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109章 恐惧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杨羽一口气奔出了教室,李若水想追,可是上课的铃声响了。

    杨羽拿出手机,去寻找手机里对于的这张照片,可翻了四五遍,可怎么也找不到。

    记得当时拍这张照片时的情形,大家这个在玩真心话大冒险,杨羽自己亲手拍下来的,杨羽一回想那晚遇到秋月的事,突然很多疑惑的东西全部解开了。

    为什么杨羽对秋月说‘你们’的时候,秋月一脸迷离,还重复问了一句‘我们?’?

    为什么那晚秋月的帐篷内没有传来‘嘿咻’的声音,他们本来就是出来打炮的啊,怎么会没爱爱呢?

    为什么秋月会跟着炮友重走前男朋友遇险的路?

    为什么白雪会说自己那晚很古怪,而自己却完全没发现,那是因为很多时候,杨羽对秋月说话时,都是用了‘你们’,而不是用‘你’?

    为什么做真心话大冒险游戏的时候,秋月的炮友都没跟其他人说话?

    因为。

    因为,那晚露营,来的只是秋月一个人而已,压根就没有所谓的秋月的炮友。

    而这张照片里,秋月的旁边分明就没坐着别人,她的旁边坐的是白雪。

    而杨羽记得清清楚楚,那晚,拍这张照片时,秋月的炮友分明就是坐在秋月的旁边,杨羽当时还特意冲她的炮友笑了一笑。而这些杨羽不寻找的行为,朝着一个空白的位置傻笑,在白雪的眼里,当然成了很怪的‘行为’。

    “炮友?”杨羽突然笑了,就像得了精神病一样,自言自语着:“什么炮友?我看见的那个男人分明就是秋月在那里遇险的前男朋友啊。”

    顿时杨羽感觉一阵毛骨悚然,自己竟然跟一个‘鬼’对话了半天,还跟他面对面,却不知道他的身份。杨羽这才回想起来,那晚秋月的男朋友有太多太多的诡异不正常的地方,哪怕脸色都是苍白的,没有血丝,走路也跟正常人不同,是笔直僵硬的,原来如此。

    杨羽浑身冷汗,确实把自己给吓了一跳。

    要不要找白雪或李若蓉去证实下这事?这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事,杨羽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脏东西。

    “**!”杨羽狠狠的骂了一句:“到底是我眼花了还是?”杨羽感觉自己的头很混乱很痛,他已经越来越分不清现实和虚幻了,分不清,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了。

    而这些东西,杨羽却无法向别人倾诉,别人只会把他当成傻子,因为这压根就不可能。如果说在学校阁楼的那一幕幕是做梦的话还可以理解,但这一次,真的不是梦了。

    “我他妈真的得神经病了?”杨羽嘲讽着自己:“还真的得去神经病院看看了。”

    平时玩dota,偶尔玩不好时,还真被人骂神经病,没想到,自己还真的有问题?真是**裸的讽刺。

    猪一样的队友,看来是真的存在的。

    杨羽突然想到了一个人:李若兰。

    现在,唯一能找的人,能倾诉的人唯有李若兰了,可是前晚自己刚上了她,这次送照片还是李若水代送的,分明就想跟杨羽撇开关系。

    可心中的那个东西不发泄出来,杨羽真的会有问题,必须找个朋友帮忙,也许这问题,连医生都解决不了。

    杨羽拿着那张照片往李书记家而去。

    李书记和李若蓉都去上班了,李若水在上课,家里只有李书记的老婆。

    “张阿姨,李若兰在吗?”杨羽礼貌的问道。

    张阿姨一见是杨羽,马上就客气起来,她也是打心里喜欢这个未来女婿:“在,在楼顶看书呢。”

    杨羽上了楼顶的天台,李若兰正浪漫的靠在一张竹椅上,旁边一张小桌上,放了一杯茶,还有一碟小坚果,正低着头晒着阳光,手上捧着些东西看着。

    “兰姐?”杨羽很尴尬很诚恳的打了个招呼。

    李若兰抬起头,瞄了眼杨羽,本来不想说话,可看到杨羽的脸色很不好,便问道:“找我干嘛?”

    天台很大,很空旷,站这里正好可以看见整个村子的全景,风景相当的好。

    杨羽又无从说起,不知道怎么开口,便拿了条凳子,坐到了李若兰的旁边:“前晚的事,真的对不起。”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道歉的吗?”李若兰又抬起了头看了看杨羽,冷冷的说道:“上次的事当没发生过,我不想被我妹妹知道,以免影响了我们三姐妹的感情,以后你也别提这事了。”

    杨羽也就当这事过去了。

    “我真的不知道找谁说,最近,不对,应该说,从我进村子的第一晚开始,我就看见了些不该看见的东西。”杨羽还是开了口。

    李若兰一听,貌似来了兴趣,转过了头,听了起来。

    杨羽跟李若兰说了三件事:

    第一件,进这村子第一晚遇到林依娜奶奶的事,那晚是头七。

    第二件,上次学校阁楼自己诡异的行为,只是省去了那些艳情的场面。

    第三件,就是这张照片上,没有照出秋月的男朋友。

    “我知道我说的这些话,非常可笑,别人一定以为我疯了,我自己也觉得自己是疯了,但是最近,似乎这‘病’越来越严重,我不知道是我中了邪,还是有特意功能,还是纯粹的精神病自己臆想幻想出来的,我有时候,都快分不清现实和虚幻了。”

    “我不信这世上有鬼,我也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的,但是我相信你,确实现实里有太多的东西科学无法解释。”李若兰沉思起来。

    杨羽觉得说了这些话,心里舒服多了,他也不指望李若兰能帮上多少忙,或是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他只是想找人倾诉下而已。

    “希望你能为我保留这些秘密,虽然说出去也没人信,呵呵。”杨羽自己笑了。

    “我上次跟你说过,隔壁村有个很灵的神婆,有空有没兴趣去看看?”李若兰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

    “呵呵,好啊,没问题,听听高人的高见挺好,反正去了精神医院也只是给你做一套弱智题目。”杨羽倒也不在乎,虽然才不信什么神婆呢,不过有道理就听,没道理就左耳进右耳出便是了。

    只要自己有分辨能力,何况自己的三观早已经定型了,想忽悠他还真需要点本事。

    “我倒是对你说的那个阁楼遇到的红衣女孩感兴趣。”李若兰保持自己的镇定,但是心里却是激情澎湃,她做梦也没有想到,杨羽说的神秘的事,竟然有一件事是她非常非常感兴趣的事。

    “我也想过,不会这么凑巧也是没了人脸,跟那个变态狂魔的变态行为很像,可是凶手都已经伏法,不可能是这个变态狂所为,所以我也就排除了关联性。”杨羽回道。

    “你梦里看见的那个红衣女孩子,有没有看见她的脖子上挂着一块玉?”李若兰随口问道。

    杨羽回想了一下,白雪的脖子可是没有挂坠,当时楼梯上那个红衣女孩又是背对着自己,所以也就知道,只是很好奇,为什么李若兰这样问?

    “我去找张当年受害者的照片,给你表姐认一下子,不就可以了吗?”李若兰建议道。

    “有必要吗?你怀疑十三年前的那件性奴案和本案有关系?”杨羽觉得这不太现实,这种可能性太小了:“我倒没意见,只是不要给我表妹看就可以了,她好不容易摆脱了那个阴影,我不想她再想起来了。”

    “知道,不过你还是先看看这个吧。”李若兰递来她刚才正在看的东西。

    杨羽一看,十分惊讶:“宗卷?这可是公安局的资料啊,你怎么拿得过来?”

    “我这么多年的记者白当的吗?我只是偷偷找里面的朋友复印了一份而已。”李若兰端起茶很淡定的喝了一口。

    杨羽急忙打开看了起来,宗卷详细记录了此次案件的内容,然而杨羽看了却使劲摇头,呵呵一笑:“他们只是记录了受害者的基本资料而已,可是这压根不是重点。”

    “那你说什么才是重要?”李若兰斜看了一眼杨羽。

    杨羽哼了一声,将警察的宗卷又扔了回去,走到了护栏上,眺望着整个村子,若有所思,片刻后,转过头说道:

    “第一,面具,变态狂为什么要戴人皮面具?

    第二,动机,变态狂抓这些受害者,折磨她们,最后弄死她们,为了什么?为了**?为了精神满足?

    第三,目标,为什么偏偏是这四个女孩,是随机选择的吗?还是按某一个规律?这四个受害者之间又有没有规律可循?

    第四,人数,变态狂显然是惯犯,受害者肯定不止这四人,还有谁?她们现在是死在哪个地窖里还是某个地方也许正关着某个少女?

    第五,基督,为什么要用十字架来绑?墙上的那幅没有耶稣的最后的晚餐的壁画,是否为变态狂所为,都代表了什么意思?

    第六,下个一个目标会是谁?会发生在哪里?什么时候发生?

    变态狂肯定会坐不住,肯定还会犯案,这么多疑问,警察一个都没解开?全村的少女都提心吊胆,那群警察似乎完全不在乎,呵呵,等什么时候,变态狂抓了他们的孩子的时候,看他们怎么想?”

    杨羽一口气把这些东西全部说完,已经是气喘吁吁,李若兰张着嘴巴愣在那里,听傻了。

    “没想到你思维还挺发散,你不当侦探真是可惜了,当什么人民教师啊。”李若兰突然佩服,这话在杨羽的耳里听了不知道是讽刺还是夸奖,自己本来就不是来这教书的,谁让自己没有背景,那同批的人吭了一把,就被分配到这里了。

    狗日的,杨羽每次想起来就想骂一句那群狗日的巴子。

    “好了,去趟你家吧,找你表姐。”李若兰说道。

    “去我家干嘛?找我表姐干嘛?”杨羽一脸纳闷。

    然而更让杨羽吃惊的还在后面,李若兰和杨羽回到了家,表姐媛熙正在切着南瓜片,准备晒出去,见杨羽带着一个女人回家,心里又难受起来。

    “这表弟,倒是越来越风流了。”表姐媛熙嘀咕着。

    “你好,我叫李若兰,是杨羽女友的姐姐,想请你帮我看个人。”李若兰很有礼貌的跟表姐媛熙套了个近乎,然后从一本书里找出一张照片,递给了李媛熙,说道:“麻烦媛熙妹妹,能否帮我认一下,当时你见到那个变态狂戴的人皮面具,是不是这个女孩子?”

    说着,李若兰手指指向了那张合影中的一个女孩子。

    杨羽是一脸纳闷,李若兰什么地方找来的照片?这办事效率也太高了吧。

    不过,杨羽是不屑,很相信自己的判断,十三年前的那桩性奴案和跟本次的性奴案绝对没有任何关系。

    绝对没有。

    所以,杨羽觉得李若兰是在浪费时间,自己也就帮忙晒嫩南瓜片去了。

    表姐李媛熙嗯了一声,便接过了照片,看了一眼,仅仅只是看了一眼。

    顿时,脸色苍白,恐惧感席卷全身,一动不动,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