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112章 危机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回去的路上,心情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眼睛还长在杨羽的头上,但向杨羽预定了另一件东西,这件东西,杨羽目前没法给,但杨羽希望给的那一天永远不要到来,因为那将是他的死期。

    “神婆的话你信吗?”李若兰对这个神婆的话还是信的,所以她是忧心忡忡,如果神婆的话是真的话,那杨羽可是九死一生了。

    “我当然不信。我越信它,就会越害怕它,80的癌症患者都是活活吓死的。等蛊咒激活了再说吧。”杨羽笑着说着,但谁都看得出来,笑得很勉强,很僵硬。

    迷信这东西是非常诡异的,至少它会影响人的心里。比如国人都很忌讳4这个数字,有一天,真的遇灾了,你心里就会想,是不是因为我的门牌号,手机号,车牌号里面有个不吉利的4字?

    其实呢,风马牛不相及。

    “蛊咒一旦激活,就只有七天的时间解咒,恐怕到时就来不及了。”李若兰担心着,因为她亲身体验过那种恐怖和绝望。

    “嗯,我知道,如果是真的,我也纳闷,谁跟我有这么大的仇,给我下这种毒的蛊咒。”杨羽思索着,来村子才两个月的时间,不可能得罪了人啊。而且平时自己为人处事也还算好的,也一直在帮助别人,帮助学生,到底跟谁结了仇呢?

    杨羽想不通,什么时候下的蛊?又是谁因为什么仇下的?激活源是什么?又如何解咒?一堆的疑问充斥着杨羽的大脑。这村子也真诡异,杨羽这两个月是够倒霉的,掌心的图案一堆疑问,小星溺死也没解开,变态杀人狂魔也没抓住,现在好了,还莫名其妙给人下了蛊咒。

    老天爷,你这是在玩我吧?

    猫科动物就是喜欢玩自己捕抓到了的猎物,玩累了,玩腻了,吃掉。

    人,是不是也是上帝手上的玩具?没事给你整个车祸,给你整个病,整个蛊咒?享受着人类的挣扎?

    可是,人。

    人何尝又不是同样在玩着别的生物?

    杨羽亲眼看着那只跟了他们家十几年的老牛被宰了,老牛帮你犁了一辈子的地,等它老了,不中用了,趁活着,宰了卖个好价钱。

    杨羽这辈子都忘不了尖刀捅入老黄牛脖颈时,老黄牛眼睛一直盯着杨羽,眼睛止不住的流下来。

    人,是多么的残忍。

    杨羽嘴上说得轻描淡写,但脸色却是苍白,嘴唇干裂,连走起路来都不自然,李若兰一眼就看出杨羽心中的恐惧,杨羽只是假装镇定罢了。

    回到家,正好赶上晚餐,可杨羽却丝毫没有胃口。

    “表哥,你怎么了?”芸熙对表哥很敏感,也最关注,马上就觉察到了表哥的变化。

    “是啊,小羽,你平时都吃好几碗的,今天怎么半碗饭都没吃。”小姨也是担心。

    表姐瞄了眼杨羽,吃着饭,嘴上什么都没说,心里却是异常担心。

    “你们先吃吧,我没什么胃口,先回房了。”杨羽发现自己拿筷子的手都有点抖,极力想说服自己别把神婆的话放在心上,但是蛊术乃是极其恶毒的巫术,这种巫术也是千真万确存在的,而自己的精神也确实出了点问题,越想越觉得真实。

    激活源到底是什么?就怕是些生活中常见的东西,到时喝个三鹿奶粉都被激活,岂不是糟糕?处处小心,却又无法小心,完全靠运气?真他妈的坑爹。

    这种未知的,防不胜防的恐惧才是真的恐怖。

    就像癌症病人等待化验结果时,结果出来前的那段时光才是最痛苦的,要么你就告诉我判我死刑,要么就没事。

    杨羽现在就处在等待的时光中,而且身边未知的危机和陷阱时刻都在等待着他。看来必须找出下蛊之人了,也许能提前预防,杨羽心里想着。

    表姐媛熙进了阁楼,最近杨羽和表姐的关系有些疏远,因为杨羽跟李若水的关系越来越亲密,假戏已经真做,心里颇为难受,但是打心里她关心,喜欢这个表弟。

    阁楼没有开灯,唯有月光。

    “你没事吧?”表姐过来坐到了床边。

    杨羽啥也没说,一把靠了过去,将整个头压到了表姐的**上,**很软很有弹性,杨羽真的很累很累。

    表姐媛熙摸摸样羽的头,搂在怀里,轻声说道:“为什么你什么事都放心里扛着?为什么不告诉表姐?你有没有把我当成表姐?”

    “呵呵,这不是不想让你担心吗?”杨羽靠在表姐的怀里,很温暖,尤其是那**,靠着真舒服:“以前都是表姐宠着我,现在轮到我宠表姐了呀。”

    “你有宠表姐吗?你都去宠若水了吧。”表姐装着生气的样子,这分明是吃醋啊。

    杨羽抬起了头,离开了表姐的胸口,看着李媛熙,虽然光线暗,但表姐那双清澈的眼睛还是清晰可见,鲜明可人,杨羽就这么看着表姐的眼睛,温柔的说道:“怎么会?我会宠表姐一辈子的。”说着,杨羽伸手抚摸着表姐的脸,表姐的皮肤是那么的光滑,洁白。

    “你啊,就知道甜言蜜语,表姐才不上当呢。”女人的心就是软,杨羽稍微哄了两句,表姐媛熙也就开心了起来。

    “表姐不信吗?那表弟以身相许好了,哈哈。”杨羽跟表姐一起,也会有莫名的安心,蛊咒的事,也就忘了,倒是调戏起来。

    “许你个头啊,你都许给你若水了。”表姐还是不忘若水。

    “哪有,你家表弟还是处男好不好?”杨羽真是说话不要脸,下面的家伙都被女人吃成黑玉米棒了,竟然还说出这种不要脸的话。

    “是啊,母猪都上树了呢。”表姐都笑了。

    两人说说笑笑,其实是打情骂俏,心情也就恢复了很多。

    只是这一夜睡的还是不安稳,杨羽又做了个噩梦,梦见了一种蛊虫,很小很丑,顺着指甲缝隙钻入血管,吸干还不管,还寄生在血液里,最终内脏被穿得千疮百孔而死。

    杨羽又是半夜被惊醒,吓得一身的冷汗。

    而公鸡也开始鸣叫了,外面蒙蒙亮,杨羽也就睡不着了,准备起床晨跑去。

    这一圈跑下来,渴了,便随便找了家村民的后院水缸里打水喝。

    “哎呦,这不是杨老师吗?又出来晨跑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