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62章 苍白之脸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杨羽回家就迫不及待的上楼查看那朵助情花了,果实更大了,按这推测,过两天就可以熟了。

    催情花的生命周期很短,一般就一来个月,而且开花结果后必死,这点类似竹子。杨羽想趁着春天还没完全过去,也许还能赶上再种上一轮。

    如今只能再等两天,杨羽早就想找妞妞试试这药性了,据记载非常凶猛。杨羽也分析过找谁做此春药的试验对应,想来想去,杨琳最合适,理由是两人很熟,也算好朋友了,对好朋友下手,好朋友还不至于告自己强_奸吧?

    本来是想给林依依的,但杨羽想想算了吧,这借种之事是你们求我,凭什么最后反成了我跪下来想破点子求你了?虽然林依依真心的很正点,这种女人,可不像自己的高中同学谢秋秋,你想搞就能搞的。

    也想过找姬茗下手,眼下,此妞最烈,如果连她都能被这春药驯服,那天下真没女人搞不定了,杨羽想想都兴奋。

    可今晚,杨羽还有其他的事要做,水鬼凶灵的事,还没过去,杨羽准备去趟刘寡妇家,问问有关去年她丈夫遇险的事。

    刘寡妇自然也听说了有关张阳绑架李若水找杨羽出恶气的事,别人不知道为什么杨羽怎么就惹上了这群地痞子,但刘寡妇很清楚,那都是因为自己。所以刘寡妇就更感激杨羽了,经常会送些蔬菜鸡蛋来给杨羽。

    小姨当然也知道这刘寡妇的日子不比自己好多少,这样一来一往,还真没想到,原本是冤家的两个家庭,竟然,和好了,关系还不错,村民们很不解,唯有爱能解恨。

    “刘阿姨在吗?”杨羽也没多想,大门开着,也就一步跨进去了,没想到。

    刘寡妇家平时压根没人敢来,因为在农村,迷信,这寡妇就意味着克夫,再加上住的地方又在偏南的村口,再往南就是田地了,所以平时很少有人来串门,就算有来的,那也是类似张阳这种痞子或明叔这种色胚子。

    所以,这刘寡妇洗澡也就没多大顾忌,这不,就直接在灶前坐在大木盆里,**裸的就洗起来了,而她的儿子笨二牛也在一边玩耍。

    农村哪什么敲门不敲门的,大家都很友好,见大门敞开着,杨羽就直接进去了,这一看,不得了。

    刘寡妇的两只**在挂在外面,双腿张开,黑呼呼的一片三角区,这熟女跟少女就是不同啊,那黑压压的一片,真是恐怖,虽然杨羽不是第一次见刘寡妇的这酮体了,但上次情况特殊,两个人都不会往那方面去想这些问题,但这次不同了啊。

    如果只是让杨羽看见自己在洗澡,刘寡妇倒也不难为情,自己又不是什么黄花闺女,何况杨羽不是第一次看了。

    但问题的关键是,刘寡妇正伸着手爱抚自己的私处,一年没被男人滋润,如虎的年纪谁忍受得了?刘寡妇平时就靠自_慰熬过去,谁知道今天来了劲,趁着洗澡就爱抚起来,这一爱抚就一发不可收拾,就上了瘾,连自己都控制不住。

    结果,**了。

    可就在**的这瞬间,杨羽跨步进来了,正完全看到了刘寡妇整个**的场景,刘寡妇像只叫春母狗,张着嘴巴,脸色泛红,发出哇哇的叫声,而双手伸到木盆的水中,拼命得抚摸着自己的私处,喘着大气,额头泛着汗珠。

    刘寡妇看到杨羽进来一脸惊愕地看着自己时,那神色就像见了鬼似的,没了魂,才反应过来,自己这般场景,这脸真是丢到家了。

    “是小羽啊,我马上去穿件衣服!”刘寡妇想死的心都有了,勉强挤出一丝尴尬的微笑,急忙起身,连拖鞋都顾不上穿,就往里屋跑。

    “呼~”杨羽长嘘了口气,刚才也是吓了自己一跳,刘寡妇比自己大很多,怎么说,也是长辈了,看到这种事,多不好意思。杨羽看了看,笨二牛正在水缸旁边玩着水。

    “二牛,玩什么呢?可不可以告诉杨哥哥?”笨二牛才十来岁,又傻了,杨羽自然换成哄孩子的语气,不过,自从上次杨羽在医院救了这娃一命后,这笨二牛对杨羽就很是亲切。

    笨二牛自从傻了后,就不怎么说话了,也怕陌生人,每次看见陌生人,总是有一种异常的眼神看别人,好像在他眼里,‘人’才是只怪物,他唯一不怕的人就是他妈和杨羽。

    笨二牛转过了头,嘴中说着:“鱼,鱼,要死了。”杨羽这才发现,笨二牛眼中含着泪,这让杨羽大为吃惊,看看水桶里的那条鱼,确实已经奄奄一息,都快翻过白肚皮了,唯有那嘴巴还一张一合,做临死前的求生挣扎。

    可笨二牛,一个傻子,为一条鱼的死活难过哭泣?

    这时,刘寡妇从里屋出来了,已经穿好了衣服,很整齐,也将洗澡水端去倒了,看着杨羽,一脸尴尬:“小羽,来这有什么事吗?”

    “也没啥事,来看看笨二牛。”杨羽来当然有事,但提及别人死去丈夫的事,那是伤疤重提,总不太好,就不准备直说了。

    刘寡妇一听,就更高兴了,急忙倒了杯开水。

    这年头,这村子,哪还有人来关心她们母儿俩的生死啊,这来的人都是想打她的主意,说白了,都是来想占便宜啊,有时候,占不到便宜,就强上,你孤儿寡母的还能把我怎么着?可唯独杨羽不是。

    “二牛好像很喜欢鱼?”杨羽看了看那条垂死的鱼,就从鱼开始聊吧。

    “是啊,自从那事之后,他就很喜欢鱼,不过他不喜欢吃鱼,他喜欢把鱼放回河里。”刘寡妇笑着说着。杨羽却邹起了眉头,非常不解:“你说这笨二牛偷鱼并不是因为他想吃鱼,而是因为他想把鱼放生?”

    “是啊,我儿子心地很善良,不会偷别人家东西的。”这真的是阴差阳错啊。

    杨羽特意摸了摸笨二牛的脑袋,看着他如此心疼那条鱼,不忍心问下面这个问题:“二牛啊,你记得爸爸出事时,都看见了什么啊?”这问题一出,连刘寡妇也吓了一跳,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鱼!一条大鱼!”没想到笨二牛还真回答了,刘寡妇一听这答案,从松了口气,杨羽也没准备能从一个傻子口中问出什么,转而看向刘寡妇:“刘阿姨,你也知道,最近又有人出事了,而且还是我的学生,我也很想解开这个谜,如果你能”

    “你是想问我丈夫的事吧?哎~”刘寡妇也终于猜出了杨羽此行的目的:“你也应该听说了吧,都说是水鬼凶灵,我看见老公尸首时,确实在两只脚腕上有个黑手印,其他就没什么了。”

    杨羽还想问,突然屋外传来了喊声:“刘妹妹,在不?”此声音非常熟悉,那人一进屋。杨羽就认出来了,竟是那色胚子明叔。那明叔一看杨羽也在,他是打心底怕这个年轻人,拳头没他硬啊。

    “原来,杨羽弟弟也在啊,我没啥事,给刘妹妹送条鱼来了。”

    又是鱼!

    明叔说着从背后提出一条红田鱼,一根稻草从田鱼的腮巴里穿过去,从嘴巴里穿出来,那鱼还活蹦乱跳着。这样子将鱼给挂起来,这种捆鱼的方式也是最简单最普遍的方式,可就在明叔提出鱼的瞬间。

    笨二牛的脸色突然变了,变得异常恐怖。

    刘寡妇也不是傻子,这明叔已经不是第一次来送东西了,平时也会送点蔬菜和鸡蛋,她也知道,这明叔一定在打她的坏主意,就像张阳一样,那张阳是来硬的,而明叔选择来软的。

    “明叔,我看不用了吧,我们家也不吃鱼。”刘寡妇急忙推脱,这种东西知道不能收。

    明叔见杨羽在,也不想多呆,鱼都送来了就送吧,硬生生就塞给了刘寡妇手上,这时,那鱼也彻底没了生命,垂了下来。杨羽本就讨厌这明叔的嘴角,还不知道他肚里想打什么主意?杨羽转过了头,瞧了瞧笨二牛,这不瞧还好,这一瞧,把杨羽也给吓坏了。

    笨二牛瞪着双眼,咬着牙,像个愤怒的老头子,神色非常奇怪,杨羽想不通,这笨二牛真的是个傻子吗?

    明叔把鱼硬塞了过去,就走了,这刚要跨出门槛,突然听到背后有人说了一句话,让他毛骨悚然!

    “你跟这鱼一样,也要死了!”

    说话的人,竟然是笨二牛。

    “小孩子别乱说话,明叔,你见怪不怪,他是个傻子。”刘寡妇一听儿子突然冒出这么句不吉利的话,急忙解释到。明叔的脸突然苍白,他也是个迷信的人,迷信的人听不得不吉利的话。

    “没事,没事。”明叔的脸很难看很难看,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急忙走了。

    “二牛啊,这种话不能乱说的,你知道吗?”杨羽摸了摸二牛的头,笨二牛的脸色才慢慢恢复过来,将那条明叔送来的鱼,慢慢解开了稻草,把鱼放到水桶中。

    可那条鱼,已经彻底死了,笨二牛又哭了。

    杨羽又问了些事,比如有没什么仇人。

    “仇人?哦,还真有一个,后山的刘安国,前年结的怨,因为些田地的纠纷,去年还打过一场架。”

    杨羽默默的记下了这个名字,又聊了些事,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跟笨二牛打了个招呼,就回去了,这走出了刘寡妇家,没走两步。刘寡妇突然想起了什么东西,急忙追了出来,喊道:“小羽,我突然想起件事。”

    杨羽停下了脚步,回身听着。

    “我丈夫死的时候,我发现他的眼皮被人割光了!”

    杨羽的脸色突然苍白,白的没有一点血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