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124章 44分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班花张美若看得心惊肉跳,下面也已经是泛滥了,要不是那两片花瓣很大很厚,早已经喷射而出,也许是这注意力太集中了,偷窥得太入迷,不知道教室的门压根就没有锁,只是虚掩着而已。

    结果,就在白雪吃得最兴奋最疯狂时,贴在门上偷窥的张美若也激动得**了一般,手无意间贴在了教室的门上轻轻一推。

    教室的门竟然被推开了。

    三个人同时震惊了!

    这个场景是那么的有趣,那么的尴尬。

    杨羽靠在桌上,正裸着下半身享受着这一刻,而白雪跪在地上正整根含在嘴里,同样的,班花张美若也是半跪着身子,朝两人看来。

    三个人均是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三个人都是心儿狂跳,白雪甚至忘记了拔出来,因为是侧身对着门的,所以即使含着也能看到门,杨羽是微微侧过点头。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杨羽被这突如其来的开门毫无心理准备,被完全惊吓到了,这一下惊吓还不止,又发现门外的张美若正瞪大着眼睛偷窥着自己,而双重惊吓之下,杨羽竟然。

    竟然射了。

    而这时的白雪还是整根家伙含在嘴里,直到深喉,突然感觉到一股热热的特仑苏带着腥味喷射而出,白雪顿时感觉一股恶心,急忙吐了出来,同时也被突然打开的教室的门和班花张美若的到来吓了一跳,转头看向张美若。

    这下子场景更有趣了。

    杨羽的正根家伙露在张美若的眼里,而白雪张着嘴巴,嘴中的东西还没来得及吐掉,张美若清晰得看到白雪的嘴中有一口白白的特仑苏样的东西,她知道那是杨老师刚刚射到她嘴里的。

    张美若震惊了,马上反应了过来,立即起身,往楼下跑去。

    白雪也顿时反应了过来,白雪一阵恶心,找了找发现没地方可以吐,急忙也往楼下的厕所跑去。

    杨羽愣在那里,他才是反应最迟钝的那个人,才刚从射的快感中恢复过来,急忙拉回了裤子,冷静下来。

    这时的三个人,在不同的三个地方,心情也完全不同。

    张美若一路狂奔,直到没有人了,看不见学校了,才停了下来,回想起刚才的场景,那真的是欲哭无泪啊,竟然偷窥被发现了,震惊的不仅仅如此,还有白雪,竟然含着那根东西,还全射在嘴里,张美若想想都感觉恶心。

    看来上次在厕所里的也肯定是她了,想起来白雪叫得那么欲仙欲死,吃得那么疯狂。难道男人真的都喜欢像白雪这样的狐狸精吗?

    呜~~~丢脸死丢脸死了,明天上课怎么办啊?怎么面对杨老师,怎么面对就坐自己前桌的白雪呢?张美若后悔死了,早知道就不偷窥了。

    而白雪正在厕所的水龙头下疯狂得冲洗着自己的嘴巴,等洗干净了,望着镜子的自己,心情极度复杂,竟然在教室里吃杨老师的家伙,这也就罢了,还被自己的同学张美若,还被她看见杨老师射在自己嘴里,白雪是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怎么办怎么办?明天怎么面对张美若吗?丢脸丢到家了,后悔在教室里做这种事。

    杨羽也已经冷静,他心里着急的不是因为射在白雪的嘴里,更不是在教室里和自己的女学生做这种事,也不是被张美若偷窥和发现,他真正着急的事,张美若会不会把这事说出去,到时全校甚至全村的人都知道自己跟自己的女学生在教室里口的事,那自己的前途就全毁了,在小姨,表姐,表妹,李若水,林依依等等人里的形象就全毁了。

    所有的声誉毁于一旦!

    “不行,必须让张美若闭嘴!”杨羽烦躁起来,可怎么做才能让张美若不宣扬出去呢?

    白雪已经洗好回来,站在门口看着杨羽,对这个男人又恨又爱,低着头,捡回了书包,就径直回去了,烂摊子就丢给杨老师去收拾吧。

    真是一波三折啊。

    杨羽也只好收拾起心情准备回去,路上也想想办法,或是明天找张美若谈谈话了,天还亮的,走着走着,后方突然追上了两人拍了拍杨羽的肩膀,问道:

    “大哥,你好,我想问下路。”

    杨羽看了一眼,发现是两个大男人,年龄均是二八二九的样子,背着两个大包,原来是两个驴友。

    “我们俩是驴友,最喜欢到处看稀奇古怪的东西,然后呢,视频拍下来,传到网上去,所以呢,我们特别喜欢去恐怖的地方,越恐怖越好,我们听闻这里有所很出名的鬼屋,我们想去过一夜,会不会那个‘鬼’,嘿嘿。”其中一人说到鬼和恐怖两词的时候,充满了兴奋。

    “那你们不怕真的见到鬼吗?”杨羽打趣道。

    “切,我们就怕见不到鬼,这全国各地各个恐怖的,闹鬼的地方我们都去过了,真没意思,啥东西都没有,那鬼啊,我们是逼都逼不出来,哎,真没劲。”另一个浑身穿着迷彩服的男子笑着说道。

    “上次还去了美国最著名的布利克林庄园,我们还以为有多恐怖呢,呆了好几个晚上,连个鬼影都没有看见,全假的,浪费我们时间。”长得彪悍的那人也不屑的说道。

    “我们这倒还真有些鬼屋,不过吗,也都只是荒废的老屋而已,没什么鬼不鬼的,恐怕要让你们失望啊。”杨羽解释道,虽然自己学校的阁楼自己就曾看见过幻影,但那只是自己的一个梦而已。

    而浴女村传说中的那个鬼屋,虽然自己半夜也看见过白影,但一个白影能说明什么呢?何况那个鬼屋自己白天也去过,真没啥东西的。

    “这样啊。”迷彩服驴友听了很失望:“我们都来了,何况今晚也回不了县城了,不如就将就下吧,当是去那鬼屋露宿吧。”迷彩服驴友转头对着另外彪悍的大汉说道。

    那彪肥大汉嗯了一声,两人就朝着杨羽所指的那间传说中的浴女村的三大恐怖禁地去了。

    杨羽看着他们两人离去的身影,总感觉怪怪的,有种不祥的预感,不过想想,又没有真的鬼,还能有什么危险呢,也就罢了,准备回去。

    杨羽回了家,上了阁楼,还特意探出窗口往后上方的那座鬼屋瞧了瞧,因为正好可以看见那鬼屋的大院子,确实看见两个人正在院子里搭着帐篷,一人还穿着显眼的迷彩服,杨羽才放了心。

    晚饭后,没什么娱乐活动,不过,今晚,大家很有兴致,五个人聚在一起打牌了,在农村也只能打打麻将和牌打发下时间。

    “三妹你作业写好了没啊?”五个人聚集在二妹的房间,聊着天,准备打牌。

    “早就写好了,姐姐,我也要玩啊,何况你们差个人,嘻嘻。”三妹就坐杨羽的旁边,她就喜欢热闹,喜欢跟着大家一起。

    “学习也不差这么一个晚上,大不了表哥多帮她补习。”杨羽是最宠这个三妹的。

    “表弟,你可别把三妹宠坏了。”表姐今晚的心情也很好,她坐在杨羽的对面,抬头瞧瞧杨羽,杨羽也正好朝表姐望去,两人四目相视,一顿小触电,表姐马上就低头了。

    牌类的玩法全国都五花八门,在这个县,这个村里,最流行的一种玩法名叫‘红五’,它是五个人玩的,庄家有个底,底有八张,庄家打开时还会认个盟友,最后形成二打三的局势,是这里最受欢迎的牌法。

    “输的人啊,明天的家务活全包了,喂鸡喂猪,放牛,烧饭,全包了,怎么样?”二妹建议道。

    “那明天的家务活一定是留给二妹你的。”杨羽发现自己也喜欢跟这个二妹做对,谁让她老欺负自己呢?今晚一定要让二妹输个精光。

    “切,那我不要跟表哥一对,我要跟妈妈一队。”二妹抬头骄傲得说着。

    “我也不想跟你一起,我跟表姐一对。”杨羽又特意瞧了瞧表姐,微笑着说道,表姐也看了看杨羽,笑了。

    “那我呢?我要跟表哥一起。”三妹就爱什么事都依赖着杨羽。

    “三妹,怎没出息,什么事都要跟表哥,表哥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啊?”二妹不依不饶。

    在这种快乐的氛围下,打牌也就开始了。

    大家难得今晚打得那么开心,谁输得最厉害?还需要说吗?自从上次进县城救人还垫付了钱后,杨羽的运气好得不行,看来多做好事,积点德是有道理的啊,只是那两千块钱恐怕是要不回来了,跟二妹的那个赌恐怕也得输哦。

    表姐早就洗澡好了穿了睡裙,虽然杨羽也经常见表姐见睡衣的样子,但是今晚,泛黄的灯光下,表姐显得更加光艳照人,尤其是那脸皮肤,也是粉嫩粉嫩的,都可以媲美花季的三妹了。

    这时,表姐玩得开心,也就忘记了自己的形象,可能也是脚坐麻了,便换了个坐姿,结果双腿一开,竟然露了春光,而表姐对面就是坐着杨羽啊。

    杨羽只顾自己的牌,不经意间的一个抬头,瞄向了表姐,却发现表姐双腿张开,春光乍现,一条黑色内裤完全展露在杨羽的眼前,杨羽差点要喷鼻血了。

    杨羽心儿狂跳,还没有如此近距离得偷看过表姐的双腿间的春光呢,表姐下面的毛的茂盛杨羽是曾经偷窥过,所以还时有几条黑毛没有裹住,从黑色内裤的侧边钻了出来,像调皮的小孩子。

    杨羽的心一下子乱了,心思完全不在牌上。

    “表哥,你愣什么?轮到你了。”二妹叫到。

    杨羽才从慌乱中晃过神来,表姐也朝杨羽望去,见他脸色犯红,彷佛面带桃花,转而一想,突然晃过神来,急忙闭上了双腿,睡裙放下,心想着:糟了,内裤全被这表弟看光了。

    而这时杨羽也偷偷朝表姐望去,表姐也望过来,狠狠瞪了杨羽一眼,杨羽就低头不敢了,心想着:完了,被表姐发现我偷看她内裤了。

    这牌打到了九点左右,大家才准备去睡。

    “二妹,明天记得把表哥的衣服啊,内裤啊都全洗了哦。哈哈。”杨羽瞧了瞧一脸沮丧的二妹,今晚就属她输得最惨了,明天的家务活自然就全归她了,杨羽当然得意了。

    “内裤才不帮你洗呢,脏死了!”二妹白了杨羽一眼,冷哼一声,今晚输得她没脾气。

    大家均是各自回房,杨羽走廊里还是目光望着表姐的背景,在世上,表姐的美在杨羽的心里是谁都无法替代的。

    杨羽哪怕只是看看表姐的背景,都看得痴痴得呆了。

    而这时,表姐突然转了过,竟然和杨羽又触电了,两人均是浑身一颤。

    “表弟晚安啦。”李媛熙微笑着朝杨羽道了晚安。

    杨羽一直微笑着,看着表姐回了房间,直到表姐关上了门。

    “又犯傻,不知道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二妹上完厕所经过,看表哥那副呆样,就顺口损了两句,杨羽自然也就没理,而是去了三妹的房间,在三妹的额头上轻轻得亲了一口,说道:“表妹晚安,安心睡吧,有表哥保护着你呢。”

    三妹芸熙幸福得闭上了眼睛。

    杨羽帮三妹关了门,下楼检查了下家里的门是否都锁好了,才回了自己的阁楼。自从变态狂事件后,杨羽做什么事都非常谨慎,尤其是安全方面,更是时刻注意着,就像是小姨一家人的守护神。

    杨羽回了阁楼,又探口往那鬼屋望了望,发现那鬼屋的院子里的帐篷亮着微弱的灯,也就只管自己睡觉了。

    时间滴答滴答的过。

    农村的黑夜,充满了神秘,恐怖,未知。

    浴女村的繁星点点,整个村子的人都已经睡了,众人都不知道睡了多久,现在是几点。

    突然!

    突然!

    浴女村传来了一声无比恐怖的惨叫声!那惨叫声在寂静的漆黑的浴女村里响彻,惨叫声是如此恐怖,叫得魂飞魄散,像是见了什么‘鬼’,震撼了全村的人。

    而时间正好是:0: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