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宠毒妻:娘亲要翻天 0447 他肯定没安好心

时间:2017-11-19作者:年华

    苏云凉没想到自己会收到这样一封信。更让她没想到的是,二十年杳无音讯的人竟然还会出现。尽管这封信并未署名,她还是猜到了写信的人是谁。信里充满了嘲讽意味,可若是细看,就会发现字里行间隐藏的疯狂和嫉妒。这样疯狂,又能够知道苏德和赵芸打算的人,她正好知道一个——苏云汐。苏云汐在信里说,苏彻要回来了,还想带她去云天大陆。可是苏德和赵芸并不打算让她去,他们已经计划好,让苏云雪冒充她,跟着苏彻前往云天大陆。苏云汐的语气很冲,与其说是在炫耀和嘲讽,倒不如说她是不满苏德和赵芸选中了苏云雪而不是她苏云汐,嫉妒之下疯狂地想要毁掉一切。苏云凉笑得嘲讽,不管苏云汐给她寄这封信是想让她破坏苏云雪的好事,还是一时冲动,她都不打算搭理。她本就觉得苏彻消失二十年太不负责任,那次又偶然得到了那样一段记忆,她不得不怀疑,苏彻并非这具身体的生父。倘若真是这样,那么苏彻突然出现,要带她回云天大陆就值得深思了。不管她的便宜父亲是谁,她的便宜母亲肯定是云家女没错。云家乃是超级世家,云家女身上又流传着药灵血脉。按理,云家不可能让女孩儿流落在外。这也就是说,苏彻当初将“她”带回苏家非常可疑。不管苏彻有多优秀,单凭他自己的能耐不可能从云家偷走“她”,更不可能偷走这么多年都没让云家人发现。他能够做到这两点,只有一个可能,云家有人帮他!这样一推敲,“她”的身世就更加可疑了。如今苏彻突然送信回来,要带她去云天大陆,怎么看都不像是安了好心。这是一滩污浊的浑水,苏云凉可不愿去趟。苏云雪愿意替她探路,她求之不得。只希望苏云汐别再疯狂下去,坏了苏云雪的“好事”。还有苏云雪,这个女人心眼不少,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为了让计划顺利进行,她怕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可惜了,不能亲眼看到这出好戏,不然肯定很有趣。一旁的苏灵担心地看着她:“阿凉姐,你没事吧?”就在前不久,苏云凉让苏灵和苏武改了称呼。“我当然没事。”苏云凉轻笑,她现在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有事?“苏灵,你写信回去,就说我已经闭关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关。让你家人多留意苏家的动静,但是别刻意去打听,小心被发现了。还有,让他们提防苏云汐,谨防她杀人灭口。”苏云汐不管是一时冲动还是铁了心要毁掉苏云雪的“好事”,她既然寄了信,肯定会在意她的回复。让苏灵告诉家里她已经闭关,其实就是给苏云汐的回复,让她死了拉她下水的心,她现在管不了这件事。苏灵面色肃然,谨慎地点了点头:“嗯,我这就写信回去。”涉及到家人的安危,她当然得慎重。她出去后,苏云凉算了算苏云雪现在的位置,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苏云雪现在应该到了半路上。再有个十来天,苏云雪就该回到东莱王京了。就是不知道,那苏彻什么时候会回来。不过,有了苏云雪代替她,苏彻不管什么时候回来都跟她没关系。苏云凉想到这里便不再多想,转而琢磨起别的事。二阶灵药她已经学得差不多,只能学会了最后几种,她就可以学习三阶灵药。只是,这段日子她一直忙着炼药,倒是耽误了灵符的学习。这太不应该了。她得多找些时间,学习灵符的绘制才对。炼药虽然不错,可是灵药只会引来旁人的忌惮和觊觎,她最近的日子看似顺风顺水,实际上不过是踩在悬崖上跳舞罢了,稍有不慎就会摔个粉身碎骨。苏云凉知道,沈轻鸿最近一直忙着修炼,就是想提升实力,获得更多自保的力量。所以,她也不能够这样懈怠,将精力全都放在炼药上。她需要好好修炼,并且学会画符。修炼这事急不来,她的时间不多,一个月的时间不管如何修炼,进度始终有限。灵符就不同了。她还记得,那本《灵符初讲》中有不少攻击性的灵符,若是能够绘制出来,运用于战斗,他们便能多几分自保之力。苏云凉正琢磨着,脑子里突然生出一个大胆的念头。她下意识朝沈轻鸿看去,有些犹豫。她到底该不该那样做?几乎在同一时间,距离帝京上万里之遥的一座荒山里,苏赫突然睁开了眼睛。刚一睁眼,他就发现了不对劲。他警惕地看向四周,发现他正躺在一辆木板车上,满脸都是凉水。他正是被这凉水给泼醒的。更让他难以置信的是,他穿在身上的锦衣华服竟然被人换成了粗布麻衣短打!这短打又脏又旧,一看就是别人穿过不知道多少次的,还从来没有洗过。短打上有不少磨破的破洞,料子更是非常粗糙,磨得他很不舒服。这些年他虽然一直修炼,过的却是养尊处优的日子,从未在外风餐露宿过。他的一身皮肉虽然比不上女人的娇柔,但也不像刀口舔血的莽汉那般粗糙。所以这又脏又旧的麻布短打穿在身上后,苏赫就觉得浑身都不舒服,仿佛短打上有着无数小刺,正无情地折磨着他的皮肉。此时他却顾不得身上的不舒服,回过神后就惊慌地在身上摸索起来。没有,什么也没有!他身上的东西全都被人取走了!是谁在害他?这个念头刚冒出来,苏赫瞬间想了起来——他是吃了苏云雪送来的灵食后突然昏过去的!可是这怎么可能?苏云雪可是他的亲孙女!苏赫警惕地看着不远处的人,冷冷问道:“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跟我一起的人呢?她在哪儿?”就在他不远处站着一名光着粗壮膀子的大汉,他手里还捏着一个水瓢,显然刚才正是他泼醒了苏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