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厨狂后 第445章 恃强凌弱

时间:2017-10-16作者:楚鲤

    剑气纵横,连绵不绝!

    青色的灵气,浩浩荡荡,夹杂在这些剑气当中,像是下起了一场青色的春雨!

    灵武系众人不由惊叹。

    “蓝师姐竟然已经晋升到五级灵武者了,真是厉害!”

    “蓝师姐是慕夫人最得意的弟子,尽得慕夫人的真传,这一招春雨绵绵,简直绝了!”

    “蓝师姐赢定了!”

    唐辰羽不敢轻敌,边退边挡,暂避锋芒,蓝色的灵气笼罩在他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保护圈。

    “四级灵武者!没想到唐师弟也晋升了!”

    “可惜,对手太强了,唐师弟危矣!”

    听着灵厨系众人的议论,风清羽轻笑道:“放心吧,师兄输不了!”

    下一刻,唐辰羽终于反击了,迎着蓝月茹绵绵不绝的剑气,他举勺画圈,口中默念:“霹雳火环——”

    随着他画圈的动作,一个接着一个燃着火焰的圆环凭空出现,一个火环、两个火环,三个火环……他连续画了五个火环,然后口中再次低喝:“破!”

    五个相同大小的火环,串成了一串,朝蓝月茹方向飞去!

    火环碰上剑气,火焰狂飙,却势如破竹,蓝月茹双瞳微微放大,连忙回剑劈砍,一个火环、两个火环、三个火环……一一被她击落在地!

    最后一个火环,也被她斩落在地,蓝月茹嘴角一扯,掀起一抹得意的笑,但她的笑容还没得及到位,一抬头,突然看到一个燃着火焰的八卦盾牌,朝她迎面飞来,她大惊失色,立刻向后逃窜!

    “再尝尝我的八卦雷火盾!”

    唐辰羽趁胜追击,逼得蓝月茹退无可退,一路退到了墙角,再一抬头,一只勺子已抵在她的咽喉处!

    她胸前剧烈起伏,脸色煞白,不敢置信,自己居然输了!

    更可气的是,她不是输在自己的对手风浅的手上,而是输在风浅的徒弟手上!

    这也应证了风浅方才的话,她不想恃强凌弱!

    原来,她不是在吹牛,而是真的不想“恃强凌弱”!

    因为,她连风浅的徒弟都打不过,又怎么可能打得过风浅呢?

    这是她最无法接受的事实!

    当她还将对手视作劲敌的时候,对手却压根没将你视作她的对手,这种被无视的感觉,真的太让人崩溃了。

    “赢了?咱们又赢了!”

    灵厨系众人这时才反应过来,他们居然又赢了一场比试。

    对方可是灵武系的学生啊,居然都输给了灵厨系的学生,灵厨系今日真是翻身了,大大地翻身!

    灵武系众人郁闷了,连续两场比试,他们居然都输了,这若是比的是厨艺,他们输了也就输了,毕竟术业有专攻,不是他们擅长的技艺,可今天比的是武艺,他们的强项啊,居然也输给了灵厨系的人,这让他们灵武系的脸面往哪儿搁?

    秦沐川再也按耐不住,站出来说道:“风浅,你不是要挑战参赛者吗?我就是其中之一,你若是能够打败我,我把我的名额让给你!你若是打败不了我,哼……你就必须向我们灵武系的人下跪道歉!”

    “什么下跪道歉?这也太过分了吧?”

    “比武切磋是很正常的事,有必要闹得这么严重吗?”

    “风灵厨,不能答应他!”

    灵厨系众人议论纷纷。

    凤浅盯着秦沐川,打量了他许久,弯唇笑道:“好,一言为定!”

    灵厨系众人急了,纷纷相劝。

    “风灵厨,不能答应他啊!”

    “听说秦沐川前不久刚刚晋升八级灵武者,在灵武系的高手选拔赛中名列第三,实力非同一般,你是肯定打不过他的!”

    “风灵厨,三思啊!”

    这一次,唐辰羽和风清羽也暗暗着急。

    “师父,您真有把握吗?”

    “要不咱们撤吧?现在撤,顶多丢个人,要是输了下跪道歉,丢的就是尊严了!”

    凤浅忍不住翻白眼:“你们就对我这么没有信心?”

    唐辰羽苦笑:“师父,不是对您没信心,而是您看起来太不靠谱!”

    风清羽附和道:“我也觉得,靠谱的人,谁没事拉个横幅到处踢馆啊?”

    凤浅满头烟线。

    这时,岑长老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你们一个个聚在门口做什么?”走近时,岑长老一抬头,看到了灵厨系横幅上醒目的两个字,面色骤然一沉,“踢馆?这是谁要踢馆啊?居然撒野撒到我灵武系来了?”

    蓝月茹终于见着有可以主事的人来了,连忙上前告状:“岑长老,您来得正好!他们灵厨系简直反了天了,居然跑我们灵武系来踢馆,还扬言说要横扫我们灵武系,还要我们让出比赛的名额!”

    “什么?竟有此事?”岑长老怒不可遏,环扫了一周,“谁?到底是谁说的这话?”

    蓝月茹立刻指向凤浅:“就是她!风浅!”

    岑长老一看,怎么又是她?

    两个多月前,踏雪寻梅阁的老师考核,就是因为她,害得他的得意门生落选,他颜面尽失,心里一直憋着一团火,这次看到又是她来闹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风浅,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眼里还有院规吗?”

    凤浅无辜地眨眨眼:“岑长老,院规里哪一条规定,不允许踢馆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院规是鼓励大家相互切磋学习、共同进步的!”

    岑长老恼怒:“你还强词夺理?你这是相互切磋学习吗?”

    这时,一直看戏的熊长老插话道:“哎呀,岑老,发这么大的火做什么?这院规里的确没有规定,不允许学生或者老师踢馆啊!再说了,她踢她的馆,你们灵武系的人大可以不理会啊,又没有人逼你们!”

    岑长老火气上冲,人都跑太岁头上来动土了,他们能不理会吗?

    “熊长老,你既不是灵厨系的也不是灵武系的,你跑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真是闲得蛋疼!

    谁料熊长老就是闲得蛋疼的典型,没皮没脸地说道:“正是因为我既不是灵厨系也不是灵武系,所以我来做裁判最合适不过了!”

    扭头看向凤浅和秦沐川二人,着急催促道:“怎么样?你们到底还比不比了?要比就干脆一点,别磨磨唧唧的像个娘们!”

    岑长老气红了脸,你丫就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唯恐天下不乱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