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第225章 有病啊,那种病啊

时间:2018-06-13作者:汤圆儿

    “表妹,来了!快点,坐!”

    欧阳胜宇已经是座上宾,一身笔挺的西装,人模人样。

    他身边坐着个同样衣着不俗的男人,隔着迷离的灯光,陆轻晚认出了他的身份。

    上回酒吧搭讪的张总。

    陆轻晚歪头跟张总打招呼,“哈喽,又见面了!”

    张晨见陆轻晚如此主动热情,忙起身点头,挺有风度的微笑道,“你好,陆小姐。”

    陆轻晚笑笑,转头对欧阳胜宇不算客气的冷嗤,“表哥,几个意思啊?人家前脚示好,你后脚就投其所好,把你妹妹当成怡红院头牌了?”

    欧阳胜宇干笑着压低声音回,“怎么会?你又跟小时候一样乱说,张总人挺好的,又是远东的总经理,将来远东的继承人就是他,他对你有意思,想跟你接触,这是很好的机会,表哥想帮你。”

    听听,人家多名正言顺用心良苦,忙着给表妹寻觅佳婿呢!

    陆轻晚深深的点头,“谢谢表哥!妹妹感动死了!”

    欧阳胜宇以为陆轻晚眼窝浅已经动了心,更加卖力的推荐,“来,坐,想吃什么?喝什么?”

    张晨把菜单和酒水单全给陆轻晚,电子点餐板投射出盈盈绿光,映的女孩肤如雪,面如花,一颦一笑都美不胜收。

    张晨痴痴凝望,看的有些呆了。

    若说美女,他见过不少,庸俗艳丽的更是枚不胜举,但能美的这样自然又有张力,陆轻晚独一份!

    陆轻晚随便选了几个菜,酒水她要了维c。

    欧阳胜宇攀着张晨的肩膀,热情的鼓吹,“轻晚平时不怎么喝酒,从小就乖。”

    我呵呵。

    张晨又给她加了一杯葡萄汁,“不喝酒挺好的,女孩子喝酒不安全,我很认同陆小姐的养生习惯。”

    陆轻晚想咬舌,早知道就点一瓶伏特加,不喝也能拿来打脸,“呵呵,张总您喝什么?”

    张晨要了一杯苏打水,“我开车。”

    哟呵!非典型大老板啊!

    欧阳胜宇的电话“及时”响了,他借口有工作,便接着电话离开了包厢。

    优雅暗昧的《矜持》萦绕在包厢,歌手清亮又空灵的嗓音哼唱,“我曾经想过在寂寞的夜里,你终于在意在我的房间里,你闭上眼睛亲吻了我,不说一句紧紧抱我在你的怀里……”

    陆轻晚挪挪屁股,坐的远一点,更远一点,“张总跟我表哥挺熟?”

    张晨也没再动,他坐的很绅士,两只手都握着,兴许是太紧张,指缝已经被汗水浸湿,“也不算熟,他昨天给我打电话,我有点意外。”

    陆轻晚心道,张晨不对劲儿吧?上次在酒吧说话还挺浪荡呢,今儿突然走淑男路线,紧张成那样,哎呦呵,难道一会儿想做坏事儿?

    “哦,那我表哥有没有跟你说过,我有病?”陆轻晚叉了一颗圣女果,一口吃掉,嘴角溢出红色的果酱。

    “病?他没说。”张晨看了眼手表,挺快。

    陆轻晚捏了一牙西瓜,一点也不矜持的开啃,“我在美国读书的时候,交了个国外男朋友,谁特么知道他有病,然后我就被感染了。”

    她痛心疾首的摇头,颇有悔不当初的意思。

    张晨的脸色随之一凛,把陆轻晚仔仔细细看了个遍,“什么病?”

    “还能是什么病,那种病啊!所以我家里着急啊,尤其我表哥,生怕我嫁不出去,看到合适的人都想撮合,哎!张先生你一看就是实在人,肯定被我哥花言巧语骗了!”

    张晨的表情……难看的像一夜蒸发了七八个亿。

    陆轻晚擦擦手上的西瓜汁,双手合十,“自从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我就开始到教堂忏悔,希望获得上帝的饶恕,上帝说,要诚实、善良、爱人如己!作为信徒,我不能昧着良心骗你,张先生,你人很好,也有钱,说实话我真喜欢!可是你愿意吗?”

    张晨不露声色的往沙发尽头挪了挪,一脸的戒备,这会儿看陆轻晚跟瘟神一样,“呵呵,陆小姐快言快语……很坦率。”

    “别,我就是想给自己积德,没那么高大上!这顿饭我请,算你补偿你。”陆轻晚拍拍胸脯,从相亲对象变身哥们。

    张晨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呵呵,不用,我请。”

    欧阳胜宇终于接完电话回来,看里面相安无事,私以为两人刚才交谈的不错,暖场的笑道,“张总,我妹妹很可爱吧?”

    张晨恨不得一刀砍了他,家里嫁不出去的女人塞给他,当他是傻子?

    他不阴不阳的怪笑一声,“欧阳先生,令妹的确很可爱,我公司还有事,先走了。”

    “这么快就走!饭菜还没上来呢。”欧阳胜宇忙拉着他的手臂挽留,被却张晨一把推开。

    “公司的事很急,饭就不吃了。”

    张晨人挺大方,抽了一叠百元大钞放下,“这顿我请,你们吃的愉快。”

    欧阳胜宇再三挽留,郑晨还是走的毫无眷恋。

    歌声切换成了《姐姐妹妹站起来》,少女组合唱的特欢畅,“十个男人七个傻八个呆九个坏,还有一个人人爱……”

    陆轻晚捏了根叉水果的牙签,大大咧咧的剔牙缝儿,“表哥,人家看不上我啊,喏,饭都不愿意跟我吃。”

    欧阳胜宇强忍怒意,“轻晚,你跟他说了什么?”

    “哦,我说我十八岁怀孕,被赶出家门,外公跟我断绝关系,身上负债八千万,问他能不能借我点……”她耸耸肩,无辜的撇嘴,“他就走喽!”

    嘭!

    欧阳胜宇一拳头砸沙发上,“陆轻晚!你诚心的是吗!张晨是远东的大少爷,你如果嫁给他……”

    陆轻晚吐掉口中的葡萄皮儿,“你就能以姐夫的身份问他要钱,填补你的外债,还能利用远东的资源括展事业版图,张晨欠你人情,等于是你的取款机,你可以为所欲为,或许今天你也不是成心介绍我们相信,表哥……”

    陆轻晚敲了敲手中的杯子,“这里面有什么,需要我取样鉴定吗?你想玩儿仙人跳!”

    欧阳胜宇被看穿计谋,脸色铁灰,他万万没有想到陆轻晚竟然如此通透聪明!

    他事前准备了两种方案,张晨若是愿意,他就顺水推舟,他若是不愿意,凭酒水里的东西,足够两人颠鸾倒凤,他拿着争取告张晨强爆,可以敲打一大笔!

    可是……

    欧阳胜宇闷闷的喝光大半杯水,“我在为你的幸福着想,你别不识好歹,如果没有我的身份,你能认识这种身份的人吗?”

    “多谢表哥啊!以后有机会多多给我哦!”

    欧阳胜宇翻白眼,不开眼的死妮子!

    饭菜上桌,陆轻晚毫不避讳的开吃,“你在光影的职位是什么?说出来让我羡慕羡慕呗。”

    欧阳胜宇听闻过不少陆轻晚打暗杠的事儿,“跟你没关系。”

    陆轻晚嘴巴里含着肉,喝了口果汁咽下去,“没有吗?很快就有了。”

    有仙则名包厢。

    白芳玲言笑晏晏的举杯,“早就想一起吃顿饭了,两个孩子太忙一直没时间,今天终于团聚了。”

    餐桌上,白若夕一袭优雅的米白色长款一字肩长裙,精致的心机妆不露痕迹,完美修饰了她的面部的缺点。

    偌大的圆桌,程墨安坐在主位,和白若夕的距离很远,他手中拿着刀叉,没怎么开动。

    程夫人坐在他右边,笑容清淡如水,不谄媚,不主动,雍容高雅,“来中国之前,他爷爷就说一定跟你们吃顿饭,聊一聊。”

    那意思是,我公公的安排,我得听,并不是我上赶着。

    白芳玲是聪明人,知道她的意思,便笑道,“一定替我问候老爷子,老爷子身子骨还好吗?我爸天天跟我说,他们年轻的时候在一起,都是军队里拼命三郎,呵呵,如今老了,也要争谁的身体好。”

    程墨安不语,若悬崖上的一株竹子,笔挺冷峭,俗世的烟火跟他无关。

    “身子骨挺好。”程夫人淡淡回应,余光在观察儿子的反应。

    这样的聚餐,程墨安的本意当然不愿意来,程夫人拿出了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绝招,最后说“你不去我就不回美国,天天赖在你家里,给你当电灯泡”,终于劝动儿子同行。

    谁知人家来了以后完全像一座蜡像。

    气死了!

    白若夕主动举杯敬酒,“伯母,上次您生日,很抱歉闹出不愉快,我已经给爷爷找到一株兰花,我和您一起飞美国,亲手送给他。”

    “不用不用,一盆花而已,你还真去找了啊?傻孩子,太实心眼儿了。”程夫人抿抿酒杯,酒水只碰到了牙齿。

    白芳玲道,“当然要的!若夕为这个好几天都没睡着,眼睛哭的桃子一样,跟我说心里很过意不去,一定要让老爷子原谅。”

    程夫人不露痕迹的笑道,“若夕是个懂事的孩子,墨安……你跟若夕喝一杯,你们小时候不是挺亲近的吗?”

    白若夕小时候去过他们家一次,程墨安负责招待她,出于礼貌他很绅士,后来被大人解读出了一百种意思。

    尤其爷爷,说他们是青梅竹马的一对儿,如何如何般配。

    白若夕温婉目光脉脉含情,准备走过去示好,“墨安……”

    咚咚。

    包厢的门此时被敲了一下,白若夕又坐了回去。

    陈纪年走到程墨安身后,附身低声道,“总裁,陆小姐在对面包厢,刚才下去了,好像喝的有点多。”

    ——

    孟西洲:爱恋第一天,她被人安排相亲,你被母亲套路见“亲家母”,敢问二大爷,你准备好膝盖了吗?

    总裁大人:嗯,还准备了键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