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86章 问问妹妹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干不干?杨羽矛盾着,这种时候,杨羽总会心一横,一个字:干。

    日后再说。

    杨羽一手抓了过去,林依依一愣,就当杨羽准备扛起林依依时,突然,前方出现了村民。那人林依依还认识,急忙把手给挣开了。

    三人碰面互相打了个招呼,杨羽那个恨,大哥你啥时候出现不好,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你是故意的吧?

    那村民走远后,还回头看看两人,满脸疑惑,自言自语着:“奇怪,林依依怎么会和他牵手?难道婚外情?真没看出来啊,都说林依依是个好女人,没想到背着老公偷腥,哎,这王仁估计是被了戴了绿帽了,要不要告诉他呢?”

    林依依其实心里也别扭着,她不知道为什么杨羽突然牵她的手,心里担心着:刚才董哥不知道有没看见,真怕误会了。

    杨羽哪里想那么多,老子只是想拉你去草丛操你而已。

    三个人,完全不同的想法,人心真是微妙的东西。

    眼看林依依的家就在眼前,错过了这次强暴的机会,下次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杨羽,其实”林依依转过了身,对着杨羽支支吾吾。

    “依依姐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没事的。”杨羽听着这话怎么熟悉,突然想起来,当初和初恋女友分手时,也是这样的对白开头。

    “其实我很害怕。”林依依自从洞房花烛夜知道老公不举后,就闷闷不乐,后来想了借种的办法,但还是快乐不起来,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嫁错了人,但是这日子还要这么过下去,她感觉自己就是个悲剧:“我是接受不了没有爱的性的,如果我跟你有了性,哪怕只是借种,我怕我会”

    “我一想起,如果我被你压在身下干,可能还要干很多次,我不可能不对你有想法,可能我又不能对你有想法,我有老公,所以我很害怕。”这些东西一直压在林依依的心里,其实她不是不给杨羽干,也不是害羞,而是害怕爱,女人是敏感,一个男人经常压在你身上干你,也许男人可以把爱和性完全剥离开来,但是女人做不到,女人的心里,爱和性一定是合在一起的一个整体。

    而且,日久更生情。

    “依依姐,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做一辈子的处女吗?你有这个觉悟吗?”杨羽认为这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对任何人而言都是如此。

    林依依使劲的摇摇头,她是个正常的女人,她有七情六欲,她更有**,何况这个年纪,对性也越来越饥渴。

    “任何人都拥有享受性的权利,没有谁可以剥夺它。”杨羽从来没有这个严肃的去讨论‘性’这个微妙的东西。

    林依依犹豫了,这种观点她从来就没有听过,可想想,又觉得很有道理:我为什么不可以有性生活?

    “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做?我听你的。”林依依是很被动的,传统思想的女人都有被动。

    杨羽一听这话,乐了,这岂不是可以调教?仔细一想,还真的事哦,林依依对性毫无所知,说白了,连比小美知道的都少,更别提紫舒了,哈哈,杨羽突然乐开了花,没想到,无心插柳柳又成荫了。

    “你跟我来。”杨羽拉起林依依的手,便往旁边的小树林而去。

    在农村,尤其是这种大山里的农村,那小树林是非常多的,一般也就几十棵树,篮球场到足球场那么大小的地方都有。

    杨羽找了棵大树,关了手电筒,而且是偏离树林小道,即使有人经过,一般也不会看见她们。林依依靠着大树上,杨羽面对着她,两人贴的很近,一只手牵着她的手。

    “接过吻吗?”杨羽问道。

    林依依竟然摇摇头,她老公王仁不仅不举,而且完全没有情趣,也可能是不举的原因,他连吻都没吻过自己的妻子,更别提用嘴去抚慰林依依的。

    有时候,林依依发春了,王仁却像死猪一样只管自己睡,林依依气得欲哭无泪,多次想过找男人,但是出于道德,以及思想的束缚,都没有迈出去过。

    夜晚树林里很清凉,凉风吹过,浑身舒畅。

    杨羽一手牵着就没离开过,而另一手举起准备去抚摸林依依的脸,林依依本能的害羞偏开了。

    “别动。”杨羽抚摸着林依依的脸颊,皮肤很滑很柔,弹性十足,摸到下巴时,将林依依的脸扶正,对着自己。

    林依依和杨羽一对视,心就蹦蹦直跳,她知道杨羽要吻她,她从来没有体验过接吻的味道,即害怕好奇又矛盾紧张。

    杨羽渐渐的把嘴巴凑了过去,整个身子也都压了过去,而右手也扶着她的下巴,林依依的瓜子脸本来就是张美人脸,更有个美丽的下巴。

    林依依眨着眼睛,想移开脸,但是杨羽的手扶着她,完全不给她移,就这样,嘴巴越来越近。林依依的眼睛也瞪得更大了。

    “别!” 林依依还是害怕得将头偏开了。

    杨羽抚摸着,哄着她:“别怕,没事的。”然后林依依又将脸移了回来,而这次,嘴跟嘴的距离已经很近了,杨羽没再给林依依的反抗的机会。

    一口吻了下去。

    顿时,林依依握紧了杨羽的手,全身都紧张起来。

    两个嘴唇碰在一起,杨羽伸出了舌头去撬开林依依的嘴,可是林依依怎么也不张,杨羽只好吻了好几下嘴唇。

    “没事的,嗯,把嘴巴张开。”杨羽吻着林依依的嘴,只是离开一点点,说完,又吻了上去。而这一次,林依依慢慢得把嘴巴张开了。

    当杨羽的舌头和林依依的舌头缠一起的时候,林依依的手握得更紧了,手心还渗出汗来。

    杨羽舔着品味着林依依的舌头,这条舌头跟三妹芸熙还是有些区别,三妹芸熙的舌头更柔和更有弹性,而林依依的舌头更有力气,这也是少女和少妇的区别吧。

    但是林依依就不同了,这是她的初吻,第一次和男人互舔舌头,出乎意料的事,她竟然能接受跟一个非老公外的男人接吻,她感觉自己不可思议。

    而杨羽的舌头很有力,舔得林依依浑身麻麻的。但杨羽很有耐心,慢慢的舔着她,不急不躁,不像表妹,舔了几下,就主动得吃着杨羽的舌头了,吃得津津有味。

    很显然,林依依现在还不敢。

    两人吻了好久,才离开,林依依也已经踹着大气。

    “说了不用怕的吧。”虽然嘴巴离开了,但是脸和脸还是紧挨在一起。林依依被吻了后,没想到的是心情突然舒畅了,似乎压抑在心中的那团欲火有了颗发泄的地方。

    林依依今天穿了件白色衬衫,样子看起来倒有点像都市白领。杨羽举起了手,准备去解她的扣子。

    “杨老师,别。”林依依伸手握住了杨羽的手,不想让他解下去。

    “没事的,放松。”杨羽尽量哄着,说服着,像是哄一个小女孩一样。林依依的手才慢慢的松开。杨羽一个一个纽扣的解了下来。

    月光如银,哪怕是黑夜里,还是能看到**的那点春色。

    沟越来越深,接着,两只胸抖了出来,农妇很少戴胸罩,又热又麻烦的东西。林依依害羞的侧过了头,任杨羽打量自己的馒头。

    林依依的馒头很大,少妇的馒头都特别大,和表姐媛熙差不多,但看起来似乎更加丰满。杨羽轻轻的抚摸了上去,捏了捏,顿时,林依依整个人身子颤抖了下。

    她的馒头老公也没捏过,没想到的事,这馒头会那么敏感。

    “杨老师,别。”林依依害羞的卷了下身子。

    “别怕,放松,没事的,我就轻轻的捏一下。”杨羽看着这对馒头,真是好馒头,白白胖胖,又有弹性,女人味十足。

    可出乎林依依意料的事,杨羽突然低头张大嘴巴将馒头含了进去。

    “啊~”

    林依依顿时叫了起来,天那,好舒服,林依依做梦也没有想到,馒头被含在嘴里竟然会如此得充满快感。

    “杨老师别吃,别吃。”林依依想去推开杨羽,低头看着杨羽的嘴巴像个婴儿一样喊着自己的馒头,顿时脸通红,可怎么推也推不开。

    杨羽这馒头一含进去,就不信林依依忍得住,要是连这都忍得住,那真的是贞洁烈女了。可是,杨羽的口技可了不得,马上伸出了舌头先是对着**舔了一圈,然后是舔着,接着是吸允着,顿时林依依发觉自己浑身无力,全身酸麻。

    “杨老师,别吃了,真的别吃了。”林依依极力去推,又缩着身子,她害怕了,她发现自己全身被舔的无力,这样下去,恐怕自己就要任杨羽为非作歹了。

    杨羽哪里理她,吃的更猛了,吸允得更用力。

    林依依这辈子都没有体会过如此舒畅的快感,可看到杨羽的疯狂的样子,她都要快了。

    “杨老师别吃了,求你别吃了。”林依依急了。

    杨羽换着馒头吃,就是不理她,而那两个**早已经挺起来,硬硬的,很大个。而且越吃越猛,直接抱着林依依吃,任林依依怎么推,怎么挣扎都没用。

    林依依开始还能忍着,可是,杨羽这一吃就是吃了十来分钟,林依依所以的底线都被吃没了,只感觉浑身酸麻全身无力。

    她知道自己彻底发春了,她想男人了,吃得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仰着头,咬着牙,双手紧紧的抱住杨羽的脑袋,完全沉浸在馒头的快感中。

    林依依似乎忘记了一切,只知道自己浑身火热,体内有股欲火活活燃气,急需发泄出来。

    杨羽顺着馒头吃上去,吃到脖子,又吃到嘴巴,吃了耳根前,然后轻声说道:“转过身去,抓着树干,然后弯下腰去,慢慢干你好吗?”

    林依依啥都不知道了,嗯了一声,喘着大气,胸口起伏,欲火焚身,不然是要溃坝了,马上乖乖的转过了身子,弯下了腰,把屁股高高的翘了起来。

    杨羽狠狠的把林依依的裤子一解往下一拉,林依依那白花花的屁股就高高翘起来,**裸的展露在自己的旁边。杨羽二话不说,知道机会难得,不能再错过了,自己的运动裤一拉。

    干完后,林依依整个人都趴在了杨羽身上,终于借到种了。

    “我说过的吧,不用害怕的,没事了吧?”杨羽抚摸着林依依的头,抚慰着她。这是林依依第一次被男人干,而且是狂干。原来,爱爱也没有那么恐怖,原来自己也是可以接受跟非老公外的人爱爱的。

    “不过”杨羽又停了下,他不知道林依依知不知道排卵期的事,如果是非排卵期内爱爱,那怀孕基本是不太可能的:“怀孕这事,都靠运气,多试试就好了。”

    这话,杨羽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林依依却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借种的事,终于迈出了第一步,有了孩子,以后就没人质疑她了。

    只是林依依纳闷疑惑的是,男人的那个家伙都是那么大的吗?林依依啥都不懂,准备下次找妹妹问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