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46章 高中同学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那女医生捏来捏去,捏了蛋蛋又捏棒子,接着又挤压棒子,观察了半天,甚至拿棉签过来,在口子里沾了沾,闻了闻,又问问杨羽有没其他症状。

    “好了,穿回裤子吧,没问题。”女医生轻描淡写。

    “真没问题?那我怎么?”这句没问题杨羽当然是松了口气,但是还是很疑惑,怎么会硬不起来呢?

    “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没事的,休息下就好,出去吧。”女医生看了看那篮子,又问道:“篮子里是什么?”

    “是中药,这周刚从山上采的,来城里卖。”

    杨羽千谢万谢,终于安心了,还真以为那该死的虫子把自己给咬萎了。

    刚走出医务室没多久,后面就腾腾得跑来个人,拍了拍杨羽的肩膀,杨羽回头一看,竟然是那小护士mm。

    “医院出门左转往小巷子里走,那里有家中药店,也许会要你的东西。”那护士mm很甜美的说道。杨羽一听,真是开心,一直在找这种中药药店,总算找到了一家,急忙感谢。

    接着那女护士递来一张明信片,杨羽一看,是那个主治女医生的。

    “这是方医生的联系方式,如果后面有什么不适,可以再来,然后,背面有我的手机号,你也可以来,来跟我说!”那女护士本来是想要杨羽的手机号码,可是一个女生主动不好,就找了方医生的名片,找了个借口,把自己的手机号给了杨羽。

    杨羽哪有想那么多,他一心想着出门左拐小巷中药店,笑着说了好几声谢谢就走了。

    当那小护士mm重新回到了医务室时,那五十来岁的女医生正邪邪得看着她:“怎么?没见过这么大的家伙吧,心动了是吧?”

    “方医生,哪有啊!”那小护士mm撅着嘴巴,像个撒娇的小孩子。

    杨羽出了医院,就急奔那中药店,这次千辛万苦,说得嘴皮都破了,最后都快要跪下来哭爹喊娘了,已经卑微得蝼蚁偷生了,就差给那老板舔脚趾头了,那中药店的老板终于收了。

    捉肘见襟!杨羽是明白了什么叫穷苦潦倒了。

    “老板,就给这么点啊?这篮子可值五六百快钱呢?”杨羽捧着手中的那250元,还是有些不信,这还没打头野猪多呢。

    “你要不要?不要拿回来!”那老板气势汹汹的吼到。

    杨羽深深的咽了口气,默不作声的走了,他能不要吗?杨羽这才感觉自己就是那个250,手握着这250,却很想哭。

    其实,这个世界每个人都在哭,只是没有流下眼泪而已。

    徘徊在都市的繁荣中,灯火通明,天已经黑下来了,杨羽竟然完全不知道。

    “还差一千来快钱呢?上哪整去呢?”杨羽在街上走来走去,寻思着,总不能这样回去,那要让表姐表妹门多失望,以后还怎么泡她们?现在好了,硬不起来,连当鸭子的资本都没了。

    在这附近的,只剩一个同学了,杨羽想来想去,打算向那同学借点钱,便拨通了电话,那同学很客气,约好在一个酒吧门口等。

    这个同学杨羽已经四年没见过了,关系不算好也不差,就那样,很简单的高中同学关系。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杨羽终于在灯红酒绿下见到那个同学。

    “杨羽同学,站这干嘛呢?快进去吧。”

    “你和以前不太一样了。”杨羽打量着眼前这位同学。

    她叫谢秋秋,是杨羽的高中同学,是名富二代,高中时,她的家产就已经近亿,在这个小县城里,她爸爸也算个知名的人物了。谢秋秋大学混了两年,又出国混了两年,现在正打算出去环游世界。富二代,从来不需要工作,也不知道工作是何物,她们只知道一个东西:夜生活!

    谢秋秋高中时外貌个子都很普通,可这次杨羽见她,几乎已经认不出来了,打扮得花枝招展,浓妆艳抹,跟个鸡一样,她白天睡觉,晚上生活,不是酒吧就是酒店,来酒吧除了寻乐子就是钓凯子去开房。

    这些,杨羽大学时,就已经听说了。这也是杨羽不想向她借钱的原因,但眼前,这县城里,能借给他钱的人,已经找不出第二个了。

    穷困逼人啊。

    “hi,姐妹们,我来了,上酒!”刚进酒吧,秋秋就开始喊了。

    现在才九点左右,酒吧的生活还没开始,但是劲霸的摇滚,灰暗的房间,充满烟酒味的空气,疯癫的氛围,早已经充斥到每个人的骨子里,来这的人,都是来疯狂的,发泄的,堕落的。

    你要说自己是个纯洁的人,你还不好意思来!

    舞台上,现场音乐high翻了,一个舞女,几乎只穿三点,妩媚得在跳着,勾引着,时而台下有人塞了张百元大钞,直接塞到她的那个内裤里。

    秋秋和杨羽找了个靠墙的角落坐了下来。秋秋很熟练的开了两瓶啤酒,递了瓶给杨羽,碰了一下,就咕噜咕噜得喝了起来。

    杨羽吸了口气,这里的环境显然不是他这类人来的,虽然他也想来,这里的侈靡,堕落,浮华,是人性完全相反的另一面,另一更真实更肮脏的一面。

    杨羽想开门见山,直接说借钱的事,可刚开口,一个姐妹突然串了出来。

    “哎呦秋秋,有帅哥也不分享一个,独自享用,太没义气了吧。”这突然出现的女人只穿了抹胸,超短裤,整个肩膀,小腹,大腿都露在外面。

    “呵呵,我同学呢,你晚上要用就拿去吧。”谢秋秋点了根烟,吐到了杨羽的脸上,那眼色是火辣辣的。

    高中的谢秋秋可是个乖巧的女孩,跟杨羽说句话都会脸红。

    “同学啊!”那女人一听,更高兴了,整个人直接压到了杨羽身上,两手绕过杨羽的脖子,直勾勾的看着他:“帅哥,晚上有没空陪我啊?”

    杨羽看了她一眼,知道她不是鸡,猜测也跟秋秋一样富二代或官二代吧:“这次没空,下次吧。”杨羽委婉的拒绝了。

    被杨羽一拒绝,那女人更有兴趣了:“你是觉得我没秋秋漂亮吗?我床上功夫可比秋秋厉害多了。上次有个男的,直接被我给整晕过去了,差点挂了。”

    “你给人家吃了那么多伟哥,不被你搞死才怪!”秋秋吐着烟,笑着直摇头。

    杨羽听着这些对话,都快无语了,早就有新闻说富婆喂鸭一夜吃了七颗伟哥,被当场给搞死了。有钱了,什么花样都有。

    “秋秋,那两丑八怪一直盯着我们,恶心死了。”秋秋的姐妹盈盈也开了瓶啤酒,狠很的瞪了回去。杨羽顺着方向望去,确实有两个中年人,还穿着西装,大热天的,也不怕闷出病来。

    但是杨羽再没见识,也知道,这两家伙,是**丝装高富帅,想空手套白狼。没想到盈盈瞄了两眼,那两家伙就人模狗样的过来了。

    “两位美女,今晚要不要一起玩啊?”那两家伙装出一副熟客的模样,连杨羽看了都想笑。

    秋秋对着他们两狠狠的吐了两口烟:“把鸟喂大了再来吧,别来丢人现眼。”那两人一听,黑着脸走了。不断得有人来来往往,有被两姐妹调戏的,也有过来搭讪想泡她们的。杨羽看在眼里,却痛在心里,秋秋真的变化好大。

    “秋秋,今晚约你出来,是想向你借一千块钱。”杨羽低着头,喝了口闷酒,还是硬着头皮把话说出来了。

    秋秋愣了一下,刚想说话,盈盈插嘴了:“晚上你陪我睡,我给你一千,如何?不过,我有要求的。”盈盈也从秋秋那拿了根烟,猛得吸了一口:“条件就是你那家伙的长度和周长没有大于15cm就免谈。”

    杨羽其实早就有准备这妹子会提出让人很无语的条件,心想:我不是没有这个长度和周长,可我呀的压根硬不起来啊,怎么搞你?更重要的是,我怎么就成了鸭子。

    嘴上却说:“天下还有这么好的事,有免费的妞可以泡,还能拿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