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64章 阁楼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你这阁楼倒也清静。”杨琳已经困得不行,见到这么个温馨的小房间,第一次来的她就喜欢上了这里。

    这房间的布局杨羽是特意装饰过的,给女人一定要营造一个温馨和充满安全感的氛围,她才会放松警惕。

    “你就安心睡吧,我改下作业,在我这,保你不做噩梦!”杨羽并不打算离开,因为他也喜欢这里的清静,顺便改下作业也不会打扰到杨琳,万一杨琳真的做了噩梦,自己还能安慰下她。

    杨琳其实也是这么想的,自从开始有了噩梦,她就很害怕一个人睡,有杨羽陪着她反而觉得很有安全感,想当初,她对杨羽那可是相当避讳的,见了他就会骂一句:大色狼。

    杨羽坐了下来,顺便摸了下口袋,发现那瓶假的‘欲仙死’还在,就顺便拿出来摆到了桌上,当是纪念品了。

    “你这是什么东西啊?”杨琳是准备睡的,见杨羽拿出瓶东西,里面装了些粉末,就好奇的问了句。

    “这个”杨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给她听,说是春药?现在它又不是了,那说它是什么呢?杨羽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了,说白了,现在就是些很普通的植物根粉末而已,不好解释,就随口说道:“这个,有助于人的睡眠,减轻人做噩梦!”

    杨琳一听有助于睡眠,就拿了过来,拧开瓶子,闻了闻:“有陈皮味!”说着,伸进小指头,沾了一点就往嘴里塞,尝了尝味道,总感觉怪怪的。

    杨羽自然不会去阻止,反正这东西吃不坏人,你爱吃就吃呗,也就没多想。杨琳然后就睡下了。

    李若水还在家里吃着饭,要是知道现在她的男朋友正和自己的闺蜜独自呆在一个阁楼里,会做何感想?

    春天的中午,温暖和煦,沁人心脾。

    本来杨琳是想把外裤也给脱了睡的,可杨羽在,就只脱了外套,穿了件背心,盖着舒适的被子就睡过去了。

    突然,只是过了两分钟而已。

    杨琳感觉身子有点莫名其妙的变化,炽热起来,这本就不太正常,更不正常的事,那幽谷深处竟然泛出丝丝的清泉,开始倒也不关注。

    时间,滴答滴答得又了三分钟。

    这时,杨琳全身都热了起来,那幽谷深处的甘泉比之前更猛了,几乎都快湿了内裤,杨琳慌了乱了,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饥渴了起来,心想:我发春了?

    杨羽被杨琳的突然坐起吓了一跳,见她额头全是汗,脸色异常,急忙坐了过去:“又做噩梦了?”可杨琳一见杨羽,就像见了鬼一样,急忙缩到了床脚,眼睛盯着那瓶中药粉末,惊恐的说道:“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

    “什么什么?”杨羽莫名其妙,难道不是做噩梦?可看她那惊恐的样子

    “你那瓶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回答我!”杨琳的汗汁流得更厉害了,尤其下下体那幽谷她感觉自己控制不住,再这样下去,她会发狂。

    杨羽转着眼珠,突然,反应了过来,杨琳发春了?再仔细一看她的样子,胸口起伏,小背心间的那条乳沟一抖一抖,喘着大气,额头渗透着斗大的汗珠,两腮通红,咬着嘴唇,看起来十分痛苦。杨羽偷偷瞄了她的双腿,杨琳双腿紧紧闭在一起,似乎像是憋着尿,快忍不住喷射出来的样子。

    看到女人这个样子,杨羽的兽欲突然就来了,一只发春的母猫在你面前,你能顶得住?

    可杨琳不仅仅是自己女朋友的闺蜜,也是自己的好朋友,而杨琳吃下欲仙死也完全是意外啊,杨羽做梦也没有想到,这崔情花是真的,差点就给扔了。

    如果说杨羽现在恨一个人的话,他只恨那只公鸡,不,是爱死那只不举的公鸡了。

    “那可是你自己吃的,我又没”杨羽赶紧推卸责任,这完全是意外啊,连他自己都已经认定这欲仙死是假的,这完全是阴差阳错啊。

    “回答我!”杨琳咬着牙,对自己身体的激烈反应有些恐惧,额头的汗珠顺着脸颊而下,那里汹涌而出,已经势不可挡,她很害怕杨羽给她的答案。

    杨羽咽了口气,脸色也不好看,尴尬的说道:“是是春药。”

    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杨琳的心都碎了,果然跟她自己猜一样,这是她最不想要的答案。

    “你给我吃春药?我是你好朋友啊,是你女朋友的闺蜜啊。你竟然”杨琳恨不得抽杨羽一顿,心想着真是人面兽心,一点不假,自己这般信任他,他竟然骗自己吃了春药,还说是有助于睡眠?

    杨羽是哑巴吃黄连啊,一脸无奈,心里也是极度矛盾,确实起初是想给这杨琳下药的,但是现在,杨琳说的没错,她可是李若水的闺蜜啊,连女朋友的闺蜜都不放过,真是禽兽!

    杨琳知道呆在这里,肯定会出事,自己已经是极力在控制欲火,那私处涌现出来的蜜汁已经把整条内裤都湿润了,浑身每个细胞都炽热,**硬挺得生疼生疼的,杨琳都想哭了,她害怕,她害怕现在见到一个男人就会扑过去,身体太饥渴太需要满足,已经不是她的理智可以控制。

    “你还好吧?”杨羽试探性的问了句,只是也想知道下这欲仙死的药性如何。

    “滚开!”杨琳吼了一声,扯上外套,急忙穿了鞋,就飞奔出了房间,只听见轰的关门声。

    好狂野的一个女人。

    静,房内又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杨羽瞧了瞧刚才杨琳坐的那块被单,竟然有些湿润的影子,无奈摇摇头,以后想在搞杨琳可就难了,不过,眼下杨羽担心的是这杨琳可千万别去女朋友李若水面前告密啊。只是瞧了瞧那瓶欲仙死,急忙拿起来放到了抽屉里,并上了锁。

    远处的学校传来了学生玩游戏的欢笑声,杨羽转头瞧瞧门,纹丝不动,心想看来杨琳是不会再回来了。

    李若水走在回校的路上,想着刚才父亲大人的话,让她抽空带杨羽回家吃饭,感谢他上次救了自己女儿一命。可要是李若水知道,自己的男朋友骗自己的闺蜜吃下了春药,那又会做何想法?至少这顿饭,杨羽是吃不了了。

    杨羽突然觉得自己没了心思改作业,自从上次被那条怪虫咬了后,现在他的欲火越发强烈了,尤其是到了晚上,更是充血的厉害,上周把林依娜整整搞了一个晚上,从来没有这么般持久过,林依娜是**接连不断,求饶不知求了多少回,失禁了多少次,天快亮时,全身酸得走都走不动,林依娜是怕了杨羽了,这周就没敢来找过他。

    这一旦起来了,想软下去,就难了,不冲个冷水澡还真不行,这种事,杨羽也是又爱又恨,特别是在上课的时候,有几次就是硬了起来,那个尴尬!

    而现在,想偷偷去把紫舒喊过来那显然是不切实际了。

    就在杨羽也为自己的欲火无处发泄而郁闷时,传来了敲门声,杨琳难道回来了?

    急忙兴奋的奔去开门!

    门外的场景,还是让他大吃一惊!

    来人难道不是杨琳?那会是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