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88章 女护士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这车开了近半个小时,才到了县城另一个方向的郊区。

    眼前的是个大工厂,准确的是一个食品加工厂,杨羽看着几辆大开车进进出出,装着已经包装好的食品运出来。而保安一见到来人竟然是董事长的千金,马上变得像条狗一样。

    “大小姐好。”两个保安摇着尾巴,样子很是兴奋,就像没见过女人一样,一路上给谢秋秋开门,开电梯。但谢秋秋鸟都鸟一眼他们。

    除了加工车间外,还有座大厦,十几层的高度,应该是非工人职务办公的地方。电梯每个进进出出的人一见到董事长的千金来公司,马上变得权势起来,面带微笑,主动给她让路。

    电梯到了八楼,谢秋秋出去了。这刚出了电梯,电梯里就叽叽喳喳起来。

    “以为董事长的千金多牛呢,我看也只是一双眼睛一张嘴而已。”

    “小心被听见,听说她常年混酒吧,也许还吸毒呢。”

    “我要是娶了她,你说这公司会不会是我的了?”

    “你说刚才跟她背后的那个男人是谁?不会是夜店的鸭子吧?哈哈”

    只是这些话谢秋秋听不见,不然这些人恐怕都只有走人的份了,这职场跟官场一样,都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谢秋秋到了老爸的公办室门口,连门都没敲就直接推门进去。

    办公室里的她老爸谢天石被吓了一跳,不是因为有人来了,而是因为其秘书正两腿分开坐在他的身上,而谢天石的两手正摸着那女秘书的**。

    那女秘书更是被吓破了胆,没想到办公室偷腥,被人撞见,而且还是董事长的女儿,当即低着头,红着脸,看都不敢看谢秋秋一眼,只是说了句大小姐好,就急忙出去了。

    剩下她老爸谢天石坐在椅子上尴尬的呵呵笑:“宝贝,你怎么来了?”

    “哼~”谢秋秋冷哼了一声:“老爸,你倒很风流,要不要告诉妈妈去?”

    “别,别,别。”谢天石吓得连回了三句别,笑着从钱包里拿出张银行卡,递了过去:“宝贝女儿,这卡里还有10万块,要不你拿去花?”

    谢秋秋白了一眼自己的老爸,拿过银行卡,连句谢谢都没有:“这是我的高中同学杨羽,他找你有点事,你们谈,我去外面等。”

    谢天石是笑着护送女儿出去的,这女人从小被宠坏了,这老爸也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虽然知道她每天在外面花天酒地,也知道迟早会出事,但是就是拿她没办法。

    谢秋秋一出去,谢天石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下来了:“坐吧,我很忙,有事快说。”

    刚才还有空跟女秘书亲热,现在就忙了?显然这是官话。

    “是这样的,我手上有些干货,想包装下,卖出去,但是我没有销售渠道,不知道谢董能否”杨羽说着急忙从包里拿出方案书,递给了谢天石。

    谢天石一听来意,顿时没了兴趣,心想:又是个来投奔的空想家,看看有没油水可以挖。随意打开了方案书瞄了几眼。

    “不行。”谢天石就瞄了两眼,直接就否决了。要不是看在女儿的话上,这种人,他是压根不会见的。

    “谢总要不再看看?”杨羽觉得谢天石压根就没有看,明知道完全是在敷衍他。

    “我说不行就不行,你出去吧。”谢天石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显然对杨羽的突然到来妨碍了他刚才的偷腥事还很生气。

    “谢总,我这食物是纯绿色,没有农药和化肥,应该有市场。”杨羽难得来到这里,这么好的机会哪怕是低声下气也要尽量抓住,等有钱了,别人看你的眼光就不同了。

    “市场?哼!可笑。”谢天石不耐烦的说着:“第一,你这是干货,现在人都吃鲜货,又不是以前的饥荒时代,谁天天买你的干货当菜吃?第二,你说绿色食品就是绿色食品,我家卖的也是绿色食品;第三,你看你开的价格,你干脆去抢银行吧,你脑子被驴踢了吧?走走,赶紧走。”

    谢天石已经下了逐客令,对于杨羽这种人,他见多了,都是些异想天开的人,以为生意都是那么好做的,那大家岂不是都成了富人?

    “干货只是起步,现在大山里确实没钱运鲜货出来,一旦有了市场和钱就能解决运输的问题,我这食品确实是纯绿色,大家吃了口碑就会起来,牌子的效应也会起来,价格高是因为我觉得眼下没有食品是纯绿色的,我有竞争力,而且我的销售对象也是高端社会的人,他们能花得起钱。”杨羽显然还不甘心,他认为纯绿色食品是有市场的,虽然干货没有市场,但眼下只是为了第一桶金,慢慢起步,毕竟没有成本,这白手起家唯有积累。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说我的食品不是绿色食品?你这人真的是你要再不走,我叫保安了,别说我不给女儿面子。”谢天石冷冷的说道。

    杨羽知道这话是没法谈论下去了,再谈下去,谢秋秋估计都要为难。杨羽叹了口气,只好收起了方案书,起身离开。

    “竟做白日梦,也不看看自己有几分斤两。”背后传来谢天石冷冷的嘲笑声。

    杨羽一直忍着,要不是看在谢秋秋的份上,早翻脸了,你可以说我的方案有问题,或市场定位有问题,甚至说我的食品非绿色都没有关系,我都忍了,但是你却不能嘲笑我的自尊,诋毁我的人格。

    杨羽狠狠的转过了头,也哼了一声:“你等着。”

    “哎呦。”这句话还真把谢天石就逗着了:“还扛上了,好啊,我就等着,我倒想瞧瞧你有啥本事,把这堆垃圾卖出去。”

    杨羽咬着牙,没想到今日一行,会是这样的结果,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杨羽出办公室的时候,发现谢秋秋正狠狠得教训着那个女秘书,那女秘书一直低着头,眼泪都被骂出来了,却只能说是是是,我错了我错了。

    见杨羽出来,才停了下来:“怎么样?我爸同意了吗?”

    杨羽无奈的摇摇头。

    “那我就帮不了你了,生意的事我也不会。”

    其实杨羽已经非常感谢谢秋秋的帮忙了,至少谢秋秋说帮就帮,没有任何托词:“没事,你带我来见你爸我就很感激不尽了。”

    只是谢秋秋没有看见杨羽紧握的方案书,都已经被握得极度扭曲。

    内心的愤怒和挣扎更是谢秋秋看不到的,杨羽转头望了眼谢天石的办公室,从来没有有那么大的决心要把这份事业给做起来过。

    “我想直接回去,后天学生们就其中考试了。”杨羽坐在了豪华轿车上,却一点心情都没有,原来心情压抑的时候,坐什么豪车都是没有用的。

    “一晚都不留吗?”谢秋秋转过头,瞄了一眼杨羽,她是高傲的女人,从来没有主动要求过去留一个男人,这对她而言,几乎觉得是不可能的事:“明晚我可以送你回去。”

    “我又不去酒吧,留下来也没事啊。”杨羽苦笑着,他突然呆久了宁静单纯的乡村,开始不喜欢都市的喧杂了,尤其是酒吧。

    “干嘛不去啊,我可以给你介绍我的姐妹呢,我很多姐妹对你都很有兴趣。”自从那晚后,好几次谢秋秋都当着众姐妹的面,谈论杨羽那晚多么厉害,那家伙是多么的大,尤其是盈盈,那晚本来她有机会的,硬是被秋秋给搞跑了,非常不爽,一定要让秋秋找机会让杨羽陪她,所以秋秋才发了那么多短信和电话找杨羽。

    杨羽当然不知道这一切,他甚至不觉得一夜情就可以让秋秋为自己动容,他知道像秋秋这样的女人那都是玩玩男人而已,玩过了就扔,从来不会动真感情。

    “真的不了,我回去还有事呢?”杨羽继续拒绝着。

    “哼!”秋秋冷哼了一声:“你找我借钱,我也就借你了,你找我想见我爸,我也把你带来了,现在我只是让你留一晚陪陪我的姐妹们,怎么,这么点忙也帮不了?”

    秋秋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杨羽还怎么拒绝?当初借钱和今日见她爸,秋秋都是直接帮忙,如今让杨羽留一晚,怎么了?你面子很大?你是祖宗我求着你了?你摆起架子了?这是过河拆桥呢?良心被狗吃了?

    杨羽知道自己拒绝不了,只好说道:“当然可以,明早回去也来得及。”

    这一来一回,夜幕就降临了,都市的霓虹灯像一张纸鬼脸,张牙舞爪地亮了起来。

    只是现在还没到去酒吧的时间,一般零点左右去,反而是最热闹的时段,所以两人又回了公寓。

    “晚饭要不我煮面条给你吃吧?”杨羽不想出去吃饭,更不能不吃饭,去酒吧也不能喝酒当晚饭吧,去冰箱瞧了瞧也没什么东西。

    “为什么要煮面条吃?”谢秋秋看着电视,又准备吃她的零食,随口问了一句,其实她也很久没吃面条了,不,应该说,她已经很久没有吃过饭了。

    每天都是在酒精和零食中度过饥饿的。

    “我只是突然想起高中学校门口的那家阿婆面馆,很怀念那里的面条而已,我记得我们当时,经常在那吃。”杨羽见到了秋秋这个高中同学,也就想起了高中的一些事。

    刚要塞到嘴里的零食,突然,停住了,谢秋秋的脸色突然变了下来。

    “好啊,你来烧,需要什么?我开车去买。”

    谢秋秋的反应完全出乎了杨羽的意外,没想到秋秋会这么般支持。

    那杨羽像个妈妈一样,围着围巾,将那两大碗面条做好,端到饭桌上时,很久很久没有吃过面的谢秋秋突然有了胃口。

    “嗯,很香,让我尝尝有没高中那阿婆的味道。”说着,谢秋秋就夹起来吃了一口。

    突然,谢秋秋有点想哭,高中时光的事情历历在目,那时,她还只是个青涩的少女,那时,她暗恋的那个男同学有了女朋友。那时,跟着高中同学几人一起很开心的玩,哪怕只是逛个街,都让人兴奋,那时,男同学会像哥哥一样送她回家。

    可现在,一个都没了,有的只有酒精,烟味,颠倒的作息,烟熏妆,还有性。

    最重要的还丢失了一件非常珍贵的东西,叫快乐。那时的快乐,秋秋找不到回来了,杨羽也找不回来,每个人都找不回来。

    所以,秋秋吃着吃着面条,就哭了。

    “今晚酒吧不去了,我把她们叫这来了。”谢秋秋吃好了面,就玩转她的手机去了:“还有,今晚你最好把她们服侍好了,包你以后有好处。”

    杨羽听了这话,怎么就那么别扭,言外之意是:我是鸭子?晚上斥候你和你姐妹?

    也许有人认为这是美差,有妹子白白可以干,还不爽?可问题是,这些人杨羽都惹不起,躲都躲不起呢,更得罪不起,也许又是什么高官,富豪的什么千金,你除了点头说yes外,你还能怎么样?

    哎,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谢秋秋三番两次帮我,杨羽不可能不顺着她。

    杨羽自然也就洗了碗,等弄好了一切,倒也还早。

    好久没有玩手机了,难得都市有信号,也就跟着谢秋秋盘坐到沙发上,准备边看电视边玩手机。这一掏手机顺便从衣袖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条,上面还写着:胡燕 和一个手机号。

    杨羽翻转一看,是县城医院上次那医生的名片,才想起来,背后原来是那个护士mm的手机号,心想:最近这几周,**这么猛,家伙长那么大,会不会有问题啊?要不我找那个护士mm咨询咨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