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132章 药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啊,啊,干我,用力干我!”

    隔壁不仅传来响亮的呻吟声,还有骚劲十足的女人声,这小旅馆隔音本来就差,隔壁这女人一喊,杨羽这房间就完全听见了。

    我列了个去,不是吧,隔壁干得这么火热?

    咚咚咚,紧接着,又是一阵阵床撞击墙壁的声音。这下子,把杨羽房内的五个女学生给听怕了,虽然房内安安静静,但氛围却是异常尴尬,大家都是假装睡着了。

    “声音这么熟悉,不会是吴小姐吧?”杨羽心里想着,这妓女就是卖力啊,可杨羽心里乐着,这叫声越骚越来劲那只会越让这五个妹子心里身里麻麻的。

    哈哈,连老天都忙我啊,杨羽得意洋洋,自己倒也尽情得享受这**声。

    可是隔壁这女人如虎般的欲仙欲死的叫喊,把五个妹子给听得更郁闷,那声音钻入她们的耳朵,也钻入了她们的声音,大家是从来没有听过女人的**啊,都没有过性经验,听得麻麻的。

    尤其是韩清芳,还跟杨羽睡一起,听了这声音,自己又是正常的女人,而且发育还比她们早,人也更成熟,这声音对她而言更是种折磨和煎熬啊。

    “杨老师,你去隔壁看看,三更半夜的,叫什么床,恶心死了。”姬茗最讨厌女人**了,有什么好叫的,被打扰了睡觉,来了气,只好让杨羽去解决。

    “这不好吧,人家正在那个,去打扰,多扫了他们的雅兴啊。”杨羽觉得干这事挺尴尬的。

    “你不去我去。”姬茗说着就准备起床。

    杨羽一见,这事,她去就更不合适了,急忙就说道:“好啦,还是我去吧。”

    杨羽就披了件外衣,就出门了,这才两步的距离,杨羽脑子却想炸了,该怎么开口呢?

    这琢磨了两句,鼓起勇气,敲了敲门。

    “谁啊?”里面传来了不耐烦的声音,然后就又继续狂干起来。

    杨羽见没人开门,就又敲了敲门。这下子,把里面的那个男人搞火了,直接冲了出来。

    “你找谁?”那人就用浴巾遮住了自己的下体,开了门就直接问了,一脸的火气,换了谁,火都大。

    “是这样的,我们睡你隔壁,你们那个声音,有点”杨羽不好意思说响,也不好意思说你打扰我们休息,换了委婉的方式:“旅馆的隔音不是很好。”

    那男人一听,也不是傻子,当然也明白意思,这时,里面又传来女人的声音:“亲爱的,快来啊,外面是谁啊?不要管他。”

    说着,那女人也从床上起了身,裹了胸,就出来直接从后面抱住了那个男人,然后抬头看了眼杨羽,杨羽也正好看过去。

    竟然发现不是刚才那个妓女,可是又觉得此女人很面熟。

    那女人一看,当即就认出了杨羽,急忙拉回了男人,把门给关上了。杨羽琢磨了下,突然想起来她是谁了,自言自语道:“她不是上次去推销时,宾如贵酒店的那个女经理吗?”

    杨羽怎么可能会不记得她?拿了自己的梅干菜,然后踩在脚下,还说是来卖垃圾吗?杨羽化成灰都认得这个女人啊。可想想又不对啊,哪有夫妻来旅馆打炮的?难道说她是在偷腥!

    杨羽突然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怪不得来这种小旅馆,因为不太会遇到熟人啊,可没想到的事,竟然被杨羽给碰个正着。

    哎,现在的少妇哦,到处偷腥!还叫得那么骚,全旅馆的人都听见。

    只好回了房,钻入被窝,继续睡觉,这次还真没了**声。

    杨羽想办法挪过去靠近韩清芳一点,可偏偏找不到任何理由,早知道会在这里睡一晚,就应该把那瓶春药带上,洒点在刚才的饼干上,让这韩清芳吃了,晚上肯定有她受的,不过那时,自己也不知道会跟韩清芳睡一起啊。

    现在就算真的带了春药也来不及给韩清芳吃了啊,杨羽那个后悔啊,刚才怎么就没想到呢。

    “我去上个厕所。”韩清芳突然说道,就起了身,往厕所去了。

    杨羽盯着韩清芳进了厕所,急忙把书包给拿了过来,压在了自己的头下,当是枕头,而手拼命得往里面找,心里嘀咕着:春药,你到底在不在包里呢?

    可摸了半天没有摸到,可韩清芳已经回来了,只好把手伸了回来,叹了口气,就算带了也没机会给她吃了啊,何况还不知道有没带呢。

    夜又一次安静了。这样的夜,杨羽是难以入睡了,因为已经动了春心,这春心一动,下面就硬得不行,杨羽都不敢靠近韩清芳,身怕自己的家伙顶到了人家,到时会活活吓死韩清芳了。

    夜深人静,时间滴答滴答的过,杨羽一直在装睡。

    和五个女学生睡一间房,红灯区的风姿妖娆的花姐和援交的女大学生,姬茗的**,隔壁的**声,偷腥的女经理,跟韩清芳睡一起,这些场景一直在杨羽的脑海里,任何一个场景就够杨羽想入非非的了。

    何况这一系列的场景全发生在一个晚上,杨羽的欲火在这宁静的夜里慢慢燃烧了起来,浑身热乎乎的,身体里有股暖流急需发泄出来。

    可是,就睡旁边的韩清芳只能看不能摸啊,这简直是煎熬啊。

    韩清芳被刚才的**声听得也全身麻麻的,何况杨羽睡旁边,还有杨羽的那身肌肉,也在她的脑海里徘徊,身子早已经是火辣辣的了,但是刚才去厕所冲了下脸,也就马上冷静了下来,渐渐的睡去。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房内已经传来酣睡声。

    静,很安静,杨羽确认大家都睡着了,自己故意转了个身子,又悄悄得把手伸入了书包,有没带春药,这事,必须得先确认,如果没带,那今晚只能忍了。

    如果带了,那再说,看有没有机会。

    可摸了半天还是没有,就在杨羽准备放弃的时候,突然。

    突然,摸到了书包的暗口袋,一个圆形的玻璃瓶样的东西被杨羽抓在了手上,杨羽一下子兴奋了起来,我列了个去,我竟然带了春药了!!

    杨羽真的是欲哭无泪,早知道带了就早应该计划做点事了,现在好了,大家全睡了,又不吃东西了,完全没机会了,哎,杨羽无奈摇摇头。

    都怪自己,竟然没有未雨绸缪。

    杨羽只好抱着失望和后悔渐渐睡去了。

    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

    空调房里,本来就很干燥,大家都比较口渴。有人起来倒开水喝。杨羽的本能一下子就醒了,故意装着睡觉,半眯着眼,厕所的灯开着,发现沈菲菲和韩雪都起来倒水喝。

    杨羽情绪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可就在这时,韩清芳也醒了,轻声向沈菲菲说道:“我也渴死了,给我也倒点吧。”  杨羽的心一下子颤抖一下,这一次,是真的纠结起来。因为之前早就用手指伸进欲仙死的瓶里沾染了一点春药粉末出来,只要把手指伸杯里搅拌一下,那些粉末就会融化在水中。

    虽然这次手指沾染的粉末很少,但是量足够了,上次杨琳的量就已经彻底疯狂了。

    杨羽的嘴唇一样干裂,额头却还泛着冷汗,要不要下手?要不要想办法给韩清芳的杯里下点春药?杨羽无比矛盾,这下了吧,房间里有五个人,这也不方便干啊,哪怕出一点的声音,都会被发现。

    这不下吗?这时机一错过,以后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啊。

    怎么办?怎么办?下不下?

    要是房间里只有他和韩清芳,那杨羽肯定会下,可现在,床上还偏偏躺着四个人啊,这太危险了,必须像上次白雪那样悄悄得搞。

    可韩清芳吃了春药,只怕失去了理智,到时,憋不住叫起床来,那就完蛋了啊。而且动作稍微有点大,或哪怕是发出一丝噗嗤的声音都有可能吵醒任何一人,那后果都是不敢想的。

    一旦被吵醒,还有对面的学生,还有陈校长也在,也会知道,那自己就成了真的禽兽的代名词了。

    可这种缺德的事,杨羽还干得少吗?白雪,杨琳,赵迎这些都不是在完全自愿的情况下发生的关系。杨羽终于知道自己上次遇到车祸的人为什么这么主动的救人了,为了积点德啊,为了不怕半夜鬼敲门啊。

    为了让自己罪孽深重的灵魂赎罪啊。

    可缺德事,杨羽还是继续干了,因为人性原罪之一的**是无法控制,它也是生物,万物的根本:交配和繁衍。

    就在韩清芳接过沈菲菲手中杯子的时候,韩清芳喝了一小口,而这次她真的想尿尿了,就顺手把杯子放在地上,就在杨羽的左边,触手可及的地方。

    韩清芳做梦也不会想到,现在的杨羽只是在装睡,更不会想到,就在她尿完尿回来继续喝那杯开水时,已经被杨羽下了春药,欲仙死,欲仙欲死,飘飘欲仙。

    房间的灯再一次熄灭了。

    漆黑,宁静!

    杨羽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紧张得抽蓄,他不知道接下来韩清芳会有什么样的表现,会疯狂吗?

    **,尤其是这种玩心跳的**,迟早会要了杨羽的命!

    但是今晚,恐怕杨羽会先要了韩清芳的命!

    韩清芳发现自己今晚需要一个男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