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141章 村妇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看着美女那脸痛苦的表情是杨羽最有成就感的事,这**下的韩清芳什么事都答应下来了,这个时候的女人是最软弱的,虽然很多时候,她们都说话不算话,那是男人听听都浑身有成就感。

    尤其是,看着美女张大着嘴巴,喘着大气,咬着嘴唇要哭出来的样子,男人看了真是享受,太他妈的享受了。

    杨羽第一次见美女**时,原来是这么个样子的。

    那样子真的令男人神往,如果人生不干个美女,那真是太不完美了。

    直到天黑要吃晚饭了,两人才下楼回去。

    剩下这座老屋子,等杨羽和韩清芳走远了,似乎在那楼梯上,又站着一个女孩,穿着红衣服,披着散发,就这样站在漆黑的楼梯中间。

    杨羽自然还记得今晚的事,得去一趟刘寡妇家,给她看看妇科病,真是搞笑,这事杨羽都能塔上边?

    不过晚饭吃到一半,村里的喇叭喊着杨羽的电话,杨羽猜测肯定是秦老打来的,急忙就放下筷子像接电话处奔过去了。

    和秦老爷聊了半天,杨羽才明白,这次,秦老爷是真的有心帮自己了。

    又跑了家,把家人都召集了起来。

    “明天有得大家忙了。”杨羽摸出了刚才记录下来的事宜,继续说道:“梅干菜要配扣肉,南瓜干倒可以清炒,其他的萝卜丝干和豇豆干也不多,所以我们需要给他们杀头农家猪过去。然后还要准备40斤的青菜,青菜估计是长期需要,花菜,卷心菜,茄子,番茄,冬瓜,丝瓜都需要。明天我们准备好,后天清晨送过去,蔬菜这些我们有什么送什么,他们会适度调配。”

    “小姨明天看看,能否去村里找头猪杀杀。”杨羽停了下,转头对表姐和二妹说:“表姐和二妹明天下去去菜地里看看把能摘的,熟了的货物都摘了,装包,后天清晨我们一起送过去。”

    “那钱怎么算呢?”二妹倒很关心这个事。

    其实杨羽更关心结算的事,但既然已经选择了信任,就只能信任到底了。

    “他们入库时会称重和检查,按市场价的双倍结算给我们,而且还会在菜谱上免费给我们打广告。”杨羽说着,显然也很兴奋:“这次仅仅只是尝试,如果酒店的绿色菜系卖不好的话,可能会终止跟我们的合作,我们现在就是食品供应商,后面量大了,还需要去村里收购些,就看酒店的运营情况了。”

    “哇,双倍价格?真的假的,这么好?”二妹听了也很兴奋:“我们这是要发啊。”

    “所以最近要辛苦大家了,上次秦老给了一万的红包,这钱可能暂时不拿来还债了,而是用来扩大规模。小姨,把菜种在播一批吧,如果地不够用,再开发或承包一批,或者找些村民合作也是可以的。”杨羽觉得这块规模不是问题,问题还是在周期上,蔬菜虽然四季都有,但是没有大棚,激素等生命周期会长,而且遇到虫害,没有农药又怎么办?

    不过,眼下还不是担心这些的时候呢。

    让众人高兴的事,这创业的热情也慢慢点燃起来了,所以杨羽往刘寡妇家里跑的时候,心情是相当好的。

    不过每次远望着漆黑中又独立的刘寡妇家时,从感觉有股邪气围绕着这座房子,像个魔鬼,也许这也是让刘寡妇家一直这么晦气的原因吧,不管是刘寡妇,跟刘寡妇沾上边的人似乎都没什么好下场。

    刘寡妇的老公,儿子,杨羽的姨父,张阳,哪个有好下场?倒是吴医生似乎命很硬,而那个明叔杨羽感觉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上次明叔提着条鱼过来,结果反而被二牛说了句很不吉利的话,也真的是恶有恶报吧。

    幸好杨羽除了色一点外,做人上还是一心向善的,不过,色字头上一把刀,只是不知道这把刀什么时候会来找杨羽的麻烦,也许麻烦早已经找上门了,比如蛊咒,只是现在杨羽压根还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这也是那些太信仰了‘真理’,‘科学’,‘唯物主义’者们的通病。

    地心说,统治了人类上千年的思想,这是对‘真理’极大的讽刺。

    刘寡妇是特意洗了澡,穿了睡裙,哄笨二牛睡了觉,呆在房里等杨羽来。

    所以当杨羽看见刘寡妇穿得这么暴露,轻装时,还真觉得这刘寡妇是在勾引自己呢。杨羽对村妇兴趣本来就不是很浓,只能当是饭后甜品而已,而寡妇,杨羽更不敢惹,要真的是勾引他,杨羽现在可就躲也躲不起了。

    “杨老师你来了,我去倒杯水给你。”刘寡妇见杨羽来,急忙把门给关了,以免外人看见,端了开水直接去了内屋,内屋的窗户是有木板的,很多会设计成日本房间的那种模式,所以这木板一拉,外面就完全看不见里面的样子,连灯光都不会散射出去,所以非常的隐蔽。

    杨羽仔细打量了下刘寡妇,只穿了内裤和睡裙,没有带胸罩,倒是很方便看妇科。刘寡妇身材丰满,大腿白白胖胖,想必身上也是白白胖胖吧。村妇的馒头都很大很满,不过没少女那么柔软,也没少女那么挺,会更下垂一点。

    屁股很大,肩膀也很宽,手有些粗糙,都是农活干多了。这种村妇和韩嫂一样,丰满,饥渴,耐干,和干少女,干少妇相比有不同的味道,这村妇太熟了,倒时练习技术和持续力的好对象。

    杨羽可不想直接说:脱裤子,腿张开直接看吧。那多不礼貌啊,还是先聊两句吧,就问道:

    “最近吴医生还有来偷窥你们吗?”

    刘寡妇坐到了床上,灯泡也就在上面,照得床上最明亮。

    “上次那事之后,就没了。”刘寡妇答着。

    “我倒觉得吴医生还不错,要不”杨羽试探性得问着,这一个女人拉扯个孩子多不容易,吴医生有收入,又是单身,年纪又合适,为人也还不错,又对刘寡妇又意思,刘寡妇其实还真可以考虑考虑。

    “现在倒没想这么多,只希望能把二牛养大。”刘寡妇这一年也这么熬过来了,二牛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希望和精神支柱。

    “那明叔呢?还有来骚扰你吗?”杨羽想起了这人,这明叔坏透了,专打留守村妇和寡妇的主意,是村里的一害啊。

    “明叔?”刘寡妇一脸惊讶,又重复了下名字,以为自己听错了。

    “对啊,就是上次拿了条鱼给你们的那个明叔,这人坏透了,刘阿姨要离他远点。”这明叔给杨羽的印象真是差,第一见就是在桃花源干那**潘彩儿,第二见是来小姨家讨债,还敢调戏自己表姐,幸好被自己给踹了回去,后来又来骚扰刘寡妇了,这人的心啊已经黑到连肠子都黑了。

    “杨老师难道不知道明叔已经死了快一个月了吗?”刘寡妇一脸惊讶。

    “什么?”杨羽大吃一惊,这消息太突然了吧:“死了?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就是那次送鱼后,二周后就死了,那天好像是周日,死得很突然,鼓队都没请,鞭炮也没打,只请了个神婆过来,第二天就安安静静的抬去入土了。”刘寡妇还记得那天的事,因为她站家门就可以看见明叔还抬出去的整个场景。

    杨羽脑子里极力回忆那个周日去干么了,才想起,那次去了县城,找谢秋秋的老爸帮忙,次日周一正好是中考,是直接回得校。心里嘀咕着:原来明叔已经死了,真是恶有恶报啊。

    可转念一想,又突然想到一个可怕的问题,转头望了望刘寡妇。刘寡妇也不是那么笨的人,马上心领神会,很勉强得笑着说道:

    “杨老师,这事肯定跟二牛没关系,他只是个傻子,随口说了句不吉利的话而已,哪那么准呢,你说呢。”

    杨羽说不出话来,那晚二牛见到明叔的样子确实很奇怪,临走时还诅咒明叔快死了。

    可结果,二周后真死了。

    这也太邪门了吧?杨羽感觉浑身毛骨悚然。

    这二牛到底是真傻还是神婆上身还是是先知啊?杨羽不知道,这得问笨二牛,可问一个傻子,又能问出什么答案来呢?

    “这事都过去了,杨老师要不先看看我的病?”刘寡妇可不想提这事,尤其是对二牛不利的事都不想被宣传出去,这村民本来就迷信,万一被冠个巫婆,鬼上身什么的头衔,被村民们抓过去活活烧死都有可能。

    这种事还真不是危言耸听,刘寡妇听二牛的祖母就提过,几十年前,村里就发生过这种事。

    杨羽想了想也是,反正死的也只是个恶人而已,更没人去关心,入了土就入了土,谁也不会去在乎,还是把今晚的正事给干了吧,就问道:“刘阿姨有棉花或棉签吗?”

    “有,有。”说着刘寡妇从房间的抽屉里找出了一包棉签。

    杨羽走了两步,也坐到了床上,看了看光线,发现正好,清晰可见,就不好意思得说道:“刘阿姨把内裤脱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