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厨狂后 第417章 痛苦绝望

时间:2017-10-06作者:楚鲤

    第417章痛苦绝望

    轩辕彻揉了揉眉心,又道:“朝中可有什么消息?”

    落影回道:“暂时没有,不过王上已经离开数日,恐怕朝中会不太安稳。”

    轩辕彻冷眸一凝:“是时候回宫了。”

    凤浅从客房跑出来之后,没有去厨房,而是独自跑到另一间客房,将自己关了起来。

    蛊毒所致的疼痛,加上心痛,她蜷缩在床上,抽搐发抖,痛得昏天暗地。

    但蛊毒带来的疼痛再痛,也不及她的心痛,只要一想到她就要和轩辕彻永远地诀别,那种钻心的疼痛便铺天盖地而来,将她吞噬。

    “阿彻”

    “阿彻”

    “阿彻”

    午饭时分,侯掌柜邀请一行人赴宴。

    凤浅换了身女装,涂抹了胭脂,出现在宴席上,令众人眼前一亮。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凤浅之所以这么做,其实是因为男装被汗水湿透了才换的女装,而涂抹胭脂是为了掩盖她苍白如纸的脸色。

    轩辕彻早已入席,见她到来,便轻拍了下身旁的座位,含笑望着她盈盈走近。

    待凤浅入座,他凑近她耳边,轻声说道:“今日怎么突然化了浓妆?”

    凤浅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娇嗔说道:“不好看吗?”

    轩辕彻淡淡一笑:“好看,别有一番韵味!”

    凤浅脸颊一热,双腮更红了。

    这时,侯掌柜举杯道:“北燕国君和王后亲临我云雀酒庄,是我云雀酒庄的荣幸,先前品酒盛会之时,多有怠慢,还望见谅!”

    轩辕彻也举杯道:“我等闯关之时,举止多有鲁莽,给云雀酒庄造成了不小的损失,也请贵庄见谅!”

    想起他一掌击毁了石狮子,之后又在酒窖里毁了一面玉璧,侯掌柜心在滴血,但他还是客气地回了句:“好说好说,侯某先干为敬!”

    二人各自饮了一杯,轩辕彻又说道:“此次孤中毒昏迷,多亏云雀酒庄收容,这份恩情,孤记下了,待来日再图回报!”

    侯掌柜连忙回道:“国君客气了!”

    宴后,一行人便告辞,准备返回天鸿学院。

    来时,司空圣杰独乘一鹤,去时,却是被人扛着回去的。

    好在有大鹏鸟的搭乘,经过一天的行程,第二天清晨时分,他们便回到了天鸿学院。

    等待他们的,却是以凤相为首的文武百官。

    “王上,军情紧急,还请王上速速回宫,主持大局!”凤相焦急说道。

    轩辕彻神色一凝:“究竟怎么回事?”

    凤相回道:“前日,南韩国犯我边境,杀烧抢掠,还活埋了我三千北燕**士,挑衅之意昭彰,还望王上速速定夺,是战是和?”

    “岂有此理!”轩辕彻冷眸一眯,不怒自威,“这帮南韩蛮子,是越来越猖狂了!”

    凤相道:“自从三年前,王上御驾亲征,打得南韩大军落花流水,他们已经很久不敢越雷池一步,此次公然挑衅,想必另有内情!”

    轩辕彻沉声道:“无论如何,敢犯我边境者,孤定御驾亲征,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回头,他下意识地去找凤浅,却发现不见了她人影,目露疑惑。

    趁轩辕彻被文武百官缠住,凤浅匆匆离开了现场,一来她不想让她父亲看到她在天鸿学院,二来她身上的蛊毒隔段时间就会间歇性发作,她怕自己会当众失控,让轩辕彻看出端倪来。

    如果阿彻知道,是她以身饲蛊,帮他解毒,他一定会坚持找人帮她解毒,从而将母蛊的du su传递回他的身上,那么到时候死的人就是他!

    他不能死!

    北燕国需要他,北燕国的子民需要他,夜儿更需要他!

    所以,她绝对不能让阿彻知道这件事!

    她独自躺在床上,蜷缩着发抖,感觉自己的血肉在被一点点地吞噬。

    天下至毒,蛊毒为最,果然不假!

    她第一次尝到蛊毒的滋味,却已经快要了她半条命!

    很快,她整条命都会被拿去!

    而她,却毫无办法。

    这种无助的感觉,让她痛苦又绝望

    突然,门被人用力撞开了,唐辰羽从外面冲了进来:“师父,您身上的蛊毒是不是又发作了?”

    方才看到她独自一人匆匆离开,他就察觉不对劲了,立刻赶来。

    “师父,您感觉怎么样?”

    凤浅看着他,艰难地坐了起来,说道:“把门关上!”

    唐辰羽关shang men,担忧地走近前来:“师父,您真的不打算将真相告诉师丈吗?您一个人忍得太辛苦了!”

    凤浅摇了摇头:“我了解他,一旦他知道真相,他一定会找人帮我解毒,到时候不就功亏一篑了吗?”

    “可是,师父”

    凤浅打断了他,从身上取出两本册子,分别是厨神诀和灵材宝典,递到他面前:“你和清羽拜我为师,我也没能教你们什么,这两本秘籍就送给你们了,只要你们好好参悟,一定会成为优秀的灵厨!你的性子比清羽沉稳,以后要多多管束他,先别急着把秘籍传给他,等他再成熟些,再把秘籍传授给他不迟!”

    唐辰羽看着册子,瞬间红了眼圈,他没有去接,扑通跪倒在床前,摇头道:“不!我不要秘籍!我只要师父您好好地活着!”

    凤浅伸手,轻抚着他的头,美眸之中泪花闪动:“我比你年长些,说是你的师父,其实更像是你的姐姐,这秘籍就算是姐姐临死之前留给弟弟的礼物,希望你不要拒绝姐姐的一片心意!”

    “师父!”唐辰羽泪如泉涌,扑倒在她膝上,泣不成声,“姐姐”

    凤浅摸着他的头,眼泪也跟着滑落,吸了吸鼻子道:“好了,我还没有死呢,别搞得跟生离死别一样!”

    唐辰羽依然匍伏在她双膝,抽泣着,双肩耸动,不能自已。

    凤浅一下一下拍着他的脑袋,含泪笑道:“辰羽,我还有几件事,需要你帮我去做!”

    唐辰羽这才擦了擦眼泪,抬头望向她:“师父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三件事”凤浅从怀里掏出一张纸,说道,“第一件事,我这里有一张解药的配方,你按照这个配方制作成解药,每个月送去一颗给兰妃,告诉她,如果她不能善待小太子和未央宫里的人,她就再也得不到解药!”
小说推荐