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139章 七天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杨羽到家的时候才想起,今天有件事没做,韩清芳上次可是答应给他连续干七天的。对这种女孩子一定要一口气拿下来,一口气连续干个星期,保证完全征服她。

    结果周日去找了林依依,周一又去了女友家,两天没干韩清芳了,不行,万一她反悔就完了,后面想再给,就困难了,明天一定要记得这事。

    洗了洗也就准备早早睡了,睡前会偶尔翻几页《圣经》,这本人类历史上最永垂不朽的宗教名著。今晚是看到了犹大的叛变,耶稣的被捕,看着看着,不知不觉就看睡着了,台灯都忘记了关。

    凌晨,突然。

    台灯自己闪烁了一下,似乎线路不好,然后就自己灭了。

    而这时,睡梦中的杨羽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他梦见了一个女人,披着黑风衣,戴着黑色帽子的女人,就像dota里的黑暗游侠。这个女人,杨羽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但是脸杨羽是看得非常清晰,美中透着阴森和冷漠。

    这种冷漠跟冷萧雪的冷漠不一样,冷萧雪的冷漠还是乐观的,阳光的,内心火热的,而这个女人正好相反,从骨子里透着阴森,神秘,黑暗,连心都是冷的。

    看见她,会让你颤抖。

    她是谁?杨羽不知道,但是她在梦里在一个很奇怪的地方给了杨羽一件东西:三十枚金币。

    台灯这时又亮了!

    清晨,没等公鸡叫,母鸡先咯咯得叫了,带着她的那群孩子又出去找虫子吃了。

    晨跑杨羽这次也没有在后山的小道跑,以免遇到韩嫂,又拉自己到柴房干了,而是选择了前山,前山是一片的梯田,往村口上方是桃花源,往下点是刘寡妇家。

    杨羽就从家里往刘寡妇家门口过,然后跑到梯田那边,再跑回来。

    没想到,刘寡妇起得也很早,两人还打了个招呼。等杨羽跑回来的时候,刘寡妇叫住了。

    “杨老师,我有事想麻烦你”刘寡妇在家门口的小道上就拦住了杨羽。

    杨羽一听,又有事,找谁不好,怎么天天找我帮忙呢?我自己都忙着呢,这教书,种菜,抓变态狂哪件事不忙?我真的不是雷锋啊。可人家一个寡妇,不帮忙,其他人也不帮忙啊,杨羽心就软了。

    “说吧,能帮我肯定帮。”杨羽表面爽快得答道,心里还是很纠结的。

    “我就知道你好,是这样的,你看二牛也这年纪了,同龄人都上小学三年级了,他都没上学,你看这”刘寡妇也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像其他孩子一样去上学,虽然跟他们智商上已经不一样了。

    杨羽一拍脑门,还真把这事给忘了,这可是学校本身的义务啊,急忙说道:“现在九年义务教育,这事我今天马上跟校长商量下,给二本去县里申请个学籍,不过可能要下半年了,我跟校长商量下,看这学期能否先旁听。只是”杨羽认为这事,还是可以搞定的,就是流程可能复杂了点而已,不过他也有些担心的地方,就是二牛是个傻子,这傻子读书岂不是对牛弹琴吗?

    刘寡妇一听孩子有书可以读,就高兴得不行,做母亲的只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啊,不过见杨羽有担心的地方,也马上想到了,急忙说道:“杨老师放心,二牛虽然笨,但是人还听话的,我就让他呆教师,别乱跑,放学我去接,上课,我送过去,你看成不?”

    “我也就担心这个问题,学校毕竟没那么多资源看着,那还有其他事吗?”杨羽知道二牛的事还是要帮,何况自己是老师,这是份内的事。

    “还有件事,就是就是”刘寡妇变得吞吞吐吐起来,脸也红起来,似乎很不好意思,继续说着:“有点难为情”

    杨羽一想,难为情?难道是**?**还是算了吧,寡妇我是不敢惹了,每次都没好事,但是表面这礼貌还是要的吧,只好说道:“没事,你先说吧。”

    “我这几天,下面有点痒,会不会是生病了?你是高材生,应该懂一点吧。”刘寡妇低着头,说得很轻。

    但是杨羽还是听得清清楚楚,可还是没听懂,心想着:这个‘痒’字是啥意思啊?是哪个痒啊?是长时间没男人干痒了还是炎症痒?

    可无论怎么说,杨羽总不能直接问:刘阿姨,你是欠操了,操操就不痒了。

    这话还是给憋了回去,装着很正经的说道:“这女人的**,我哪懂,你得去看医生,不如去问问吴医生?”杨羽建议道,自己又不是妇科医生,哪会懂?

    “吴医生啊,他是男的,而且上次的事,吴医生不方便,要不你帮我看看?”刘寡妇倒是不介意杨羽看自己的身体,都已经看过两次了,一次遇到自己被张阳那混球强奸,一次遇到自己在澡盆里自慰,该丢的脸都丢了,还怕什么?

    噗~

    可杨羽是一口血喷了出来,什么叫‘你帮我看看?’

    “我又不是妇科医生,这事,我也不懂啊,帮不上忙啊,要不你去镇上的医院查查?”杨羽是真不懂,虽然这是个占便宜的大好机会,但是健康要紧,这是正经事。

    “我一时也走不开,再说,要花那么多钱,我又没医保。只能求你帮忙了,你什么都懂,肯定知道些的吧。要真生病了,二牛可怎么办啊?何况你都看过我的身子,我也不难为情。”刘寡妇讲了一堆的理由。

    杨羽也不知道她是真痒还是故意勾引自己的,不过,这毕竟是正经事。

    哎,杨羽叹了口气,寡妇就是命苦,只好安慰道:“刘阿姨都一年没**了,肯定不会是什么病毒性的,可能只是没注意卫生,一点炎症而已,别太担心,现在我还要去上课,要不晚上我看看?”杨羽倒不是成心想占便宜,只是这真的是正经事啊。

    刘寡妇最信任杨羽了,听他这么一说,如释重负,还以为自己得大病了呢,这几天可把她给担心的,马上开心得说道:“好好好,我晚上等你。”

    打了个招呼,杨羽就先回去了,这路上怎么就感觉怪怪的,大学只学过点中药配药,这妇科的东西哪里懂啊,只能凭常识做事了。

    到了学校上课。

    面对这群女学生,杨羽有时候还是觉得怪怪,紫舒是最早被自己上过的,上了好几次,白雪上次春游露宿破了她的处,上周在教室里还帮忙口,结果却被张美若给看见了,而现在又多了个韩清芳,被自己下得春药在旅馆偷偷给上的。

    上课时,有时候看看张美若和韩清芳,这两个超级大美女,心里又是爽歪歪又是有些尴尬。

    有时候,杨羽一想,这被张美若看见也许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人家那不是无意撞见,显然是在偷窥,那时她手都是放在裤裆里自慰呢,这说明,这张美若想男人了啊,嘿嘿,给她看看这种场景,岂不是更推波助澜?

    不过,比起这个,还是私下调戏美莲更让人乐。

    “某人的赌输了,不知道美莲老师”杨羽当然记得这事啊,马健的老婆嘿嘿,等有空进城了再去搞,可这美莲就在眼下,这个赌可不能被她给赖了。

    “什么赌啊,那只是我开玩笑的,为了激励你啊,杨老师怎么还当真了呢。”美莲真的做梦也没想到杨羽怎么把比赛给赢下来了呢?这不科学啊。

    “美莲老师这么大了,不会还赖账吧?”还真被杨羽猜对了,这美莲竟然真的赖账?

    美莲听了一脸通红,这赌她可从来没想过会输,只好找各种理由了:“哎呦,你都有李老师了,还想偷腥啊。”

    “赖账就赖账吗,还拿李老师当挡箭牌。”杨羽郁闷,人家赖账了还能怎么办?不过,办法总是会有的吧。

    “好了,就这样,我去上课了。”美莲就这样给活活赖掉了。

    跟女人打赌,你就注定输吧,赢了也是输!

    最后一节课的时候,杨羽悄悄给韩清芳递了张纸条。韩清芳课堂上悄悄打开一看,上面写着:连续七天哦,放学后,杨老师在食堂后面的老房子后面等你。

    韩清芳一看,顿时就为难了,心想着:真的连续七天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