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第385章 需要阴阳调和,哎呀好坏

时间:2018-08-17作者:汤圆儿

    可怜的球儿,我对不起你。

    陆轻晚在内心替叶知秋同学默哀了三秒钟。

    然后她小脸儿绷了绷,亮出了小龙虾爪子,蹭蹭要挠人,“老狐狸,哼哼,我看你眉头加深,眼神闪躲,八成又干了缺德事儿,快说,是不是把我们球儿拐卖到深山老林去了?不说实话,我就……嘿嘿!”

    她十根细细白白的指头,变着花样在他脸和脖子上作妖,作势要体罚他,眼睛摇晃盈盈水光,貌似很凶悍,其实格外可爱。

    小野猫试图对森林之王挑衅,还自命不凡的以为可以掀翻对手,到底是谁给她的自信?

    “晚晚,你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会让男人产生征服欲,如果你不想今晚继续尖叫,最好乖一点。”他的大手坏坏的挑逗,带着浓浓的情浴,醇润如酒的气息摩擦她的鼻尖,和她的呼吸混合成一体。

    陆轻晚不敢继续嘚瑟了,傻兮兮的乐呵,小手儿转而帮他按摩肩膀放松肌肉,特乖特配合,“没有啦!人家就是想帮你捏捏肩膀而已啦,舒服不?”

    她的小拳头咚咚咚捶打他,挠痒的力度完全没有威胁,反而刺激的程墨安下腹邪火乱窜,浑身的血液自躯干涌到了狭窄的空间,将男人撑胀。

    只是她昨晚刚刚承受过,今日如果继续,恐怕她明天的航班就要取消,何况他不舍得让小丫头连夜挣扎,每每以为自己能控制住力道温柔的让她舒服点,只要听到她的低吟和坏笑,他就像疯了似的,扑在她身上肆意掠夺。

    如她所说,他的确是个老狐狸,大坏蛋。

    蹙蹙眉头,程墨安啄她的小鼻子,“妖精,不要玩儿火,昨天你太累了,今天给你放个假。”

    陆轻晚的脚趾头不安分的踢打他的腿,磨磨蹭蹭,磨磨蹭蹭,划开了他的裤边儿,细嫩的脚丫子蹭他的脚踝和小腿, 丝丝滑滑的撩拨着,浑然没觉得自己这把火点的多欠揍,权当好玩儿,“喂,老狐狸,我明天飞京都哦,两天,四十八小时哦,你会不会饿呀?”

    程墨安头大,他想放过她,她竟然频频挑衅,他的控制力受到了威胁,索性压到她胸口,“会,所以我陪你一起去吗?”

    “当然不用!我的事业我做主,不劳烦老公大人出马,小意思小意思,还不到江湖救急的时候嘛!”感觉男人的火候被她弄的差不多了,陆轻晚决定见好就收,嘿嘿嘿,只怪他的身材太好,摸着上瘾,只怪他憋着火儿的样子太可爱,她忍不住撩他嘛!

    程墨安沉闷的嗯了声,攥紧拳头忍了忍下腹的冲动,“卢卡斯跟着你,应该不会有问题,任何突发情况都及时跟我联系,子路也在京都,他会帮你。”

    陆轻晚仰头望着他,小白牙咬嘴唇,“背靠大树好乘凉,上头有人好办事,程先生,我现在算是登上人生巅峰了吗?”

    程墨安优雅的舔舔她的耳垂,蛊惑道,“昨晚你就登上巅峰了。”

    “……”不能聊了不能聊了,随随便便就开车!

    陆勤我敢怀疑自己认识了假的程墨安,解开封印之后,他体内的流氓打怪兽被释放出来啦,惹不起惹不起。

    在程墨安的监督下,陆轻晚喝了一大碗乌鸡汤,喝的肚子圆鼓鼓的。

    她打了个满足的饱嗝,“哪!鸡汤喝完了,你可以回去了,等会儿知秋就回来啦!”

    程墨安帮她擦拭嘴角,“怕被她看到我?呵呵,衣柜,被窝,你可以再想一个让我藏身的地方。”

    陆轻晚趁他的手指碰到自己的嘴巴,张口含住了他修长干净的食指,痞里痞气的嘬了嘬,“床底下啊!去吗?”

    程墨安看看床,“你对我真好。”

    “嘎嘎嘎!”

    正事办完,程墨安起身离开,陆轻晚心里反倒扭捏的不舍了,捞了个大外套裹在身上,“我送你!”

    程墨安的车停在小区里面的路边,两人手牵手过去,陆轻晚的步伐慢了再慢,一会儿看天,一会儿数星星,一回儿让他猜从这里到别墅开车多久。

    嘴上不说不想让他走,各种变着花样拖延时间。

    程墨安配合的放慢脚步,认真解答她的问题,直到脚挨近了车门,他翻身圈住她的腰,“回去吧,早点休息,明天起飞了告诉我。”

    陆轻晚黏糊糊的抱紧他,脑袋往他怀里拱了拱,“老狐狸,你有毒,我中毒了。”

    程墨安亲吻她的发顶,她洗完的头发有淡淡香氛,“需要阴阳调和吗?”

    陆轻晚脑袋一热,弯腰打开了车门,然后一个猛子扑到他身上!

    程墨安措手不及,人已经被她推到了车子后座,“晚晚?”

    陆轻晚扯松她的领带,“昨天你欺负我,今天我要报仇,我要……压着你!阴阳调和,你说的!”

    程墨安那张祸国的俊脸,此时啼笑皆非,他撩开陆轻晚身上的大外套,端高她的腰肢,不让皮带咯到她,“原来你喜欢这样?”

    “我喜欢的样子多着呢!”

    陆轻晚用脚尖“嘭”关上车门,两片粉嫩的薄唇覆盖了他的嘴巴……

    ……

    早上,陆轻晚神清气爽的起床,简单的涂了护肤品,“球儿,走啦!”

    叶知秋一脸的幽怨,睡眠不足导致她两个大眼圈特明显,脾气当然也没那么好,“晚晚,现在真是世风日下,昨天晚上我十二点多回来,在咱们小区看到有人在车里乱搞,卧槽,车都要自燃了你知道吗?这特么该有多饥渴,连房都来不及开直接车里面搞定?靠……现在的男女都这么开放?吓死姐姐了。”

    陆轻晚戴上墨镜,拎包的动作有点不太爽利,他们昨晚有那么激烈吗?应该还好吧?考虑到车子在路边,收敛很多了呢!都怪老狐狸后来太粗暴。

    “呵呵呵,就是,就是,世风日下,以后这种情况一定要举报,话说球儿,你看到车牌号了吗?”

    程墨安的车牌号都是88或者66那种,辨识度很高,而且他昨天开的貌似就是常用的劳斯莱斯,叶知秋大概认得,万一她下次见到认出来,岂不是很尴尬?

    陆轻晚囧了囧。

    叶知秋拉着行李箱出门,“没,昨天喝多了,晕晕乎乎的,不过好像是台挺土豪的车。”

    “呵呵!这样啊!走吧走吧,赶飞机!”陆轻晚松了一口气,笑嘻嘻的下楼。

    卢卡斯他们和陆轻晚几乎同时到机场,庄慕南和杨娅跟陆轻晚打过招呼,便去办理托运手续。

    卢卡斯只带了一个小小的登机箱,这会儿闲着没事儿,手往拉杆上一搭,脸上各种不爽,“陆轻晚,你是怎么跟我们总裁吹跟枕边风的?居然让我跟你跑宣传?”

    原来他的工作任务只是跟着剧组完成电影拍摄,现在似乎登上了一艘没有尽头的贼船,心塞!

    “恋人之间的枕边夜话我怎么可能告诉你?有一点可以确定,你不好好干活儿呢,你老板绝对会第一时间知道,终于后果,你想哦?”陆轻晚现在特会拿着鸡毛当令箭,借程墨安的名义办事顺手的很。

    卢卡斯磨磨牙,用一记白眼表达了自己的愤怒。

    叶知秋摸了摸自己的包包,脸色突然大变,“糟了,我没带钱包,身份证在里头,我怎么换登机牌!”

    陆轻晚和几个工作人员都傻了眼,“你再找找!实在不行就赶紧打车回去或者让人去家里找钱包送过来。”

    从机场到家里开车要五十分钟,来回折腾显然来不及了,叶知秋把大包小包翻了个遍,依然没有,“不可能落家里吧?我昨天出门就是这个包,回来后没动钱包……”

    “你昨天最后一次见到钱包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陆轻晚把自己的包也翻个底朝天,并没有。

    叶知秋撸起额前的长发,露出焦急的脸庞,然后看到了正对面的卢卡斯,“昨天晚上我喝多了,你帮我想想。”

    瓦特?

    叶知秋这么一喊,在场的十几个人纷纷瞠目!

    叶知秋和卢卡斯?昨晚上去喝酒?而且叶知秋喝多了?

    信息量好大。

    张绍刚看穿一切的笑道,“剧组又不是办公室,不禁止谈恋爱,你们不用藏着掖着,呵呵,在一起挺好,挺好!卢卡斯,你小子不大气啊!”

    卢卡斯笑笑,不否认,也不承认,让人往深处去想。

    叶知秋刚才一时心急,说的太快,发现大家误会了,赶紧补救,“不是不是,你们都误会了,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们昨天就是工作而已!”

    张绍刚笑吟吟把事态的发展往某个不可描述的方向引导,“大晚上工作?对台词?做发型?挤痘痘?还是谈人生谈理想数星星啊?”

    哈哈!

    哈哈哈!

    电影拍完,导演真是调皮呢!

    几个人笑的前仰后合,杨娅捂着肚子,“导演,您什么时候成段子手了?哈哈!”

    绍雨晗也没忍住,噗嗤一声,“叶总,八卦一下,你和卢卡斯不是初恋?怎么还这么羞涩呀?”

    “对呀叶总,你们发展到哪个阶段啦?卢卡斯吻技好不好?”

    “卢卡斯,爷们点啊,快去抱抱叶总,人家身份证不见啦!”

    叶知秋的脸都要气热了,“什么跟什么?我跟他没关系,就是普通同事,同事,ok?”

    被人误会之后,心情不但没有变糟,反而好的想给自己开瓶红酒庆祝,生平第一次啊!

    卢卡斯从裤袋里摸出浅粉色的女士钱包,眸光注释着叶知秋,笑微微道,“自己塞我口袋里的,全忘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