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24章 万恶之源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可这事,还真没什么法子!

    “你们先别慌!让小姨马上去凑钱,这医药费肯定得算我们头上了,眼下我马上去躺县医院,这人要是死了,就完了!”杨羽先稳住了表姐的情绪,表姐又跑了回去,三表妹还不知道这事,知道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杨羽也奔回了办公室,向校长请了假,直接向山路上跑去,早上起来就左眼皮直跳,果然出事了。

    雨下得越来越大,杨羽却是心里祈祷着这笨二牛可千万别死啊。这出去得爬五座山,要是砍得严重,离县医院那么远,这半路就死了啊,这下真的凶多吉少了。

    杨羽也是心急如焚,虽然姨父一直很讨厌杨羽住家里,天天冷眼相加,可终究是亲人,血浓于水啊!这一口气爬过了五座山,体力再好的杨羽都气都喘不过来了,就剩爬着走了,而且淋着雨,全身都已经湿透了。

    这爬过了山,才到了小镇,可等了半天,硬是没一辆车去往县城,杨羽那个急啊。一辆拖拉机轰隆隆的而过,杨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整个人都扑出去拦了。

    “大哥,你这车去哪?我有急事去县城,能搭个车不?”杨羽被淋得满脸是水,也是无比狼狈。

    那农民瞧了瞧杨羽,皱了皱眉头,急着说道:“上去吧上去吧。”

    杨羽那个高兴,在农村,哪怕修了路,也都没什么车,搭顺风车是常有的事,要是换了城市,谁会信任一个陌生人呢?

    那拖拉机装满了砖头,杨羽就爬了上去,坐到了砖头上,顶着雨,这拖拉机开起来,那是又慢又颠簸,连肺都给震出来了。

    整整开了两个多小时,拖拉机停了。

    “小兄弟,我只能送你到这了,你顺着这大马路走就是了。”

    “谢谢大哥!”杨羽深深的给他鞠了个躬,那拖拉机就向右转去了。

    天色已近黄昏。

    杨羽顺着马路走走跑跑,中午又没吃饱,肚子早已经饿了。经过无尽的问路,折腾,找路,问路,跑,淋雨,在天黑的时候,终于到了县医院。

    “护士你好,请问笨二牛在哪?被砍了的,下午送过来的。”杨羽急忙得问道。

    “等等我查查!”护士是个漂亮的妹子,杨羽现在可没心情关注这些事。

    “太平间”那护士一开口,杨羽就大喊:“什么,太平间?”这声大喊,整个大厅的人都听见了,纷纷转过来看。

    “你喊什么呀,我话还没说完呢!”那女护士白了一眼:“太平间里没有,在住院部,重症区。”

    杨羽苍白的脸色有了点颜色,呀的,有你这样说话的吗?

    杨羽又拐到了住院区的重症部,终于找到了那笨二牛,笨二牛失血过多,虽然度过了危险期,但是整个人还在昏迷中,幸运的事,那柴刀只差几毫米就到动脉了,才能熬到现在,不然直接死在路上了。

    刘寡妇知道了杨羽的身份,狠狠的盯着杨羽:“不就偷几条鱼吗?就要我儿子的命?”

    杨羽马上改变了下脸色,如今一定要抚慰好受害家属,如果能私聊,那是最好的结局:“阿姨,都是我们的错,笨二牛吉人天下,肯定没事的。”

    “哼~要是我儿子有事,我就要让那狗日的李田一起陪葬!”刘寡妇透着玻璃一直看着自己的孩子,虽然这笨二牛是傻了点,但是是她人生活着的唯一希望。

    “刘阿姨,我姨父放的错都有我来弥补吧,你就行行好,放他一马吧。”虽然杨羽知道现在不是两人讨价还价的时候。

    “放过他?他怎么不放过我儿子?”刘寡妇两泪纵横了。

    杨羽确实无话可说,这次姨父确实错了。

    这时,医生走了过来,递过一单子,冷冷的说道:“去交钱吧,不然明天就要搬出去!”

    刘寡妇和杨羽接过来一看,吓傻了,上面写着一万。

    我的天啊,这是抢银行啊。

    “医生,这是包含了后面所有的费用吗?”杨羽不惊问道。

    “你做梦呢,这是今天下午的费用!”医生面无表情的说着,就径直走了。

    杨羽总算发现自己是只羔羊,而这里是屠宰场!

    杨羽再笨也知道,这笔费用无论怎么判都会算到姨父身上,是怎么逃也逃不过的,但是这仅仅只是个开头,谁知道明天笨二牛会不会醒,谁知道笨二牛后面还要花多少钱?

    一直生活在农村的小姨哪里来的钱?榨干了也没那么多啊。哎~杨羽现在才觉得钱是多么多么重要的东西,没钱医院都上不起,昏迷的笨二牛都要被赶出去,小美只能吃咸菜,自己只能寄宿在小姨家,浴女村连条马路都没有,因为没钱,姨父才会如此冲动。

    钱,其实才是真正的万恶之源!

    浴女村有个唯一的电话,是全村公用的,找谁时借线员再广播出来让人来接,每次接要交一块钱的手续费,杨羽打了好几次才跟小姨通上了话。

    小姨一听这巨额的医疗费,直接给吓晕过去了。

    杨羽打包了碗面条,进了医院,给了刘寡妇一份,刘寡妇开始怎么也不吃,杨羽说破了嘴,就差跪下来了,才吃了几口。

    “刘阿姨,要不你去靠着睡会?晚上我来值班看着吧,保证没事。明天你还要照顾呢。”杨羽很真诚的说道。

    刘寡妇看了看杨羽,他浑身湿透,到了医院,找医生找护士,又借钱,又打包面条,还帮忙值班,这一切刘寡妇都看在眼里,打伤儿子的终究是他姨父,早已经消了一半的气,应了一声,在医院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就靠那睡着了。

    现在已经接近凌晨,明早杨羽还要去公安局看躺姨父,现在只求这笨二牛快点醒。值班护士闲得无聊,到处走走,经过杨羽身边,瞄了杨羽一眼,看他是个帅哥,本想搭讪,却见他一副农民相,摇摇头就走了。

    杨羽一夜没有合眼,是看着天亮起来的。

    然后早早的去了公安局,等着开门,姨父已经被刑拘了。见到姨父的时候,姨父似乎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

    “我对不起你们,我不是人,我怎么就干了这事!”姨父一把鼻涕一把泪,还不断狠狠的打自己的脸:“我被毙了就毙了,可这巨额医疗费以后这家可怎么过哦!”

    “只要笨二牛醒了,让刘阿姨说几句好话,就没那么严重,至于这医疗费,就交给我来还吧。”

    “你?你上哪搞钱?”姨父一脸疑惑,如今对姨父来说,唯一担心的就是小姨和三姐妹的以后的日子了。

    “我会想办法的,我不会让小姨和表姐妹们吃苦的。”杨羽抓住了姨父的手,虽然杨羽说这话是完全出于稳定姨父的情绪,如今只能先度过眼前的难关了。

    钱?去哪里搞?杨羽这一路都在想这个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