王仁王大哥。”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变得铁青。

    静,教堂静得可怕。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这!

    太出乎意料了,王仁是全村公认最好的男人。最老实最爱帮助别人最疼老婆的好好男人的模范男人啊。

    静,鸦雀无声,足足有半分钟之久,没有人说话。

    突然。

    林依依站了起来,瞪着杨羽狠狠得说道:“你在开什么玩笑,我老公是公认的好男人,怎么可能干这种事,而且他”

    “依依姐,你看着我!”杨羽也瞪大了眼睛,脸色异常的严肃,一字一句得说道:“你看我是在开玩笑吗?”

    “不可能,你简直是乱来,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姐夫是变态狂?你要是拿不出证据来,我就拿柴刀劈了你!”崔强恶狠狠的说道,他凶起来还是会吃人的。

    “杨羽你肯定搞错了吧,我姐夫是什么人,你难道不清楚吗?”林依娜也吼了起来。

    所有人都在替王仁说话。

    “是啊,杨羽是不是搞错了,王大哥多好的老实人啊,怎么可能?”连张村长都站出来替他说话!

    “是啊,王仁大哥肯定不是啊,杨羽你肯定错怪他了。”连小姨也站出来帮忙讲话。

    所有人都替王仁说话!

    杨羽却吼道:“闭嘴!”

    这声音响彻整个教堂,所有人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林依依,崔强,林依娜,村长等人都站着,看着杨羽,但是都闭了嘴。

    “就是因为他老实,就是因为他是个老好人,就是因为他是模范男人,我们才没有怀疑他,连我打死都不相信,可就是这样的外表,哪怕我迟一步,张美若,李若兰,也许现在就已经不是个活人了,而是一具冰冷的尸体。”杨羽怒吼着,对着村长怒吼,对着林依娜怒吼,对着所有人都怒吼。

    这句话一下子镇住了所有人。

    杨羽突然变得像只发飙的野兽。

    “好,这些我暂且不管,但是你应该知道,我老公他他做到那种事。”林依依眼睛红通通的,因为她发现杨羽没有在开玩笑,杨羽是认真的。

    “你老公怎么?哪种事他做不到?”杨羽反问道。

    林依依闭嘴了,林依娜也是狠狠得瞪着杨羽,心想着,你不是明知故问吗?我姐夫是不举的,不举的男人怎么性虐女人???

    林依依抬起了头,看着杨羽,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老公不举,至今为止,我没有跟他行过一次房事!”

    此话一说,教堂内再一次沸腾了。

    议论声源源不绝。

    “不举?王仁不举?怪不得这么久也没孩子,原来如此。”

    “我姐夫是不举?结婚这么多年没行过房事?这是真的吗?难怪上次依依姐跟杨羽在树林里嘿咻,原来如此。”崔强心里想着,却仍然不敢相信。

    “安静!” 雷警长又使劲拍了拍桌子。

    顿时,又鸦雀无声,大家都等待着杨羽说话,如果王仁真的是不举,那就不可能进行性虐,这就不成立,那杨羽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了,还会打得啪啪啪地响。

    可是,王仁不举,杨羽怎么会不知道?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从头到尾就没怀疑过他,甚至是第一个被排除在怀疑对象里的男人。

    再加上王仁的人品和口碑,谁都不可能怀疑他,杨羽也是死也不敢相信,但是杨羽最终还是做出了一个如此疯狂的决定。

    “怎么?王仁大哥是不举吗?”杨羽故意说道,这是明知故问啊,看着林依依,林依依从来没有如此激动过。

    “他没有跟你行过房事,就能证明他不举吗?我跟李若兰也没有上过床,难道也能证明我是不举吗?这是什么逻辑?你老公没有跟你上床就能证明你老公没有跟别人上过床吗?这他妈的什么逻辑!”杨羽第一次怒斥林依依,因为在原则性面前,在逻辑前面,在理智前面,女人的智商会下降到零。

    “好!那你拿出证据来!”林依依是绝对不会接受这个事实的,如果自己的老公没有不举,而婚后没有上我?这他妈的是什么狗日的人生!!!

    至始至终,王仁没有说过一句话,即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我和兰姐把本村所有基督徒都分析过一遍,但是就是没有找出一个嫌疑犯,没有任何人有不正常的行为,他隐藏得太好了太好了,隐藏得太完美了。”杨羽继续说道:“于是,我们只好想方设法得进行引蛇出洞的计划,哪怕只是一点小细节,我们都不想放过,所以。”

    杨羽又把头转向二长老和那几个基督徒,继续说道:“所以有一天,我做了个跟变态狂地窖里很相似的十字架,摆在了这个教堂里,我想那晚你们也看见了吧。”

    “作为一名虔诚的基教徒突然见到这么一个神圣的东西,一定是抱着敬畏,诚恳的心态和表情对待它的,比如二长老你,不是还对着十字架祈祷了一番吗?”杨羽问道,他不需要二长老回答,二长老会默认。

    “但是真正的变态狂,会惊讶,会疑惑,甚至会有反应。”杨羽解释着,杨羽一直想把自己代入到那个变态狂杀人狂的世界观里,睡前就想着这事:如果我是变态狂,我会怎么做?我会是什么反应?

    “果然,王仁大哥就惊讶了,不过,这个细节我压根没放在心上,因为压根就不会去怀疑王大哥,可是,我接着又看见了第二个场景,我发现王大哥在中途祈祷时睁眼特意看了看那个十字架,而且,‘不举’的王大哥竟然有了一丝的身体反应,竟然顶起了裤衩,虽然不高,但是作为男人的我,非常敏感,一下子就判断出来了,这让我非常非常惊讶。因为‘不举’是我排除王大哥不是变态狂的根本原因。”杨羽并没有把自己知道王仁大哥是不举的事情说出来,难道说林依依向自己借种了吗?

    “哪怕这一刻,我也只是疑惑,而不是怀疑,但是我不想放过任何细节,于是教堂祷告后,等众人都走了,我又特意回去了。我看见王大哥在打扫卫生,而十字架却不见了,王大哥告诉我,被个陌生人扛走了。”杨羽讲诉着,众人也听着。

    这些事,杨羽连李若兰都瞒着没跟她说,因为就是害怕自己判断错了。

    “我就奇怪了,陌生人来帮走了十字架,王大哥你作为后勤管理员,你竟然不去阻止和询问?呵呵,我还特意顺着那路追了好一会儿,特意找了好几户人家问,但是连个人影都没有,我怀疑王大哥在说谎。”杨羽说着。

    “到了家,我开始去回想和王仁有关的所有事情,越想越不对。第一,王仁大哥曾经去过桃花源,听你老婆讲,还不止一次,我也遇到过你一次,你当初说是路过,可后来一想,桃花源的方向和你家的方向完全搭不上路啊,要走也是大道,怎么反而绕一圈长路?既然不是路过,那王大哥去桃花源干什么呢?因为你是去那个废弃的祭坛。疑点一。”

    “第二,王大哥竟然是我们学校食堂的蔬菜提供商,而且很多年了,我竟然会在我们办公室遇到你,你跟校长的关系还挺好。”杨羽说这话当然是特意瞧了瞧陈校长一眼的,继续说道:“我们学籍档案就是很简单的放在抽屉里,当然一般是上锁的,但这不代表你看不到,你完全可以看到学籍档案,完全可以知道每个学生的生日。这是疑点二。”

    “第三,你恰好又是教堂的后勤卫生员,表面看起来是为教堂免费干活,实际上呢,教堂里的地窖都已经成了你的后花园了,又一个条件符合了。”

    “第四,就是几天前,我送张美若回家,你帮我送表妹回家,其实张美若是自己回去的,我是后来回的,我一直在你们后面,说白了,我还真拿我的三妹当饵了,当然我失败了,后来我表妹对我说,跟你一起回家,感觉很不自在,当然不自在,因为曾经是你绑了她,还差点,千万不要低估了女人的第六感。”

    “这些所有的一切疑点都指向了你王大哥,但是我仍然不相信。哪怕昨晚,我表妹洗澡,你在偷窥,我赶去林依娜家的时候,他却突然消失了,而你王大哥却突然出现了。”杨羽笑着说道,这一切的一切都太巧合了:“不止如此,我还特意跟我表妹演了场戏,我表妹故意惨叫一声,还有墙壁上血淋淋的字,其实是我的血,我就想试探你的反应,我还特意拜托王大哥帮我清洗,其实我就躲在楼上偷窥着你的一举一动,我就想看看,当你看见和自己曾经写下的字的时候,是什么表情和心情。”

    众人听着杨羽说着,聚精会神。

    杨羽又转向了林依依,说道:“其实依依姐早就怀疑你老公的不正常行为了,比如常常晚上出去,发呆,突然变了个人,诡异的笑,以女人的敏感来说,枕边人到底在想什么,就算不知道,也会感觉得出来吧。”

    林依依被说得哑口无言,她怎么可能会没感觉,跟自己一起睡了快五年的枕边人,却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林依依感觉突然明白了很多事,恐惧起来,明白明明让自己去借种,被杨羽干了反而生气,明白为什么老公有时候三更半夜还不睡觉,明白老公有时候会露出可怕的诡异的表情,可是,林依依始终说服不了自己,始终无法接受,跟自己一张床睡了五年的男人,竟然骗了自己五年,竟然会是一个连环杀人狂魔,林依依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她要挣扎:

    “哼!这些都只是你的推理而已,杨老师的一厢情愿而已,你有什么证据,直接的证据吗?”林依依的泪水已经涌现了出来。

    其他人听了杨羽的这番话,都犹豫了,不是因为杨羽说得有道理,而是他们也不知道人心了。

    崔强也没有重新站起来反驳,他害怕自己的姐夫真的是那种人,要怎么去接受?

    “要证据还不简单,我有三个证据。”杨羽很有底气的说着,如果没有证据他就不会来,如果没有证据,他也不会下这么大的赌注来丢脸,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抓嫌疑人了。

    杨羽继续说道:“上面的一切疑点都仅仅只是我的推理而已,哪怕如此,我仍然不肯相信王大哥会是那个变态狂,直到昨晚,昨晚我看见了一样东西,彻彻底底得将王大哥列为了第一号嫌疑人。”

    杨羽如此一说,又惊起了所有人的好奇,尤其是李若水,好奇杨羽昨晚到底发现了什么?

    “我发现了一张老照片!”杨羽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张老照片举起来给众人看,然后说道:“这张照片是十三年前的一次班级合影,同时也是小茜失踪的那一天,小茜最后一天就是穿了这身衣服,白色的裙子。这张照片,很多人看过了,兰若,我表姐,我,小茜的父母都看过,当初看这照片只是为了确认人,确认那张脸皮是不是小茜。但是我们却忽略了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点。一个隐藏在这张老照片里的一个很重要的线索。”杨羽说着,还特意拿出了放大镜。

    李若兰听了百般好奇,这张照片她看过很多遍,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啊,杨羽的眼睛到底有多尖啊。

    “雷警官,你能帮我看看,你从小茜的脸上看见了什么?”杨羽把照片和放大镜都递给了雷警官,雷警官认真得看了起来。

    几秒钟后,雷警官抬起了头,说道:“我看到了小茜很惊恐,很害怕。”

    “没错。你能再帮我看看照片背景最左边的那个人吗?”杨羽又继续说道,雷警长又看了起来,几秒后,说道:“我看到了一个阴险,奸笑,狰狞的男人。”

    杨羽拿过了照片和放大镜,然后这一次,也是第一次对着王大哥说道:“王大哥,要不要也亲自看看,你十三年前年期时的样子?我没猜错的话,十三年前,王大哥应该是学校食堂的一名后勤吧。陈校长是吗?”杨羽又转头问了问陈校长。

    陈校长默许得点了点头。

    “看看他们两人的角度,小茜根本没有看镜头,而是转过人看向别处,同时,王大哥也正好看过去,由于视觉误差,我们无法判断,他们俩是否是在对视,小茜是不是因为看见了王仁才如此惊恐?害怕?因为她知道,那个男人会对自己不利,但她不敢说。王大哥是否也在看着小茜呢?照片看起来,像是这样,但是实际呢,我也不知道。幸好我是数学老师,幸好那天有太阳。”杨羽说着,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上面就是昨晚画的几何图,然后说道:“我利用光和影的对比,身高比例,距离比例的关系画了这张几何示意图,两个圈圈就是两人的位置,这个30度和45度就是两人扭头转过的角度,我昨晚特意和我的女朋友做了个实验,发现,确确实实,小茜照片里看的人就是王大哥你,你也同时在看她。你能解释下,为什么小茜会露出惊恐,害怕的表情,而你是一副奸笑,狰狞的模样吗?”

    杨羽的这番计算和推理,真的是费尽心思啊,也是这张照片,让杨羽跟根本性上开始怀疑王大哥,太多的巧合在一起就不是巧合了。

    “要不要我再猜猜十三年前你第一次犯案的事?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心里变态了吧,你用你的世界观绑了第一个女孩小茜,关在地窖里几个星期,她受尽你的性虐,折磨,你还趁她活着活生生得剥下了她的脸皮,哇,我差点都快了,你还学过医,不过是兽医,这事恐怕没人知道吧。”杨羽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活生生剥下脸皮这种事肯定需要技术。杨羽在尝试激怒王仁,这个人太府城太深太深了,杨羽必须铤而走险,激怒他,变态狂只会享受自己的世界里。

    “小茜的血顺着脸颊而下,沾染了那件白色裙子,整天裙子都变成了红色,你突然害怕了,毕竟是第一次,外面的村民都在找,你知道迟早会找到这里来的,你怕了是吗?”杨羽轻轻走到了王仁面前。

    王仁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但是杨羽不管,杨羽还特意蹲下来,对着他的面继续说着:

    “于是,你想找个替罪羔羊,你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刘老师,因为刘老师深爱着小茜,而且是个懦弱的人,没有人比他更合适看着自己的心爱的女人在自己面前死去了。结果呢,和你想得一模一样,心灰意冷,无法从心爱的人死去的世界里自拔的刘老师竟然什么都承认了,他只想跟着小茜一起去死,他本来就是个懦弱的人。两条命,就这么没了。”

    听了这翻话,小茜和刘老师的父母已经站起来扑过来了,但是还是被众人给拦了下来,哭泣声顿时响彻教堂。

    王仁还是没有说话。

    “这证据还是不够,也只是你的推理而已。”林依依还在替王仁反驳。

    “不急,还有两个证据,先看看最直接的证据吧。”说着,杨羽从角落里拿过了一个扁担。

    一个扁担能当什么狗屁的证据?

    “这个扁担是你几天前替我们家扛蔬菜出山用的,我非常感谢王大哥的帮忙,但是今天早上我拿这根扁担让兰姐去警察局做了指纹对比,结果是”杨羽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张开给所有人看。

    “结果是你的指纹跟老屋地窖里的那些指纹完全匹配。”杨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连自己的脸色都苍白了,这是一个他最不想看到的结局,但是这个证据也完全直接证明了王仁是真正的变态狂。

    这时,教堂里鸦雀无声,坐在王仁旁边的那几个,突然就移开了,害怕的逃到了其他角落里去。

    “这不可能,这是你们污蔑出来的,陷害我老公对不对?”林依依哭着吼着,但是没有人回答她的话。

    “够了!”王仁第一次说话了。

    王仁站了起来,看着杨羽,还是那一脸的老实样。

    “完美的推理,完美的演示,杨老师真的是聪明绝顶。”王仁深呼了口气,叹了口气,说道:“但还是有些推理是错的,比如我并没有找刘老师做替罪羔羊,比如那次去桃花源,我是真的路过而已,比如我真的没拿走那个十字架。这些你都错了,不过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吧。”

    王仁说这些话的时候是轻描淡写的。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你有个这么好的老婆,这么幸福的家庭,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我失望不要紧,你太让你依依姐失望了。”杨羽眼睛红红的,因为他也不想接受这个事实。

    但他妈的这个就是事实,事实是非常非常无情的,冷漠的。

    “为什么?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王仁的脸色突然变了,变得所有人都不认识,连依依姐都不认识了。

    “你不是耶稣!”杨羽冷冷的说道。

    “是吗?哈哈哈。”王仁突然笑了起来,哈哈大笑起来,所有人见了都感觉到恐惧,连依依都害怕起来,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是自己的老公吗?

    所有的村民也不敢接受和相信,王仁怎么会是这样的,那个老实的,好好先生,善良的王仁怎么会是这样一个人?

    “你不是还有第三件证据吗?我还想听听。”王仁对自己的大难临头,丝毫没有害怕和畏惧。

    “那我就为我的推理画个圆满的句号吧。”杨羽盯着王仁说道:“学校,老屋,祭坛,这三个受害处,都和基督有关,而且全部又个地窖,如果我没推理错的话,这个教堂下面也应该有个地窖吧,也许还是你的总舵,让我猜猜里面都藏了些什么?小茜的那张脸皮?那个让你打飞机的十字架?你的装扮衣?还有女孩的尸骨?”

    杨羽已经不忍心说出这些话了,他害怕,害怕自己脚下的这个地窖到底还藏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把地窖的门打开。”雷警长已经拿出了手铐,准备拷上。

    王仁转过了身子,朝着教堂杂货房的方向走去,走过的地方,所有人都仅仅避开,像是见了鬼一样。

    崔强,林依娜,林依依全部愣在那里,她们始终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两个女人抱在一起哭成一片,小茜的父母,刘老师的父母也哭成了一片,哭声响彻在教堂里。

    教堂大厅的上方内嵌着一个十字架,上面盯着耶稣,耶稣一动不动,对人间的悲伤离合,灾难疾苦,似乎不闻不问,他真的是神吗?

    神爱世人?呵呵,形成了鲜明的讽刺!

    杨羽,李若兰,三名警察跟在王仁的后面,其他人,村长,书记,校长,长老们等跟着后面,一起朝杂货房走去。

    王仁掏出了钥匙,咔的一声开了门。

    突然。

    王仁一手欣起了杂货物的东西向后面扔去,杨羽急忙过去抱住了李若兰,几个木板砸在了杨羽的背上,那些木板上竟然还有很多铁钉,吓得杨羽一声冷汗,差一点,要是这些生锈的铁钉刚才要是咋在了头上,钉入了脑袋,那肯定就必死无疑了。

    “还想跑?”雷警官急忙掏出了手枪,追了上去,里面漆黑一片,王仁已经没了影子。

    可雷警官早就准备了手电筒,照着里面,发现是一条往下楼梯,急忙跑了下去,杨羽,李若兰,其他两名警察众人也一起跟了上来。

    杨羽牵着李蓉兰走了一会儿,发现前面突然有了光线,还看见雷警官站在那里,便急忙奔了过去。

    天那。

    杨羽这辈子都忘不了眼前的场景!

    震惊!

    震惊!

    所有人都震惊了,连那两名警察见了也直接恶心得吐了。

    到底他们看见了什么恐怖的场景?

    眼前是一个地下大厅,光线明亮,宽敞,没有太多的东西。

    可这个大厅里,却是挂满了东西。

    那东西,竟然,竟然,竟然是一张张人皮,足有几十张之多!

    那几十张人皮就挂在半空中,摇曳着,这场景可怕极了,恐怖极了。

    众女人看了均是直接尖叫。

    所有人都震惊了。

    在大厅的前方,有一张大座椅,就像是皇帝的龙椅一样,上面坐着王仁。王仁正一脸狰狞得看着这批人皮面具,满是兴奋和享受,林依依终于明白了,王仁经常半夜出去是去哪里了,就是来这里‘享受’属于他的**了。

    “王仁你正式被捕了,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都将成为呈堂证供。”面对这样的变态狂,雷警长直接拔出了手枪,对准了王仁。

    “逮捕我?哈哈哈哈。”王仁哈哈大笑,笑得很诡异,他突然站了起来,这时,从那座椅上慢慢得冒出一个十字架。

    杨羽第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十字架他很熟悉,就是在大长老房间里的那一个。

    黑色,边缘还冒着黑雾。

    “你下来!”雷警长呵斥道,然后指了指其他两名警察,示意他们过去抓人。

    王仁站到了椅子上,站在了十字架的面前,将手张开,双脚并拢,头靠在了十字架上,就像耶稣受难时被盯着十字架上的样子一模一样。王仁将自己也学着耶稣的模样靠在了那个巨大的黑色十字架上。

    “杨羽,永别了,不过三日后我会复活,到审判日那一天,我们还会见面的,呵呵。”王仁说着,突然头往后一撞,似乎撞到了什么开关。

    叮叮叮~

    只听见十来声钉子的声音,杨羽才发现,从十字架上冒出了也许的钉子,穿透了王仁的身体,尤其是额头那根,直接穿透了头颅将头盯在了上面。

    王仁竟然自己像耶稣一样,用机关自己触发钉死在了十字架上,还没完,那十字架突然被拉了起来,悬挂在半空。

    血顺着十字架而下,滴答滴答的响着。

    王仁已经死了,但是却睁大着眼睛,一直看着杨羽。

    那样子真是恐怖。

    所有人都惊呼。

    杨羽看着悬挂在半空的十字架上的王仁,和耶稣受难时一模一样的造型,还有那双死盯着自己的眼睛,杨羽突然想起了一句话:

    我将在黑夜里注视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