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宠毒妻:娘亲要翻天 0033 无耻和不要脸

时间:2017-10-06作者:年华

    . ,最快更新爆宠毒妻:娘亲要翻天最新章节!

    “陪嫁?”苏德楞了一下,脸色更难看了,目光犹如刀子般射向苏云凉,“你想要陪嫁?”

    苏云凉快被他的无耻给气笑了:“大伯父这话就不对了,出嫁哪有不给陪嫁的?就算大伯父不心疼我这个亲侄女,也得顾忌一下苏家的脸面吧?”

    “你——”苏德气得脸都黑了,只是话未说完,他身边的赵芸突然开口了。

    赵芸脸上笑得和善,看向苏云凉的目光却像是淬了毒:“云凉说得没错,出嫁是该有陪嫁。可惜你父亲消失多年,你的母亲又身份不详,你的嫁妆怕是指望不上他们,只有我和你大伯父来操这份心了。”

    她说到这里叹了口气,倒像是为了苏云凉的嫁妆操碎了心一般。

    苏德阴沉着脸,听闻这番话,不动声色地看了赵芸一眼。

    赵芸这话说得他有些心虚,苏云凉的生父是他嫡亲弟弟,比他小了足足二十岁,天赋却让他望尘莫及。

    他这个弟弟因为是父亲的老来子,从小就受尽宠爱,刚断奶就开始食用灵食,直到五岁检测出惊人的天赋,他受到的宠爱就更多。

    他一直觉得,弟弟的天赋能够那般高完全是因为断奶后就开始食用灵食的缘故,所以生下子女后,他就咬着牙给了子女最好的待遇,也是从断奶开始食用灵食。

    这样的付出果然让他得到了不错的回报,他的儿子天赋虽然一般,大女儿却是天资卓绝。

    只可惜,大女儿的天赋还是比他的幼弟差了些。

    要不是他那幼弟自小就离开了家门,只二十年前匆匆回来过一回,放下苏云凉这个女儿后又急急离开,他才应该是苏家百年来天赋最好的人!

    苏德垂下眼,当年他那幼弟虽然来去匆忙,却交给了家里一枚储物戒指,里面塞得满满的,全是些好东西。

    那是他托付家里照顾女儿的抚养费。

    除此之外,他还给苏云凉留下了整整十口大箱子的东西,银票、金票、玉器、首饰,甚至还有小孩子的玩具,女孩儿从小到大的衣服。

    他准备的那些东西,苏云凉从小到大都用得上,就是长大后拿剩下的当陪嫁也够了。

    只是……

    幼弟一走,那十口箱子就被赵芸抄检了一番,银票、金票、玉器、首饰,甚至那些漂亮衣服,全被赵芸收进了库房,说是担心她年纪太小不懂事,被人哄了去。

    他当时还嫉妒着幼弟的天赋和好运,看见了也当做没看见,什么也没说。

    后来他看着苏云凉变得越发懦弱傻气,心里又是快意又是厌烦,那些东西也被她抛在了脑后。

    这事已经过去了许多年,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想起,谁知苏云凉一提陪嫁,赵芸那般一说,他竟是想了起来。

    回想起从前,苏德的脸色便有些阴沉。

    他默默看了眼手上的玉扳指和玉戒指,不禁暗暗叹了口气。

    这里面并没有那枚储物戒,他幼弟送回来的那枚储物戒,如今正戴在他父亲的手指上。

    他父亲年事已高,将族长之位传给他之后,就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修炼晋级上,大部分时间都在闭关。

    苏云凉五岁前,他对这个亲孙女倒还有几分爱屋及乌的看重,只是当她五岁时被检测出隐灵根,他那份看重就变得荡然无存,嫌弃地看了她一眼后就闭了关,后来即便出关,也再未问起过她,仿佛忘了她这个人一般。

    苏德想到这里,忍不住看了苏云凉一眼。

    这个侄女懦弱又愚蠢,他从来不放在眼里,发生了五年前的那件事后,他就更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倒是没想到,她去了乡下五年,脑子似乎变得清醒了些,不再像过去那般懦弱好欺负了。

    这丫头竟然还敢讨要嫁妆!

    他继续不动声色,把这事交给了赵芸。这么多年赵芸从未让他失望过,他相信她能完美解决。

    赵芸果然又说道:“苏家虽说家大业大,可家里的人也多,平日里花销实在不少。不过你不用担心,你的陪嫁包在大伯母身上,大伯母肯定给你办得妥妥当当,让七天后能够风风光光地出嫁!”

    赵芸上扬着嘴角,苏云凉不是想要陪嫁吗?她给!家里别的没有,破烂还是能找出来的。

    正好苏云凉当初住的屋子还留着,根本没人愿意进去住,里头的家具衣服,都给她陪嫁出去!

    反正是一堆破烂!

    苏云凉仿佛没看出赵芸的恶意,满脸好奇地问道:“我听说王京大户人家的女儿出嫁都有一百八十抬嫁妆,大伯母准备给我陪嫁多少抬?”

    赵芸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了,牙关咬得死紧。

    这个不要脸的贱丫头,竟然敢要一百八十抬嫁妆!她以为她是谁?她爹当年留下的箱子也才十口!

    赵芸刻意忘记了,那些银票金票加起来足有五十万两黄金,还不包括那些珍贵的玉器和首饰!

    苏家早就家道中落,要不是苏奚带回来的那些东西,他们哪来的钱挥霍?供应一家子的灵食?甚至让苏德升官?

    苏云凉并不知道这些过往,但她不傻。既然苏德和赵芸明摆着要算计她,那就别怪她狠狠宰他们一笔!

    她笑了笑,状似随意地说道:“大伯父正值春秋鼎盛,大伯母想必是日夜操劳,陪嫁的事可不敢再让大伯母费心。我这几天反正无事,大伯母把金票给我,我自己去采买就好。”

    不要脸的贱丫头竟然敢开口问她要金票!

    赵芸的脸色更僵硬了,那副伪善的假笑再也维持不住:“云凉你刚回来,怕是不了解王京的物价。外头那些商人一个个奸猾得很,你要是亲自去才买,怕是要被他们给哄骗了。”

    哼,这个傻丫头天生就是被人哄骗的贱命,也不怕拿了金票转身就被人给卖了!

    “大伯母到底给不给?”苏云凉才不会傻得跟赵芸争辩,她笑眯眯地朝赵芸要钱,“我算过了,王京大户人家嫁女,女孩儿的陪嫁少说也要万两黄金。以苏家的家世,陪嫁少于两万两黄金怕是不好看,我也不要多了,大伯母给我两万两金票就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