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宠毒妻:娘亲要翻天 0067 反击

时间:2017-10-06作者:年华

    红绡心暗叹,又回想起苏云凉刚才的段,到底没敢隐瞒。

    待底下人将热水倒入浴桶,她拿起花瓣,意有所指地说道:“小姐真是有福气,夫人为了你的婚事可没少费心,这些都是夫人特意为你准备的,你可千万别忘了夫人的好。”

    苏云凉一听这话,眼睛就半眯了起来。

    特意准备的啊……

    “大伯母费心了。”可不是费心吗?到了这个时候都还不忘记陷害她,到底多大的仇?

    若是赵芸知道她洗劫了库房也就罢了,可赵芸分明不知道,还如此算计她,简直心里扭曲!

    苏云凉虽然不意外赵芸会算计,却没想到她能算计到这一步。

    既然如此,她也无需再忍了。

    “你们出去吧,我洗澡不用人伺候。”

    “小姐,这是规矩,没人伺候可不行。”开口的是另一个婆子,她皮笑肉不笑地盯着苏云凉,一副急于表现的模样。

    苏云凉一眼就看穿了这人的用意,无非是在她这里表现一番,回去了好在赵芸面前邀功罢了。

    只是这人是不是傻?

    她刚刚才打了一个婆子,这人眼睛瞎了?

    “要么自己滚出去,要么我把你们扔出去,自己选!”

    苏云凉从熟睡被吵醒,心情本就不好,偏偏这婆子还特别没眼力地跑到她面前来招惹她,她哪还会给这人好脸?

    反正她今天就要嫁出去了,还忍什么忍?

    婆子一脸愤然,竟威胁道;“小姐,我们可是夫人派来的!你把我们赶出去,要是耽误了婚礼……”

    “那又如何?”苏云凉嘲讽地看着她,“反正我本来就不想嫁,耽误了正好。到时候大伯母就算怪罪,你们也休想好过!”

    红绡听闻这话,同样嘲讽地看了那婆子一眼。

    是啊,苏云凉有什么好怕的?这门婚事本就不如人意,就算耽误了她也没什么损失。

    赵芸再生气也不过罚罚她,然后再给她安排一门婚事。

    可她们这些奴婢就不一样了。

    若是办砸了差事,耽误了今天的婚礼,让苏家出了丑,赵芸哪会让她们好活?

    苏云凉只要还生着那张脸,对于苏德和赵芸来说就有利用价值,两人就是再生气也不会要她的命。

    收拾不了苏云凉,满腔的怒火该如何发泄?还不是发泄在她们这些奴婢身上!

    真到了那地步,她们这些在场的人还不知道能活多少。

    红绡想得明白,其他人也不傻。

    就算是刚刚出头的婆子,此时也回过味儿来,满心惊骇,再不敢惹恼苏云凉,就怕她当真不肯配合,耽误了婚礼。

    一行人放下东西,规规矩矩地出去了。

    苏云凉关上门,将送来的东西一一检查过。

    这一检查,她就忍不住再次冷笑。

    花瓣和胭脂水粉里下了毒不说,嫁衣也绣得乱八糟,里层更是藏着细针!

    苏云凉暂且没管,先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出来后才将花瓣撒进了水里。不仅如此,她还故意用灵力将花瓣的毒性彻底催发了出来,让洗澡水带上剧毒。

    如此一来,一旦这洗澡水沾在身上,只消一个时辰就会发作。

    那时候,她早已经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没穿那身嫁衣,而是换上自己的衣服,随后打开门将人放了进来。

    等人一进门,她便将的嫁衣提了起来:“谁来告诉我,这嫁衣上头怎么会藏着绣花针?谁检查的?眼睛瞎了?”

    她这一声含着怒意,让进来的人齐齐打了个哆嗦。

    没人敢站出来,先前捧嫁衣的小丫鬟倒是吓得惨白了脸,却拼命朝后躲,根本不敢站出来。

    苏云凉冷笑了一声,也不拔那绣花针,直接将嫁衣扔进了浴桶之。

    嫁衣很快沉入水,转眼就浸满了水。

    “呀,滑了。”苏云凉毫无诚意地说了句,指着先前冒头的婆子,“你,去把嫁衣捞出来。”

    这婆子并不知道花瓣有鬼,虽不甘愿,到底还是担心耽误了婚礼,黑着脸走了过去,伸将湿透的嫁衣捞了起来。

    可她的运气似乎不太好,这一抓竟然抓住了嫁衣上头的绣花针,掌心被狠狠刺了一下,疼得惊呼出声,下意识松开了。

    过了片刻,她才又小心翼翼地将湿透的嫁衣捞了出来,眉头皱得死死的,琢磨着怎么才能把嫁衣给弄干。

    这嫁衣显然是不能穿的,可要是等它干透,时间又来不及了。

    而且这嫁衣是丝缎的,脆弱得很,若是烘烤,稍不留意就要烤坏了。

    她下意识看向红绡假扮的张嬷嬷,虽说平日里巴不得把这人挤下去,可到了这种关键时候,她只得向这人求助。

    最关键的是,这事得禀报赵芸。

    她能想象得到,赵芸知道了肯定会很生气,所以这禀报的人选最好是张嬷嬷,她自己肯定是不能去的。

    红绡岂会不知道她的算计?她看了眼湿透的嫁衣,又看着婆子湿漉漉的,眼底废话划过一丝怜悯。

    花瓣的毒可是恶毒得很,这婆子上沾了水,到了夜里,皮肤怕是就要溃烂了。

    真是死到临头了还不知。

    想到这里,她又目光复杂地看向苏云凉。

    她还以为有了她的提醒,苏云凉应当不会碰那些花瓣,哪知道事情竟会变成这样?

    只是不知道,苏云凉到底有没有用那些花瓣。

    若是用了,那就是说苏云凉并未听懂她的暗示,到了晚上就得皮肤溃烂。

    若是没用,那就说明这是苏云凉故意挖的坑!

    真是这样的话,苏云凉就不得不让她深深忌惮了。

    “我这就去回禀夫人,重新取一套嫁衣来。”红绡飞快说道,转身飞奔而出。

    她自然知道这是件苦差事,可是比起面对苏云凉,她宁愿去赵芸面前吃排头!

    红绡总觉得这里还得出事。

    她急匆匆地走了,其他人却不敢松口气,都小心翼翼地看着苏云凉。

    尤其是刚才那婆子,她抓着湿透的嫁衣,扔也不是,继续拿在里也不是,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先前那被打了的婆子,却是已经在赵芸面前告状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