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宠毒妻:娘亲要翻天 第222章 又想坏招

时间:2017-10-30作者:年华

    苏家这次欠下巨额债务,说到底还是得怪苏家人,或者说苏德和赵芸太贪。

    这次为了吸引人下注,他们对于那些不看好的参赛者,设定的赔率很高。比如苏云凉,她胜出的赔率就达到了一比十。

    苏家人完全不看好苏云凉,在他们看来,她根本没有胜出的可能,一比十的赔率就仅仅只是个数字而已。

    结果苏云凉不仅胜出,还夺了魁首,这下他们可不得赔惨了?

    赵芸心里琢磨着鬼主意,还没来得及开口,又有债主打了进来。

    “我也下了注,一百万黄金押沈轻鸿和金元宝胜出,赔率一赔十,赶紧赔钱!”

    “还有我还有我!我下了十万黄金押他们赢!”

    “我押了五万黄金!”

    “我押了三万!”

    “我押了两万!”

    “我押了四千!”

    ……

    “我押了五百两银子!”

    “我押了一百两银子!”

    ……

    仿佛是商量好似的,但凡是在苏家的投注点押了注的,都跑来苏家要债了。

    没办法,沈轻鸿和金元宝胜出后,苏家设下的十个投注点全被前去索要赔金的人给拆了。

    投注点收到的赌金到是不少,可是跟他们要赔的钱比起来就远远不足了。

    不仅是赢了的人跑去抢,就是那些输了个,也厚着脸皮跑去趁火打劫,混乱之下,这些投注点能保住从怪了。

    等后面的人赶到,投注点已经被拆得七零八落,他们无奈之下,只好跑来苏家要债了。

    苏家毕竟是东莱王京的大世家,家大业大,就算闹出库房失窃的丑闻,苏家的铺子和田庄还在,他们不怕要不到钱。

    要知道,苏家设立投注点的时候都是拿家中产业做了抵押的,要是他们赖账,他们可以向郡王府申请,将苏家抵押的产业拍卖!

    反正不管怎样,苏家得赔钱!

    实际上,这一天不仅是苏家面临了要债风波,其余很多世家也是如此,比如和苏家结为姻亲的赵家,还有沈家。

    不过除了苏家、赵家和沈家之外,其他世家设定的赔率都比较保守,要么和郡王府设得差不多,要么比郡王府的稍微高一点儿或者低一点儿,总之没有这三家大胆。

    如今苏家被人打上门要债,赵家和沈家的情况也没好多少。

    好在,赵家虽然损失了七十万两黄金,可家里的库房毕竟没有失窃,底子还在,不像苏家这样惨。

    只是赵家设的赔率也高,这次实在是输惨了,除非卖掉一些产业,不然根本凑不齐全部的赔金。

    沈家的情况又比赵家好些,只是沈庭为了凑钱讨好杜管事,也是将赔率设得挺高,依然得卖产业还债。

    可以说,三家的情况是一家比一家惨,就连赵涉都倒了大霉。他下注赚来的钱还没揣热乎,回家后就被抢走了。

    赵家现在这样艰难,都穷得要卖产业了,他哪能置身事外?

    除了这三家之外,其余世家虽然也有赔的,可他们设的赔率本来就不是很高,再加上他们还赢了不少,最后算下来,他们赔的钱并不多,完全在可承受的范围之内,不用卖产业就能拿出来。

    结果这一天下来,也就苏家、赵家和沈家最惨。

    然而这实在怪不了别人,谁让他们贪得无厌,为了吸引人下注,把赔率设得那么高?

    这下好了,众人一看他们这里的赔率高,自然都在这里下注。

    苏云凉、沈轻鸿和金元宝一胜出,他们就大赚了一笔,让三家赔了个底儿掉。

    其他两家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且不提,苏家反正是被债主打了进来,整个家里都乱哄哄的。

    偏偏该苏德这个家主出面的时候,他还晕倒了,把烂摊子全甩给了赵芸这个家主夫人。

    而苏家其他人听了消息,早早便让下人锁了院门,上上下下都拿着武器,防着赵芸再来抄家。

    上一次抄家他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让苏德和赵芸抄走了不少金银,这次苏德和赵芸自己作死,可别想再从他们这里占便宜!

    他们不知道的是,赵芸这次根本就没打他们的主意,她又惦记上了苏云凉。

    苏云凉下注赢钱的事她已经听说了,虽然只是八十万两黄金,对于苏家欠下的巨额债务只是杯水车薪。

    但八十万也不是小数目了,有了这笔钱,他们总能打发掉一些债主。

    更何况,苏云凉不是跟金家挺熟吗?她没钱还可以去找金家借钱!

    反正,赵芸是打定了主意要把债务甩给苏云凉。

    她看着眼前闹哄哄的人群,张口说道:“诸位放心,苏家绝不会赖账,不过这笔钱不是小数目,苏家需要一些时间来准备,诸位不妨等上几日。

    若是实在着急,诸位可以去找苏云凉,她也是苏家人,这钱她肯定会出的,绝不会赖账!”

    她心中暗暗冷笑,这么多债主找上去,苏云凉就是想赖账也做不到!

    可惜没等她得意太久,那个铁塔般的壮汉就大声说道:“休要在这里胡说八道!

    你以为老子不知道吗?苏云凉早就和苏家断绝了关系,她怎么可能替你们赔钱?

    连帝京来的贵人和郡王大人都对她另眼相看,你骗我们去找她要钱,是想害我们被抓起来吧?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真是没安好心!老子可不会傻乎乎得上你的当!”

    他话音一落,另一个光头大汉也说道:“老子也不

    他一说完,很快一群人开始起哄。

    “对对对,休想赖账!”

    “拿不出钱就把抵押的产业卖了!”

    “必须赔钱!”

    “不许赖账!”

    “卖产业!”

    “冤有头债有主,该是谁的就是谁的!”

    “赔钱!赔钱!赔钱!”

    赵芸被吵得头都痛了,却郁闷地发现,这些债主竟然没一个上当的,全问她要钱!

    她又是赔笑又是保证,好不容易安抚住这些债主,把他们打发走了,再看苏德还“晕”着,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赵芸一脚踹在苏德腿上:“你装什么装?还不快起来想办法!”

    苏德睁开眼睛,为难地看着她:“现在怎么办?只能请父亲出关了。”

    赵芸认命地叹了口气:“就这样吧。”

    苏德立刻去找苏赫,他到的时候,苏赫的修炼正好到了关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