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63章 花开了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两天后。

    催情花彻底熟了,果实咚的一声自己掉了下来,就像男人的两个蛋,只是没那么大。杨羽又把那种子重新种了回去,洒了点水,放了一点点的灰。

    将那母株没死之前彻底带根拔起,洗干净,然后淘了些米,洗干净米,将那米水收集过来,将整株催情花泡浸。

    浸泡米水里的时间非常重要,不能太长也不能太短,长了催情根中的催情素会散失掉,短了,又不能完全发挥催情素的功效,杨羽不得不佩服古人的牛叉,这些方法都是怎么试出来的,也佩服自己大学看的那本中药野书《五十二病方》。

    中药,博大精深啊!

    泡了半个小时,杨羽将催情根拿出来,放在太阳下面晒,要在烈日下晒上几个小时,彻底晒干晒枯,将水分都晒出来,最后一道程序,是磨成粉。虽然这催情花是春药欲仙死的主要成分,但还少不了几样催化剂:陈皮,生姜。

    这俩药物农村非常常见,平时也有食之。

    杨羽将催情根和陈皮生姜用柴刀剁碎,然后就让石头吭里,用石头砸和磨成粉末,后面只需要当泡茶喝就可以了。

    “表哥,你在干么呢?”三表妹放学回来了,看见杨羽表哥在家门口的台阶上磨着东西,就好奇的问。

    “秘密!”杨羽邪恶地一笑,这可在制作春药,要是被这三表妹知道,那人品就败光了。

    “我看是中药,我可以喝吗?”三表妹芸熙睁着那双清澈清纯的大眼睛,很纯很天真的样子,杨羽看着就喜欢,芸熙是真的呆萌纯。

    这东西你还真不能吃,你要是吃了,那可要**给表哥了,杨羽心里邪恶的想着,嘴上却说:“你不能吃哦,宝贝。乖!”杨羽早就把三表妹当小孩子一样宠着了,而三表妹也喜欢被表哥这种宠着。

    “表哥,这几天放学,我感觉有人跟踪我。”三妹皱着小眉头,那样子也特别可爱。杨羽已经四天没有跟她一起放学回家了。其实这种事,表姐和三表妹以前都遇到过,村里常有些变态狂跟踪她们俩,有时候在没人的路上突然就冒出来吓你一跳,有些更过分,直接动手动脚,三妹都快都阴影,所以很多时候,她对男人都是提防着的,除了表哥杨羽。

    她对自己的表哥那是绝对的放心,杨羽要是知道表妹是这种想法,估计会去教堂忏悔了。这村里,就属杨羽对三妹最有坏想法了。也许有一天,这春药就给这三妹吃了。

    杨羽那是一肚子坏水啊,你芸熙竟然这般信任?

    “没事,有表哥在呢!”杨羽伸手摸了摸芸熙的小脑袋,那头秀发乌黑又柔滑又漂亮:“哪个变态敢碰我的宝贝,表哥揍死他!”

    芸熙一听,顿时紧凑的眉头就疏开了,眯着眼萌萌的笑了起来,露出两个小酒窝,那小酒窝真是动人极了。

    杨羽这时,故意把一侧脸凑了过去:“来,亲表哥一下!”

    “不要,不要!”芸熙笑着撒着娇,她最喜欢跟表哥撒娇了,虽然自己也不知道亲过表哥多少次了,也不知道被表哥亲过多少次了。

    “这里又没人,你就亲一下呗,就一下!”杨羽看了看四周,路上,旁边确实都没人,每次,他都是这样哄着三妹亲自己的。

    芸熙还真的看了看四周,真的没人,有点犹豫起来了,正想凑嘴巴过去亲杨羽,这时。

    “表哥,你又想占三妹的便宜啊,真不害臊!”二表妹李雅熙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刚才的对话她可是在里屋听得清清楚楚。三妹一看是姐姐,她可是不比杨羽怕这个姐姐,红着脸跑回楼上去了。

    杨羽一看二妹,这个最让他头疼的二表妹李雅熙,不仅仅只是她嘴里伶俐,而且这丫头总是有意无意的一针见血的把杨羽的内心看得一清二白,杨羽那满肚子的坏水,在这二妹眼里,那是清清楚楚啊。

    杨羽有时候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遇上克星了,看了眼二表妹,只能学乖,笑着说道:“有二妹在,表哥哪敢欺负三妹啊!”

    三妹雅熙白了杨羽一眼,她才不信表哥的嘴角呢,见他在磨着东西,就又随口说了一句:“杨羽你磨着什么呢?难不成是春药?不会是想向三妹下毒手吧?”

    噗~噗~噗!

    杨羽一听,当场就吐血身亡了。恨不得想骂句:你呀的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这你也能猜出来?

    二妹皱了下眉头,见杨羽瞪大着双眼,一脸无语看着自己,又加了一句:“表哥,你不会被我说中了吧?要是干了坏事,半夜小心鬼敲门哦!”

    杨羽只能傻笑着:“表哥是那种人吗,上哪搞春药去,再说了,我要那东西干嘛。”

    二妹又瞧了瞧,然后回屋准备烧饭去了。

    杨羽额头都渗出冷汗了,这二表妹太可怕了,肯定是上天派来监视自己的,以后得躲着她点,可惹不起啊,便继续卖力得磨着那根催情花。

    半小时后。

    传说中的欲仙死终于制作完成了!

    欲仙死:欲仙欲死,醉生梦死!

    人生就应该如同《感官世界》那般醉生梦死啊!

    杨羽拿了个小玻璃瓶,将欲仙死的粉末都装了进去。在杨羽还不能百分百确定这株植物是崔情花,这个制作过程能否真的配制成功之前,是不能随便拿人来做实验的,必须找动物。

    杨羽马上就想到了家里的那只公鸡。这头公鸡,已经很久没有搞母鸡了,家里的母鸡都很久没浮小鸡了,杨羽就准备喂它吃了。找来些剩饭,洒了些粉末在那剩饭上,然后就扔给公鸡吃了。

    公鸡一看,吃的来了,就拼命啄了起来,杨羽就一直跟着它,就想看看它搞不搞母鸡。这段时间,杨羽可是比谁都急啊,等待了这么多周,把所有的希望都放这上面了,可别让哥失望。

    可过去都快五分钟了,这呀的公鸡还要找蚯蚓吃?

    “我说你倒是去搞母鸡啊,这么多母鸡你不搞,你脑子被驴踢了?”杨羽那个急啊,见这公鸡毫无反应,能不急吗?只好对着公鸡自言自语,可这是对牛弹琴啊,公鸡哪懂你杨羽的话?

    又过去了十分钟,杨羽知道没戏了,这压根不是什么崔情花,是自己太无知太自以为事了,但杨羽并不准备放弃,回鸡圈赶了几只母鸡出来。

    让公鸡和母鸡呆在一起。

    “我看你搞不?送货上门你都不搞?你脑子真被驴踢了?”杨羽觉得自己要是那公鸡,天天跟堆母鸡一起,那日子是多么幸福啊,可这公鸡除了探着脖子瞧瞧这瞧瞧那,偶尔去啄啄菜叶挖挖蚯蚓外,呀的,理都不理那两母鸡。

    “你呀的原来也是不举啊,你还不如林依依老公呢,我呸~”杨羽那个火。

    半小时过去了,该发挥的药力早发挥了,一般这东西,进了肚,入了血液,五分钟绝对能见效。

    杨羽知道自己错了,像只斗败的公鸡,只是突然他发现自己讨厌起这只公鸡了,虽然这公鸡压根就没得罪过他。

    手中握着那瓶被自己吹得神乎其神的‘欲仙死’,恨不得扔得远远的,叹了口气,还是不舍得,顺手放入了口袋。

    又到了周五!

    杨琳今早就看见她一眼的黑眼圈,自从得知杨琳的那个‘秘密’后,两个人的关系突飞猛进,倒成了好朋友。

    “又做噩梦了?”杨羽轻轻问道。

    杨琳点了点头,看她神色确实很差,看来这噩梦又开始折磨她了:“好像就被诅咒了一样,我以前也没什么坏事,老天为啥就这样折磨我!”

    杨羽本想抱抱她,抚慰下她,不过自己的女朋友李若水也在,就不敢这么做了。

    “你们俩,背着我说什么悄悄话呢?”李若水跟杨琳也是一对好朋友,甚至可以说是知己了,看一个是知己一个是自己的男朋友说悄悄话,虽然心里是很放心他们俩的,但嘴上。

    “我们再聊那晚你们在洞里过的一夜,杨羽老师又没把你干得哇哇叫啊?哈哈”可办公室里可没人敢拿李若水和冷萧雪这两个人开玩笑,唯独杨琳敢,因为关系好。

    李若水想起来那晚确实差点就被杨羽给开苞了,顿时一阵脸红:“看我不收拾你!”

    “你敢收拾我?小心我抢你男朋友!嘻嘻”杨琳起初是不喜欢杨羽的,甚至有点讨厌,谁让他偷看自己洗澡和身子。

    但是这水鬼凶灵的事,一直缠着杨琳,这事,谁也不能说,精神压力非常,还常做噩梦,上次水库边的离奇遭遇也就杨羽知道,这几乎成了两个人的秘密。而且,她把这个‘诅咒’解除的希望也全放在了杨羽的身上,所以渐渐的也就不讨厌他了,关系也就好了起来,现在和杨羽以及李若水都成了最好的两个朋友。

    杨琳要是知道这杨羽之前还准备拿她当‘欲仙死’的实验品的话,一定会气得死去活来。

    午休时,杨琳困得找杨羽要了去阁楼的钥匙,准备午睡,杨羽也陪她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