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宠毒妻:娘亲要翻天 0078 心情复杂的苏云凉

时间:2017-10-06作者:年华

    在场的宾客不是灵师就是武士,那鼻子就跟狗似的,一个比一个厉害。

    食盒刚打开,他们就闻到了里头飘出的肉香味。

    有人激动得窃窃私语。

    “什么灵食这么香?”

    “这味道闻着不错啊。”

    “光是闻着这味道就觉得好吃。”

    “看来苏云凉还真是灵厨师,而且炼制出的灵食还不一般。”

    “这下苏家和沈家怕是要后悔死了。”

    “肯定悔得肠子都青了!”

    “这两家也太不是东西了,后悔也是活该!”

    “这会儿估计他们还不肯信呢。”

    “提他们干什么?晦气!”

    “就是,别提他们了。”

    “比起那两家人,我更好奇苏云凉做出的灵食吃着怎么样。”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突然齐齐转头朝金骞和金元宝父子看去。

    昨日金家传出的流言他们也都听说了,都说是苏云凉冒充灵厨师,毒坏了金元宝,让他腹泻不止。

    结果呢?

    金骞亲自带着金元宝前来给苏云凉道贺,还送了十大车的贺礼!

    这笔可不一般哪。

    众人下意识打量起金元宝,觉得他的气色看起来特别好,丝毫不像是昨天才国毒的样子。

    众人心里就有了猜测,昨日金元宝怕是真吃了苏云凉做出的灵食,说不定还得了什么好处!

    不然金骞这无利不起早的性子,怎么会如此讨好苏云凉?

    沈轻鸿娶的这个妻子,当真是了不得哪。

    金元宝被众人的视线看得颇不自在,那些视线像是要将他穿透似的,饶是他脸皮厚都有些受不了了。

    他忍不住朝金骞看去,见他面不改色,竟是完全不受影响的样子,当即就佩服不已。

    他爹真是太厉害了!

    什么时候他才能修炼出他爹这样面不改色的本事哟,想想就觉得心塞。

    金骞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压低声音警告道:“给我坐好,别动来动去的,丢人现眼!”

    金元宝顿时委屈坏了,小声告状,顺便替自己伸冤:“他们都在看我!”

    “看你又怎么了?你还怕被人看?没出息!”

    他他他……他当然不怕了,可是那些人的眼神太吓人了啊!

    金元宝正想继续辩解,金骞再次警告地瞪了他一眼:“好好看着,别废话!”

    与此同时,苏云凉和沈轻鸿正在礼台上主持仪式。

    仪式很简单,就是拜天地,念誓词,同时证明自己。

    所谓的证明,指的就是灵厨师制作灵食,武士或者战灵师献上猎物,以证明自己有一技之能。

    像是苏云凉这次制作的荸荠肉丸汤,其用到的肉就是沈轻鸿亲自抓到的猎物,并且取的还是最嫩的里脊肉。

    在众人目光灼灼的围观下,苏云凉和沈轻鸿走完了仪式,从此就算是正式夫妻了。

    当然,这个正式夫妻,苏云凉是不承认的。

    她只当演戏作秀了。

    举行完仪式,就到了开吃的时候。

    “开宴!”

    沈轻鸿一声令下,二十个孔武有力的汉子便提着巨大的食盒列队而出,走到每张圆桌前,打开食盒取出里面的灵食。

    这些灵食都是从别处订的,具体何处暂时不得而知,不过看着都还不错,并不比灵馐楼里头的差。

    然而宾客们看着摆在桌上的丰盛灵食,心情突然微妙了。

    若是没闻过刚刚那股肉香味,他们肯定觉得眼前这桌灵食不错,沈轻鸿有心了。

    可闻过了那样香的肉汤,再看摆在面前的,总觉得要差上许多。

    这就微妙了。

    于是就有了诡异的一幕——

    尽管灵食摆了满桌,可宾客们的眼睛却都直勾勾地盯着供桌上的巨大食盒,看也不看自己面前的。

    也不知道做菜的灵厨师是否在场,若是看见了这样一幕,还不知道得气成什么样。

    沈轻鸿面具下的脸直接黑了。

    宾客们的眼神太直接,他想假装看不到都做不到。

    紧接着,他看向苏云凉的目光就哀怨了,还凑到她身边小声问道:“不是让你意思意思就行了吗?你做那么好干什么?”

    苏云凉挑眉,怀疑沈轻鸿脑子进水了:“除了金家父子之外,剩下的可都是你的客人,你就是这么待客的?”

    沈轻鸿脑子倒是没进水,就是心里酸溜溜的。

    要不是为了洗刷苏云凉身上的骂名,他才不会让她做灵食。

    习俗又怎样?他的婚礼他说了算!

    他一点都不想把苏云凉做的菜分给别人吃,就算那些人是他的客人也一样!

    可惜事已至此,再想阻拦已经是来不及了,他只能满腹怨念地看着苏灵和苏武将肉丸汤分到每一桌。

    看着宾客们瞬间火热的眼神,沈轻鸿的脸色更黑了。

    真是失算了!

    这时有人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小声提醒他:“公子,该敬酒了。”

    敬酒?

    苏云凉突然想起一件事。

    那日她和沈戈跑遍了全城所有可以赊账的商铺,赊了挺多值钱东西,其就有酒。

    她也是那时候才知道,京城里的酒都是外地运来的,非常稀少珍贵,卖价相当高。

    她和沈戈买的是店里最贵的酒,一斤就得千两金子。可她看过,那酒的灵气并不是很多,而且酒液浑浊,味道里还带了点儿酸,只能算是劣酒。

    既然沈戈就是沈轻鸿,这人该不会拿这种劣酒来滥竽充数吧?

    苏云凉看着众人灼灼的眼神,莫名有点儿心虚。

    大家来捧场,却用劣酒待客,不太厚道啊。

    这时酒已经发到了每桌,不过量很少,一桌就只有一小壶。可即便如此,宾客们还是大喜至极。

    “竟然还准备了酒!”

    “大笔啊!”

    “我来闻闻,嘿,是明日醉!”

    “竟然是明日醉!这酒可不容易买到啊,沈公子太大方了!”

    “谁说不是呢?大家今天还真是来对了,有口福啦!”

    “快倒酒!”

    “小心点儿,千万别洒了!”

    “对对对,不能浪费!”

    空间里存了几十坛子酒的苏云凉:“……”

    沈轻鸿也在倒酒,他拎着金色酒壶,缓慢将酒液倒入小巧的金色酒杯之,轻轻举起送到苏云凉面前:“这酒的味道还不错,你尝尝。”

    苏云凉:“……”她想静静,别问她静静是谁!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