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102章 白雪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月光如银,大地像披了层霜,如同酒吧里妖女脸上的浓妆肌肤。

    杨羽出了帐篷,深深呼了口气,而那家伙还是硬邦邦的,接着月光环顾了下四周,寂静无声,连只蟋蟀的叫声都没有,更是荒凉阴森。也没多少在意,只想冷静冷静,尿个尿,就往边上去了,过了那三面石壁,走出去了一点,对着一块石头就掏出家伙尿了起来,还吹起了口哨。

    这吹着吹着,突然背后袭来一阵冷风,杨羽不经打了个寒颤,却没发现背后有东西向他接近。

    杨羽只顾尿着,吹着口哨,还抖着小腿,一副怡然自乐的样子,殊不知那东西越来越接近。杨羽低头看看尿,突然,发现,石头上竟然有个影子,顿时吓得缩回了尿,口哨也不敢吹了。

    这三更半夜的,大家都已经睡着了,会是谁?或者,压根不是人?杨羽自从经历了这么多恐怖的诡异的违科学的事件后,每次再遇到什么不寻常的事时,就像惊弓之鸟,都会往‘脏东西’上去想。

    杨羽急忙掏回了家伙,吸了口气,转了身。

    “哇!”那东西突然大叫一声,然后笑着说到:“是不是吓着你了啊。”

    竟然是秋月。

    “靠,你吓死我了,三更半夜不睡觉,出来扮鬼啊?”杨羽见是秋月才松了口气,看来是自己想多了,最近精神崩得紧紧的,像得了臆想症一样。

    “我也出来尿个尿而已,没想到碰到了你。”秋月说道。

    杨羽看了看秋月,只见她也只是穿了上衣,下半身完全裸露,上衣勉强遮住了屁股,而那两条大腿很白,很结实,可能是因为经常旅游吧,这副模样,原本快软下去的家伙又挺了起来,完全将三角裤给撑了起来。

    秋月一眼就瞄见了,顿感尴尬,地下了头,不敢看。

    “要不,找个地方,随便聊两句?你男朋友不会介意吧?”杨羽说道,现在回去,李若容肯定还是不会放过他的,到时又把伸进来摸自己的家伙,就白冷静了,等她睡着了再回去不迟。

    “男朋友?”秋月愣了一下:“我单身好几年了。”

    单身?这次轮到杨羽吃惊了,看了看秋月的帐篷,难道说那个帅哥不是她男朋友?不会是炮友吧?难道是网友约到这里玩,顺便晚上打炮?约炮这种事,杨羽在大学里那是常干的。

    你也腻浪漫了,来这种深山老林里约炮,要不要这么刺激啊,难道说这秋月也只是表面正经而已?也许骨子里也是个**?杨羽瞬间想了很多种可能性,准备试探试探下。

    “你这么漂亮,怎么会没男朋友呢,骗我的吧。”杨羽笑着故意说道,然后指了指前方的一个巨石,继续说道:“要不,我们爬那块石头上聊会儿吧。”

    秋月笑着点了点头,反正平时也没这么早睡,借着如此美丽的夜色,聊两句也无妨。

    两人爬上了巨石,眼下的帐篷历历在目,旁边石谷的景色也完全印入到了眼帘,杨羽总感觉此画面是如此的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这次来这,是最后的留念,以后就会把他彻底忘记了。”秋月说道,似乎有故事。

    杨羽猜测着,估计是前男朋友吧,嗯了一声,想让她继续说下去。

    “三年前,前男朋友就是在这个地方遇险的。”秋月突然感伤起来,三年前,她跟她前男朋友也是坐在这块石头上,看着下面的景色,可如今,陪在她的身边的他已经不在了。

    物是人非。

    “遇险?”杨羽瞧了瞧这里,感觉很安全啊,怎么会遇险呢?难道遇到了野兽?

    “嗯,那晚我们也是搭帐篷在这里,然后突然起了大雾,我们就进帐篷了,可男朋友说要去尿个尿,这一去就没再回来,第二天,大雾退去,却发现他已经”秋月说着往事。

    可,突然,秋月的脸色一下子变了,苍白苍白的,像是见了可怕的东西一样。

    “你怎么了?”杨羽当然觉察到了秋月的反常变化,可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

    秋月瞳孔急剧收缩,脸色苍白,颤抖得举起手,指向了那片毛竹林。

    杨羽顺着手指望了过去,一股大雾突然从毛竹林里冒了出来,雾极浓,来势瞬猛。

    “我们快回帐篷去吧。”秋月立马说到,这是她第二次见到这种神秘的雾了,心中早有了恐惧。

    杨羽嗯了一声,刚想转身,突然,心中泛起一阵恐惧,这种恐惧感让杨羽窒息,这种突如其来的恐惧感不像当初跟李若水死困枯洞时对死亡的恐惧,也不像守灵时梦见小星尸首复活或是老屋阁楼无脸皮女孩时的那种毛骨悚然的恐怖,这种恐惧感是发自内心的绝望,绝望。

    “你还愣着干嘛?等下大雾就来了,快走吧。”秋月见杨羽突然愣在了那里,大叫到。

    可杨羽却偏偏又转过了身子,站在巨石上,远眺下去,将下面这个熟悉的石谷景象结合大雾完整的联系在一起观察,突然,一张图片闪过了他的脑海:一个巨大的十字架,一个巨大的骷髅头,骷髅头正手握十字架举起来,而骷髅头和十字架的旁边是暗无天日的阴森地带,那里有很多手,头颅,扭曲的万物生灵伸向那座十字架。

    杨羽再仔细一看下方,地面凹陷的地方正好形成了一座十字架模样,而帐篷其实就是搭在凹陷十字架的头部,帐篷正对的方向也就是十字架的身躯。而这些白石如同骷髅头的白骨,杨羽站的这个巨石便是骷髅的头部,旁边的那些毛竹林便是阴森的黑暗的边缘地带,配合大雾的缭绕,整副地貌跟那幅画一模一样。

    “《圣经启示录审判日》里的那副插图?”杨羽自言自语,怪不得如此面熟,因为昨晚我还在看这章节呢,可杨羽不信,不会这么巧吧?可在仔细一看,却更像了。

    栩栩如生,似乎圣经里的那副插图是照搬这里的景色临摹下来的样子。

    突然。

    就在杨羽脑海里想到此图之时i,掌心一股刺痛,杨羽张手一看,那个黑色印记就像嵌入了血肉一般,针刺一般的痛。

    “你怎么了?再不走,要迷路了。”秋月叫道。

    杨羽才反应过来,大雾已经袭来,急忙爬下了巨石,等两人跑到帐篷的时候,大雾已经将两人团团围住,哪怕只是隔了两米,都已经看不见前面的人影。

    杨羽顾不了多想,就钻入了帐篷里,顿时像个隔离出了另外一个世界,温暖的世界,而掌心也不痛了,真是奇怪。

    帐篷里漆黑一片,还能微弱得听到李若蓉和白雪的呼吸声。杨羽想了想,悄悄的爬到了白雪的右边,钻进了被窝,白雪睡得浅,马上就醒来了,只是她知道是杨老师回来了,看杨羽竟然悄悄睡到了自己这边,顿时开心起来,闭眼假装继续睡觉。

    被窝里果然暖和,杨羽将腿伸到了白雪的大腿上,顿时肌肤紧贴在一起,四条大腿缠在一起,又暖和又舒适,接着一手伸了过去,将白雪抱住,搂在了白雪。

    白雪的心儿是蹦蹦直跳,尤其是跟杨老师的大腿缠在一起让她春心荡漾,不知道怎么反应才好,只好继续假装睡觉。

    等杨羽的身子也跟着暖和起来了,杨羽学着李若蓉勾引自己的样子,悄悄的把手伸入了白雪的衣内,小心翼翼的往胸口的馒头摸去。白雪当即是又紧张又害怕,有点不知所措。

    杨羽的手继续伸入,一把抓住了白雪的那只馒头,顿时,白雪的身子已颤抖,握紧了拳头,咬着牙,不敢动,假装睡着。

    杨羽抓着白雪的那对馒头,馒头很柔滑,很丰满,少女的馒头那是非常有弹性,**压下去都能压到底,紧接着,杨羽就肆无忌惮的摸了起来。

    白雪是第一次被男人摸馒头,没想到那么舒服敏感,咬着牙,不敢呻吟,任杨羽施虐狂摸。杨羽也不知道白雪是装睡,见她没什么反应,捏得狂狠了,时而捏着馒头,时而摸着**,时而抚摸乳晕,把白雪舒服得身子直颤抖。

    这一馒头一摸,还摸那么久,摸的那么敏感,白雪下面的洞口早已经泛滥成灾了,却是咬着牙,一直忍着,深怕自己发出呻吟声吵醒了李若蓉,那就丢脸了。

    可杨羽哪里是只摸馒头啊,将手又抚摸而下,伸到白雪的屁股上,白雪一下子更紧张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