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医门宗师 第215章 输了?

时间:2019-05-16作者:蔡晋

    “快看,俩人都开始了。”有人激动的说道。

    “废话,谁又不是瞎子。”旁边人回怼了句,实在是心情太澎湃,不说句话吐口气,感觉身体都快爆炸了。

    就眼前这黑糊糊的泥巴药膏往病人身上一抹,接下来的结果可就代表着有人要断掉双手。

    到底是高山维持着自己的名声,更上一层,让魏子翔成跳梁小丑,让魏家东山再起的打算一败涂地。还是魏子翔一举踩在高山的头上,成为中医界另一颗闪闪上升的明日之星,结果就快要出来了。

    涂抹药膏的过程并不复杂,清理脓液,去除掉腐肉溃烂,再用生理盐水反复冲洗。

    冲洗的过程中,高山采用了双氧水,气泡不停的从伤口处冒出来,就像是洗衣粉泡泡似得,可想而知被感染的有多严重。

    而魏子翔此刻却是用的他自己配置的一些不知名的清澈液体。冲洗上去却显得没有那么的恐怖。

    说起来这两人也是可怜,本就是外地来打工的,没什么钱治,治疗费却越来越高,最后治病治的妻离子散,什么都没了。

    两人本来是不打算再管了,惶惶度日的想着受不了就一瓶农药喝下去了解了,这次被龙安民正好给找着了。知道是免费试药,其中一个还是高山,两人一口就答应下来,心说‘这是遇到贵人了啊!’

    所以,这会虽然伤口疼的好似刀割,两人却还是死死的抓着椅子,咬紧嘴唇不敢乱动,头上的汗如雨流下。

    为伤口涂上药膏后,高山用沾着生理盐水的纱布为病人擦身。

    准确来说是把他的患足四周表皮、真皮层、肌肉层甚至是筋膜的连接口擦拭干净,然后把药膏涂抹在上面。

    高山用手指刮一块药膏,轻重适宜的在病人身上一点,留下一个手指样的‘黑斑。’没人清楚在他点上药膏时,真气带着药性渗入到病人体内,并且在真气的刺激下药性产生某种变化。

    足底、双腿内侧、后脑下颈椎第三节偏左,双耳蜗后下方。

    接连点了十几个地方,高山皱了皱眉看向右侧,而此时,魏子翔这会正不知从哪儿搞来个木制的浴桶,这就好似是现在外面大街上流行的木桶浴spa一样。而此刻,魏子翔在里面加水后让病人脱掉衣服跳了进去。

    然后魏子翔把药膏取出一半,融到水里后,浓郁的草药味立刻弥漫开来,就是同时煎几十敷药也比不过这股味道。

    “这是把药性全部留在药膏里,这孩子...唉...”程老惋惜的摇了摇头,本该是中医界的两根好苗子,要是能相互扶持,两人定能走的更稳更远。可现在却在这儿‘赌手,’每次一想起来程焕真就心痛不已。

    周元道此刻也缓缓道:“老程,高山以真气激发药性,让药性直接渗入到病人体内,清理侵蚀血管的糖分。而魏子翔则直接使用药浴,让病人全身浸泡在装满热水的大桶里,没一会病人就开始面红耳赤的出汗。各有千秋啊。”

    程焕真看了老伙计一眼,道:“你是想说魏子翔的更有实用推广价值吧?”

    正说着,魏子翔这边的病人此时浑身毛孔张开,药性从毛孔里渗入体内,至于效果因为没有接触到病人,高山也不知道效果如何。

    现在两人都在等,等药效完全发挥。高山此刻心里也难免紧张,其实此次炼药他是取巧了,从选药开始他就在观察魏子翔挑选的药物。

    大脑飞快思考,结合他反推药方和之前与魏子翔交谈时的灵感,才有了他现在的药膏。

    说起来这份药膏能制成,里面至少有一半是魏子翔的功劳。

    不同的是高山还有真气,结合医门的传承,在压穴的同时以真气激活药性,要药性最大限度的渗入病人体内。

    发现魏子翔也在紧张的观察着病人,高山凝神静气,用手搭在病人的脉搏上,仔细观察起他体内的变化。

    这一等就是3个多小时,浴桶里的水都换过一次,加入另外半碗药膏又泡了一次。

    等到病人再次从浴桶里出来,立刻感觉到身体的变化。身子不沉了,双腿也不觉得累了,抬起脚底板一看,之前的创口泡的发白,魏子翔用镊子和小刀简单清理后,里面竟是红嫩的粉肉。

    “好了,创面好了。”病人说着用力的踩了踩地,刚长出来的新肉隔得有点疼,但绝对不是从前那种感觉。

    “我的天,这也太神奇了。”现场的人也沸腾了,这简直不可思议啊!

    “可不是,这手段完全看不明白,中医世家不愧是中医世家啊。”虽然结果还没出来,但光凭眼前的表现就足够让人惊叹。

    只是在浴桶里泡了个药浴,竟连创面都泡好了,这什么方子能如此神奇,别说是见了,听都没听过。

    “谁还记得之前的选药?”有人动了心思,小声在身边问道。

    “记?六十多中药材,谁去关心那个...诶,咋就没记呢!”说着这位卖药的老板也痛心疾首的摇着头。这些人这是多大的心啊。这要是把药方记下来,回头开个药浴店得赚多少啊!

    “魏家小子的法子你们学不来的,看没看见那一堆废药。”程焕真指着地上一堆黑点般的东西说道。

    “咦,什么时候有这东西了?”众人神色一愣,之前他们还真没注意到这堆黑渣一样的东西。

    “那些都是从各种药材上取下来的,要是没看错的话,这是在对药进行筛选,剔除掉毒性过强或较弱的部分,让药性达到某种平衡,碾药先后顺序的不同,也是在中和药性里的毒素,不是精通的人,一个不慎做出来的就是剧毒。”

    看了看周围惊奇不定的众人,程焕真郑重的说道:“以如此多的毒药药性来说,其药性能瞬间致命,套用武侠小说里的话来说,那就是见血封喉。”

    程焕真还有这些中年一代,那是真正的武侠迷,见血封喉这四个字不知在书里看过多少次,

    虽然现实里也有能见血封喉的毒,但套用上‘武侠小说’这四个字,听着就让人有种不明觉厉的寒意。

    “老高怎么还没做完?”其他人都在议论着‘见血封喉,唐胖子等人却关心起高山来。

    他这会正在为病人起药膏,伤口处看起来好了些,但还是保留着坑洞和溃烂的痕迹。倒是病人的气色看起来好多了。看到高山的治疗效果,周围却是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用复杂的表情看向高山。

    魏子翔也看到了,立刻得意万分的仰头大笑,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看着高山道:“高大师,看来你的医术也没外界吹的那么神奇啊,哈哈,就现在的这种情况,各位觉得还需要来评价么?”

    这话顿时让所有人都沉默下来,就现在的情况,只是从表面来看的话,这场比试无疑是高山输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