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97章 虚幻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杨羽干完杨琳的时候,还没到吃晚饭的时间,便顺路想去拜访下陈校长。杨羽和陈校长的关系是越来越好,陈校长孤苦一人,很是可怜,所以杨羽有空,会经常去看他。

    陈校长住的是老房子,只是这老房子可住了不少人家,那是非常的热闹,老人家也就没那么孤单了,可是一见到杨羽过来那就更开心得不行。

    “杨老师来得正好,我呀,正下粉条吃,一起吧?”陈校长那是非常的热情好客。

    杨羽也不好意思推脱,便点了点头,就帮忙去烧柴火了。

    杨羽和陈校长捞了一会儿的家常,便开始问一些事:“陈校长还记得十年前的那件性奴案吗?”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陈校长下着粉条,也不多关心:“那么久前的事了,很多事都记不清了。”

    “我这也是怕重蹈覆辙,吸取教训,以免又有女学生受伤害。”这当然是杨羽表面的话,而实际上,杨羽是惦记着昨晚的事,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陈校长沉思了片刻,思绪拉到了十三年前,很多场景还是历历在目。

    那时陈校长还只是名普通的教师,这个学校的人数也远远比现在的多。

    那天阴雨绵绵。

    初二班的小茜失踪了,当时组织了很多人搜查,警察,村民等等,整整找了三天三夜,还是没有找到,也就慢慢的放弃了,都以为孩子可能找不回来了。

    可父母没有放弃,继续找,隔壁村子也都找遍了,可就是没找到。

    这事,一晃就一个月过去了,当所有人都忘记的时候。

    突然,有一天,女孩子出现了。

    就出现在学校教学楼后面的那幢房子。

    “等等,在哪里?”杨羽以为自己听错了,急忙问道。

    “就是你睡的那幢老房子啊,有什么问题吗?”

    杨羽想死的心都有了,那里死过人,你压的安排给我住?能说没问题吗?

    “没,没,没问题。”杨羽勉强装着不在乎的样子,然后继续让陈校长讲下去。

    当时,是一位后勤老奶奶发现的,那女孩穿了一身的红衣服,就上吊挂在房内,当时那样子,恐怖极了,可问题还不仅仅如此,那房内还躺着个人,竟然就是该学校的一名男老师。

    “等等,什么颜色的衣服?”杨羽又惊恐的问道。

    “我听说是红色,全身红色。我当时也没进去看,现场马上就被封锁了,谁都不允许进去。”陈校长说道。

    “红色?”杨羽嘀咕了一句,昨晚开门站在楼梯上背对着我的那个女孩子不正是穿着红色衣服吗?

    杨羽深深咽了口气,拼命拍打了几下自己的脑袋,心里骂道:他们的,昨晚的那些事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完全混起来了。

    杨羽抑制住自己心中的惊恐,故作镇定,其实脸色早已经苍白。

    “别急,粉条熟了,可以吃了,哈哈。”陈校长捞了碗粉丝递给杨羽吃了,杨羽也就不客气,只是现在他真心没胃口。

    世间真假难料,亲眼见到的东西都不一定是真的,何况那些迷糊的记忆。

    “后来,警察就来了,把疑犯也带走了,哎。”陈校长看着粉条,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听说那位男老师最后招供了,后来判了死刑,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那名男老师最后招供,自己是位变态狂,关了那个女学生一个来月,就在杨羽那座房子的那间屋子的地窖下面。

    这一个月来,那女学生受尽性虐,最后好不容易逃了出来,结果,还是没有勇气迈出房,可能是无脸见老师同学吧,最后选择了自杀,而那晚,那个男老师正好喝了酒,正要回地窖享受性,不小心,摔了一跤,一直到第二天,被人发现。

    天网恢恢,一切都命中注定一样。

    “陈校长当时有没看见女孩的脸?”杨羽忍着心中的那份激动和恐惧,还是问了这个问题。

    “你怎么这么问?”陈校长觉得很奇怪,难道这人还会错不成?回道:“我没见到,不过人肯定错不了,父母都来认了。”

    没有见到脸吗?杨羽最关心的问题,竟然没有答案,难道还要去问问那女孩的父母?

    不过杨羽琢磨着,感觉这案子疑点波多啊。不过,那名男教师既然亲口承认了,那肯定错不了。看来这案子跟表妹的那案子是没任何关联了。

    只是,学校的那阁楼恐怕以后晚上是不敢去了,哪怕是白天,那么一座毫无生机的老房子也让杨羽毛骨悚然起来。

    看来要换个地方了,那阁楼太可怕了,小姨家又不方便,尤其是约炮,总不能带女学生回家,要是有钱就好了,直接自己盖一幢,想带哪个女学生就带谁。杨羽寻思着。

    吃完了饭,临走的时候,杨羽还询问了下受害者的住处和名字,以及嫌疑犯的名字,因为那个嫌疑犯不是本村人,所以也就没留下什么地址,估计得去公安局才能查得到吧。

    杨羽也就没理这么多,自己又不是记者,又不是警察,又没权利查,而且,这些事,毕竟跟自己也没多少关系,虽然那个变态杀人恶魔一天没抓住,可能三妹一天不可安宁。

    以为昨晚的事会跟上次表妹的事有点关系,可现在凶手早已经伏法,就无从说起了,何况那已经是十三年前的事了。

    可一想起昨晚的事,杨羽心里就闹得慌,难道我也该学学杨琳,入基督,避避邪?

    一切虚幻均为人心作祟罢了。可昨晚的那一幕幕是历历清晰啊,身临其境一般。

    杨羽回了家,只是今晚比较热闹,三妹期中考也结束了,大家凑到一起玩起牌来。

    “表哥,周末带三妹去春游,你可要带着点。”二妹打牌也不忘唠叨两句。

    “放心啦,晚上我陪三妹一起睡总可以了吧?”杨羽打趣着,反正三妹跟自己也已经睡过好几回了,想必她们也不会误会成其他意思吧。

    “是吗?表哥难道不要陪李老师睡吗?”二妹问道。

    “李老师有事去不了,让她二姐代替呢。”杨羽打着牌随口说道。

    “李若蓉?”二妹邹了下眉头:“表哥,你要小心点,我听说那个李若蓉可是很骚的,专门勾引男人。”

    “你这小丫头,知道什么?别乱说话。”小姨急忙拍了拍二妹,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表弟和李老师还是演戏吗?如果是演戏,我觉得也差不多了。”表姐媛熙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让杨羽突然反应不过来。

    确实,当初是演戏来着,可后来,这戏演成真的了,但是呢,和李若水还没上过床,要这是分了,想再找机会干她,可就麻烦了。

    可问题是,跟李若水后来来真的了,但是这事又没告诉表姐和表妹她们。

    杨羽瞧了瞧表姐一眼,见她脸色不是很好,似乎有些生气,显然表姐媛熙已经察觉到自己和李若水的关系不只是演戏这么简单,难道表姐吃醋了?

    等打完牌了,众人都离去,表姐最后一个走的,杨羽抓住了她。

    “表姐”杨羽说话有些开不了口。

    “想问什么?”表姐看着杨羽,脸色也不是很自然。

    “表姐对我是什么样的感情啊?”杨羽终于问了这个问题。

    李媛熙愣了一下,看着杨羽,两人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彼此,只是表姐的脸色有点变化,似乎有些难过:“我是你表姐啊,你是我可爱的表弟啊,就这样子,好了,表姐走了。”

    说完,李媛熙转了身子,便下楼,回了房,关了门,靠在门上,两滴眼泪顺着脸颊而下,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就哭了呢?

    为什么?

    杨羽躺在床上也在想这个问题,表姐不像三妹那么直接,那么傻乎乎,三妹说哭就哭,说笑就笑,会把感情表现出来,可表姐不会,表姐会把自己的感情隐藏起来,憋在心里。

    可表姐给的答案,却让杨羽难过。

    我喜欢的人,可是你啊,表姐,你知道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