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126章 梦醒时分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表姐的突然决定,对杨羽的打击很大,心情一下子就糟糕透了,他不想表姐离开。离别是充满痛苦的。他更不想表姐一个人呆在孤独的城市的某个角落里,住在一个不叫‘家’的地方,被一群戴着虚假面具的资本家榨取身上的每一滴剩余价值。

    杨羽都能想象表姐也许会躲在被窝里轻声抽泣,却假装着坚强,假装着像条狗一样摇尾乞怜。

    这不是杨羽想看到的,而心情不好的时候,杨羽就会背着吉他找个安静的地方静静的唱着,自从上次阁楼梦鬼后,吉他也就被带回家了。阁楼上还有天台,天已黑,夜已静,繁星点缀,杨羽就背着吉他上了屋顶的天台。

    杨羽想起小时候表姐最爱听的那首歌陈淑桦的《梦醒时分》,就弹着吉他清唱起来:

    你说你爱了不该爱的人

    你的心中满是伤痕

    杨羽觉得自己对表姐的爱也像这种歌一样:爱了不该爱的人,早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你又何苦一往情深!

    那股发自内心的悲伤的歌声也传入了楼下表姐的房间,这么熟悉的歌,多么曾经喜欢的歌,李媛熙的心突然触动了一下,歌声不是钻入了她的耳朵,而是钻入了她的心,停留在了那颗会痛的心痕上,李媛熙突然就哭了。

    趴在床上哇哇得哭了,明明那么大了却还像个孩子一样。

    心痛!

    一个静静得呆在自己的房间哭着心痛,一个文静得呆在屋顶弹着吉他唱着歌而心痛。

    两个人不可能在一起的人!

    两个不知道对方心意的人,也不敢去打破这层禁忌之恋的人,彼此在心灵的深处,某一个颤动,某一个触电的萌芽而心疲力竭。

    歌声远扬,也飘到隔壁林依娜那里,对于脾气暴躁又大大咧咧的林依娜和崔强而言,听到这种音乐似乎带不来什么感触,但是,有一个人,却被这动人心弦的歌声迷住了。

    她像着了魔一样,往屋顶的天台走去,静静得欣赏着优美的歌声,她真不敢相信,这歌声会是从一个健壮的杨羽的口中发出来,要不没看见人,还以为是个书生呢。

    杨羽一曲完毕,已是眼眶湿润,灵魂唱出来的东西,哪是那些‘艺术家’所能理解的?

    “没想到你唱歌那么好!”她被歌声所感动,不由自主的拍了掌。

    “依依姐,怎么是你!”杨羽没有想到,在隔壁同样微光的天台上,还有一位默默的听众。

    “你失恋了吧?是跟李老师?”林依依跨了过来,也做到了杨羽的身边,抬头望着星空,微风吹拂着林依依的秀发,飘了起来。

    杨羽被这景色看呆了,没想到,林依依这样看过去,会那么的美丽,便跟着她一起,坐到了她的边上。

    “没有呢,依依姐猜错了哦。”杨羽撒了慌,没有失恋,但是更失恋一样的痛。

    “那我再猜一次吧。”林依依微笑着说道,然后转了下眼珠,说道:“是因为你喜欢上李媛熙了吧?”

    杨羽愣了一下,尴尬一笑,竟然被看穿了,不知道怎么去掩饰,只好伪装起来,马上转移话题说道:“依依姐这个月,来例假了吗?”

    林依依转过了头,脸色也不是很好,也似乎有很多的心事,却不知道怎么去倾诉。林依依点了点头。

    杨羽本想说:没事,慢慢来。心里却是想着:来了才好,哥还可以慢慢草你,草烂你了再怀不迟。可是,当听见林依依的眼睛,眼睛是灵魂的镜子,通过看见林依依那双眼睛的时候,突然,被触动了一下,不是跟表姐爱的那种触动,而是一种悲情的触动,就像看见那些大山里的孩子没有学校上学一样。杨羽硬是把这些想法都憋了回去。

    “依依姐,似乎你也不开心?”杨羽猜想可能是因为没怀孕,所以才不开心吧,于是就继续问道:“依依姐,你知道排卵期吗?”

    农村的夜空星星特别亮,特别美,远离尘埃才有的清澈的星空,林依依就这样看着,望着。

    “我知道,这周日就是我的排卵期。”林依依转过了头,轻轻得说着。

    杨羽愣了一下,想说又不好意思说,本来是该林依依开口的,毕竟她是借种的人,可是杨羽又知道林依依是个被动的女人,所以还是自己开了口:“那我周日晚上去找你?”

    杨羽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得意,调戏的成分,而是,带着诚恳,林依依是个好女人。

    没想到的事,林依依竟然重重得点了点头,这确实出乎了杨羽的意外,他突然感觉林依依有点怪怪的,真的有心事,但是想想,借种的事也迈出来了,难道是因为上次跟自己野战被发现而不开心?又或者是什么呢?何况王仁大哥对她很好,虽然不举,但也应该习惯了吧。

    “依依姐,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可以告诉我的。”杨羽再一次诚恳的说道。

    “谢谢你。不用了。”林依依转过头来,看着杨羽,神色中带着些悲哀,有股恐惧的感觉。

    “好了,我要回去了,谢谢你的歌。”林依依起了身,走了,背对着杨羽的时候,咬着嘴唇,神色很怪异。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依依姐好像很害怕,她在害怕什么?”杨羽自言自语嘀咕着,他一直在观察林依依的举动,甚至好几次看见林依依打了个寒颤,手还有点发抖,这个晚上不冷,这显然是恐惧的表现。

    依依姐在看着星空想什么?为什么今晚她这么淡定?为什么她今晚这么爽快答应明晚的约炮?为什么她的身子在颤抖,她到底遇到了什么恐惧的事?杨羽胡乱猜测着,心想,也许是我想多了吧。

    杨羽回了自己的阁楼,后天就要跟上塘中学篮球比赛了,所以思考着战术。虽然胜负真的不重要,何况眼下是学习的时刻,但是杨羽却想把比赛赢下来,因为这是他想在这群学生毕业前,送给她们一份有关青春的热血的初三回忆。

    林依依回了隔壁,却要求今晚留在这里睡觉,让林依娜和崔强都很吃惊,虽然三个人的想法都不同,林依娜是喜悦的,猜想着难道姐姐想跟杨羽方便偷腥?而崔强也是同样的想法:不会是为了跟杨羽偷腥吧?晚上得竖起耳朵多听听。

    而林依依呢,她心里想什么?她只是不想回去,不想看见那个人,有点害怕那个人。

    王仁一个人躺在床上,双眼盯着天花板,一眼都没眨过。

    周五,对很多上班族和学生来说,都是特别开心的一天。

    清晨的阳光照耀整个浴女村,吹散了昨晚的雾气,不再那么的诡异,万物生机起来,村民们又是忙忙碌碌,天气,快热起来了,少女的衣服也会渐渐得穿少了吧。

    明天将由陈校长带队,杨羽加十个人,一起去。这个人数已经很庞大的,所以拉拉队已经上也就去不了。

    “陈校长,你真要跟着杨羽老师去丢脸啊?”郑欣怡是自从杨羽拒绝她后,就一向看不起他,有时候就损两句,好满足她的虚荣心。

    “别这么说啊,给孩子们点活动挺好的。”陈校长其实还真不想去,但是这次县里点名要他去,他不得不去啊,听说,这次篮球比赛县里很重视,说什么促进学校交流,什么同学身心发展,什么响应党的号召,理由那是一堆一堆的,陈校长只能硬着头皮去啊。

    可以说除了女友李若水支持自己认为会赢外,其他人清一色认为想赢那是白日做梦啊。

    上课铃声过后,办公室就只剩下杨羽和美莲了,该学校的三位九零后小学女教师郑欣怡,美莲,雨婷中,属美莲和杨羽的关系不错,郑欣怡被拒绝后,就讨厌杨羽了,而雨婷城里有个男朋友,每周末都会回县城被滋润一趟回来,唯独美莲还是单身,跟杨羽关系比较暧昧,但是暧昧归暧昧,还是保持这个距离,毕竟李若水才是杨羽的女朋友啊。

    “杨羽老师,我们打个赌怎么样?”美莲和郑欣怡,雨婷一样,都是比较open的女孩子。

    “赌什么?”杨羽一听又是赌,有兴趣了。

    “如果这次篮球赛你输了,就答应我件事,如果我输了,就答应你件事。”美莲走了过来,趴在杨遇到办公室上,眨着眼睛说道。

    杨羽一想,这场篮球赛赢得几率很小,这赌明摆了自己输定了啊,可是自己做为教练,总不能示弱吧?何况自己还是个男子汉呢,在女人面前,哪怕是吃亏的事,也要装成占了便宜。

    吃亏是福啊。

    “好,答应你,不过你说说什么事吧?”杨羽可不想到时太为难。

    “哈哈,这么快就认输了啊,我要你做的事,很简单,我呢,喜欢疯狂,喜欢刺激的事,上次不是有两个驴友露宿鬼屋死了吗,我就想”

    “等等,你不会想让我在鬼屋陪你过一夜吧?”杨羽睁大了眼睛,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你爱寻刺激,干嘛还塔上我呢?那两个寻刺激的人已经被吓死了,杨羽可不想成为第三个。

    “怎么?没这个胆子啊?哎,我还以为杨羽老师天不怕地不怕呢。”美莲讽刺着,又继续说道:“不过,我不是让你陪我,我听说,上次那驴友当晚边探险边录视频,据我了解,那摄像机,警察没找到,我怀疑还在鬼屋里,你帮我找出来。”

    “你不是爱寻刺激吗?你怎么不自己去呢?”杨羽纳闷了,你一个才十八的女孩,学什么不好,专门寻这种刺激?脑子被驴踢了?

    “你敢不敢答应啊?”美莲开始用激将法,见杨羽这么犹豫,脑子一转,准备给他下个套,还是个充满诱惑的套,那杨羽肯定会上钩的,于是,就补充道:“哎呀,如果你赢了,我让你上一次。”

    噗~

    杨羽顿时喷了出来!

    这哪里还有不答应的?杨羽心里乐死了,这种好事都有?而美莲的心里更乐了,什么自己爱寻刺激,那都是假的,瞎编的,而真正的目的是拿了那个录像带,然后卖给记者,新闻台,报社,哪怕是上传优酷,自己都可以大挣一笔钱。

    钱,才是美莲心中排第一的东西。为了钱,美莲可是算计一切,利用了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啊。

    杨羽,还闷在鼓里呢,这场比赛,他哪里能赢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