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70章 村花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今夜又有很多女人因为杨羽而无法入眠。

    留守妇女赵迎还是一直没有她老公的消息,自从被杨老师强行上了之后,心里就乱了麻,即矛盾不应该背着丈夫在家里偷汉子又无法忍受身体的那种饥渴。小美还是趴在地板上,看着妈妈独自一人啊啊得叫着,她知道妈妈又想杨老师了。

    而紫舒的姐姐紫颖也一样一直等待杨羽的消息,每次想开口问妹妹,又不敢问,想让妹妹送封信,又没那个勇气,但她知道自己犯了单相思,而且还不轻。

    连林依依都辗转反侧,想找杨老师借种,又迈不出那一步。

    不过,最纠结的还是杨琳了,昨天中午误吃了春药,被杨羽开了苞,可他却偏偏是自己好朋友的男朋友,杨琳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自己的闺蜜,告诉她我跟你男朋友上过床?如今三人的关系非常微妙,虽然杨琳没想过和杨羽怎么样,但终究这个男人破了自己的处,还把自己搞了近两小时,你说对他没点想法那是不可能的,这越想脑袋就越乱,哪里还睡得着?

    如今这战斗又加入了一个人,李若男,因为嫉妒,嫉妒妹妹找了个这么让自己难堪的男朋友,也不知道会搞出什么事。

    嫉妒,又是人性的原罪之一。

    周日,又是个晴天,乡村的天气都是那么的好。

    不过,今早,杨羽决定去趟教堂,而小姨表姐妹门,要去山上以及后院把成熟的蔬菜都给割回来,然后洗净,趁着大太阳,下午可要晒起来了。

    等晒干了,就要去趟县城想办法推销出去了。

    教堂每周日都会进行授课传业,而每周三晚上大家也会聚集一起祷告。

    教堂位于小姨家上面,不太远,是基督徒自己捐建建立的,上面是个非常大的红色水泥十字架,而大门上贴着副显赫的对联:无穷福乐倾于世,不尽灵恩赐于人;横批是:神爱世人!

    “神爱世人?呵呵”杨羽自言自语的嘀咕着:“今天我就来看看你这个神怎么个爱法?”

    庄严,和善是进入教堂时给杨羽的最深刻印象,这里聚集了几十个人,规模还不小,中年人和老人居多,年轻人极少,还有就是大人带着小孩子来的。

    杨羽进来的时候,众人纷纷看着他,因为他是新面孔,但是大家又都认识他。

    茫茫人海中,黑压压的一片,却有个人如同黑夜中的萤火虫,那么闪亮,那么冷眼高贵。杨羽做梦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来教堂。

    “你也有兴趣来听神的 教诲吗?”

    杨羽自然是坐到了她边上,还没等开口,她先开口了,对于杨羽的突然到来,她同样吃惊,因为她知道,杨羽是位无神论者。

    “不,我罪孽深重,是来忏悔的。”这句话杨羽当然是开玩笑,随口说说的。

    但那女人却转头看了看杨羽,很严肃的说道:“你确实罪孽深重,早就该来了。”说着就正襟危坐,听着台上二长老的传业。

    杨羽勉强一笑,而身边的那个女人就是自己的同事,冰艳美人冷萧雪。

    教堂很宽敞,光线非常好,窗户都比较高,玻璃上贴了些透明膜片,膜片上有彩印,都是些基督有关的事迹图片,比如最后的晚餐,耶稣治病驱魔等。

    教堂的正中央有颗奇怪的树,并非圣诞树,这也是杨羽疑惑的地方,这棵树形状类似五边行,像一个长方形上叠上一个三角形,看起来就故意有人修理成这个样子。

    这棵树枝叶茂盛,根枝明朗,杨羽感觉像在哪里见过,却又想不起来。

    “今天给大家讲的是犹大的背叛。”二长老接替了大长老的职务,也背负起了授课传业的责任。

    杨羽今天就是来听课的,顺便拿着那本《圣经》观摩观摩,除了文字有股浓浓的踪迹味道外,上面的很多事迹就跟中国古代的神话故事没多少区别,还不如大禹治水来的真实。

    二长老在讲着犹大为了三十块钱出卖耶稣的事,这犹大简直就是十恶不赦。

    当年大祭司其实给了犹大三十个金币,那是金币啊,贪婪的犹大岂会受得了如此诱惑?就出卖了耶稣,之后犹大后悔了,就自挂东南枝去了。

    而那三十枚金币其实并没有还给大祭司,消失了。

    犹大为什么背叛耶稣?而那三十枚金币去了哪里?也一直是学者爱研究的事。

    “当年,那三十枚金币非常特殊,是大祭司专门找人定做的,传闻金币的正面是圣城耶路撒冷的圣墓教堂的图案,而背面是个奇怪的图案,这个图案到底是什么意思目前也是未解之谜。”

    这段话,引起了杨羽的兴趣,心里想着不会那么巧吧,这冷萧雪的嫁人条件就是三十枚金币,她不会是信基督入了魔,才提出这么诡异的征婚条件吧?

    杨羽偷偷转过头,瞄了眼冷萧雪,见她神色淡定,还是一贯的面无表情。

    冷萧雪的神色是非常淡定,但是内心早已经激情澎湃,为什么她要提出三十金币的征婚条件?不,其实那是命,就跟当初紫霞仙子寻找那个能拔出紫青宝剑的意中人一样。

    冷萧雪要的这三十枚金币,可不是普通的金币!

    “下面,我给大家画下那三十枚金币背面的图案!”二长老拿了粉笔,便在黑板上画了起来。杨羽翻着《圣经》, 想看看大长老临死前让他看的那一章到底讲了什么。

    看了没两句,杨羽无意间,抬头瞄了眼二长老黑板上画的图案,没在意,就又准备低头看圣经,突然,杨羽脑中一闪,似乎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猛的抬头望向那个图案。

    “你慌什么?”冷萧雪似乎观察到了杨羽的异样。

    杨羽脸色苍白,结结巴巴说着:“没,没,我突然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这本圣经就先借给我看看吧。”说着,杨羽就走了。

    刚出了教堂,杨羽就迫不及待的去看自己左手掌心的那个黑色印记,一滴冷汗顺着脸颊而去,这个黑色印记的图案分明和二长老画的犹大背叛耶稣的三十枚金币的背面图案,一模一样!

    真的一模一样。

    “到底谁在玩我?”杨羽抬头看了 看教堂顶上的那座十字架,仿佛订在十字架上面的耶稣真恐怖的看着自己,顿时打了个冷颤,和神爱世人四个大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杨羽出了教堂并没有选择回家,而是又去找一个人:刘安国,就是和刘寡妇的丈夫曾经结怨的那个人。

    刘安国住在村子的北面,北面是山坡,地势也是最高的。

    这里又是一座老房子,这座老房子跟白雪的老房子差不多的久远和大小,只是远远没有那的生机,甚至更阴森。

    老房子的大院外,一个老人在坐在摇椅上,悠闲地晒着太阳。

    杨羽绕到了后面,在西头敲了敲门:“刘叔叔在吗?”

    半响里屋还是没有人响应。杨羽就绕道了侧边,发现了一帘窗户,窗户上糊了纸,于是就准备贴着窗户通过糊纸的小洞往里望去。

    杨羽望进去,房子里面黑乎乎的,移动着视角,突然她看见了一个女人,不,是女人的背脊,**裸的背脊,她没有在洗澡,也没有在换衣服,就那么坐在漆黑的里屋里。

    而印在杨羽眼里的是一张奇怪的背,顿时毛骨悚然的恐怖,突然,漆黑中里屋的那个女人转过了身,瞧向了杨羽,两人四目对视。

    啊~

    杨羽被吓了一跳,连连后退,浑身哆嗦,喘着大气,刚才和那个女人对视的刹那,吓得魂都没了,她,她,她背对着我怎么知道我在偷看她?

    正午的阳光很猛,屋外很明亮,但是杨羽却再也不敢贴近那扇窗户了,吓的只想走,可刚转身,又迎面撞到一个人身上。

    啊~

    杨羽又被吓了一跳,又是本能的后退。

    “哎呦,这不是杨老师吗,一惊一乍的干嘛呢?”

    这抬头一看,这不是彩儿吗?浴女村 第一**潘彩儿,杨羽怎么可能会不认识?杨羽进村的第一天,第一个碰到的女人是杨琳,这第二个女人就是主动来搭讪的村妇潘彩儿了。

    “原来是彩儿阿姨啊?刚才”杨羽见了大活人,才定了定神,最近老是被人吓,神经都快衰弱了。

    “什么阿姨?叫姐姐。”潘彩儿说话发爹,眼睛是火辣辣的看着杨羽。

    “我是来找刘安国叔叔的,不知道他在吗?”

    “你找我老公啊?哎,可惜了~”潘彩儿说到可惜的时候,神色非常的怪异。

    老公?杨羽一愣,刘安国是潘彩儿的老公?那杨羽和李若水在桃花源约会,当时这潘彩儿就是和明叔在偷腥,原来被戴了绿帽子的人就是刘安国?

    “那你老公在吗?”杨羽问道。

    “我老公失踪都快一年了。”潘彩儿轻描淡写的回答。

    “失踪?”杨羽瞪大了眼睛,不会这么巧吧,我刚找到了条线索,就断了?可转头杨羽又想想不对,潘彩儿在说谎,杨羽记得第一天进村时,问完路后,有个村妇笑她别看老公知道,潘彩儿笑着说不怕,那显然那时她老公还是在的啊。

    到底哪句话才是真话?杨羽知道,这潘彩儿非常可疑。

    “什么时候失踪的?当时报警了吗?”杨羽故意装着镇定,不想马上揭穿她的谎言,他想听听这女人到底玩什么花样。

    “去年三月份,报了呀,警察登记下就走了。”潘彩儿漠不关心的说着,似乎这事压根不关她的事一样。

    去年三月?杨羽心里嘀咕着,马上就反应过来,呀的,这时间不对啊,去年三月,刘寡妇的丈夫还没死呢。

    “杨老师,要不,进屋坐坐吧?人家一个人。”潘彩儿笑着,笑得很淫荡。

    “不,不,不。”杨羽是连着说了三个不字,又使劲摇头,脚步已经开始后退了:“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杨羽吓的一溜烟跑了,他最怕这种**了。

    潘彩儿笑着看着杨羽的背影,神色慢慢怪异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