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第27章 必须留下宝宝!

时间:2018-04-04作者:汤圆儿

    同意了!!

    陆轻晚眼睛大大的亮起来,“他同意了?!我连他本人都没见到他就同意了!太好了禾助理,谢谢你谢谢!”

    隔着一条马路,女孩在星巴克门口手舞足蹈,程墨安视力极好,即便那么远,也认出了小小的身影是陆轻晚。

    她怎么没走?

    “陆小姐的勇气和信心打动了程总,要谢的话,陆小姐应该谢谢你自己。”

    这么看她,感觉很奇妙,奇妙到……他忘记了手上的香烟在燃烧,直到烟火烫到手指,他才皱紧眉,将烟蒂丢进烟灰缸。

    陆轻晚被夸得不好意思了,“呵呵呵,还是要谢谢你的!”

    难道是她在车上给他喝的“梦想”鸡汤奏效了?!

    哈哈哈!《梦想合伙人》没白看!

    程墨安脸上掠过一抹朦胧的情愫,“陆小姐,坚持梦想的人最漂亮,加油。”

    “加油加油!你的梦想也会实现的!”

    放下手机,程墨安望着女孩的目光并没有收回去,他的梦想……

    嗯,会实现的。

    ……

    yes!yes!

    太好了!!

    陆轻晚冲进咖啡厅,小脸儿开心的潮红,说话都在打颤,“张导!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她张开一把手,“绝世说,这部戏他们前期投入五千万,后期如果需要追加投资,还可以再商量,看来绝世很在乎《倾听》!”

    陆轻晚口干舌燥,抓起咖啡喝了一大口,冰凉的星冰乐从嗓子一路爽到肚脐。

    张绍刚又惊又喜,根本不敢相信程墨安会给他们这么好的条件,“好事儿啊!太好了,只要绝世松口,咱们的后期制作就可以请好一点的团队,香港有一家专业后期著作公司,三个月后正好没档期!”

    陆轻晚激动的跃跃欲试,连连点头,“好!辛苦张导操心了,那个,您跟庄慕南沟通的如何了?他对角色的理解到不到位?”

    张绍刚卖了小关子,“想知道啊?去片场探班不是更直观吗?”

    探班是必须的,但是现在呢,她得先去医院探望叶知秋。

    “这都不是事儿,咱们一周后在滨城大酒店举办开机仪式,咱们不搞虚头巴脑的形式主义,一切流程从简,接下来就可以开拍了。”

    这一点陆轻晚跟张导商量过,他也建议一些形式可以从简,赚了钱后再开个盛大的庆功宴。

    “明天开始,工作人员陆续进组,咱们准时开拍。”张绍刚被她的热情感染,浑身充满了斗志。

    没想到她小小的身板,居然蕴藏了如此强大的能量。

    “ok,给我五天时间,我把前期工作做完!”

    跟张绍刚聊谈工作,陆轻晚乘坐地板回医院,在地铁上又研究一遍滨城的交通路线图,考虑租用什么车比较方便实惠。

    昨晚没睡好,看着看着,陆轻晚靠着座椅就睡着了。

    “我的梦说别停留,就让……”

    手机铃声吵醒了陆轻晚,她眯眯眼接听,“球儿……”

    “晚晚,你在哪儿呢?”

    陆轻晚擦擦嘴角的口水,“我……”

    看看地铁上的站台标志,陆轻晚傻了,“我在地铁上,坐过站了。我马上下去换乘,你好点了吗?”

    听到她的声音,叶知秋总算放了心,发了几十个微信都没人回,吓死她了,“绝世的人下午过来了,他们同意投资,合同和银行卡都在我这里,你快过来。”

    陆轻晚瞬间清醒,“这么快!”

    禾助理上午才说绝世同意投资,下午就拟定了合同,还直接给银行卡!

    神一样的速度!程墨安开挂了吧?

    陆轻晚转地铁,到医院已经是一个半小时后。

    “哎呦呦,我的心肝儿宝贝!”

    陆轻晚进门就抱住了叶知秋。

    叶知秋气色好多了,现在又办成了一件大事,状态也跟昨天两个样。

    “哎呀呀呀,抱够了没?姐姐我黄花大姑娘一样,别被人家误会是拉拉,收敛点。”

    叶知秋轻拍她的肩膀,她的心情跟她一样,忽然间守得云开见月明。

    陆轻晚蹭蹭她的脸颊,乌鲁乌鲁的撒娇,“人家不嘛,人家就想抱着你,人家就是喜欢你。”

    “银行卡你拿着,这几天开始筹备了,不少地方都要用钱,你银行卡的那点存款要爆了吧?”叶知秋把五千万的银行卡塞给了陆轻晚,受不了她。

    “没爆,还有一百二十八块七毛。”

    “算的够仔细,有整有零。”

    记得清楚,还不是因为穷吗?要是她们不差钱,怎么会看天吃饭呢?

    合同上白纸黑字写的一清二楚,最后一页的右下方签署了“程墨安”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叶知秋研究好几遍了,“晚晚,程墨安真有那么丑吗?你看他的字,力透纸背,凌云劲竹,笔画潇洒从容,写出这么好看的字,怎么会是个丑八怪呢?”

    陆轻晚手托腮,望着程墨安的名字出神,他的字如万丈冰山的峭壁,干脆锋利。

    她喜欢写字好看的人,字好,人往往端正自律,可是……

    “程墨安真是个又矮又丑的大胖子,也许他就自己的名字写的好看吧。”

    没再深思,陆轻晚在甲方一栏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合同一式两份,回头她拿给禾助理就好。

    叶知秋摇摇头质疑,“晚晚,你不觉得绝世对咱们太放心了吗?合同都没签好,居然直接给了钱,就不怕咱们卷款私逃?”

    “肯定是程墨安的助理帮咱们说好话了,禾助理人很好的,要不是他,咱们肯定没这么快拿到钱。”陆轻晚抱着合同吧唧亲了一口,又吧唧亲一口银行卡。

    叶知秋打了个哈欠,“回头我得见见这位禾助理,他到底有多大能耐。”

    陆轻晚遥遥眺望窗外,禾助理……

    那个人有着说不上来的高贵优雅,气质和涵养更入骨,更像挥斥方遒的老板。

    拿到钱,陆轻晚携带所有演职人员的证件,跟保险公司的业务代表碰了个面。

    她需要给每个职工申请一份意外保险,保险生效日期就是开拍当天,有效期三个月,当然,不发生意外更好。

    办理完一百多个人员的保险,已经是晚上八点钟,陆轻晚在便利店买了个手撕面包,边吃边在网上看外卖店。

    剧组的盒饭一天三顿,夜戏还有夜宵,这笔开销数额庞大。

    最后,陆轻晚选了三家快餐店,一家距离摄影棚最近,一家离他们的主要取景地近,另外一家承诺本市区均可免费配送。

    为了保证快餐的卫生和质量,陆轻晚逐个实地考察。

    从最后一家快餐店离开,月亮已经高高的爬上天空。

    走了一整天,两条腿酸软无力,陆轻晚坐在广场的长椅上休息。

    “妈咪!”

    陆轻晚心尖儿突然被刺了一下!猛地回头。

    不远处跑过来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脑袋上扎了个小小的丸子头,粉红色的玻璃球长了两个特别萌的小耳朵。

    “宝贝,一会儿咱们去看喷泉好不好?”年轻漂亮的妈妈抱起小女孩子,身边站着身材高大的男子,手里的粉红色棉花糖很大很圆。

    “哇!爹地给我买了好大好大的棉花糖!谢谢爹地!”

    心里某个开关被幸福的画面开启,酸酸的很想哭。

    陆轻晚垂下头,眼圈酸胀,手背上滴了两颗咸咸的泪珠。

    记忆在倒带,退回六年前的晚上……

    欧阳公馆灯光通明,外面雷雨交加,寒风凛冽,屋子里壁炉劈刺劈刺的烧着火,火苗攒动。

    陆轻晚浑身已经湿透,站在客厅瑟瑟发抖,娇软的小脸苍白无血色,额头湿哒哒的黏了几缕头发。

    欧阳敬亭扬起手杖,嗖一声,手杖悬在她头顶上方不足三公分的地方,因为主人的愤怒而发抖。

    “陆轻晚,你居然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

    陆轻晚死死抿着嘴唇,头垂在胸前,“外公……”

    “住口!你不是我欧阳敬亭的外孙女!”

    欧阳敬亭拿开手杖,背过身仰头叹息。

    陆轻晚不敢乱动,左手搓右手,鼓起很大的勇气才说,“对不起,但是这个孩子我一定要生下来。”

    欧阳敬亭快速转过头,锋利的视线要将她劈开,“你说什么?生下来?你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居然要生下来?”

    陆轻晚很想记起那晚的男人,可连模糊的影子都没有,她意识涣散完全身不由己,只是本能的与他融合,刺骨的痛至今还那么清晰,可身上的男人,她实在想不起来。

    陆轻晚的舅妈环臂靠着沙发,不阴不阳的笑道,“爸,轻晚才十八岁,您要是由着她胡闹,以后可就不是偷男人生孩子这么简单了。她父母虽然都不在了,但咱们得好好的教育她。”

    陆轻晚清澈的眼睛里涌动滚热的液体,缓慢却用力的转向王敏芝,冰冷的雨水顺着发丝滴答滴答往下掉,“舅妈,我父母是不在了,但轮不到你来教育我!”

    王敏芝是个什么货色她还不知道吗,平时她为虎作伥她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这里是外公的家,但今天她居然想教训她,凭什么!

    王敏芝羞恼的咬牙,用手肘用力的推丈夫,“听听你外甥女说的什么话,轮不到我?我这个舅妈看来是白当了。”

    欧阳振华沉下脸,语气十分强硬,“爸在管孩子,你插什么嘴?上楼去!”

    欧阳敬亭用手杖指着陆轻晚的眉心,一字一顿下命令,“马上把孩子打掉,我送你出国。”

    陆轻晚护着小腹,她刚刚得知肚子里有个小宝宝,那一瞬间她说不出是惊还是喜,可微妙的感受让她意识到,这个宝宝她要留下!

    ——

    nei:妈咪,我爱你。

    陆轻晚:妈咪比你爱我更加爱你。

    nei:妈咪,要我帮你虐渣吗?

    陆轻晚温柔良善笑:乖宝贝,这种体力活儿妈咪自己来就阔以啦!

    16

    \s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