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宠毒妻:娘亲要翻天 0364 你要摸摸吗?

时间:2017-11-13作者:年华

    隔着数万里的距离,苏云凉就是再厉害也不会知道苏家发生的事。

    此时她正紧张地和沈轻鸿挤在一起,飞快琢磨着该怎么应付眼前的麻烦。

    沈轻鸿明显是被刺激大了,这可怎么是好?

    难道就这么服软?

    绝对不行!除了师父师爹,她还从来没向谁服过软呢!更何况,沈轻鸿凭什么生她的气?她又没说什么过分的话。

    不就是想摸摸么?

    他有必要生那么大的气吗?

    苏云凉气咻咻地想着,耳边突然传来沈轻鸿低沉的嗓音:“阿凉想摸谁?嗯?”

    苏云凉的脸瞬间红透了,被刺激的!

    沈轻鸿离得太近,说话时吐出的热气吹在她敏感的耳朵上,这刺激太大了!

    苏云凉的脸涨得通红,从头顶一直红到了脖子底下。她想逃出去,沈轻鸿却像是早就知道一般,先一步将她紧紧搂在怀里,根本不给她逃跑的机会。

    “你干什么?”苏云凉不满地瞪着沈轻鸿,“说话就说话?干嘛动手动脚?”

    “你不是想摸吗?她在外面又摸不到,我只好牺牲一下自己,送给你摸了。”沈轻鸿说着,拉起苏云凉的手按在自己胸口,“怎么样?摸着舒服吗?”

    苏云凉手掌按住的地方正好是沈轻鸿的心口,隔着薄薄的衣料,可以清洗地感受到胸腔中心脏的有力跳动,还有沈轻鸿的身体传来的滚烫温度。

    她干咳了一声,无声地盯着沈轻鸿,半晌后突然说道:“你的太硬了。”

    沈轻鸿本以为她会害羞,哪想到她竟然说出这样煞风景的话,还嫌弃他太硬!

    他抓着苏云凉的手不肯放开,深沉的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她,嘴角挑起一抹笑,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危险。

    “这你就不懂了,男人跟女人可不一样,女人是越软越好,男人却不怕硬,就怕硬不起来。我还有更硬的,你要摸摸吗?”

    他越说,声音越是低沉沙哑,说到最后的时候,嘴唇几乎要贴上苏云凉的耳垂。

    苏云凉的脸色越来越红,双眼却亮得有些吓人。她直视着沈轻鸿,不仅没有半点慌张,反而冷静地问道:“你确定?”

    沈轻鸿正要开口,却不想苏云凉另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紧紧掐住了他的要害:“再敢跟我说这些,信不信我现在就废了你?”

    沈轻鸿闷哼了一声,脸色突然变了。

    他靠在椅背上,依旧直勾勾地盯着苏云凉,脸色看起来有些痛苦,可除了痛苦之外,似乎又有些别的东西。

    “你确定你舍得?”沈轻鸿笑得颇有些有恃无恐,“你现在要是废了我,你今后可怎么办?”

    苏云凉哪里愿意就这么服软?

    她直接冷笑道:“天底下男人多得是,你不行了还有别人,我有什么舍不得的?”

    这话一出,沈轻鸿的脸色再次变了。他猛地抓住苏云凉的手,丝毫不顾要害还被她抓在手里:“你想找谁?那个没用的洛天凌,还是洛天珺?”

    苏云凉:“……”这跟洛天凌和洛天珺有什么关系!

    她正想说点什么,突然发现抓着的地方有些不对劲。

    苏云凉:“……”

    沈轻鸿:“……”

    气氛瞬间就尴尬了。

    恰在这时,拍卖师甜美you huo的声音响了起来:“大家好,欢迎大家光临万象拍卖行,我是拍卖师芮香,今天的拍卖会由我来为大家主持,我感到非常荣幸,希望能给诸位带来满意的收获。”

    芮香的声音打破了包间内尴尬的气氛,苏云凉猛地收回手,狠狠在沈轻鸿身上擦了擦!

    然后她将沈轻鸿一推,指向洗手间的方向:“自己去解决!”

    谁知沈轻鸿动也不动一下,还厚着脸皮说道:“不用,待会儿就没事了。”

    说到这里他抬眼看向苏云凉,语气有些委屈:“如果不是你碰了它……”

    “闭嘴!”这种话也说得出来,太不要脸了!

    沈轻鸿觉得更委屈了。

    他又没说什么过分的话,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苏云凉有必要这么生气吗?五年前那晚,她说的那些话可要比他过分得多了。

    可惜,苏云凉并不记得那晚发生的事,只有个非常模糊的印象。当时说过的那些话,她自然是一句都不记得。

    当然,就算记得,她估计也会假装失忆,坚决不承认自己做过那样过分的事情。

    为了缓解尴尬,苏云凉干脆扭头看向窗外。

    她此时唯一能够庆幸的是,这窗户做了特殊处理,里面的人可以清楚地看见外面,外面却无法看见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然,她刚才可要丢死人了。

    眼看第一件拍卖品已经升了上来,芮香正在介绍,苏云凉想起了今天来这里的正事。

    她问沈轻鸿:“你打算什么时候把东西拿出去?”

    “就现在。”沈轻鸿说着,突然起身走到旁边的座位,正襟危坐,然后摇响了桌上的金铃。

    金铃一响,房门自动打开,一名侍女走了进来,关shang men问道:“请问阁下有什么吩咐?”

    沈轻鸿拿出二十支琉璃**,脸色有些阴沉:“我有一些秘方要卖,叫你们管事过来。”

    侍女脸色一变,很快说道:“请阁下稍等,我这就去请管事。”

    她出去后没多久,带着一名管事走了进来。

    管事是个中年男子,略微有些胖,看起来非常和善。

    他进来后先看了眼桌上的琉璃**,随即便笑眯眯地问道:“在下是万象拍卖行的管事周延,听说阁下有秘方要chu shou,不知是何种秘方?”

    “酿酒配方和酒药配方,我有意将它们放在今天的拍卖会上拍卖,你可敢将它们卖出去?”

    “酿酒配方?阁下说的可是真的?”管事震惊不已,“只是不知,这酒药又是何物?”

    沈轻鸿掀了掀眼皮:“酿酒需要酒药,你难道不知道吗?”

    周管事:“……”他又不会酿酒,哪里知道酿酒还需要酒药?

    这时,沈轻鸿又取了一物出来:“周管事应该认得此物吧?”

    周管事看着他拿出的东西,再次变了脸色:“原来是阁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