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宠毒妻:娘亲要翻天 0372 倒霉的杜家

时间:2017-11-13作者:年华

    万象拍卖行拍卖灵酒配方的消息很快成了帝京的热门,几乎街头巷尾全都在议论这件事。

    自从那一夜拍卖了灵酒配方后,一些聪明的人就敏锐地发现,帝京的气氛变得有些不同了。

    确切地说,帝京的气氛变得压抑了许多。

    当然,压抑的只是杜家人在的地方。

    像是杜家各个酒铺,接连三天都是门可罗雀。

    也不知道是大家都知道杜家不能再垄断灵酒生意,等着其他家卖灵酒,还是杜家酒铺的气氛太压抑,大家都不敢进去。

    不过,气氛最压抑的,还要数杜家大宅。

    杜家是个大家族,族人聚居在一起,宅子自然建得是越来越大,非常得气派阔气。

    往日里,杜家大宅里总是洋溢着喜气,侍女们走路都带着笑意和高人一等的矜持。

    如今却是不同了。

    自从发现万象拍卖行里拍卖的灵酒配方乃是杜家的,杜家的气氛就变得极度压抑起来。

    杜家灵酒配方乃是绝密,为了保守这个秘密,杜家甚至定下了规矩,酿酒之术传男不传女!

    杜家的女儿都不能知道的秘密,嫁进来的媳妇们就更加不可能知道了。

    不仅如此,杜家的酒坊向来戒备森严,想要进去得经过层层关卡,即便酿酒师不少,可知道关键配方的人却还有少数的几个。

    为了避免有人监守自盗,酿酒师们酿酒的时候,旁边还会有杜家的长老负责监视,确保不出现任何意外。

    可是,如此严密的控制之下,杜家的灵酒配方竟还是流传了出去,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然而,不管杜家人如何不愿相信,事情都已经发生了。

    杜家人只得一边朝着万家和其他势力试压,一边清查内部,想要将那吃里扒外,监守自盗的人给揪出来。

    一时间,杜家上下人人自危。

    灵酒配方和灵药配方同时流传出去,最有嫌疑的就是那些酿酒师和知道配方的少数人。

    可是那少数人,每个人的身份都不一般,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

    所以最先遭殃的是那些酿酒师。

    这帮人最先被审查,他们的家人也都不例外。

    一番审问下来,倒是真发现了一些问题,可是都跟灵酒配方没关系,反倒是将事情变得越来越乱,最终变成了一团乱麻。

    而另一边,杜家向万家和其他势力施压,表示卖出的灵酒配方是杜家的,想要亲自检查的要求也被各大势力拒绝了。

    笑话,杜家说灵酒配方是他们的就是他们的了?

    就算真的是这样又如何?反正他们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那些配方是他们花重金买下来的,凭什么说是杜家的?反正他们已经有了灵酒配方,杜家变得无足轻重,他们可不会再像过去那样给杜家面子!

    杜若溪倒是想去找洛天凌和洛天琅帮忙。

    可洛天凌和洛天琅虽然一个是亲王世子,一个是皇子,手中的势力却大步到哪儿去,哪可能跟那些大世家抗衡?

    别说他们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就是有,也得看他们愿不愿意。

    所以杜若溪这一去,直接吃了闭门羹。

    不管是洛天凌还是洛天琅,都不肯见她。可笑的是,两人就连找的借口都一模一样——他们闭关了。

    杜若溪被气得不轻,最后只能委委屈屈地回了杜家。

    一回来,她就觉得杜家的气氛变得越来越压抑了。

    感受着家里的气氛,杜若溪心里更加委屈。所以她一回来,就红着眼睛跑去见了冯毓秀。

    看到冯毓秀,杜若溪心中的委屈瞬间达到顶点,眼泪夺眶而出,哭着就扑进了冯毓秀怀里:“娘——”

    冯毓秀虽然心狠手辣,可是面对自己女儿的时候,她却称得上是一个完美的慈母。

    她心疼地搂住杜若溪,拿出丝帕温柔地替她拭泪:“溪儿快别哭了,有什么委屈告诉娘,娘为你做主。”

    杜若溪听到她温柔的嗓音,心中越发觉得委屈,她靠在冯毓秀怀里,眼泪止也止不住:“娘,他们太过分了!我去见他们,他们竟然让我吃闭门羹!明明……明明之前还在鞍前马后地讨好我。”

    冯毓秀一听这话就知道她在说什么,却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

    她当然知道为什么,只是,这话她要怎么跟杜若溪说?

    难道她要告诉杜若溪,洛天凌和洛天琅看中的只是杜家的权势和豪富,如今灵酒配方流传出去,杜家再也不能垄断灵酒生意,在他们眼中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吗?

    即便是她都觉得无法接受,何况是杜若溪呢?

    不过,洛天凌和洛天琅未免太过猖狂了些!难不成他们以为,杜家不能垄断灵酒生意,杜家的大xiao jie就能任由他们欺负了吗?

    真是异想天开!

    杜家控制灵酒生意多年,就算那些人拿到了灵酒配方又如何?难道他们酿出的灵酒还能比杜家的灵酒更好?

    只要杜家的灵酒是最好的,杜家就不会倒下去!

    想看杜家的笑话,下辈子吧!

    冯毓秀虽然是家主夫人,可她并非灵厨师,而是战灵师,她也不知道,灵酒酿造只要有了配方,就不会有什么难度。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冯毓秀纯粹是个外行,所以她满心以为那些人就算拿到灵酒配方,一时半会儿也酿不出好的灵酒,却不知道配方上已经详细记载了酿酒之术的关键,而各大势力从来不缺厉害的灵厨师,要不了多久,那些得到配方的势力就能酿出不错的灵酒。

    反倒是杜家,为了严守秘密,酿酒师的数量非常少,所以每年的出产都不多。

    出产少,杜家又嚣张跋扈,卖出的灵酒非常昂贵。

    很多人嘴上不说,实际上心里早就对杜家不满。如今灵酒配方不再是秘密,落井下石的人自然是只多不少。

    最近杜家酒铺门可罗雀,何尝不是他们的报复呢?

    冯毓秀不清楚这些,可她对杜若溪的疼爱之心却是只多不少,她温柔地抚摸着杜若溪的后背,柔声安慰道:“娘的溪儿值得这世上最好的男人,他们看不上你,那是他们有眼无珠。”

    杜若溪靠在冯毓秀怀里,脑海中却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