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第60章 为表感谢,我要带你浪!

时间:2018-04-18作者:汤圆儿

    第60章 为表感谢,我要带你浪!

    陆轻晚心头猛烈跳动,“没有。”

    不会吧,难道大师看出她生过孩子?可她的确没结过婚,不算隐瞒。

    孟西洲:“……”

    程墨安:“……”

    两人的视线以快到旁人无法察觉的速度对接,又转为平淡。

    大师也不深问,心中却自有一番定论,比对了两人的生辰八字后,大师眸光倾向程

    墨安那边,“这位施主,不如你也写下生辰给老衲看看。”

    程墨安是典型的无神论者,坚决反对一些封建迷信,圣经看过,佛经半个字也没接

    触,父母都是理工科出身,他本人研究科学多年,大哥又是军人,neil小小的年纪

    就在钻研爱因斯坦和牛顿,信仰之类的在他们家几乎不存在。

    “我……”不必了。

    孟西洲怂恿,不愿意他扫兴,“赶紧的,别耽误大师发挥!”

    更是好奇他跟陆轻晚之间有什么猫腻,刚才大师问陆轻晚的话,其实在他和程墨安

    的心里都荡起了涟漪。

    程墨安蹙眉,蘸了蘸墨汁,用毛笔写下了自己的生辰,宣纸上晕开黑色墨水,圆润

    又有力,行云流水,他落字如同在冰层作画,每一笔都好看又立体,看他写字是一

    种享受,他的字是一种艺术。

    相比之下,孟西洲的毛笔字就太一般般了。

    陆轻晚对写字好看的人格外青睐,在心里默默给小助理加了分。

    大师露出赞许之色,拿起他的生辰八字认真的看,看着看着,大师的眼睛亮了。

    陆轻晚一眨不眨的看大师,好奇的虫子钻啊钻,“大师,看出什么了?”

    从小被教育要相信科学相信马克思,但大家都有猎奇心理,而且中国人都说宁可信

    其有不可信其无,陆轻晚心里还是有点小九九的。

    程墨安搁下毛笔,依然是出尘的气场,并不将此事放在心上。

    孟西洲不同,他脑袋紧凑过去,热切追问,“大师,算出了没?我和她有没有缘

    分?什么前世五百次回头换来今生擦肩而过,什么化身石桥五百年风吹五百年雨

    打,什么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反正就是那种类型的,有没有?”

    陆轻晚只觉得额头飞过一排嘎嘎嘎的乌鸦,拽着孟西洲的袖子往后拉,“有病吧

    你,你又不是和尚!消停点!”

    孟西洲暗戳戳的送秋波,“娘子,这个你就不懂了,佛法讲究诚心,只要有诚意,

    佛祖就会成全的,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磕长头?对不,助理。”

    后半句,他抬头努努下巴,看着程墨安问的。

    当然,程墨安不屑跟他交流这种没营养的话题。

    大师似乎进了老僧入定状态,两耳不闻杂音,细细研究三人的生辰,良久,他有些

    枯瘦的手指顺顺花白胡须,幽邃的眸子意味深远。

    回过神,大师提笔在宣纸上写下了一行经文,双手托起交给了孟西洲。

    孟西洲如获至宝,连声道歉,但看到上面的字,脸色顿时不好看了。

    大师写的佛经笔画都不复杂,陆轻晚认得,于是故意念出了声音,

    “劝君莫借风流债,借得来时还得快。室中自有代还人,汝欲赖时她不赖。”

    读完,陆轻晚很傻很天真的笑了,“孟大夫,如何?”

    身旁高华无匹的美男子默默的压了压嘴,这话的意思其实不用解读佛经也能明白,

    大师在劝说孟西洲不要觊觎不属于自己的女人。

    而且,这番话明确的指出,孟西洲要是现在对别人的妻子出手,日后他的妻子也会

    红杏出墙。

    既是警告,也是劝解,各种因由都在四句话里面。

    孟西洲气急败坏的翻白眼儿,“大师,你逗我的吧?”

    陆轻晚故意插了一句,“出家人不打诳语,大师没工夫逗你!”

    虽然不懂具体的意思, 但风流债三个字肯定不是褒义。

    孟西洲不服气,将宣纸折成一团塞进了裤袋,“他呢?”

    倒要看看,大师会给程墨安那家伙写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评语!

    大师对程墨安双手合十低头施了一礼,并没写下只言片语,而是用自带神秘气质的

    声音道,“佛缘信则灵,不信则灭,这位施主心中无佛,贫僧便不多言了,阿弥陀佛。”

    程墨安轻轻颔首,表示对大师的敬重,同时也在坚持自己的原则。

    不信就是不信,不会因为今天的“姻缘签”而临时变更世界观,他所爱的人,自然会

    用自己的真心争取。

    陆轻晚也赶紧合起双手,低头的时候偷偷用余光打量程墨安,心道他好厉害,完全

    不受大师的控制。

    在大殿转悠了好一会儿,陆轻晚回厢房睡觉。

    程墨安和孟西洲住一起,厢房内两张床,简单程度不亚于支边干部招待所,孟西洲

    这边看看,那边看看,“二大爷,这种地方你也愿意将就?我说出去没人相信。”

    和程墨安认识多年,他多龟毛多洁癖,他还不知道吗?非五星级总统套房不住,非

    一手房不住,非崭新餐具不用,他的车向来不欢迎别人乘坐。

    总之,就是矫情到令人发指的那种!

    然而,程墨安此时正单手枕头靠在床头,两条笔挺的长腿随意的交叠,“你既然这

    么相信佛法,应该知道自性弥陀,唯心净土。”

    其实,他愿意留在这里,跟环境没有半分关系,仅仅因为他的女孩此时睡在隔壁,

    而且他观察过,陆轻晚睡的床和他他紧挨着,如果没有这堵墙,他们就在“同床共枕”。

    孟西洲一开口都是火药味,“屁!刚才大师还说你不信佛呢,这会儿突然满腹经文

    了?哪儿偷来的?”

    程墨安指了下墙上挂着的经文,“自己看。”

    孟西洲还在为大师的经文耿耿于怀,带着小脾气去看,“于诸众生,视若自己。拯

    济负荷,皆度彼岸。哟!这句不错,本少爷悬壶济世,也算是普度众生了!”

    隔壁的陆轻晚因为太累,到头就睡了。

    哗哗大雨吵闹的夜色中,程墨安和衣而眠,一墙之隔的那边是他的女孩,心里无形

    中多了牵挂和安稳。

    晚安,晚晚。

    他阖眸,嘴角的微笑在漆黑的禅房内无人察觉。

    暴雨初歇,山顶的空气干净的像是大地刚刚成型,一切都簇新又鲜活,山顶日出

    早,阳光擦破了层层叠叠的云,将万丈霞光洒满了山峦。

    程墨安的作息很好,早上六点就醒了,推开门,潮湿清新的空气翻卷着嫩草的味

    道,铺面的风就像女孩的柔软小手。

    几乎是同时,陆轻晚也推开了厢房的木门,探出脑袋,高高的举起手伸懒腰,还惬

    意的打了个绵长的哈欠。

    “哇!舒服!”

    程墨安侧目,女孩睡醒后慵懒可爱的样子就这样在阳光下融入了他的视线。

    “陆小姐,早。”

    陆轻晚一惊,忙扒拉头发,揉几下眼睛,卧槽,眼屎擦干净了吗?!

    “早……早啊禾助理!”

    程墨安反手关上门,做了个邀请的姿势,“走走吧?”

    陆轻晚难得在山上过夜,又遇到了雨后初晴,乐呵呵的答应了。

    两人踩着山顶的石板路慢慢走,山顶日出绚烂如仙女手中的锦缎,鲜红的光束染红

    了山头,接着转为浓烈的橘色,山和阳光同色,一时间美的应接不暇。

    程墨安一手插裤袋,一手在陆轻晚的身后虚扶,“喜欢这里吗?”

    陆轻晚沉湎日出的美景,震撼的道,“说实话,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好看的日出。”

    都说黄山归来不看岳,那里的日出被传颂了千百年,可陆轻晚却觉得,西峡的日出

    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也这么觉得。”

    踩着日出的光辉,两人走到了最佳的观景台,陆轻晚靠着围栏,想到昨晚的事,

    问,“禾助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程墨安坦白,“我看到你的微博,经过分析,基本上可以确定你的位置。”

    陆轻晚跳起来,“卧槽!你那么厉害!”

    额……又爆粗口了。

    程墨安最嘴角动了下,笑容很浅,却很暖,“谢谢你的认可。”

    我很开心。

    “不过,特种部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能联系到这些人?你什么身份?”陆轻晚太好

    奇了!

    程墨安拳头抵鼻尖,“是程总的意思。”

    陆轻晚狐疑,“你家程总真是神通广大啊!看来我得好好的谢谢他!不过呢,我也

    要谢谢你,要不是你,他怎么会知道呢?”

    这个逻辑是没错的,禾助理是她和程墨安的枢纽。

    程墨安不动声色,“你打算怎么谢我?”

    陆轻晚眼睛里有阳光,瞳仁像七彩的琉璃,明媚皎洁,“这个嘛……我可以带你浪啊!”

    浪?

    程墨安倒是没怎么接触过这些网络用词,认真问,“怎么浪?”

    陆轻晚豪气的拍拍他的肩膀,“浪呢,就是带你吃喝玩乐带你嗨!啊对,我现在就

    可以带你嗨!要不要?”

    ——

    叶知秋:晚晚,这么好的机会,直接扛走扑倒吃干净啊,别磨叽!

    卢卡斯:说我们总裁丑的那个,悬崖在这里,请跳下去,不谢。

    自恐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怕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仓央嘉措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