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宠毒妻:娘亲要翻天 0465 炼心考验:女帝本色(1)

时间:2017-11-29作者:年华

    苏云凉纠结了一阵,还是咬了咬牙。沈轻鸿都已经做到了这个份儿上,她总不能一点儿表示都没有。“你转过去,不许偷看!”苏云凉警告沈轻鸿,等他转身好取心血。不想沈轻鸿不仅没有转身,还拉住了她的手:“不用这么麻烦,阿凉刚才不是说了吗,指尖血也是一样。”“可是你刚才……”苏云凉惊愕地瞪圆了眼,沈轻鸿刚刚明明取的是心血!“傻瓜,我怎么舍得让你取心血。”沈轻鸿轻笑着说道,轻轻刺破苏云凉的指尖,眼看着猩红的血珠冒出,瞬间皱紧了眉头。他忍不住催促:“快画,画完了好止血。”苏云凉看出沈轻鸿的坚决,只好抬起指尖,飞快在他眉心画了起来。刚画完收手,沈轻鸿就拉过她的手指含入口中,轻轻吮了吮她的伤口,随即给她上药。苏云凉曾经给过他一些灵药,方便他使用。沈轻鸿止血散敷上去,伤口瞬间没了踪影。他这才满意地笑起来:“好了。”苏云凉有些担心:“这样没事吗?”虽说她总觉得血液是流通的,心尖血和指尖血没什么区别,可是沈轻鸿取的是心尖血,她却只取了指尖血,这让她感到异常羞愧。沈轻鸿一点也不在乎:“试试不就知道了?”苏云凉觉得这话没错,便点了点头,按照玉简中的方法将血符收入识海。开始一切都很顺利,然而就在血符收入识海的时候,一道奇怪的声音突然在她脑海中响了起来:“缔结灵魂誓约,需经历一道炼心考验,若是接受,考验立即开始,是否接受?”苏云凉:“……”她震惊不已,什么炼心考验?塔灵根本就没说过!可现在箭已在弦上,怎容她拒绝?就在她惊讶的时候,她已经听见沈轻鸿的声音,他只说了两个字——接受。苏云凉不太确定这话是对她说的,还是在回答刚才的问题,她听见后,下意识也说了句:“接受。”这个念头一出,苏云凉瞬间失去了意识。不知过了多久,她被一道声音叫醒了:“陛下可是昨夜没睡好?”苏云凉愕然地睁开眼,惊讶地看着四周,心中暗暗警惕?这是哪儿?富丽堂皇却又森严的大殿,穿着古装的人,角落里柱子一样的侍者……还有刚才,那人叫她“陛下”。她难道穿越了?还成了皇帝?苏云凉好奇地看着不远处的男人,那人一身黑色锦袍,华贵却又不失庄重,模样俊美异常,明明不认识,却让她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这人是谁?跟她又是什么关系?突然,一团记忆从她脑海中翻了出来。这是一个名为“晋”的国家,她正是晋国的皇帝,还是女扮男装的那种。她那死去的父皇好色贪欢,还爱吃五石散,年纪轻轻身子骨就不行了,后宫佳丽无数,流产或是夭折的孩子不知凡几,最后只有她活了下来。她的父皇担心膝下无子面上无光,对外谎称她是皇子,将她作为皇子养大。等日后生了真正的皇子,再拨乱反正。可惜他没能生出儿子,就已魂归西天,膝下竟只有她这个假皇子。索性假皇子也是皇子,于是皇位就这么砸在了她的头上。为了不被发现,她不得不继续女扮男装。那名俊美男子乃是当朝摄政王沈轻鸿,权倾朝野,声威赫赫,一人独大,是她一直想要铲除的对象。因为沈轻鸿权势太盛,把持朝政,若不铲除必将威胁到她的皇位。好比此刻,那人分明是在批阅奏章,而她面前的这些奏章,都是那人批阅过的。简单来说,她就是个傀儡。还是个一心想要反抗的傀儡。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自己好像遗失了很重要的记忆。还有这个沈轻鸿,不管是名字还是长相,都让她有种熟悉感。苏云凉正惊愕,眼前突然一黑,磁性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陛下可是昨夜没睡好?”话音刚落,一只手突然朝她伸来,抬起了她的下巴。苏云凉:“……”她这是被调戏了?这人好大的胆子!苏云凉愤怒地瞪着沈轻鸿:“沈王爷僭越了。”说罢拍开他的手。“陛下可否收回成命?”收回成命?什么意思?苏云凉正疑惑,突然想起一件很要紧的事。就在不久前,她下了一道旨意,封了一个女人为妃。那女子名叫云萱,乃是沈轻鸿的救命恩人,沈轻鸿向她请旨赐婚,她气不过,就封了云萱为妃,抬她进宫。至于气不过的原因……因她是女扮男装的皇帝,为了不被发现,继位到现在她一直没有娶后纳妃。而且作为女人,她当然不会喜欢女子,她真心喜欢的是一名少年成名的将军,那人叫洛天凌。可恶的是,云萱不仅迷住了沈轻鸿这个权倾天下的摄政王,还让洛天凌对她另眼相看。于是她理所当然的嫉妒了。封云萱为妃,既是为了膈应沈轻鸿,也是为了断绝洛天凌的念头,免得他继续和云萱来往。苏云凉:“……”为什么她觉得云萱和洛天凌这两个名字很熟悉?想到云萱的时候,她打心底厌恶。倒是那洛天凌……她真的非常喜欢这个人吗?可她默念这个名字的时候,怎么觉得这个人很讨厌呢?“收回成命?凭什么?”苏云凉心中狐疑,面上却不露分毫,反而冷冷看着沈轻鸿,“天子金口玉言,岂能朝令夕改?圣旨已下,决不可更改。”沈轻鸿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陛下莫要胡闹!”“朕乃天子,岂会胡闹?”苏云凉的目光更冷,“倒是你,如此对朕不敬,莫非是要为了一个女人以下犯上?”她捏住沈轻鸿的脸,直勾勾地审视着他:“你就这么喜欢她?”“是。”苏云凉:“……”这人居然还敢说是!她也说不清为什么,沈轻鸿的答案让她感到异常愤怒,仿佛燃起了熊熊怒火。“朕本想让云萱今晚侍寝,既然你这么喜欢她,不如你来代替她侍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