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110章 都是你的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杨羽回头看到表姐的身子都吓得发抖,自己也震惊了,难道说,表姐承认了?杨羽急忙过去,将表姐搂住,李媛熙很主动的靠到了杨羽的肩膀上。

    “表姐,没事,我在。”杨羽轻轻拍着表姐的后背,安抚着。

    过了一会儿,媛熙才从惊恐中恢复过来。

    “我敢肯定我上次看见的面具模样就是这个女孩。”媛熙说出这话的时候,自己都感觉惨不忍睹,一想到,要不是那次侥幸找到了三妹,芸熙也许也是这个下场。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十三年前遇害的小茜才是变态狂魔杀的第一个人。”李若兰脸色也很难看,这是她最不想要的结果。

    “十三年了。”杨羽一直念着这个数字:“如果十三年内,他都在犯案,那受害者到底会有多少?”杨羽想起来都感觉到毛骨悚然。

    杨羽拿过照片,狠狠的瞪着那个少女,十五岁,花一样年龄的美少女,可是,我们身边到底隐藏着多少人格扭曲的人?杨羽的眼睛又多瞄了几眼这张集体照。

    这张集体照应该是当时的全班照,而在那个小茜的旁边,杨羽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又抬头看了看李若兰,吃惊的问道:“她是你?”杨羽指着照片中小茜旁边的那个女孩,向李若兰问道。

    “嗯。”李若兰竟然点了点头:“小茜,是我的同学,不,准确的说是我的同桌,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那时一起读的初中,也在这所学校。”

    杨羽感觉突然明白过来了一样,为什么李若兰对自己阁楼的那段梦特别感兴趣,其实当杨羽说那一段的时候,李若兰的心中早已经联想到了小茜。

    “可是当初凶手已抓,你为什么还怀疑这其中有问题?”杨羽不解,谁会去怀疑一个已经结案的案子?

    “因为”李若兰停顿了下,想起往事,也让她湿润了眼角,那个同桌,那个突然的下午,突然的厄运,都感觉还历历在目,就像电影一样,在李若兰的脑海里回放着。

    杨羽和李媛熙都在等她说下去。

    “因为小茜和那个刘老师是真心相爱的,刘老师绝对不会干出那种禽兽的事,刘老师非常非常喜欢和宠爱小茜。所以,我一直不相信刘老师会是凶手,真正的凶手只是拿刘老师当替罪羔羊而已。”李若兰愤怒的说着。

    “你认为真正的凶手剥下了小茜的脸皮,然后又伪装成小茜自杀的样子,还打晕了刘老师,把他运到那个房间,把疑点全推到了刘老师身上?可是,既然不是刘老师杀的,那为什么他要承认?”杨羽觉得这个逻辑也讲得过去。

    “可能是因为内疚吧,也可能是严刑逼供,这个你得下去问刘老师了。”李若兰也只是猜测。

    “凶手真不是人,太凶残了,我就担心他还会回来找芸熙,抓不到变态狂一天,这日子就不得安宁。”李媛熙跺着脚,气愤。

    杨羽看了看时间,快下课了,准备中午去接芸熙回来,发现知道的越多,随着案子的越深入,真相越可怕。

    路上。

    李若兰和杨羽继续分析凶手这个人。

    男,年龄在三十到五十岁之间,165左右的身高,130到160之间的体重,基教徒,对性也许会有特别的要求,性格肯定偏成熟稳定,心里素质极佳,偏爱少女,同时,在成长中可能受到过歧视和打击,导致心里和性上的扭曲。

    “我总感觉这案子的破坏口会在那幅壁画上。”杨羽一直有这样的感觉,但是却说不上来,那幅没有耶稣的最后的晚餐在凶手的世界里,到底代表了什么含义?

    “会不会是背叛?”李若兰若有所思的说道:“最后的晚餐本来就是暗示着犹大的背叛,也许凶手也同样被背叛过,所以”

    “可是,这背叛似乎跟这些受害者没什么关系,不过倒也是种可能性,我们有空找二长老聊聊基教徒中有没有离异的中年男子。”杨羽也跟着这条思路分析下去。

    经过这一段两人的交流和分析,杨羽觉得两人又回到了之前刚认识时的默契,似乎李若兰真的忘记了前晚被自己插了一次的事,虽然只插了一次,但是这跟狂抽很多次有区别吗?

    下午,刚往常一样,上课,备课,训练篮球,不过,这群女妹子这两天篮球技巧是突飞猛进,尤其是那个姬茗,突破,传球,投篮和上篮,几乎无所不能啊,让杨羽突然看了一个篮球女将的影子。

    而对抗赛,也打得有模有样,这让杨羽很开心,难道真的有希望赢了上塘中心?难道真的有希望当着马健的面操他老婆?

    杨羽想想都感觉刺激,这做人也太过分了点吧?嘿嘿。

    晚上的时候,杨羽没事就给三妹补课,有杨羽这个表哥陪着,三妹倒喜欢上学习了,其实三妹这次期中考,进步了很多。其实这次期中考,并没有说的那么差,虽然还是倒数第一,但是离倒数第二名的学校也只是差了一点点,理全县第二的学校总分的平均分也仅仅只是十来分而已。倒是第一名,却是摇摇领先,让其他学校都望尘莫及,没办法,那是县里的重点初中啊。

    补习结束,杨羽的屁股还没坐热,林依娜又来找杨羽了。杨羽和林依娜很久没有偷腥了。这才刚说上两句,没想到崔强就出现了。

    “你们在聊什么呢?都这么迟了,回去睡觉。”崔强恶狠狠的瞪了杨羽一眼,知道杨羽是什么货色了,竟然跟依依姐偷腥。崔强对杨羽的态度那是360度的转变,原先那是称兄道弟,现在呢?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啊。

    崔强知道杨羽是什么人之后,又回想起自己的老婆跟杨羽走的那么近,会不会也有染?所以,这些天,那是一直盯着自己的老婆,也越来越怀疑自己的老婆跟杨羽有染。

    “还早呢,睡什么睡,要睡你睡去!”林依娜丝毫不给崔强面子,每天那么早睡,每次关灯就爱爱,每次爱爱都是12秒,至今都还没突破12秒,真是射得比刘翔跑的还快,林依娜能不气愤和失望,婚前对崔强那是抱着无限遐想的,尤其是性生活,都认为他壮得跟牛一样,那性能力绝对比牛强吧?

    结果呢?验证了那句话:鸡不可貌相,膀胱不可斗量。

    “哼!跟他有什么好聊,回去回去。”崔强急着催着。

    “都说了不回啊,你要回就回好了哦,管我干嘛?”林依娜的脾气也是那个绝强,自己只是找杨羽聊聊天而已。

    “你我看你是想直接去他那睡。”崔强那是气在头上。

    杨羽看着两小口要吵架的意思,也不知道是劝还是。

    听崔强这么一说,林依娜觉得很冤枉,虽然是跟杨羽偷了几次腥,可今晚是真的被冤枉的,这气到头上,脾气就暴躁起来了:“哎呦,我今晚还真睡杨羽哥哥这了,杨羽哥哥干女人可厉害了,爽死我了。”

    “你你”崔强被气得两脸通红,憋了半天,你不出一句话,举起手,竟然想打老婆。

    “怎么?还想打我不成?”林依娜不信老公会打她。

    “我就打你怎么着?”崔强越想越气,越想越觉得自己的老婆真的被杨羽给睡了,这林依娜肯定给自己戴绿帽子了。听老婆竟然还当着别人的面,还这么说,那个怒火烧心,彻底就失去理智了。

    啪~

    崔强竟然真的一巴掌打了过去,顿时,林依娜的那脸被扇得通红。

    林依娜摸着脸,眼眶就红了,狠狠的盯着崔强,她不敢相信,结婚没多久,老公竟然打她,老公竟然打女人。

    崔强的身子有些发抖,那张打了老婆的手一直颤抖着。

    马上,崔强就后悔了,他知道自己干了蠢事了,马上就一脚跪了下来:“老婆我错了,老婆我错了,我该死,我该死,不该打你的。”崔强用手一直拍打着自己的脸,脸都打红了。

    林依娜没有说话,眼里顺着脸颊而下,她只是站了起来,走了。

    “老婆,你去哪,老婆你别走啊。”崔强都要哭了。

    林依娜下了天台,只管自己甩门而去,消失在漆黑的黑夜中,留下崔强一个人,独守空房。崔强双手挠着自己的头,像条疯狗,口中念着:“杨羽都是你,都是你小子惹的祸,看我怎么收拾你。”

    胸肌如此硕大的男人,心胸竟然如此狭窄,真是恐怖。

    杨羽床头看着林依娜两口子吵架,却是一句话也插不上,这两口气,性格和脾气都是暴对暴,能不吵吗?

    杨羽猜想估计林依娜去她姐姐家睡了吧,也就拉了窗帘,翻翻那本圣经,就熄灯,准备睡觉了。

    这时,啪的一声,似乎有东西打在窗户,然后探头一看,下面院子里,站着一个人,手电筒一照,这不是林依娜吗?

    杨羽摸索着悄悄下了楼,开了后院的门,见林依娜冷得哆嗦。

    “你怎么没去你姐姐那睡?”杨羽问道。

    “不去。”林依娜淡淡的说道:“我不想我姐姐知道我们又吵架了。”

    “那你就回去睡呗。”杨羽建议道。

    “你也看见了,他扇我巴掌?我不去。”林依娜堵着气,继续说道:“晚上睡你这。”

    “你疯了?崔强上次看见我在树林里干你姐姐,现在他对你也很敏感,他要是知道昨晚你即没去姐姐家睡,又没回家睡,就更怀疑睡在我这了,这太冒险了。”

    “怎么?你怕了?之前你在厕所里干我的时候,胆子不是很大吗?”林依娜讽刺道:“是不是干我姐姐的味道比我好,所以对我没兴趣了?”

    杨羽是苦笑,女人的逻辑真是莫名其妙,这都是什么理论啊,你又不是我女朋友,我们本来就只是偷腥,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反正我不管,他打我一次,我就给他戴一次绿帽子。”林依娜的心胸也是如此狭窄,所以男人千万不要打女人。杨羽有点后悔招惹她了,这样偷腥下去,迟早要出事啊,现在可好了,躲都躲不了。

    可在外面这样冻着也不是办法,说话被崔强听见也不是,林依娜又劝说不走,没法子,杨羽只好悄悄得把林依娜带回了阁楼,灯都不敢开,小心翼翼得,深怕小姨和表姐们发现。

    这林依娜就是饥渴,崔强的12秒对她而言,连个前奏都算不上,哪里能满足?

    这刚进阁楼,灯都没开,一关门,就迫不及待的脱衣服,直接骑到了杨羽身子,两个人就**般的干了起来,只是这一次,林依娜占据着主动,一直骑坐在杨羽身上,双手压在杨羽的胸口上,疯狂得扭动着屁股。

    只是忍着不能**,这让林依娜可难受了,一边上下扭着屁股,一边嘴里轻声嘀咕着:“让你打我,给你戴绿帽子,以后你打我一次,我就过来给杨羽哥哥干一次。”

    这分明就是心理不平衡,寻找平衡啊。

    白白便宜了杨羽,干了妹妹,还可以干姐姐,两姐妹都是白白给干,两姐妹都是少妇,一个是偷腥,一个是借种,杨羽这桃花运是杠杠的,只望这桃花运别弄成桃花劫就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