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54章 为什么不可以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这东西上哪搞啊?”林依娜纳闷了。

    春药自古以来就有,杨羽学第二门中药专业的时候,还专门研究过这个,其中古时候有好几种春药人吃了,完全受不了。再强烈的贞坚烈女,都会乖乖的把腿张开。

    比如唐朝的醉酒花,宋朝的颤声娇等,还有很多古时配方,比如合欢散,金枪不倒方等都是中药配置而成,所以主要找到些主中药,稍微泡制就可以当春药使用。

    可惜的事,如今很多毫无副作用的中药型春药植物都已经灭绝了。杨羽不惊抬头望了望自己阁楼窗台的那朵小花,外形诡异的小花,露出一丝笑容。

    此花名为助情花,在唐朝时期,可是种著名的春药,当时不少地痞流氓就是借此玷污了多少少女,后来才被禁止,也就慢慢的灭绝了。杨羽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这个偏僻的小村子,竟然还长着一株助情花,只是他也还未确认是不是。

    “拿林依依这种守贞的良家妇女当鉴别此株助情花的真伪确实为不二的选择!可惜花还没结果,还得等上两周,有了种子就可大面积栽培,就不怕没资源了。”杨羽心里暗暗打算,在这些歌妇女遍野的浴女村,红杏村,梨花村,这春药简直就是上天对杨羽的恩赐。

    这晚上搞不了林依依,杨羽越来越觉得这像是在相亲啊。

    “杨老师,给我点时间好吗?要不你送我回家吧。”林依依不知何时出现在两人面前,林依娜发现真拿自己的姐姐没办法,既然也不想呆这睡,就随她去了。杨羽觉得也不急于一时,这林依依就像熬汤,越熬会越香。

    杨羽嗯得答应了,便送林依依回家,这路上比起上次的尴尬,两人聊的开心多了。

    可每次到林依依家,总感觉怪怪的,有股寒意,也许是林依依家离那闹鬼的鬼屋太近了,杨羽总感觉有双眼睛一直在黑暗中瞪着自己。

    林依依的老公一见杨羽:“杨老师,快进来坐,快进来坐!”

    杨羽可不想进的,没想到林依依的老公那么热情,赢着头皮也就进了。他们三个人一起,杨羽是觉得非常尴尬,反倒是林依依的老公王仁又倒茶又关心,让杨羽很过意不去:老子都要上你老婆了,你还这么开心?

    “我呀,一直很想要个孩子,结果”王仁坐着笑得一脸尴尬:“这次真麻烦杨老师了,我就一农民,好话也不会说,今晚你们俩一起睡,我出去睡!”

    “啊?这”杨羽没想到会如此的神来一笔,偷偷看了看林依依,发现她这次没有反驳,而是害羞的低下了头。林依依是觉得太快了,心里毫无准备,也接受不了,可对杨羽的一番认识,又加上妹妹和老公那么支持,实在不好意思拒绝。

    这王仁说完就出去了,杨羽拉也拉不住,叫也叫不住。

    房内就剩下杨羽和林依依两人,林依依还低着头,红着脸,不说话,氛围变得异常尴尬。

    杨羽喝了口茶,刚想说话,缓解下这种尴尬,突然,被眼前的一张照片吸引了,不惊站了起来,向那种老得发黄的照片行去。

    “她是谁?”杨羽拿起那本相框,打量起来,因为照片里的此人是那么的熟悉,杨羽总感觉在哪里见过,却又想不起来。

    “我祖母呢,年轻的时候,很漂亮吧。”林依依这才抬起了头说着。

    “是很漂亮。”杨羽打量着眼前的照片,一个美丽的女子,白衣飘飘,像位老上海滩的歌者:“可我总感觉在哪里见过!”

    “我祖母年轻时就过世了,你上哪见过她啊?梦中吗?”林依依很少开玩笑,只是这句话,确实逗到了她那极低的笑点。

    杨羽无奈摇摇头,虽然确实面熟,也想不起哪里见过,但又真的不可能见过,可能真的是在梦里吧,杨羽轻轻得放回了照片。

    在照片放回的那一刹那,漆黑的农村,漆黑的那座闹鬼的老房子,突然,大门缓缓的打开了,就像在欢迎某人进来一样,可是老房子空空一片,除了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寒风外,啥也没有。

    林依依和杨羽又陷入了尴尬的氛围里,杨羽也觉得呆下去很不自在,干脆直接问了:“那要不,我就先回去了?”

    “别!我们一起睡!”林依依竟然说出这种话,杨羽打死也不信,瞠目结舌啊。

    当然,整个晚上也让杨羽瞠目结舌,不是爽得瞠目结舌,而是很无语,因为两个人是穿着衣服睡的,从头到尾,杨羽碰都没碰一下林依依。不是杨羽不敢碰,而是林依依的约法三章再先。

    这一夜,杨羽真的是熬过来的,还没有一夜比今晚更煎熬了,美女睡在旁边,下体挺得厉害,却没有搞,只能看不能摸,就跟苍老师一样,陪了无数夜,撸了无数管,甚至是你心中的女神,可呀的,明明就是属于你的人,就是他妈的摸不到吃不着!

    折腾了两天,林依娜吊了哥几天胃口,结果,林依依你是来借种的啊,不是哥来求你上。

    恨!怎一个恨字了得!

    杨羽还真没见过,男女睡一起,真的只是‘睡’一起,这到底是纯洁还是禽兽不如?

    尤其是,清晨时,林依依的老公王仁竟然等在门口,等杨羽俩起床,开心的不得了,杨羽是尴尬一笑,还真没见过老公巴不得自己的老婆被人上的男人,你以为我昨晚上了你老婆?我偏偏没有!

    这到底是在讽刺谁?杨羽一脸苦笑!

    杨羽去学校的时候,林依依悄悄的说了两句:“对不起,给我点时间好吗,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杨羽笑了,其实林依依这样子是很美的。

    今天还是有让杨羽开心的事,到学校上课的时候,发现泡妞神器吉他到了。

    “杨老师,快给我们唱首歌吧?”上课的时候全部都已经沸腾起来,尤其是狐狸精之称的白雪,两眼劲是放电,恨不得杨老师赶紧放学独自教她。

    连村长的女儿张美若班花,175高的韩清芳这两位是班级的最大美女,也渐渐被杨羽的这种气场和魅力所吸引。

    唯独坏女孩姬茗一屑不顾,似乎会谈吉他本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其他女孩都是竖起了耳朵等待着杨老师的一展歌喉。

    “那杨老师就唱首冷婉婉的《青春》吧!”杨羽坐在前方最显然的位置,背起了吉他,摆了个很酷的造型,唱歌一定要唱到人的心里去,要发自内心的唱,那就是美的。

    所有的女同学都被杨羽的歌手打动,甚至隔壁初一初二班都逃出来围着窗户静静得听着:

    “也许不会再看见

    离别时微黄色的天

    有些人注定不会再见”

    一曲刚完大家似乎尤意未尽,可杨羽知道不能再唱,一定要吊着这些女学生的胃口,才能让她们全都喜欢上我。

    “唱得还真不错!”突然有人鼓掌,杨羽望去,门口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比杨羽还高还壮,可杨羽没有见过这个男人,而男人的旁边还站着校长。

    杨羽急忙起身走了出去。

    “这位是上塘中学的体育老师马健,来我们学校”校长说着呵呵得笑,就是没有把后半句话说出来,似乎有难言之隐。

    “我们学校啊,每年都要找学校打女子篮球赛。”那体育老师马健接过了话,一副傲慢的说着:“其实啊就是友谊赛,练练水平而已。”

    杨羽当然不是傻子,马上就明白了过来,上塘中学是上塘镇最牛叉的中学,在全县那也是数一数二的学校,尤其是女子篮球队,其实力已经垄断全县连续五年了,每年都要代表县去市参加全市的比赛,甚至最后是到全国。

    今年,这压根不用选,也不用比,默认就是上塘中学代表县去参赛市级比赛了,这已经是潜规则了。

    “县里其他学校我们都打遍了,实力实在是太差了,我这可是第五年来找贵校了,结果你们当了五年的缩头乌龟,打都没跟我们打,今年可不能赖了哦,陈校长!哈哈”马健笑起来的时候杨羽恨不得一拳把他打趴下,那种傲慢,无视,不可一世的态度让杨羽恼火。

    陈校长也是跟着傻笑,额头早已经渗出粒粒汗珠,这五年陈校长拒绝了五次,学校操场连个篮球框都没有,这些孩子连什么是篮球都不知道,还怎么去打比赛?那不是去丢脸吗?

    陈校长知道必输,到时还当着全县的面被侮辱,这个脸更丢不起,于是每次总是找学校没男老师教为由拒绝出战,可这次不同了,有了杨羽这个男的体育老师,可还怎么拒绝?于是就带过来找杨羽了。

    “不就打场友谊赛吗?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杨羽知道这种人就要狠狠的打打脸,一脸不屑的说,故意不把马健放眼里。

    “好,我就喜欢爽快的人,下月十五我们等你们来!”马健没想到这娃子竟然会答应下来,高兴得不得了,有软柿子可以捏,又可以在全县面前出劲风头,到时给打个9比100的分数,让他们永远都抬不起头来,这是马健想要的结局,而这结局他早已经看见了。

    “马老师,就算是友谊赛,不如也赌点东西比较有趣吧?”杨羽微笑着说道,杨羽决定不仅仅要狠狠的打脸,还要打得他鼻青脸肿,打得他永远抬不起头。

    马健一听,还赌,更乐了,这可是自己送上门来欺负的,别怪我不客气了:“好,我也喜欢赌,赌什么?”

    “如果我们学校赢了,你老婆陪我一晚如何?”杨羽知道,要想灭一个男人的锐气,就给他戴绿帽子。

    果然,马健的脸色冷了下来,狠狠的看着眼前的杨羽,杨羽也是一脸冷漠,丝毫不畏惧。这个赌注对马健而言简直就是侮辱,但是他又笑了,因为他知道自己不可能输。

    “好,我答应你!如果你们输了,我要你裸着身子,跪下来,舔我的脚趾头!”马健笑得更得意了,两人大男人竟然就这样干上了。

    马健冷哼一声,就甩头走了。

    陈校长早已经浑身冷汗,他原本以为杨羽会拒绝,结果竟然答应了,还加了个这么难堪的赌注:

    “杨老师,你能赢吗?”

    “不能!”

    “那你还跟他赌?”陈校长不解,像看怪物一样打量眼前杨羽这朵奇葩。

    “为什么不可以?”杨羽反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