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医门宗师 第243章 守住!

时间:2019-05-16作者:蔡晋

    医门附属医院的门口,四辆运兵车停在大门口,接着从车棚里跳下来几个战士,打开车栏抬起担架就往医院里冲。

    一个,两个,三个

    “我的老天,这是怎么了?”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吓坏了。

    这些抬着担架的士兵身上都沾着血迹、泥泞,脸上也脏兮兮的,衣服还有残破的地方,看上去就像是刚从战场回来似得。

    手里面抬着的担架,旁边的横栏是酒红色的,宛如血水长年累月浸染后无法褪掉的色彩。

    而且,每个担架都用白色的单子盖着,就像死人那样

    “什么情况?”值班的护士也吓了一跳,心说军队的人怎么直接送到这儿来了,但处于职业还是先问情况。

    “急救。”领头抬着担架的士兵抬起头,双眸噙满泪水。

    “这边,跟我来。”看到对方的样子,再看整个担架用白布盖着,连脸都不露出来,白单子上印着血迹,护士一个助跑冲出工作台带他们往里面跑。

    是真的再跑,每个人的脚步都带着‘呼呼’的风声,鲜血却还是渗透担架留在地上。

    “让让,让让,所有人把路让开。”高山的呼喊从远处传来,刚从食堂出来他就看到这一幕,连忙让人把路让出来。

    “去个人到食堂叫人,除了几个医生,还在的都让他们先留一下。”高山抓着赶过来的田莉说完,就跟着往急救室跑。

    “高教授是我。”上官二狗从后面跟了上来,满头大汗,衣服让汗渍浸透留下白色的痕迹,两颗眼珠红的吓人。

    “这是怎么回事你多久没休息了?”一看对方的样子,高山就知道他是连着好几天没休息。

    “先别管我,救救我这些兄弟,他们都是好兵。”上官二狗说着就红了眼。

    一个连队126人,出发前还好好的,等再回来的时候就剩下23个,囫囵个儿的不到10个狗日的

    “放心,我一定尽全力。”急救室就在眼前,高山推门而入,就让里面的场面给镇住了。

    只见急救里的几个护士全都被士兵用手捂着嘴巴,两颗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被挟持了一样。

    “医生别误会,你先看看病人吧!”发现高山的士兵捏着嗓子说完,在护士耳边道;“对不起,你别叫我就放开,别吓住外面的人民群众。”

    护士闭上眼害怕的点了点头,不是因为被士兵捂住了嘴,而是因为她们被病床上掀开的白单子下的‘人’给吓坏了。

    高山这会也理解,为什么先前那些士兵会捂嘴了,病床上的‘病人’太惨了。

    “关门。”也不管身后有没有人,高山径直走向第一个病床。

    因为他是伤的最严重的,半张脸已经消失,脑额骨的裂口能清晰的看到脑浆,右臂从肩头没了,充满肉芽,看起来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硬生生撤掉的。

    “玉露生肌散呢?”高山边检查情况边问。

    “在这。”士兵们接连从腰包里取出一个小瓶,大小跟打肌肉针时装药粉的差不多大。

    “我们试过了,根本止不住。”上官二狗插话道。

    “那是你,快点让人送来,这点不够。”高山把所有药瓶全部仍在床上,头也不回的说:“针。”

    “快,打电话让人把药送来。”上官二狗低吼道。

    哐!

    大门被推开,上官二狗勃然转身,看到是穿着白大褂的才松了口气,手也从腰间的枪套上松开。

    “握草,这是怎么了?”唐胖子暗骂了声就冲向墙角,掀开还盖着白单子的两个担架。

    左边的战士下体从盆骨处消失,伤口处看起来倒是不流血了,但也没有愈合,让人看不懂这是什么情况。

    右边的战士腹部被什么东西破开一个拳头大小的空洞,伤口处也像是被什么给止了血。

    但是这会却正在失效,肉芽上渗出的血迹越来越多。

    “都愣着干什么,过来帮忙,先止血。”发现护士都站在两侧,畏畏缩缩的不敢看,唐胖子立刻怒吼道。

    “胖子,保持安静。”张学圣正在检查5号床的,手持银针扭头回头看了他一眼,接着又回过头看着床上被掰成70度的腿骨。

    整条右腿从膝盖处,被向上掰成70度,膝盖刺穿的碎骨尖就跟碎玻璃似得,这条腿是保不住了,他得先止血。

    看着这名士兵咬紧嘴唇,脑袋不受控制的颤抖着,眼含泪水却一声不发,张学圣的心情也变得沉重起来。

    “准备手术,截肢!”暗沉一口气,张学圣对着护士吩咐道。

    “上官上尉,上尉”忽然3号床上双眼紧闭的士兵摸索喊道。

    “在,我在这儿。”上官二狗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说道。

    抓住他的手,士兵用力的抓紧,费力的说道;“连长走了,副连长也走了,接着是排长,副排长,班长

    你们一定要守住守住让那些狗杂种,狗噗”

    一口血喷出,说话的士兵睁开双眼,两个空荡荡的窟窿正好和推开进来的护士平行对视。

    “啊~~”护士本能的发出尖叫,身旁的士兵一把给她拉了进来,飞快的把门关上。

    他们的身份不同,要是让人民知道的话,难免会引起恐慌,来之前领导特别交代过,不能引起任何的骚乱。

    “人没了。”摸着已经彻底消失的脉象,高山伸手在上官二狗的肩头按了按,转身回到1号病床前继续忙碌起来。

    先前他以中医急救,阴阳九针之法稳住他的心脉,又用玉露生机散为他断臂处的主要血管止血。

    但

    接下来该怎么治,高山没有丝毫的头绪,这样的情况下还没有失去生命力,是一种如何顽强的精神在支撑着他。

    抬头看向四周,每个人身上都是致命的伤口,唯一轻的恐怕就是张学圣负责的病人,要丢一条右腿。

    他们到底遇到了什么,高山想象不出来,但肯定是敌人,因为先前的士兵在咽气前,说的正是‘守住’两个字。

    守住什么?军方到底在干什么?高山第一次升起想要探究到底的想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