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79章 犯罪心理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李芸熙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会如何,但知道自己凶多吉少了,她突然后悔起来,后悔没有向表哥表白,后悔没有跟表哥接吻,到现在,也只是碰了下嘴唇,她想舌吻,和表哥舌吻,她不想自己沦为另一个麻木的性奴。

    “表哥,你在哪里?”李芸熙哭了,哭得稀里哗啦。

    可杨羽却没有听见。

    因为那锄头已经砸了过去,杨羽突然感觉背后一凉,本能的一个左移,没想到的事,竟然躲过了,那锄头不偏不倚,顺着衣襟而下,好险,哪怕差分毫,可能身体就被砸出个骷髅了。

    杨羽知道面对变态狂绝对不能手软,不然死的可能就是自己,转身就直接扑了过去。两人在漆黑中扭打起来,杨羽没想到吴医生的力气还挺大,一拳挥过去,竟然还他给活活挡了下来,那吴医生一个翻身,竟然压在上面卡住了杨羽的双腿,一手肋住了他的喉咙。

    杨羽顿感窒息,眼睛都肋得充血了,急忙去抓开他的手,没想到此人力气极大,硬是没有掰开,杨羽这下急了,漆黑中寻找那跟木棒,生死关头,拿起狠狠的砸了过去。

    一声惨叫,吴医生痛得直叫,手本能的放开了,杨羽见状,一脚从下往上踹了过去。这一脚把变态狂踹得不轻,连连后退,像是肋骨断了一般,被踹到了墙角。

    这时,吴医生把地窖的灯开了。

    “杨老师?怎么是你?”吴医生感觉万分吃惊。

    “我表妹在哪?”杨羽咳嗽了几声,咬着牙,站了起来,手里拿着那根木棒,气势汹汹的走了过去。

    “什么表妹?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以为是小偷呢。”吴医生一脸迷茫。

    杨羽狠狠的过来,一把提起了吴医生的衣裳:“你这个变态狂,少他妈的装了,快把我表妹交出来?不然我废了你。”

    “杨老师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啥?”

    杨羽见吴医生一直装蒜,环顾了下这个地窖,突然发现了一扇石门:“把那门打开。”

    “那里面就放了些杂货,没有你的什么表妹。”吴医生还是装着很无辜的样子,不明白杨羽想干嘛。

    “既然是杂货,那你怕什么?给我打开。”杨羽瞪着他,吃人的样子。吴医生没有办法,就掏出了钥匙,去开门。杨羽跟在他的后门,以防他甩赖或者突然跑了。

    吴医生神色突然变了,不情愿的拿着钥匙,有点犹豫。

    “给老子快点开。”杨羽将木棒架在他的脖子上:“你敢玩花样,我就打爆你的头。”

    吴医生摇了摇头,这次是在劫难逃了,很不情愿的去开了门。

    吱的一声,房内一片漆黑。

    杨羽后门推了把吴医生,示意他进去:“把灯打开。”

    灯打开的刹那,房内的一切印入眼帘。

    赫然真的是一个杂货间?杨羽睁大着眼睛愣在那里。

    “芸熙,芸熙?”突然,地窖来了很多人,小姨大声喊着。

    吴医生没想到,连村长警察都来了,急忙上前:“村长,发生什么事了?”

    吴医生听了事前经过才缓过神来:“我是去找过刘寡妇,你们也知道,我都35岁了,但是单身着,我这不是想但是至于芸熙妹妹,我是真的不知道,我也没有绑他们,我又不是变态狂,村长你是了解我的啊。”

    难道真的搞错了?杨羽还是不敢相信,难得一条线索,竟然还是错的。这下子,大家感觉芸熙更加危险了。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杨羽本以为这次能找到表妹,谁知道吴医生竟然不是那个变态狂。

    杨羽懊悔的冲出了地窖,冲出了屋子,对着天空,大喊:“芸熙,你在哪里?”回声震撼在山谷。

    芸熙到底在哪里?怎么去找她?所有的一切可能性,充斥在杨羽的脑海里,大脑疯狂得旋转着,想着自己以前看过的那些破案侦探剧,如今这一切发生在现实里,却突然发现自己慌了,如果我是变态狂,我会怎么做?

    这个问题充斥在杨羽的脑海里,杨羽突然像学校奔去,如果我是变态狂,大白天的,我在哪里下手,我又该怎么抗走她而不被人发现?

    杨羽顺着学校放学的路重走了一遍,到了那个分岔路,这里就是平时走大路还是捷径的路口,杨羽知道表妹一定是走了捷径,那时大路会有很多人,变态狂压根没有机会下手。

    杨羽顺着小道继续走着,这条小道很空旷,没地方可以藏人,也没地方遮掩,如果我是变态狂,我肯定不会在这一带下手。杨羽继续行走着,一直走到了桃花源。

    “能下手的地方只能是这里了。”杨羽自言自语着,根据美剧《犯罪心理》《犯罪现场》等学来的那点皮毛,杨羽寻找着脚印和踪迹。昨晚下着毛毛雨,桃花源没什么人来,也不至于把脚印冲没了。

    杨羽寻找到了两排脚印,在一处非常多,并且在这里停了:“估计这里就是当初表妹被绑的地方吧。”杨羽抬头看看四周,桃花树正好遮掩了路,远处大山即使有人也估计看不到。

    如果是我,这里绑了她,然后会往哪走?一定会选择一条路上,山里,田里的村民都看不见的路,杨羽环顾着四周,尝试了各种路,都觉得不合适,突然,想到了那条小河。

    这条小河也就在桃花源附近,因为河是凹陷进去的,很容易遮掩,顺着河岸的话,视野会被挡得更厉害,杨羽如此一想,就朝着小河而去,果然,又发现了些脚印。此脚印深了许多,估计是变态狂当时抗着三妹。

    杨羽顺着小河往上,在一些石头上分明的看见一些黄泥的脚印,幸好这里是农村,都是黄泥地,很容易留下脚印。顺着小河往上,寻找脚印的丝毫踪迹,右拐出了河,才发现这里零星坐着些荒房,基本都是无人住的老房子,同时这几座房子也是浴女村前山最上面的房子了,再往上就只剩树了。

    到了第五座房子的时候,已经有人住,此户人家杨羽不算认识,但其女儿还在上小学,家里还有弟弟妹妹,还挺热闹,怎么看那村名都不像是变态狂的样子,如果变态狂要悄悄躲过这些人的视野,是很冒险的事,除非是晚上。

    杨羽询问了几句,尤其是小孩子,他们都摇摇头,都说没看见有人昨天放学后扛着东西路过。杨羽抬头望了望,决定把目标就定在刚才路过的那四座空房子里。

    到第二间房的时候,杨羽在后院发现了脚印,其纹痕很像桃花源那些脚印,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上。

    农村的老房子不仅很荒凉,还透着股寒意。

    杨羽小心翼翼,贴着墙壁,一间一间房的查过来,那开门声都是吱吱的,哪怕是大白天,都是毛骨悚然,杨羽在其中一间房的门槛上,看见了些黄泥印,一下子就警觉起来。

    推门进去,里面光线很弱,整个房间都是空空的,但杨羽还是发现了一个特别的地方,衣柜,唯独这个衣柜没有蜘蛛网,似乎常有人用。杨羽打开了衣柜,赫然是一道楼梯,又是往下的楼梯,又是地窖。

    这次,杨羽不敢怠慢了。

    和吴医生那很像的地窖,漆黑,寂静,似乎黑暗中,也有个人,瞪着双眼在看着杨羽,杨羽深呼了口气,额头早已经泛出汗珠,心也是扑通扑通的直跳。

    这一次,是来真的了,是真正的跟变态狂战斗,杨羽也有些心慌,变态狂都是神经病,真正的神经病。

    地窖扑鼻而来的臭味,像是什么腐烂的尸体,杨羽不惊捂住了鼻子,心想什么东西这么臭?可漆黑的地窖又啥也看不见,只能摸索着前进,等那杨羽眼睛适应了黑暗,才发现,前方似乎也有个房间,还泛出丝丝的微光。

    杨羽兴奋的二话没说,就飞奔而去。

    李芸熙又听见了外面一些声音,她很害怕,知道那个变态狂又来了,这次会不会是搞自己?会不会也把自己脱光绑在十字架上,然后将十字架倾斜着靠在墙壁上,将那根又黑又脏的**子塞进自己的嘴里,李芸熙哪怕只是想想都感觉恶心极了。

    不要,不要,我不要吃那个东西,李芸熙心里嘀咕着,不敢去看那扇门,可门第三次被打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