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82章 女友的姐姐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芸熙是含着幸福的微笑入睡的,虽然心里还是胆战心惊,跟表哥接吻,算不算**呢?可眨眼就睡着了,还睡的那么香。

    不知是午夜几点,芸熙被一股尿意憋醒。

    看看屋外漆黑一片,寂静无声,芸熙就没胆了,不敢起床出去,总感觉那个变态狂就躲在黑暗中,就像《猛鬼街》那般。

    芸熙推了推杨羽,轻声问着:“表哥,我想尿尿。”

    杨羽本来睡得跟猪一样,也被表妹给推醒了,嘀咕着说道:“尿尿就去呗。”

    “我怕,表哥陪我去。”芸熙前几晚都没想上厕所,今晚怎么就想了呢。

    “困着呢,你直接去外面的阳台二楼尿下去吧,反正是晚上,也没人看见。”杨羽翻了个身子,准备继续睡觉。

    芸熙转了下眼珠,虽然阳台就在外面,而且阳台最右侧边是没有护栏的,确实可以直接蹲下来,尿下去,但是,芸熙看了看,心里还是没那么底,又推着杨羽撒娇:“表哥,陪我去吗,我怕。”

    杨羽哪里受得了这表妹的撒娇啊,只能从着她了啊:“好吧,不过表哥要抱着你尿尿。”

    “啊?不要,表哥变态。”芸熙没想到表哥这么变态,这个时候了还想占便宜。

    “那表哥继续睡了。”说着又装模作样睡起觉来。

    芸熙一见又不乐意了,可自己又快憋不住了,心想这么漆黑一片,应该也看不到吧,委屈的说道:“好吧,不过表哥不可以偷看。”

    “大黑夜的想看都看不到啊。”说着,杨羽起了身,将表妹一个公主抱,抱出了门,去了外面的阳台,走到了阳台的最右侧边,这里下面是块空地,种了蔬菜,再过去点就是林依娜家里。

    杨羽将芸熙放下,芸熙本来就只是穿了睡裙,只要脱下内裤就可以了。

    “不要动,表哥帮你脱裤子。”杨羽蹲了下来。

    “啊?表哥,我自己来。”芸熙一见慌了,怎么可以让表哥给自己脱内裤呢,多难为情啊。

    “乖,别动。”杨羽像训导小孩子一样,可芸熙毕竟初三了,哪里还是小孩子,可没想到的是,芸熙真的乖乖的站那不动了。

    芸熙的睡裙是粉色的,很萌的hellokitty,睡裙也不短,一直到大腿,很性感。

    杨羽伸出了手,顺着表妹的大腿摸了进去,芸熙一下子紧张起来,却又不敢动。杨羽一直摸了进去,直到摸到了内裤,杨羽不敢有小动作,如果这个时候,耍流氓,表妹也是拿他没办法的。

    芸熙只希望表哥快点把自己的内裤脱下来,尿完回去睡觉,可表哥偏偏慢吞吞的脱,芸熙都急死了。

    杨羽慢慢的将表妹的内裤拉了下来,虽然黑夜里啥也看不见,而且有睡裙遮掩,但杨羽感觉自己就像有透视眼般,想象着眼前的表妹的那个美丽的三角地带,跟小姨表姐一样,茂盛乌黑。

    杨羽将表妹的内裤一直拉到了小脚腕上,杨羽的心也蹦蹦直跳,他恨不得现在将头伸到表妹的大腿间的那个地方,伸出舌头去舔,可现实和理智告诉他,不能。来日方长,等追到了这个表妹,到时,让表妹自己乖乖的张开双腿让自己舔。

    定了定神,要再想下去,杨羽非硬起来不可,接着芸熙转了身,面对着外侧,杨羽从后面双手伸到腿腕上,像上次抱着白雪尿尿一样,抱了起来蹲下,只是这一次,还需要将芸熙的睡裙捞起来,以免被尿喷湿了。

    “表哥,不许偷看。”芸熙红着脸,虽然跟表哥的关系已经很亲密,但是还不至于暧昧到这种地步,连尿尿都要表哥伺候。

    “你就快点尿出来吧,哄你尿尿,嘘~”杨羽吹起了小口哨。

    顿时,芸熙的尿喷射而出,如一股清泉,哗啦啦的从二楼飞落而下,真的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啊。杨羽想象着表妹的那个小洞滚滚而出的白尿,沾染着小屁股,芸熙是个非常干净纯洁的女孩子,杨羽恨不得直接伸过去将表妹的那里舔个干净。

    幸好是黑夜,表哥啥也看不见,不然,芸熙想死的心都有了,这么大的人了还被表哥抱着哄着尿尿,多难为情,不过芸熙要是知道表哥想舔自己的那里时,不知道会是什么想法呢?

    次日是周五。

    本来杨羽打算这周末去县城里的,想打听打听下有关干货的包装和销售渠道的问题,可眼下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还是全县统考,没法子,准备抽一天时间补习下,临时抱佛脚也是好的。

    经过性奴一事,校方更关注学生的安全问题了,早上还特意集合起来吩咐一定要注意安全,放学要大家一起回家,不要走小道,遇到可疑的跟踪找村民找老师帮忙。

    学生的生命安全永远是第一位,何况那个变态狂到现在也没有抓住,仍逍遥法外,而在那个地窖密室里,更是挖出了两具尸体,一具已经成了骷髅,一具还在腐烂,而另一个女孩很幸运也活下来了,加上芸熙,此案子已经有四名受害者,更是震惊了全县。

    县里派了大量的警察来寻找那个变态杀人魔,可目前为止,那个变态杀人魔还隐藏在这个村子里,也许就是你身边的那个人。

    杨羽也一直想不通,变态狂的选择受害者的规则是什么,虽然地窖密室里遗留了很多他的指纹,但是全村有上千人,也不可能一个个匹配过来,何况这是不被允许的。

    而那个十字架又去了哪里?

    杨羽不是警察,自然也管不了那么多,也不知道那群‘可爱’的警察,掌握了多少线索,什么时候可以抓到这个变态杀人狂,也许后面还会犯案,杨羽突然想起了一部电影,韩国的《追击者》,杨羽不希望自己的表妹芸熙成为电影里那个逃出来却又被抓回去的受害者,那太残忍了。

    经过此事,芸熙也明白了一个道理:过好今天,去做想做的事,去爱想爱的人,也许明天,我就不在了。所以,昨晚,她才同意给表哥吻,她怕人死了,初吻还在。

    结果证明自己是对的,昨晚那一吻,刻骨铭心。

    课间办公室里。

    “你们俩最近几天好像不说话了,吵架了?”李若水发现杨羽和杨琳最近都不怎么说话,换了平时,这两个人,都会你顶我,我顶你一句,比她更像是对打情骂俏的小情侣。

    “没呢,你不是跟他肉麻着吗,我可不参合。”杨琳急忙说道,又偷偷瞄了眼杨羽,杨羽也正好望来,就马上把视野移开了。杨琳现在就想和杨羽扯清关系,离他越远越好,万一又偷偷给自己春药吃,怎么办?

    “不对,你们俩肯定有事瞒着我?”女人是非常敏感,一眼就看出自己的男朋友和闺蜜关系不对,她以为可能是闹矛盾了,肯定想不到,那是因为他们俩私下上了床,就怕被你发现呢。

    “没有,最近不是因为表妹的事忙吗,再说了,我有空也是多陪陪我家的宝贝女友啊。”杨羽赶紧找了个说辞,哄了起来。这不哄还好,这一哄李若水更怀疑了。

    “也没见你陪过我吧,你跟我闺蜜的时间比跟我还多。”李若水这句话绝对是实话,自从杨羽知道了杨琳脚腕的那个黑印之后,两人的关系就走近了,上次小星的事更是形影不离,确实跟杨琳的时间更多些。

    可杨琳自从被杨羽骗吃了春药被狂干了一顿后,就躲着杨羽了,也不跟杨羽说话了,弄得现在关系非常尴尬。

    “没什么,我们好着呢。”杨琳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希望能先在闺蜜面前应付过去。

    “杨羽,你是不是欺负我闺蜜了?”李若水板着个脸。杨羽听到‘欺负’两个字时,浑身打了个冷颤,还真的欺负了,而且还是大大的欺负了,是直接把她给上掉了。

    “他哪里敢欺负我啊,我不欺负他就不错了。”杨琳也闻到些不一样的味道,深怕李若水深究,自己被杨羽干的事还真不能被她知道,那样三个人都做不了朋友,只会更糟糕。

    李若水这才松了口气,杨羽看看杨琳,也松了口气,这简直就是玩无间道啊,太凶残了,老是这么一惊一乍的,玩过山车一样,这心脏病都要吓出来啊。

    杨羽放学时,吩咐了学生明天周六来补习,上午李若水的课,下午杨羽的课。只是这放学,杨羽要送两个人回家了,这为难起来,女友要送,表妹也要送啊。

    幸运的是,放学时学校里竟然遇到了李若水的二姐李若男。

    “来接若水妹妹的吗?”杨羽急忙打了个招呼,女朋友的家人那是一定要讨好的,不过对李若男,杨羽却有点怕,上次吃饭,竟然直接在饭桌上用腿勾引自己,确实出乎意料。

    “不是,我是来找你的。”李若男直勾勾的看着杨羽。

    “找我?”杨羽一脸惊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